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美文 > 文章内容页

【八一】一张老照片带来的回忆(散文·旗帜)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爱情美文

一张照片记录着一抹回忆,一抹回忆牵出一个故事,一个故事代表着一个岁月。老照片真实地记录了人生长河中所走过的步伐,记录了难忘珍贵岁月的一瞬间。20军后代群上传了我们的父辈们一张老照片,它真实地记录了1950年6月28日我的父亲与他的战友们,在崇明岛南堡20军178团51名连以上干部军事学习后的合影,一个个年青的面庞是那样的神采飞扬,这一年我父亲25岁。

时光隧道把我们带到了1949年6月1日,我军十兵团歼灭国民党兵3700余人于6月2日解放了崇明岛。我父亲所在的20军在上海战役胜利后,按照上级的安排卫戊上海,担负着卫戊嵩山、芦湾、徐家汇、龙华等九个区的任务。国民党重兵把守的上海失守后,蒋介石不甘心自己的失败,想方设法搞破坏,妄图挽回败局。我20军广大官兵坚决给予针锋相对的斗争,解除了埋藏在上海大小1000股地下武装,搜捕敌特1250人,逮捕银元贩子50余人。20军卫戊上海期间严守城市十大守则,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发杨战争年代的光荣传统,深得上海市民称赞和拥护。

为完成祖国统一大业解放台湾,1949年8月1日中央决定解除20军警备上海的任务,上海治安任务交给公安15、16二个师接管,20军移师崇明岛做解放台湾的备战准备。当初部队选择在崇明岛是因为崇明岛地理环境类似于台湾,又地处长江口,被誉为“长江门户”战略位置非常重要。20军为解放台湾在崇明岛展开战前练兵,主要抓了三件事情,一是水上练兵,二是治疗血吸虫病,三是选举模范。

那时候我的父亲担任了178团二营副政治教导员。部队在崇明岛训练武装囚渡、滩头登陆等战术动作。一大早部队领导专找大风大浪的时候,带领战士们坐船出海锻炼抗晕,这是渡海作战必须要过的第一关。当时领导考虑解放台湾我们没有海军,主要靠以木船为主渡海作战,战士们首先要过晕船关。训练中战士们不断总结经验,交流训练体会。在班务会上有的战士说:想吐时吃一点咸菜把它压下去。有的说:上船我干脆睡觉这样会好一些,主要是不要紧张。有的说:随着波浪调整自己的呼吸。个别的战士实在支持不住了,只好吃点防晕药。干部与战士们纷纷根据自己以往的作战经验,研究如何进行滩渡登陆。我父亲和营长在崇明岛召集排以上干部研究战术,天天在滩头模打滚爬,主要练滩途登陆作战、组织作战队形、作战手段、作战形式,有的说前三角有的说后三角,有的说菱形各说已见。组织作战主要一个火力组,即一挺机枪二个步兵战斗小组,一个爆破组,别看这个爆破组战士们叫土坦克,一个班一个爆破组等于一个班配一辆坦克,二包五斤左右炸药包,一个爆破筒,可以炸毁水上障碍物围墙、城墙、碉堡、火力点、坦克车、装甲车凡是人到的地方,士坦克都可以到,不管下雪、下雨、白天、黑夜都可以配合步兵作战,我们在解放战争中就是用土坦克战胜洋坦克、飞机、洋炮,今后也应该士洋结合渡海作战。那时我国还没有自己造的坦克,只有少量缴获的坦克,也不可能登陆很多坦克,作战主要靠陆军。当时部队面对主要问题是士坦克要改进,五磅土坦克要不怕水、不怕雨、不怕火,还不怕子弹打,战士按下电钮就爆炸,不按就不会炸。父亲与他的战友们充分发挥战士们的聪明才智,研究解决这些难题。同时父亲与战友们研究抢滩成功后如何发挥这四个组的作用,如何互相火力掩护,互相配合,指挥员在什么位置好,应该怎样指挥?排以上干部练出经验了,再到各个班基层带动战士训练。

