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16【春秋】渡口,一种有关漂泊的证与悟(散文)

    一粗犷雄浑的赣江之水,经过章江与贡江的交合之后,愈发显得热情奔涌,豪迈激动,甩开步子朝着浩淼的鄱阳湖一路向北奔去。那情形,好似一个多年漂泊在外、归心似箭的游子,心无旁骛地行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小巷,逶迤在时光深处(散文)

    记忆里,家乡有多条幽曲的小巷......说不清是因了数量众多,还是因了破败粗陋,小巷一如旧时代的女子一样,朴素,低调,内敛,安分。那么多条小巷,甚至没有一条小巷有个名字。但,那有什么...[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我的童年(散文)

    1977年2月12日,一个寒冷的冬天,离春节还有五天,我在鲁西南一个贫穷的家庭降生了。听说我还是一个难产儿,母亲在床上哭叫了三天,才生了下了我,奶奶吓得烧上香直磕头。从生下来那天开始,...[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响彻校园的铃声(散文)

    在那所大房子正门前上的房檐上,吊着有一口古老的像钟一样的铃,青铜色的,看起来很有年代感,铃铛的舌头上拴着一个粗粗的麻绳,直拉到近地面一米多的距离。它到底是什么时候挂到那的,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笔尖】秋意浓浓(散文)

    又是一年秋天到。葱绿的诗意,火红的榴花,优美的云朵,丰收的乡野。诗的想象,情的流淌都在这秋天里蓬勃,都在这秋意里散发着浓郁的芳香。就连天空流浪的云朵,也谛听着秋天这个季节里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百味】奶奶的老木臼(散文)

    一道残阳穿透摇曳的椰叶,在老屋的廊道前洒落细碎的光影。窗前的老木臼枯瘪乌黑,裂纹纵横交错,犹如碳笔画里一张孤苦沧桑的老脸,静静地立在幽韵的廊道里,饱经风吹日硒的侵浊。这就是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乡村老电影(散文)

    在那个什么都匮乏的年代,看电影,对我们这些孩子来说,无疑是赴一场“盛宴”。时光如穿梭,时代在进步,生活在改善,露天电影已经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逐渐被人们所淡忘了,但是伴我度过...[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军警】茅屋公祖父(散文)

    我家在湖南省双峰县杏子镇欧源村。我的家史将从祖父写起。祖父名张升堂,无字号,绰号茅屋公。生于1876年(光绪二年四月二十二日)。他在私塾老先生门下念过《三字经》、《幼学珠玑》之类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流云】走近母亲的世界_1

    摘要:母亲,我们不能没有您!母亲,我们爱您! 母亲年逾八旬,体弱多病,有生之年看似无多,尽管她很满足于我们的孝顺,但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春】姥姥的炒疙瘩

    摘要:姥姥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但每每想起姥姥的炒疙瘩,心底都会有一种幸福的暗流涌动……   姥姥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出生的人,也是中国...[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