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轻舞】那时山水那时人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都市言情
摘要: 自小喜欢仰望星空。那幻魅莫测的夜空奇境,曾带我走进多少个梦幻仙堡,令心驰神荡的我如醉如痴,迟迟不愿醒来。    一、何日提壶山水饮?   闲暇时,喜欢于卧室临窗而立,或地毯上倚枕抱膝而坐。晴好的天气,欢笑的阳光自宽大的落地窗蹦跳着进来,抬眼望去,远处深黛淡墨浅痕,层层山峦枕着白云盖着蓝天,安静地起伏呼吸着,那优美迷人的曲线,犹似少女美丽的胴体,只是温柔着人的眼睛,怎么也看不够。偶尔有鸽群变换着队形游弋,忽而掠过窗前;忽而掠过林梢,仿似巡逻的哨兵。此刻,一曲清音萦耳,一本好书润目,便是我爱不够的静好时光。可如今,新楼群如雨后青竹般,破土而出,节节拔高,霸道十足地横亘在中间,硬生生阻断了我与群山的两两相望,眉目传情。   抱肩倚窗,满心气恼,如热恋中被硬生生与心上人隔开的幽禁女子,郁闷惆怅,气急败坏,更兼无可奈何!   能与大自然坦诚以对相看两不厌的空间,已被世人的贪婪日渐侵占蚕食,既便于高楼平台上抬头望向夜空,污浊的空气中投射过来的,也不过是为数不多的无精打采的星光。在心里修篱种菊,看来真不是一句空话。或许此后,与陶翁同好者,也唯有一方心田可耕种了吧。   我童年的大部分时光是在老家度过的,那是个山清水秀的美丽小村庄。一条小河在村西蜿蜒流过,大片的沙滩和鹅卵石平铺在河两岸,阳光下泛着耀眼的白。河水清清见底,打着旋儿哗啦啦流过,过河的桥,不过是就地取材的几块大石头,依次排过河面,行走的人,要稍微迈开步子,有节奏的轻盈跳过。常常有大姑娘小媳妇在大石上洗衣,说笑喧闹夹杂鹅鸭的叫声,很是热闹。有过河的,洗衣人便侧过身子让一下。当年四姨夫在部队服役,媒人给四姨提亲时,是凭照片定的亲事。第一次探亲到姥姥家认门,那时姥姥正在河边洗衣服,远远见过来个解放军,便闪身让他过去。那一身戎装,寻常小伙儿穿上,都会感觉英挺秀拔,何况四姨夫长相帅气,且是空军地勤文艺兵,气度自然不凡,连姥姥也不觉暗暗喝声彩:“好个俊俏后生!”洗衣完毕回家,却见这后生正坐在自家堂屋喝茶呢!   奶奶家与姥姥家,相距不过二里地,中间就隔了这条小河。上游处较深,河面很宽,岸边有大片茂盛的芦苇。有次跟妈妈走到那儿,眼尖的我看到不远处有两颗黑脑袋一动不动浮在河面上,便指给妈妈看,妈妈只低低应一声,催我快走。以为她没听见,我放大声音喊:“妈妈,你看,那边有两个人呢!”妈妈红着脸拉我快快离开。回家后稍带嗔怒看我一眼,对姥姥说:“这个丫头!两个男的在河里洗澡,见人来都不好意思地蹲在河里不动了,她偏偏又喊又叫非让我看!”我才明白原来妈妈是知道的,至于为什么不高兴,我却是似懂非懂。   清澈莹透的河水,日夜不知疲倦地流着,承载着庄户人家的喜怒哀乐。偶有夫妻吵架,女的气不过,来到河边岸滩一屁股坐下,拍着大腿对着潺湲流过的河水边哭边数落,从媒人提亲开始,到过日子的大事小情,一桩桩一件件,好像编好了的歌词一般,用咏叹的调子唱出来,声调抑扬顿挫,煞是好听,而歌者眼睛里却淌着委屈的泪。旁边有婶子大娘弯腰温言相劝着。哭够了,抹抹泪,河水洗把脸,回家该干啥干啥,晚饭照样给男人做好,没忘再烫一壶他最爱的老酒。   而对孩子来讲,小河更是他们的天堂。每逢河开,岸边柳树冒出了鹅黄嫩绿的新叶儿,折下柔软的枝条,弯成头圈儿,再插上几朵野花,戴在头上,感觉自己就是美丽的春姑娘呢。要么截取一段细软垂拂的柳枝,轻轻扭几下,皮与骨脱离后,便是一管小小柳笛。粗些的悠扬,细长的清脆,一声声此起彼伏,伴着河水“咯噜咯噜”的吟唱,春天就这样热闹闹的登场了。   夏天小河里的孩子们更是乐开了花,游泳打闹,捞鱼摸虾,小河里水花四溅,繁华一片!