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晓荷】蔷薇刑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儿童文学
无破坏:无 阅读:14湖北癫痫医院哪家好09发表时间:2019-01-21 13:19:50    一、赞美语:花朵   正月中旬下午,阳光如春天越来越多的新娘一般,为古城笼着一片暖色的喜气,为我心增加了一层明媚的忧伤。屋内的窗帘上仿佛是绣上去的有棱有角的花朵,红紫里透出辉煌的渺远的意味。不知道在他的眼里,这个下午的茶座是什么样子。总之,他说四点钟就起身。起身之前他彬彬有礼地说了句话:感谢这个下午。   我看着这个人的小眼睛——他向前倚在桌子对面的时候眼睛很大,是令人惊骇的双眼皮,可是向沙发上仰过去的时候,讲着记忆中的人事的时候,眼睛变小了,好像他的内在精神,要向我所未知的、他记忆里的一切,攫取一种聪明的表达。我一直端坐着在桌前喝茶,听到这话就更惊讶地坐直了身体,直视着他的眼睛。我觉得一句话即将脱口而出,就像演员对着灯光必须说出台词的情势。尽管心里明白,口头上还是流俗地说:应当由我来说这话。   攫取。这个词,好像让人不舒服,但有时如果让人看上去感觉舒服了,也便平庸了,就像那些特别让人牵念的美景、人物,总是让人受到刺激,让人挑剔而颇有感触的。这个词,不是他本身所带有的闲适风度之中的思索拷问,向我的心灵透露的消息,一种人物的精神气质;而是我作为一个女人,看出他在表达上的努力,看出他在向我这安静得像灵魂出窍了的女人倾诉时所拥有的优越感。总之,攫取这个词有点模糊,一方面大约是想说,他是带着一种话语的兴奋感,将说话变成了文字表达的流畅与自如,有一种语言的霸权主义味道;一方面是我感觉他那种有备而来的讲述,要使我专注地聆听细节并为有限的细节所感动,要用来安慰自己或者来征服听者的,有一种故意或者刻意。尽管我喜欢倾听,但是我不喜欢一个人不知何起的优越感。优越感这个词从头脑中产生,让我心里顿生忧郁,而且我绝不喜欢一个人明明白白地把它表现出来,哪怕是以一种体贴的平易近人的方式。他风尘仆仆地来到,开车来接我,邀请我在我的小城里一坐,他就是比较有优越感的了,因为他天马行空来去自由。他不可能领略到我囚徒般的卑微与渴望。   我到底什么都没有来得及表达,尽管他那些提示生命隐秘的悲哀与快乐的文字,有一篇曾经经过我的眼,使我像看悲剧电影一样不断拭泪,甩完了一包纸巾。我记得后来用短信把阅读感受告诉了他。就像别人用手机短信复制我的文字一样:文字一旦落入了读者的心间,命运就不是作者所能预知的了。毛姆说作家们都很天真,他们会因为读者的赞美而感到受宠若惊。我想我的短信尽管没有一点虚夸,但是他的想象力未尝不把这种赞美看成艳丽的鲜花,喜欢自己花园里这种盛放的美。文字是好东西,也由此可见一斑吧,只要对于心灵发生作用,它就在盛开之中。赞美语的花朵往往可以在一个人的心里开放一辈子。   攫取。这个词还使我看到了我们之间的陌生与距离感。我不打算改小儿癫痫会影响智力吗掉。我不知道他发短信来说路过我市看看我就走的时候,是不是有些话想对我说,但是这样拘于一室之内,除了侍者再无别的茶客的茶楼里,实在是辜负了我的喜好自然的心情。他将如何填满他自己允诺的这个时间和空间呢。我一落座即有呵欠之意,他也微带倦意地向沙发上仰过去,他的眼睛像是一道追踪的光,只投射着对面窗下的我,就是一种友爱的笼络。我于是就循着那劳倦如微醺的目光,让自己的心房经受一场声音的骤雨。生活总会超出你的想象。尽管我每天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行走在自己的路上,放任自己想象,癫痫病如何治效果好也不能想象出他人的生活,不然我就可以像他那样写一些动人的小北京癫痫病用药治疗说。他此刻不是在讲小说,我一点没有怀疑他是在对我进行知己式的倾谈,甚至可以说就是对着另一个自己,灵魂生活的自己,剖肝沥胆。      二、低音部:自恋   我的眼光,在他春雨般冷凝的声音覆盖之下,一定是悠远宁静而柔和的,因为他仿佛匆忙开始又急于结束的语言节奏,是没有让我停顿下来伤感的可能的;然而事隔多日,当我忽然想起他的话语,却感觉到他所讲述的一切场景都来到了我的心间。