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晓荷.遇见】《洪河风》编辑部告示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都市言情
郑州癫痫病哪里治疗最权威    树上掉下来一个苹果,砸在普通人的头上,普通人马上就把苹果吃了。砸在牛顿的头上,牛顿就想出了一个“万有引力定律”。   我正在思考着如何破案,同事就微笑着说:“任主席问了文联的十几个人,说不定还会问其他单位的人。”   另一个同事说:“他真问出来了,真有人请他的客吗?咱们没有破案的经验,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调查的。”   “我就想从任主席的同学开始下手调查,他看到了什么内容,还有几个人也看到了,可以为他作证,再去调查大字报提到的情妇、房子、门店的事情。”我的思路,马上就被同事否定了。   “大贪官的情妇,你敢去问?哪一个情妇会马上承认?打狗也得看主人吧?大贪官不倒台,他的狗也不能打的,他的情妇,你敢去问?房子,写的是情妇的名字,或者写的是情妇孩子的名字,谁给你提供证明?”   这一个麻烦事,我需要思考一下的。   我先问了检察院的厨师,他来得早,他说没有看到门口有大字报的事情;我又问了保安,也没有看到门口有大字报的事情;接下来我问了楼上楼下几个人,都说没有看到检察院门口有大字报的事。一个检察院的熟人是反贪局刘局长,他给我说:   “你问这一个大字报的事情干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   “有呀。文联任主席给我谈话,说检察院门口有大字报,他的同学看到了,并且质问我,是不是我弄的?我想报案请公安局民警来破案,他不同意。你们检察院反贪局如果能破案也行啊。破案之后,就可以给他文联任主席一个明白,还我一个清白的。”我还是有一些生气的。   “那你就回去告诉文联任主席,你说检察院叫他来,检察院门口没有大字报,他造谣说有大字报。看他什么时间来见我,最好再带上他的同学一起来说明情况。”这几句话,给我指出了一条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阳光大道。   我高兴地见到了文联任主席,给他说:“主席,大字报的事情,我调查清楚了。”   “是谁弄的?”   “我在检察院楼上楼下调查几次,人家都说检察院门口从来就没有看到什么大字报。反贪局的刘局长给我说:文联任主席胡说什么?把他的同学带上,一起来检察院说一说。检察院门口没有大字报,他一个主席却说有大字报,无中生有干什么呀?”我说了这几句话,任主席就失望了,说:   “还是没有找到是谁弄的大字报呀。我知道了,你走吧。”   我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旁,同事微笑着说:   “有你这样调查的吗?你能成为破案人才?你要是能破了案,太阳就会从西边出来的。任主席敢去检察院反贪局刘局长那里去吗?他的同学也不敢去的。大家都没有看见大字报,主席的同学说看见了,现在检察院找不到大字报了,你说,大字报被谁藏起来了?赶快拿出来吧。任主席的吃什么食物对癫痫患者有好处同学能拿出了吗?”   “他不去,我就不管了。”      文联的几个协会,说是要换届的。但是静悄悄的不说了,我有一些纳闷了。文联这一次开会,任主席就提到了协会换届的事情。   “群团组织,换一个届,都想当主席,首先咱们文联的同志想当主席的,其他单位的人,就应该主动当副主席,和文联的同志争什么争?我不叫他当主席,他不同意,我就不开换届的选举大会了。”   会后,同事就议论起来了。我也想起来文化局邓局长提起的作家协会换届的事情,他说他还当作家协会主席,其他的省作家协会会员,都当副主席的。这一个事情,谈不成,任主席就不提换届选举的事情了。      周一文联开会,任主席在会议上问我:“你写书的事情,怎么样啦?你要记住一定叫我看。”   他看着我,其他人也看着我。一个同事就接着说:“不叫主席看,就是非法出版物的。”   我想了想说:“写一本书,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文化局邓局长50多了,才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有的60多了,才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我还不到四十岁的,我的阅历不多的,说不定最近10年也写不出来一本书的。”   