玩儿累了,岸边鹅卵石平平铺开,被太阳晒得热烘烘的,平躺下去,四肢摊开,周身如做按摩一般,舒服惬意得很。岸边的树林里,可以找到好多蝉蜕。我总对了树下密密麻麻的蝉洞出神,幻想着突然爬出个蝉蛹,那该是怎样的惊喜和收获啊!事实上,蝉蛹只在傍晚时分才开始出土。   秋天的河,更是清亮之余,多了几分沉静,映着树林斑驳的锦叶,衬着上游大片雪茫茫的芦苇,有南去的雁阵鸣叫着点缀在蓝天和云朵之间,更为这幅画添了几分悠远静美的色彩。荷锄而归的人,走到河边,不忘洗把脸,便觉神清气爽,疲惫顿消。   冬天的河,变得白白的,静静躺着睡去。男孩子在冰面上比赛打陀螺,陀螺一般都是自己做的,手巧的孩子,做出的陀螺轻轻一鞭子抽下去,便可迅速旋转到令人目眩,久久不倒,赢得喝彩无数。陀螺的主人提着小皮鞭能耀武扬威一个冬天。要不就握根竹竿,冰面上向前一撑,便可滑出老远。   儿子小时候,我曾无数次深情的向他描述我儿时的家乡,还有那条一直流淌在我记忆里的小河。不能给儿子一个充满自然情趣的童年,总感觉是个遗憾。儿子八岁那年我带他回到我暌违近三十年的故乡,一到家,娘儿俩就迫不及待去河边寻求旧梦,却再也找不见那宽阔的河滩,澄澈的河水,只看见一条细长浑浊的水流,从上游急急流过。上面的桥修得却是气派,可并排过两辆轿车,而桥下那条水沟,不过一跨步即可迈过。失望至极的儿子一脸茫然的问我:“妈妈,小河呢?沙滩呢?”我无言以对。同样的疑惑,我也在问,可谁又能给我一个回答?   那条清亮亮的小河,此后也只能存活在我记忆里了吧,我不忍直视它如今的模样。就如同眼前正在消失的群山的魅影,肥沃的土地不种庄稼,却密密麻麻长出些钢筋水泥的混合体,当今社会,见怪不怪,这才是最最悲哀的。   二、几度星空怀旧梦   自小喜欢仰望星空。那幻魅莫测的夜空奇境,曾带我走进多少个梦幻仙堡,令心驰神荡的我如醉如痴,迟迟不愿醒来。   最难忘夏夜里奶奶那一张芭蕉扇,场院里轻摇着,一边为我驱赶暑热,一边抬头看着星空,慢悠悠讲述着她从老辈人那儿听来的故事。地上铺一片草席,那是我做梦的舞台啊。小小的我躺在那儿,眼前是漫天银灿灿的星星,在奶奶的娓娓道来中,从这个梦境,跳到那个梦境。在牛郎织女的恩爱悲欢中辗转游离,在梁祝至死不渝的爱情里黯然神伤,在许许多多不知名的故事里,借满天星辉,放飞着一颗卑微而高傲的心。儿时曾写过一篇作文,题目就是《蕉扇话银河》,那年那事那人,连同那片美丽的星空,都已收纳珍藏进了记忆的橱窗。   喜欢《红楼梦》中黛玉与湘云联诗时那一句“撒天棋斗灿”,好形象好唯美!但如今城市的灯火太过喧嚣,有月无月的晴夜,抬头再也见不到满天迷人的繁星。   某年去海边,那天恰逢七夕,夜已深,车子沿海边道路疾驰,一天的奔波,一行人已疲累不堪。百无聊赖间偶尔转头,那瞬间的惊喜令我差点掩口惊呼:暗沉沉的海,此时已进入梦乡,波涛微荡,似在轻轻呼吸。而,在它之上的墨蓝色的天空,满天漫天晶晶亮亮的星子,密密匝匝层层叠叠明明暗暗隐隐闪闪,好似天上哪位仙子一个不小心,将那大大小小的珍珠失手倾洒,颗颗晶莹剔透光华璀璨的星子,蹦跳着,翻滚着,四处散开,在墨兰色的翡玉盘里,弹一曲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天籁之音!好多年不曾见过这样美丽的星空了啊!   这兜头袭来的幸福令我窒息,急急回头与人分享,却发现同行几人早已东倒西歪,昏昏睡去了。也因此,那夜,我静静独享这片幻美至极的星空。当年灵山迦叶拈花一笑,众生俱已颠倒;北方佳人回眸嫣然,世人尽皆倾城;而那夜这璀璨星空的惊鸿一瞥,已令我一颗心迷醉痴绝,灵魂出窍。   回来后心中有些暗暗得意也有些诚惶诚恐,如同老天对我格外优厚一般,独予我一份别人享不到的恩赐。   现代人其实应该是羞愧的吧。大自然对世人的恩宠,真的是无以复加——不必说那蓝天,碧水,黄土地,翠幽幽的森林,软柔柔的白云,暖洋洋的太阳,轻绵绵的风……但说那夜晚,就如此丰富多彩:有美丽的月;有醉人的星。