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暖】长发为谁留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都市言情
一   前天接到县城快递公司的电话。   她们说,有件女儿的东西,要是三天内不取,就退回原处。女儿的生日恰好是前天,本来取回当作礼物,无奈儿子输液,不延误都不行。   今早的阳光格外耀眼,出门难免让人心情愉悦。当医生问及儿子何时雾化,我就以商量的口吻说:“能不能先开好方子,下午回来再实施?”他说:“也好。”   女儿却不置可否说:“近期没人给我邮寄啥,是否搞错了?”   我说:“名姓一致,拿到手再处理。”   迫不及待拆开,竟然是暑假她捐赠头发的证书!走之前,就猜测到一定是这个,女儿还有点不踏实。这会,真的是这个,女儿听到后,当时抑制不住起伏的情绪,说她咋有点小激动呢?   我说:“这是你有生以来,一次辉煌的壮举,也是你郑重庄重的纪念,和你的毕业典礼虽意义不同,结果却毫无区别。”   她说:“这个礼物来得太意外,也来得很是时候,比起以前收到的其他种种,不知贵重多少倍。”   我说:“刮这么大的风,下如此大的雨,我却抱着儿子来回奔波,你要是觉得有意义,就把这件礼物珍藏在灵魂深处。”      二   年少的时候,我的头上被一种不知名的虫子咬伤,以至于感染,只好剪成短发。   本以为短发是极限,谁知涂上药物疗效甚微,几乎成秃子的我,被迫围上了围巾。从那时起,我就对长发羡慕至极,而伤口愈合之后,因为农活繁多,还是不能留长发。   毕竟是女孩,不向往长发那是假的,尤其是对门的芳妹,她的头发黑油油,加上两个麻花小辫,再扎上红绸缎的蝴蝶结,别提有多羡煞人。每次歌咏比赛,她保证有份,就是在村里,婶娘姑婆们也啧啧夸赞。可长发的梦,到我身上,不知何时能实现?长发的梦,也从此在我心里萌芽了。   我感觉,留一头瀑布秀发的女孩子,简直堪比公主。   我就在童话的梦中,期待着哪一日自己也长发飘飘,然后,也自信地展示在人前。或者孤芳自赏也好。总之,要长,要黑,要让我的满意指数达到百分百。   即便那刻,我不是公主,也起码圆了儿时的美梦。      三   一直到出嫁,我都与长发无缘。   婚后,生女儿,根本没法留。三年后去厂里上班,主任开会特意强调,机器对长发有影响,最好剪短。我却愿意戴帽子,也不甘心剪掉自己的梦,就这样,二十多年,我第一次有了飘逸的长发。其中一个同事染烫,我一概摇头摆手。从小,就喜欢垂直的长发,怎舍得“面目全非?”那样,岂不是违背了自己的初衷?   长发及腰的我,终于满意了一回。可惜那时相机少,留下的照片不多。但我的长发梦继续做,做到我有相机的那一天,一定要为自己留份永久性的纪念。   一场大病,害得我差点失去性命。   别的不说,噩梦先从头发开始。不但脱落,且再也不长了,纵然长点,也是枯燥开叉。白天,好歹能撑住,暗夜里,禁不住泪花滚落。我还没来得及体会长发的滋味,还没留够长发,怎说没就没了?这让我如何度过此生,又让我的长发梦该怎样收场?   难道长发的情结,于我来说,只是昙花一现的璀璨吗?      四   果真如梦一场。   长发再也没眷顾过我。   任我痛苦,挣扎,长发依然不钟情。而这时的我,已经被岁月剥削的将近不惑了。有时静下心回首,觉得此生遗憾多多,尽管也得到过,却暂短的让人挽留不住,也无法挽留。我就在矛盾中,让忙碌的日子轻易断送了自己的长发梦。   路,走到此了,究竟要怎样才能抚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我不知。老天也不指明。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刻,女儿的个头茁壮成长得好似地里的禾苗。   她别的亮光点没有,那一头乌黑柔顺的头发,像极了当年的我。她却不珍惜,还说:“除了费洗发膏,再有什么好?”   我立即劝她当宝。并说:“以后想留恐怕也没那机会了。”   她漫不经心说:“那就不留呗!”意思我太上心了,也把长发看得太重。我只得说:“若不要,让我理个人情。”   她想也未想,随即答应:“行!”      五   七月十四日,那是一个难忘的日子。   随着理发师咔嚓咔嚓的声音,那一头二十三年的梦,得以结束。而当我将她那一缕缕的梦收藏好,随后寄往上海青丝行动的执行人徐思涵和创始人李睿玥时,女儿这才感到她的头发主要的难以形容。   更感到生命的沉重和深重。   那一头在她眼里不值钱的头发,是由大学生们在2014组织的青丝行动,特别无偿捐献给那些化疗抑或癌症患者的,女儿以为我要卖掉,怎么也想不到,我给了那些真正需要的人们!   那一刻,她震惊了,震惊我有此境界,震惊我的大爱胸怀。她只知道,同学聚会我出不起费用,女友美容,我吝啬得不去陪,但她万万始料不及,我却把她最少卖三五百元的头发,分文不要地奉献给人,且奉献给不认识的陌生人!   她突然说不出话。也不知该说什么。   其实,什么也别说,用行动默默证明就好。 癫痫病如何去治疗癫痫发作怎么急救哈尔滨看羊羔疯的专科医院甘肃治疗最好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