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故事】上班的女人最任性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爱情散文
破坏: 阅读:1616发表时间:2016-06-03 12:32:37

【江南故事】上班的女人最任性(散文) 最近我家“斑点狗”(老婆大人)总是找我的茬儿。
   整天对我和儿子颐指气使,特别是对我——近乎迫害!我做什么她都看不顺眼,还故意找我的茬:刷完牙,要把牙刷装入牙刷套,朝一个方向立的端端正正;洗把脸,要把毛巾拧干水分,折叠整齐;从沙发上起来,要把马上理好坐垫……这还不算,她还要求我在拖地板的时候戴上眼镜,说“这样看得更清楚,才能把地板拖得干净。”
   我很是不爽,手扶着拖把说:“你拉倒吧!想想我老王同志,几十年来读圣贤之书,习君子之道,观网友美文,看电视里习大大和彭麻麻在国外吃香的喝辣的……这些都没有用过眼镜,现在拖个地板,倒还要戴上眼镜?你这地板是金镶玉的,还是水晶玻璃种的?”
   “我这地板叫‘实德’,就是做人要实在,有品有德的‘实德’,而不是背地里搞阴谋诡计。”她白了我一眼,说,“你知道我这么说的意思吗?”
   “不知道——哦,知道。”我有些唯唯诺诺。
   “知道就好,老王同志,那就继续拖地板吧。”
   “要的。”我一边立即应承,一边摇头喟叹,“唉,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子曰‘唯老婆与小武汉哪里有治疗效果好的癫痫病医院人难养也’、子在川上曰:惨者如斯夫,昼夜拖地……。”
   其实,我知道她是在旧事重提,并借机打击报复我。但是,我干了糊涂事,也就只能自认倒霉。只好戴上眼镜继续拖地,一边拖着地,嘴里一边嘟囔着:“特—乌—喔—→拖,拖地板的拖;特—乌—喔—→拖,拖你娘的脚(脚,陕南方言在这里读‘jue’)”
   我儿子闪过一个鬼脸:“老爸,这么用功?拖地板还在练习汉语拼音啊?”
   “去去,都是你这没良心没骨气的东西害的我好苦,唉,所谓虎父犬子,有你这样的儿子算是我们老王家的不幸,我愧对列祖列宗啊。”
   “得了吧,老爸你顶多算一只猫,我妈才是老虎,再说了,你诱导未成年人干坏事,也应该得到惩罚,你还是好好劳动改造吧,争取早日得解放,我写作业去啰。”
  
   说来话不长,可是很悲伤。
   自从有了孩子,“斑点狗”就没有出去工作过了,十几年来,她的时间和心思都用在了我们家的两个小朋友的身上:照顾他们吃喝拉撒睡学用,为他们洗衣做饭打酱油。去年,小朋友们相继进入中学,她也就没有了发号施令的对象,英雄没有了用武之地,显得凄凄惨惨戚戚,仰天长叹之余,她开始每天“煲”电话,“刷”手机,看韩剧美剧狗屎剧。兴许是这些神剧看得太多了,今年初,她突然神叨叨的说要去上班。
   我问:“大好时光,锦瑟年华,应该好好玩耍才对,为何要去上班呢?”
   她说:“我在家里已经迷失的太久了,我要出去找回自我。”
   我笑了:“你这不是骑上毛驴儿找毛驴吗?你就在我的面前,干嘛还要出去把自己又找回来?再说了,你在家里都能迷失自己,出了门,那还不知道会跑到谁家里去呢?你要把自己弄丢了,我在哪里找你去?”
   “你倒是巴不得我出去把自己丢了。”她说,“实话跟你说吧,我已经厌倦了伺候你们几爷子了,出去上班图个清闲自在。”
   “清闲自在?你听谁说过上班可以清闲自在?现在全国上下都在打老虎拍苍蝇除四害,领导们都官不聊生,职员们又岂能有好日子过?再说了,你都十几年没进职场了,就你这老胳膊老腿的谁会要你去碍手碍脚?你看那么多年轻力壮的小哥小姐们找工作都到处碰壁呢。”
   “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你就只管好好操心你儿子的衣食学用,我一旦上了班了,就没时间照顾儿子,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呵呵,那我等着看哪个眼睛里有PM250的老板会接收你去上班。”
   “那也未必。”
  
   “斑点狗”是一个做事执着的人,没过几天,她就真的去上班了。然后,就开始每天的早出晚归,晚上回到家里还要铺开一堆的书籍、资料和报表,又是念又是写又是算,忙忙碌碌,干劲十足。有时候她眉头紧蹙一脸苦楚,有时候又笑逐颜开自言自语,把我和儿子在一旁看的直翻白眼。
   儿子悄声说:“我妈走火入魔了。”
   “你妈一定是被洗脑了,我估计她上班的公司要么是做传销的,要么就是山东蓝翔技校。”
   “那你还不赶紧把我妈从水火之中救出来,你就这么一个老婆,我就这么一个妈。”
   “跳的越高,摔的越响亮,先看看她能激动多久,再对症下药吧。”
   “你能保证药到病除吗?别留下了后遗症。”
   “不会的,药到病除。”
  
