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偏心眼”父亲(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传统国学

很久以来,关于父亲的记忆,就是被他无休无止地斥责干活儿。我曾在心里一千次一万次地产生因为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他才这样对我的念头。在我的理解里,父亲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偏心眼”。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人到中年的我,逐渐理解了父亲的不易,父亲的爱。

在我童年、少年的记忆里,只要联系到父亲,似乎都跟干活儿有关。

那一年我九岁,随父亲到地里干农活儿,地头有一个大碌碡,为了耕作方便,必须把它弄到岸边去。父亲就让我跟他一起用劲儿推。我呲牙咧嘴地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碌碡还是纹丝不动。父亲就黑封着脸,大声嚷道:“使劲儿!使劲儿!”我在心里说,都使出吃奶的劲儿了,还让使劲儿!但言语上一句也不敢吭声,我知道在这个时候,若是我多一句嘴,必定招来父亲的斥责,甚至拳脚。

那一年,我十一岁。父亲让我和八岁的妹妹到地里摘棉花。我就到屋里梳头去了,我的意思是总得让我梳完头吧?父亲却以为我是逃懒不想干活儿。气冲冲地走进屋里,把我像拎小鸡一样地拎起来一下扔到院子里,然后拳脚相加。这时,如果我说一声:“我去,我去。”赶紧起来逃跑也许就没事了。但是天生倔强的我,愣是不说话也不跑,就那么流着泪,咬着牙任由父亲打骂。后来,一邻居拉起父亲,又把我拉起来让我赶紧往地里走。那时,虽然我还很小,但我竟然感觉活着太没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记得在棉花地里,我就跟妹妹说,还不如死了算了。

那一年我十三岁,父亲让我跟他一起出树,而出树的方式是从树的根部把树干锯掉。从早上开始拉锯,一直到晚上。累得胳膊酸,身上疼,但我不能有半句怨言,只要我动作稍微慢一下,父亲就以为我是懒,就又该斥责了。

那一年,我十四岁。我们全家人顶着毒辣的日头在晒场上打麦子。正在用木杈叉麦秸的我忽然头晕恶心,就蹲下去了。看着越积越多的麦秸,父亲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我跟前狠狠地踢我。那时,我再次产生了活着没意思的念头。我不知道我怎么逃出来,走到我同学家,在她家待了一天,最后还是回家了。这是我童年、少年时关于父亲的苦涩的记忆。

这样写并不是说我从来没有体会到过父爱,其实不然,父爱,还是无时不在的。

那一年我七岁,父亲带我到他工作的工厂玩。一百多里的路程,父亲就骑了辆自行车带着我。遥远的路途坐得我屁股疼。我就不停地问父亲:“快到了吗?还有多远?”父亲就一遍遍地哄我:“快了,诺,看见高高的大烟囱就是了。”我就眨巴着眼睛,认真地沿途搜寻烟囱。每看到一个烟囱,我就惊喜地叫道:“快看!烟囱!”我以为到了。父亲就耐心地跟我讲,这个不是,下一个才是。不知过了多少个下一个,才终于到了父亲的厂里。

晚上,父亲给我打洗脚水,伺候我睡觉,把唯一的枕头让我枕,他却用一堆旧衣服当做枕头。早上,父亲笨拙地用他那双大手给我梳头。

厂里每天早上都吃小米粥,而我最讨厌吃小米粥了。父亲就去找厨房的伙计,让他们专门给我做我爱吃的面条汤。

我粗心的父亲,因为我的到来又是那么细致!

记得有一次我要什么东西,但是没有达到心愿,就学着邻居的小伙伴躺在地上打滚。忍无可忍的父亲就顺手打了我,他的同事就说:“妮子,别叫他‘爹’了,让他打你!”父亲摸摸他已经发白的头发说:“这样正好,这样我才没有白头发了。”当时,在我幼小的心里就想:“怎么?父亲的白头发也跟当爹有关吗?”事实上,在以后的岁月里,我知道了,其实当爹不易,当爹真的易黑发变白发呀!

记得有一天,我忽然对那口用来提示时间的铜钟有了兴趣,就撺掇着一个小伙伴跟我一起去敲钟。但是我们个太矮,够不着。我就和小伙伴一起搬来砖块摞高,终于够着了,我拿起钟棒很过瘾地敲了几下。结果把正在午休的工人们叫醒,纷纷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宿舍往工地走。当那些有手表的人一看时间,竟然是小孩子的恶作剧时,其恼怒可想而知。

由于厂里就住着几个小孩,我很快作为嫌疑被他们当做了目标。我一看人们的气愤,硬着嘴不承认是我。实在被逼没法时,我就把罪责推到了那个小伙伴身上。最后,还是父亲给人家道了歉才算完事。父亲背地里问我,是不是我干的,我还是不敢承认,最后他说:“好,不是你干的很好,以后咱可千万别干那事,那样会被公安局逮走的。”这就是父亲,为了照顾我的脸面,没有直接揭穿我,而是旁敲侧击地教育我。这次父亲作为一个慈父形象印在我的记忆深处。

那一年,我二十八岁。正在准备创业,还是父亲,顶着毒辣的日头,跟我一起奔波在路上,市场上。

那一年,我二十九岁。刚做了剖腹产手术,取出两个双胞胎女儿。父亲就赶到医院看我,给钱让我买好吃的补养。出院时,一向极少求人的父亲,竟然向厂里开口让厂里的车送我回家。

那一年,我三十二岁,因病做了个小手术。是父亲同老公一起伺候我吃喝拉撒,整整七天,父亲吃住都在医院。

天底下除了父亲,还有谁愿意这样为我付出?这就是我亲亲的父亲!

小时候,父亲正年轻,一家七口人的担子压在他身上。叫他怎么有耐心去倾听我的心声?那时的父亲除了斥责和打骂好像没有了更好的管教儿女的方式。当然,要数我挨打挨骂最多。一是因为我是老大,二是因为我脾气太犟。

因为我是父母抱养的女儿,小时候一直以为父亲偏心才让我挨打挨骂多,今天,人到中年的我才从生活里体会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父爱,才明白了父亲没有偏心的意思,那只是他在生活的重压下管教儿女的一种方式。

保定癫痫病医院怎么样呢沈阳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效果好?在贵阳治疗癫痫的手术费用要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