这一句话,大家就嘻嘻哈哈的就没有了兴趣。   散会后,同事就问:“主席已经有十次问你写书的事情了吧?”   “每月问三四次,半年了,应该绝对超过十次了。我每一次都说没有写好的,这一次,估计他今后就不问了。”   “他马上就退位了,他多次问你写书的情况,主要是他担心你把他的丑事写进书里边的。如果你近几个月就把他的丑事写出来了,就会影响他的官运的。你一说10年也不一定写出来,他就不害怕了。”   “写书,不容易。留名青史,或者遗臭万年,都是重量级的人物才能做到的。比如岳飞,比如秦桧,比如许多忠臣、奸臣,都是很能力和手段的人。”我不想让主席每一次开会都提我的写书一事。   “你来文联,主席是不是要你一千元钱呀?估计他没有要你的钱。你的小战友,主席阻挡几次,最后挡不住了,就拿出来两千多元的发票,给你的小战友说:文联小单位,经费紧张,这几张发票,你就拿回家请你的父亲给报销了吧。《洪河风》郭东亮是编辑部主任,他来文联,主席向他要了1000元的。还有一个刚调走了,主席要1000元,人家不给他。过了几天,他就说有事,比较急的,借了人家1000元的,现在人家调走了,要了几次主席都不给钱。昨天又来找主席,说的声音不小:主席你有急事,借钱,我就借给你了,现在我也有急事了,你就想想办法还给我那1000元吧。”   同事说的这一些事情,我有一些遗憾,特别是昨天,如果我在办公室就可以亲耳听到了。我问:   “你来文联,主席要你多少钱呀?”   “他敢要我的钱吗?他要我的一分钱,我也不给他的。”   “你说的是真的吗?我要问一问的。”我想核实一下,是不是给我开玩笑的。   另一个同事接着说:“昨天上午,九点多一点,你要是在办公室也可以听见人家来要钱的。主席真的归还了人家1000元的。小战友,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我问一问《洪河风》编辑部主任郭东亮吧。他还给了主席1000元,我怎么不理解呀。”   “你问吧。他要是不承认,就是吃了1000元的哑巴亏的。”   第二天上午,我正好见到了郭东亮,其他人下乡了,没有其他人在办公室,我感觉这是一个问话的好机会。就看着郭东亮问:   “郭老师,你来文联,主席还向你要了1000元钱?”   郭东亮有一点惊讶,马上问:“你听谁说的?”   “听谁说的?你给他1000元钱没有,你不知道了?现在的工资才1000多一点,他要1000元干什么用了?”   “他说要请组织部、人事局的领导吃饭。”郭东亮说了这话,就证明确有此事了。   “请领导吃饭,你去陪同没有呀?你不陪同,没有给领导敬酒,领导知道是哪一个花钱请客吗?”   “主席没有叫我陪同的。”郭东亮说的这话,我有一些相信了。   几个同事下乡回来,一个就嘻嘻哈哈地问我:   “你问了郭东亮没有?落实1000元钱没有?”   “他说领导说的是请组织部、人事局领导吃饭的,主席也没有叫他去陪同。”   “没有陪同,有几个领导来吃饭了,他不知道的,说不定任主席根本就没有请组织部、人事局的领导吃饭的。你看这一个编辑部主任郭东亮傻吧?”   另一个同事说:“他才不傻的。他弄的《洪河风》,谁来稿件,他也向作者要好处的,印刷的多少本《洪河风》,他自己请人联系的,有时候只印刷300本,有时候印刷1000多本,经手的钱不少的,还买了不少东西,主席直接给他报销了。他早把1000元捞回来了,说不定早已赚钱几千元了呀?”   我听了笑一笑,不容易落实的,且听且珍惜吧。   又一个周一开会的日子,任主席开会说了不少,之后问大家谁有话说。郭东亮就说:   “《洪河风》的事情,我要说一下,有人怀疑我从中捞好处,我是寒心的,认真干工作,被人不理解。我写了一个账目清单,贴在了办公室,请大家监督吧。”   大家听他一说,大家就纷纷看办公室的门上,就看到了郭东亮写的一个告示。   一个同事嘻嘻哈哈地说:“郭东亮当真了呀?你写的这一个告示谁相随州那个医院能治癫痫?信呀?你当《洪河风》编辑部主任,你是领导,你不贪污谁贪污呀?”   任主席看了看,说:“这事不能开玩笑,大家就看看告示,没有事了,散会。”   于是,大家散会,真有几人看了告示,我也看了告示。 共 307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