   没想到一个多月过去了,她仍然干劲十足。
   我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就凑过去面带讥讽的问:“这么积极上劲的,一个月能挣多少张粉红色的‘毛爷爷’啊?”
   她正忙乎着,一边手指着密密麻麻的数据,一边嘴里念念有词,没理我。
   过了一会儿,我手机“嘀”的来了一条短信。我以为是哪位女网友失眠了,找我“烹饪”心灵鸡汤解闷呢?怕她看见,就走到一边偷偷摸摸的看:“亲,本月你的实发工资是3456.78元,已打入你的银行工资卡上,请查收……。”,原来是“斑点狗”她们公司的财务人员发给她的工资信息,她又转给了我显摆。
   我过去指着手机短信对她说:“就这么点零钞也值得你劳驾中国人民移动公司,还从天上大老远的绕一圈,把信息通知到就在你的面前的我吗?真是应了那句话了——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还给我发短信。”
   她说:“口说无凭,有字据为证,中国移动不会像你那样不靠谱。”
   “呵呵,中国移动能比我靠谱?它那么多套咱老百姓的‘套餐’你没有上当受骗过?再说了,你要是一个月挣3万块大洋,那还不要像马云一样的外星人开着UFO来通知我了?”
   “不用麻烦外星人,我通知你就行。”
   自那以后,每个月我都会收到她发薪水的短信。
   “斑点狗”的工作应该是干的不错的,因为每个月的薪水都在上涨,当然,比她的工资涨的快的多的是她的脾气和自我感觉良好的成就感。
   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出门半小时就要打电话回来安排家里绿豆芝麻大的事情;也不会每天下午都发短信问我晚上吃什么、几时回家?晚餐也不再有热腾腾的饭菜等着我们大快朵颐;周末的家里,再也没有了那种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热闹场面。而我还得操心儿子每天早晚的衣食学用,搞得我白天工作的时候就在算计着晚饭吃什么喝什么,怎么才能把它弄熟?每天急急忙忙的下班回家,然后忙不迭手的操刀掌勺,做饭弄菜。就这样,儿子还抱怨说我做的饭菜半生不熟、汤汤水水的,他吃不饱,吃不好。
   我把手插在围裙上说:“你吃不好找你妈去,谁让她抛下自己的亲生儿子去上什么劳什子班的。”
   儿子说:“老爸,其实我妈出去上班就是要整治你,她说你以前在家里太懒惰了。现在好了,什么都得你自己操练,还害得我也跟着你受害,我现在可是正在长身体,你给我吃不好,以后我有问题你得负责。”
   我说:“同学,看来你对革命形势还不了解,就让我来给你讲讲革命道理吧,毛主席说‘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要搞清楚,这是个首要的问题、这是个立场问题,这是个原则问题……”
   “老爸你打住,毛主席又不会来给我们做饭,你扯那么远干嘛,还是赶紧研究烹饪技术吧。”
   “烹饪技术嘛,我不是在学啊,但它只是个技术性的问题,我们现在首先要讨论的是态度和立场的问题。”我说,“儿子,我承认我做的饭菜不好吃,但是我的态度端正,精神可嘉,值得学习,对吧?可是你看看你的妈,她这会儿在干什么?肯定又是在和那些大妈大婶们逛街、购物、喝咖啡、摆龙门阵。你想想,我们在家里吃糠咽菜,忆苦思甜,她却在外面吃喝玩乐,乐不思蜀,这样一对比就相形见绌、高下立分,你应该知道谁更爱我们家,谁更在乎你了吧?”
   “你说的有些道理,不过我更在乎的是我怎么才能吃饱吃好。”
   “儿子,短期内我肯定没有你妈做的饭菜好吃,但这个问题其实很好解决,如果你想吃你妈做的好吃的,那你就想办法把她弄回来。”
   “我能有什么办法?”儿子想了想说,“要不我旷课、逃学或者离家出走,把她吓唬回来。”
   “这个办法成本太高,也太冒险了,你要真的找不到了,那我还不死定了?”我说,“儿子,你知道《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吗?嗯,估计你不了解,我给你比个例子:如果你买一件商品后发现有质量问题,你就可以投诉商家,同样的道理,你就是我们家标准的消费者,因此,你有权益投诉你的‘商家’,也就是你妈和我,当然,我就不用你投诉了。”
   “哦,我明白了,打电话投诉我妈!就说自己整天挨饿受冻,没人管,让她上不成班了,自然就会回来了。”
   “孺子可教也。”我竖起大拇指,并继续蛊惑儿子说,“君子豹变,其文蔚也,赶紧行动吧。”
   哈尔滨看羊癫疯好的正规医院 我儿子真的就打了投诉电话:一个打给了消协,一个打给了110……
   后面的结局就可想而知了。
   “斑点狗”回家来满脸怒气的对我儿子高举着皮带,还没动手,儿子就全招了,还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我,结果,我就只能每天戴着眼镜拖地板了。
   我儿子还在他的作业本上写了一句话让我看:偷鸡不成吃块泥,还说泥是肯德基。
  

共 3持续性癫痫治疗40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