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花】一朵没有盛开的花儿(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散文

我叫玥玥,今年十岁,到天堂上来已经30多天了。

我想念妈妈,不知妈妈的病好没好;我想念爸爸,希望爸爸换个工作,别像妈妈那样得肺结核。

我们家到处都是山,没有平坦的地方,很穷。山上到处都是花,很美的。随便掐一朵儿,戴在头上,都能增添几分漂亮。妈妈很漂亮,很爱美。我也随了妈妈,爱美,爱花儿。

为了让我这朵花儿能够盛开得更美丽,爸爸妈妈带着我到了江苏。爸妈进电子厂没日没夜地工作,据说,加班的工资更高,他们就不断加班。妈妈说:“孩子,爸妈豁出命挣钱,挣好多钱。你要好好读书,考上大学,留在江苏,不用再回老家了。”

我记得妈妈说这话的时候眼眶里满是泪,她恨贫穷的家,恨贫困的命,每当看到城里的女孩穿着名牌服饰,妈妈总是沉默半天,摸摸我的头:“孩儿啊,你不该生在咱们家啊。”

我从来不怨妈妈,我觉得我很幸福,爸爸偶尔给我买个发卡什么的,我都很满足,因为我有个关心我的爸爸,有的同学就没有。好多同学都是单亲家庭,而我什么都有,我能不幸福吗?

在家乡的时候,学校离家很远,需要爬两个小时的大山才可以到校。妈妈心疼我,总是送我好远,接我好远。最后,跟爸爸商量,到城里打工,让闺女在城里读书。

我真的恨爸爸妈妈工作的工厂,里面的老板简直就不是人,让爸爸妈妈天天加班,今年,妈妈得了肺结核病后,电子厂就不让妈妈上班了,指望爸爸一个人养不活我们,只好和妈妈一起回来了。医生让妈妈按时吃药,不能劳累,所以,我就要多帮妈妈干活儿,这样妈妈才可以早点儿好起来。

回到家,最大的收入就来自家里养的猪,妈妈不让我多干活,要我多用些时间在学习上,可是,看到妈妈那虚弱的样子,我怎么忍心呢?拔猪草,煮猪食,甚至收拾猪粪,我都不让妈妈动手。

有一天早晨起来,我一阵眩晕昏死过去。送到医院后,医生说是病毒性脑膜炎,住了三天的院,花费六千多元钱后,医生就让出院。

医生说,这孩子的病情很严重,需要转到更好的医院去治疗,费用少说也要十万八万的,还不一定够。一看我们就是农村人,不可能拿出那么多钱,既然拿不出这么多钱,肯定是没有办法救了,赶紧抬回来准备后事吧。

这些医生怎么这么狠心呢?花了钱,等我长大了再还还不行吗?难道我的命连10万块钱都不值吗?老师说我是个聪明孩子,将来肯定有出息。我才十岁啊,我有好多的梦想都没实现啊。

我真羡慕城里的孩子,吃穿不用愁,不用打猪草,不用喂猪食,不用铲猪粪,不用为得病发愁……

爸爸妈妈掐着指头算了半天,就是把房子都卖了,也凑不出两万块钱来,就只能抬回来等死了。

我看到爸妈眼睛都红肿了,我不埋怨他们,他们很爱我,妈妈的并不就是为了我而得的吗?回家的路上,妈妈一直抓着我的手,生怕我走了似的。

回来第二天,我做了个梦,我又回到了城里上学,而且还进了重点中学。老师同学举行了一个欢迎仪式。我穿着崭新的校服,走进明亮的教室,有很多东西我都不认识,同学们争先恐后给我介绍……突然有人推了我一下,说,你个乡巴佬还想在这里读书,滚,我一下从楼梯上摔下来……

原来是我昏迷了好长时间,妈妈不放心就摇醒了我。

我说,妈妈,你要是我多好,我就一直在城里读书了。妈妈搂着我,孩子,那样的话,妈可怎么办呐?

我擦去妈妈的泪水,问家里的猪喂了没有。等猪长大了,可以卖钱把妈妈的病看好,还可以买一双漂亮的新鞋穿。”

妈妈,有一次你认为我睡着了,小声告诉邻居:“医生说,她的病很有可能是喂猪的时候感染的,都怪我,如果不生病的话,她也不会回来喂猪了。”

妈妈,这怎么能怪你呢?你也没有文化,你也很辛苦,不辛苦怎么会生病呢?每当你一边咳嗽一边干活的时候,我真恨自己没有能力代替你。能帮你干点儿力所能及的活,我很开心。

你说,当初在山外的时候,我的成绩总是班级第一,回来后,环境变了,条件差了。学校离家太远,早晨六点从家走,8点才可以到学校,路上来回耽搁的时间太长了。我的成绩下滑了,心里很痛苦,很怀念当初的日子。可是,我从来没有在你面前表现出来,我不想让你更痛苦。

这一天,我重度昏迷了,晃晃悠悠,似乎走进了天堂。一个老爷爷拉着我的手说,孩子,你还太小,不应该来啊。你应该考大学,以后挣大钱,孝敬你爸爸妈妈。我说,爷爷,我也不想来啊,可是,不知道是谁老是推着我,让我离开爸爸妈妈。我不想离开我的家,我家虽然穷,可是我有爱着我的爸爸妈妈,还有小鸡,小狗,小河……

老爷爷摸着我的头,流着眼泪:“好孩子,我也不忍心接你来,可是,你回头看看……”

我回头一看,院子里放着一口棺材,妈妈趴在我的身上哭得都没力气了,爹蹲在地上一个劲儿抽烟。一个邻居说,唉,可怜的孩子,这也是爹妈最后的一点儿心愿了,算是给女儿一个补偿,更希望孩子来生能够过上好日子,投胎到一户不缺吃喝的人家。

爸爸妈妈,这不怨你们的,咱们这个地方普遍都很穷,天无三日晴,人无三分银,地无三分平,说的就是咱们这个地方。你们也努力过,想走出去,可惜又走回来了。想把女儿送出去,可惜又领回来了。这是咱的命啊。

老爷爷含着眼泪:“听说你把眼角膜捐出去了?”

“是啊,我生病的时候,很多志愿者帮助过我,让我看到了许多以前没有看到的东西。这个世界太美了,我想让我的眼角膜留在这个世界上更长的时间,多看看。”

老爷爷说:“嗯,好孩子,在最后看看爸爸妈妈吧。”

2012年9月23日9点10分,我永远离开了爸爸妈妈。妈妈都哭不出声音了,但我听到了:“玥玥啊,妈对不起你!妈以后再也看不到你帮妈刷锅洗碗喂猪了,都是妈妈不好,如果妈妈不生病,如果你爸爸有钱帮我看病的话,你就不会回来,不会帮妈妈喂猪,更不会死了。”

一位大姐姐跑老远的路送来了一双漂亮的新鞋,妈妈给我穿上。这是我最喜欢的鞋子,妈妈几次想买,都让我阻止了。有一次妈妈偷着买回来,我硬是让妈妈退回去了。

13点11分,我被埋葬在离家不远的山坡上,亲人们用石头给我盖房子,我身边有上学使用的书包和新华字典。

明年,山上又会多出一朵美丽的花儿……

昆明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左乙拉西坦治疗治疗癫痫郑州最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