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丹枫】饽饽花(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茶艺

饽饽花在北方地区是及其常见的花儿,无论是乡间地头,还是城里的街边墙角,随处可见它挺拔的身姿,一簇簇一堆堆肆意开放。一只主干亭亭玉立,不蔓不枝径直向上,密匝匝的花朵,两两相背而开,布满在清秀绿杆上的花骨朵像一个个小馒头。我想它因此而得名。其实不然,它并非北方独有,四川也有,故有一个好听的字叫蜀葵,又因可高达两米,花多为红色,又叫“一丈红”,在六月麦子成熟时节开花,多了一个别名叫“大麦熟”。不管它叫什么,我还是喜欢叫它饽饽花。

它不张不扬,默默组成繁华似锦的绿篱花墙,极为普通地点缀着春,装扮着夏,靓丽着秋。它从不是文人墨客的宠儿,它没有花中之魁的富丽,没有梅的傲骨,没有兰的优雅,甚至没有桃花的浪漫,更没有丁香的幽怨。它只管自顾自的一路向上一路开花,清新温婉。它普通的花开满院,却像繁茂的野草一样不被人青睐。唐人陈标,一首蜀葵“眼前无奈蜀葵何,浅紫深红数百窠。能共牡丹争几许,得人嫌处只缘多。”是对它的最好写照。多不一定好,这是饽饽花教给我们的智慧。

据《本草纲目.草部.蜀葵》记载,它全株都可入药,有很高的经济价值,根有清热解毒用于痢疾治疗,种子有利尿通淋作用,花和叶外用治疗痈肿疮疡。无需择地而生,种子随风飘落,落在哪里,就在哪里生出一株饽饽花来,一丛青绿无需培育任意生长,兀自绽放。

它引起我的瞩目实属偶然,今夏持续高温,呆在空调房里,使我周身关节痛疼不已,无奈走到树下觅清凉,一丛饽饽花儿撞入我的眼帘,掌心一样的叶子被烈日炙烤得枯黄,纤秀枝干没了叶子的托举,羸弱得歪歪斜斜,没了挺拔秀气的身影,而艳丽的花朵却像串红一样挂满枝头,惊艳了我的双眸。不由得上前想把它们扶直。不知道它的根须入土有多深,它的枝干却非常有韧劲和弹性,并非看上去那么羸弱,用绳子还没有把它全部揽好,我就已经大汗淋漓,索性随它自然歪斜而去。不想,一粒种子粘在我的衣襟上,一个完整的肾型剖切面,周边浅褐色带着细细绒毛,中心处是深褐色的圆,咋看到时,我还以为是一个小虫子,用手捻了一下,才发现是它的种子,不仅哑然而笑,笑自己的无知,笑它的有趣,一粒种子都要长成生命的意趣来,可爱至极。

一场台风暴雨后,第一件事跑去看它,小区里的好多大树,不是被风吹倒,就是被吹断了枝,一地残叶。它却歪斜依旧,枯黄的叶子全没了,靠近地面墨绿色的叶子,扑扑啦啦地向上舒展着,枝干上豆绿色的花骨朵儿,越发地鲜亮可人。让我心生感触,一株草本植物,不畏酷暑,不畏风暴,任风雨吹打不弯腰,生命力的顽强与倔强,令我敬畏。打哪以后,它便走进了我的心里,每每经过它,都会驻足静观它的美丽。

无论人们喜欢还是不喜欢,看还是不看,饽饽花儿始终以多的形式,花的姿态,证明它的存在。我们可以忽略它,却不能遗忘它,一株仍然开在浅秋里的花儿,带给我们的娇艳。

怎样在信阳找到好的癫痫医院成年癫痫病有哪些早期症状杭州癫痫医院哪个比较好癫痫患者发作是不是会乱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