部队战士们在学习游泳中,由于缺乏防病知识,卫生部门也没有及时掌握疫情,结果在江河游泳训练中很多干部、战士染上了吸血虫病。这时我的母亲随20军60师文工团也到了崇明岛,母亲在学游泳中也染上了吸血虫病。部队领导非常重视这一情况,因为这关系到部队战斗力的大问题。于是上级从上海市派来以马寅初为团长的医疗队,由医生、护士为部队干部、战士治病。营领导分工我父亲分管医疗队这一摊工作。医务人员生活费由上级发放。因为刚解放,物质不是很丰富,部队比较艰苦干部、战士吃野菜、喝菜汤。尽管这么困难,部队对医疗队还是特殊照顾的,伙食标准开小灶四菜一汤。这些医疗工作者讲究营养成份,嫌给他们吃的大米太白了缺乏维生素,要求我们战士烧饭时放糠在饭上蒸,把糠里面维生素流出来流到大米里去。战士们反映这样做是不是太娇贵了?部队及时做战士们的思想工作,医生们给我们治病,他们放弃大城市安逸的工作环境,到艰苦的海岛上来工作,大家都是为了解放台湾这一个共同目标相聚在一起,战士们也就没有怨言了。

父亲是营副政治教导员,对部队政治工作是抓得很紧的,医疗队里有俩个主治医生因医疗观点不统一而闹矛盾不团结,我父亲就做这俩位主治医生的思想工作,和他们一起共同学习《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告诉他们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同志间要互相尊重团结一致。那时毛泽东主席在民众心目中威信很高,毛主席的话医生们还是听的,他们之间关系得到了缓和没有再闹矛盾。

在崇明岛军事训练如火如荼紧张的时刻,父亲老家传来奶奶病重的消息,奶奶在临死前喊着父亲的名字,要求见儿子一面。姑夫急匆匆地赶到崇明岛找到我父亲告诉我父亲,奶奶喊着父亲的小名叫喊着要见父亲一面。奶奶这个要求合情合理也是人之常情,我父亲对奶奶有着很深的感情,父亲三岁丧父是奶奶守寡,把父亲拉扯大,吃了很多苦很不容易。说心理话父亲何尝不想回去看母亲最后一眼,尽最后一次儿子的孝道。可现在父亲部队正在开会要解放台湾,部队又正是战备时期不知那一天就要上战场,父亲怎么能离开部队呢?父亲战友杨家骏母亲讨饭都没有影响他的情绪,仍然一心扑在战备工作上没有回家。20军里像我父亲这样的情况有很多很多,大家心里都只有一个目标,只要一声命令一定召之能战!父亲在部队是基层领导,要以身作则小家服从大家,为了国家利益只有牺牲自己个人利益,为了千千万万母亲求解放过上好日子,我父亲忠孝不能二全只好牺牲个人感情,只有个人的孝来服从对祖国的忠。姑夫对父亲的苦衷表示理解,他默默地一个人回去处理奶奶后事。可怜我奶奶劳苦一生没有享过一天清福,好不容易熬到解放就离我们而去。

不久部队开展选模活动,父亲被营召开的排以上干部会上选为营的工作模范,父亲战友杨家骏也被战友们推选拿到团里去评。杨家骏同志和我父亲俩人事迹差不多,团党委讨论时考虑选一个还是选二个,最后党委书记徐放拍板说“事迹差不多就选二个吧。”就这样我父亲与战友杨家骏被团选为178团政治工作先进模范。父亲这个先进是用很大代价换来的,儿子见不到母亲,奶奶临终都没见到儿子。至今我父亲心里一直十分内疚,奶奶操劳一生革命胜利了,从未享受过儿子的一天孝心。父亲终身遗憾就是对不起自己的母亲,成为我父亲一生的痛。

我的母亲参军随20军60师文工团那时也在崇明岛,她们主要工作一是学游泳二是下部队给战士们演出,母亲与她的战友们天天在滩头模打滚爬。母亲学游泳染上吸血虫病治愈后,回到文工团与战友们排练节目下部队演出,几乎各个连队都跑遍了,她们自己编排节目,有独唱。快板、舞蹈、山东大鼓、乐器合奏等等,丰富多彩的节目丰富了战士们的精神生活,鼓舞了士气是战士们心中的铿锵玫瑰

崇明岛南堡20军178团51名连以上干部军事学习后的合影,这张老照片母亲一眼认出了父亲昔日战友毛张苗与平涛叔叔,一张张熟悉的脸孔让父母心潮澎湃,他们的军旅生涯留下了许多难忘的瞬间,最美的情怀莫过于军旅,没有一种使命比捍卫国家主权更为神圣。人生之美在于无怨无悔地为祖国付出,那段充满激情的青春岁月,至今仍深深铭刻在我父母心中。

贵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武汉哪里治疗癫痫病更好些沈阳市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