仅仅是一个夜空,便要变换出多少景致啊!勾月、半月、满月,再配上漫天繁星,或廖落稀星,有大片星云,还有亮的耀眼的启明星、北斗星、牛郎星、织女星……每一颗每一组每一团,都如诗如赋般动人。可叹的是,世人何曾珍惜。大大小小的烟囱,亦是织梦造云的高手,黄色黑色红色灰色白色,五彩“祥云”日夜蒸腾,制造着现代人的噩梦。   若有一叶可穿越时光的小舟,我愿挥桨驰向银河,不为其他,只想寻回那片灿烂星空。   三、犹恋那时衣鬓香   上初一时,我同桌是一位美丽的女孩——美丽,而不仅仅是漂亮!我对这两个词的概念,有不同的理解:漂亮,似乎是带有一点个性:好看,靓丽,能令人眼前一亮,精神为之一振,但也有各花入各眼的味道。美丽则是公认的、传统的、典雅的美,端庄,周正,耐得住看,经得起品。同桌就是这样,标准的头型,乌黑的头发,高挑的个子,鹅蛋小脸有点偏圆,粉扑扑的,杏核眼有点细长,鼻梁挺括,嘴巴小巧,模样很是标致。站在我们这群丑小鸭里,真是鹤立鸡群!同桌的铅笔盒里镶有一面小镜子,十四五岁的女孩,已知道臭美。一上自习课,同桌就偷偷地照镜子。每次照完,都会忧心忡忡的问我:“我是不是长得很难看?”我很纳闷:“很好看呀!”“你瞧,我这儿有个小点儿,会不会是个斑?”“看我这儿有个疤。”“看我眼睛下面的皮肤怎么那么绉。”我靠近再靠近,,不趴到脸上,谁能看得出来?于是,在我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我美丽的同桌,长吁短叹!   偶尔,我也照镜子,虽知道自己长的不漂亮,倒也从未沮丧过,甚至有一次听同学议论,某人的眉毛,是半截眉,还耷拉着,真难看!于是照镜子时就注意到自己的,发现不是半截眉,也不耷拉,为此,竟暗暗得意好几天!你看,穷人与富翁,开心不开心,不在于拥有的多少,而是心态的方向决定的。再说,起平线不同,我的起平线是零,同桌的是十,我做加法同桌做减法,出来的结果自然是不同的。   有天同桌很高兴的告诉我,她妈妈从上海出差回来,给她买回一双红色雨靴。雨靴,还是漂亮的红色!我当即艳羡不已,恨不能立刻一睹它的风采,同桌更是急得不行。但雨靴毕竟是特定环境下的生活用品,不是说穿就能穿的。于是同桌那双俊俏的大眼睛,天天往天上翻,等着盼着老天下雨。终于有天夜里,刮完风后,滴滴答答下起了雨。喜得同桌后半夜都没大睡好。盼到天亮,迫不及待的去找雨靴,谁知早被上班的姐姐穿走了。失望加伤心,同桌大哭一场,上学可是迟到了。第一节恰是班主任的课,逮住就是一顿猛尅。   下课后面对我的询问,同桌讲着讲着,委屈的眼泪还不停地自那双红红的漂亮眼睛里流下——谁能理解一个爱美女孩那渴盼新衣的心情呢!拥有一双红雨靴,竟也成了那时我一个美丽的梦。   那时,家家情况差不多,只有穷的,或更穷的,富裕人家并不多见。不到新年,谁家都很少为孩子制买新衣。若是能偶尔被大人承诺,要给我买件连衣裙啦,买双新凉鞋啦,甚至是一双漂亮的袜子,那就都开心的不得了。自承诺那日起,数着盼着,天天都是好日子,连每天晚上做的梦,都无比的美丽动人起来。承诺兑现之后,好心情更是伴着美丽的新衣一直鼓荡,延续,直到下一次又一个新梦的开始。   拥有物质的多寡,与快乐未必成正比。新衣便是一个例子。如今打开衣橱,面对琳琅满目、款式各异的衣服,有时竟是无所适从,不知该穿哪一件。但是,心中并未有多少惊喜。或许是面对不断加入到衣橱里的新衣服,一双眼睛已经看习惯了,从而那根喜悦的神经也已麻木了吧。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武汉中医院癫痫专家武汉可以治疗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武汉儿童癫痫医院哪家郑州癫痫病哪个医院治疗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