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美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为 爱 前 行(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爱情美文

2016年3月的一天,当夕阳沉没的时刻,罗子山镇古渡甸村村长呼社安家的窑洞里挤满了一个个疲惫的身影,充满浓烈刺鼻的烟味,支书呼海东拉着长长的调子喊道:“大家静一哈,咱现在开会!”就在他话音刚落的一瞬间,突然有闷雷般的声音从角落传出,循着声音看去,一个头发花白、胡子拉碴的男子歪着头靠在沙发的一角睡着了。

“把林平叫起来!”书记很生气地命令道,旁边立刻有人将他戳了起来。按照扶贫的计划我也参加了这次会议,想不到刚开始就遇到这样一幕,心里着实不是个滋味。

为详实掌握村子贫穷户的情况,第二天在村长呼社安的带领下,我挨家挨户摸底,并重点走访了那位名叫林平的男子。

呼林平家在一条幽深的小巷尽头,路旁杂草冒出嫩绿的尖牙,纸屑、干草铺满了路面。就在我刚踏进呼林平的家门,惊奇地看到这样一幕:只见满脸褶皱、面容憔悴的呼林平用热毛巾给妻子擦洗脸颊,躺在床上的妻子精神恍惚,胡言乱语,一会哭,一会笑,屋子里刺鼻的味道,使人不想呼吸。

“夜黑了又是个不眠之夜,今天得好好补一觉。”看见我们的到来,呼林平无奈地笑着说。他这样一说,刚好为昨晚开会的情景做了一个诠释。在我的请求下,他含着泪给我讲述起了他的艰难生活。

三十年前呼林平和妻子刘连平喜结良缘,婚后夫妻俩互敬互爱勤俭持家,生有一男一女,生活虽然艰难,但日子还能过得去。

谁曾想,就在女儿4岁的时候突然患上肺结核。面对孩子的病情,却没有一毛积蓄,他们心急如焚。

为给孩子治病,他们四处借钱,打零工,挖药材,想尽了一切办法,经过半年多的诊治,孩子的病情得到了控制,返回到了家中修养,然而呼林平猛然发现妻子比以前反应迟钝,整日一言不发,几天都不起床。呼林平立刻意识到情形不对,叫来老人,安顿好孩子,卖掉粮食,带着妻子马上赶往延安精神病医院。

医生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短时间内不能医治,呼林平带只好着妻儿借住在山沟里邻居废弃的窑洞里,而且一住就是八年,直到自己的窑洞建成才搬了上来。也就从那个时候,他一家人的生活彻底发生了改变。妻子在村里见人就骂逢人就唾,好在乡亲们厚道宽容,没有人会计较;好好的一锅馍,一不留神妻子端起倒在院子里,有时睡到半夜就开始唱歌……面对妻子的病情,呼林平既心疼又痛苦。为给妻子买药,节衣缩食,起早贪黑地在地里劳动;为照顾妻子,三十多年来从未睡过一个安稳觉,从未出过远门。

屋漏偏逢连阴雨。2015年2月11日早晨,呼林平和往常一样吃过饭,为方便看护准备带着妻子到地里劳动,突然妻子捂着肚子,身子蜷缩成一张弓嚎啕着,在地上打起滚来。呼林平急忙叫来邻居,雇车将妻子送往县医院,医生诊断为“胃穿孔”,急需马上手术。由于从古渡甸村到县城较远,再加上反复地拍片检查,耽搁了时间,手术虽然成功了,但妻子的腿和胳膊神经损坏瘫痪了。这消息如晴天霹雳,让呼林平一下子瘫坐在手术门口,泪水在脸颊奔流起来。

面对发生的一切,想起这三十年的坚持,他站了起来。在出院那天,他带着医生开的药,默默地再次将妻子背起,踏上了回家的路程。在家里,他给妻子吊了9天的针,身体才基本康复。

听了呼林平的讲述,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三十年是何等的漫长,但呼林平坚持了下来。三十年的劳累和磨砺使他颓废起来,看上去似乎也有些精神恍惚,他对我说:“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追求了,过一天算一天,陪着老婆走到最后。”

村长呼社安说:“林平对老婆没说的,是典型的因病致贫,好在每月还有低保,还能勉强度日。每天除了照顾好老婆,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果园马上就要挂果了,但还是荒草萋萋,也不拉枝,也不打药。”

针对呼林平的现状,我立即向古渡甸村包扶领导延长政协副主席兰延博做了汇报,他在调研时从自己身上掏出500元给了呼林平,几天后给他送去了化肥,联系县残联将呼林平妻子刘连平的残疾证由三级提升到二级。同事白玲得知情况后很感动,在下乡扶贫时为呼林平妻子送去崭新的被褥。

物质扶贫是基础,精神扶贫是关键。为了爱的继续与延伸,为了让呼林平重新充满生活的信心,我连夜撰写了一篇《为爱坚守三十年》的文章发表在《延安日报》。

一个月后在延长县东征广场,在延长县文明办组织的“孝老爱亲”道德大讲堂中,我为贫困户呼林平做了激情的演讲:“在我们身边,有太多的感动,如春日阳光,令人心暖神醉。在我们身边总有一些好人,他们的事迹不一定轰轰烈烈,却一定感人至深。55岁的呼林平是延长县罗子山镇古渡甸村人,三十年来面对患有精神病的妻子,他细心照顾不离不弃,即使现在妻子瘫痪在床依然如故,谱写了一曲为爱坚守的赞歌……”我的演讲引来了雷鸣般的掌声。

就在演讲完的一周后,我开车返回经过古渡甸村苹果地畔时,突然发现在苹果地里上有一个身影在向我挥手,驶近发现是呼林平,他手里拿着镢头正在给苹果树施肥,他扔下镢头跑过来跳下地畔,握着我的手感慨地说:“白书记,想不到我活了大半辈子了竟然还能上报上电视!”在和他的谈话中,我才知道延长县电视台对他进行了报道,延长县文明办不仅给他颁发了孝老爱亲荣誉证书,奖励了500元,还将他上报到延安市参与市上道德模范评选,“想不到老了还得了一个荣誉证书。”他越说越兴奋。

“你现在是名人了,名人应该有名人的样,赶快把你的屋子收拾收拾,要不然别人会笑话你的。”我随便这么一说,没想到两天后当我再次走访他时,他家门前巷道的路旁再也看不到一点杂草、纸屑,院子里干干净净的,发现他头发也理了,胡子也刮了,光亮了许多,精神了许多。

2017年春季的一天我正在单位上班,突然接到他给我打来的电话:“白书记,我听说我们村里有好多贫困户都发了猪仔,能不能想办法给我也发两头。”虽然我不再担任古渡甸村第一书记,但为了他的这份致富的雄心,即使再难我也要想办法为他办到!

癫痫专科医院有哪几家武汉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北京哪里治疗癫痫病呢癫痫发作时定会口吐白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