我的眼睛骤然激动,好像闪动着巨大船身划开的优美波纹。我的眼睛经受着考验,要忍住热泪洋溢。   即或是我的手,饭后习惯性地摩挲着一家人的碗碟时,我的心一定还在极其专注地揣摩这个下午。于是,我感到一个人的经历或者感觉无非沉淀于一些词。优越感。冷漠。极端。这些词语都显示出这次谈话的新鲜印象的痕迹。   从厨房里匆忙转出来,就擦干手,旋开台灯,拿起笔来,在日记本上随意地疾书,仿佛是要继续这一场未竟的谈话。好像与人一起散步,已经走了很远,当那人中途离开时,我却在沉思着独自向前走。   他开始讲述的口气让我感觉十分意外,甚至可以说是轻微的受伤。他用的是一种公事公办的语气:我不知道给你讲过没有。此话一出,我就大度地笑了,说你尽管讲,你什么都没给我讲过。在江边不是给你讲过很多吗。可那时在场的人不是也很多吗。在这场对话的开端,我似乎也隐约有了不知何起的优越感。   他确实有所遗忘,关于自己的年龄。遗忘或许是他的故意,想等着我来提醒,不然的话他的清醒就显得太没面子了,就太像对于一个听者的预谋了,或者太像对于一个女人的预设埋伏了。真的遗忘了倒是好的,再说我也是习惯于在文字中排解并遗忘的。有遗忘症的人让我感觉安全,尽管不免会有微漠的怨怒或者失落感。   当他无意间像口头禅一样,两次说出不知道我有没有给你讲过的时候,我又仿佛看到了他这样的人在生活中的虚与实,主流社会里男人的生活,其实是有一些戏剧化的,正有红楼梦里所谓真与假的情调。但我想,真与假或者只是一种谬见,差别应当在于浓与淡、深与浅,像那些各色的酒之于人的感受各各不同,由此可见品味的差别,却未必能甄别情感的性质。   我如果仅仅把他看作一个喜欢随意地卖弄风情的人,就不会给他散发语言天花的机会,那么一场谈话也就落到了俗气的煽情的境地里,而不是一场灵魂的洗礼,或者灵魂的销蚀。我很明白,对于我们这样低微的写作者,与其在生活中寻找他们的风情,不如去文字中,他们的灵魂生活中去寻找风情。真正的浪漫只存在于想象中,因为作家也是现实中的人,而现实是一无可取的,它只有为作家准备题材的价值。他的文字曾经带给我冷峻的冰峰之感,这使我对这样的的相见充满钝痛与迷醉,仿佛我面前的他不是现实的他,而是他的作品中的那个有着心灵痛史的人。我感觉到他说话中的那些我难以理解的成分,正是他复杂心情的冰山一角:好像由于冲动而割破自己的血脉,鲜血抵销了恐惧,血液激流释放了心灵紧张,使感情趋于麻木平缓。唯美主义者的勇气,来源于对人对物自虐式的爱。   不知道我跟你讲过没有。这句开场白,让我心灵悸动,我感觉到了他性格的粗疏(我看不出他的丝毫紧张,因为我觉得他在我面前不应当紧张)。他这话并未妨碍我作为一个不动声色的冷淡的听者,而有幸来分享他也许说出就已不算秘密的内心隐秘。只希望他此刻知道是在跟谁讲,讲什么罢。这就是一种我所重视的在场感。作家应当都有很强的在场感,因为他们常常会为自己预设听众,或者习惯于心灵独白。我还想到古时候的文人学士,那一种风流态度。阮籍曾在路的终点痛哭而返,那绝望之情早已经被时光淡化,而写意成为一种天真之气了。穷途之哭,不拜而返,想象起来是何等的浪漫率性啊。然而谁知道当局者的心情呢?逍遥庄子,是士人无路可走时候的选择,穷途而泣,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倒霉文人的天真无邪呢!      三、情爱史:错失   我不敢轻易开口,向我的朋友讲述一段自己的感情,我也不知道他在这一路上,开着自己的黑色轿车,心里是怎么想的,是如何鼓起讲述的勇气的。   他说话很坦白。他的口头禅,他的约请本城数位朋友的话,也许都不过是烟雾弹。我想他其实根本没有周密地设想这场谈话,我也丝毫看不出他的羞赦。他想来看看我,当他看到我了,就说出了心里想说的话,如此而已。他一定已经在读我文章的时候,就萌生了倾诉的想法,并且想把自己情感体验中与我的文章相契合的部分,亲口讲给我听,这就是一种表达共鸣、支持作者的友爱之情,像我不吝于我阅读之后给他的赞美短信一样,是一种同道之间所存有的道义精神。   他回忆起大学时候的教室,仿佛是个抒情诗人。为我所感觉到的一个沧桑男人的柔情,霎时间阳光般从头顶上投射下来,润泽了我空旷的精神之野:阳光下的水杉,冬天枯黄一身,阳光透过树影,照到课桌上,就像是疏影横斜的梅影,又像是承天寺的月下藻荇。   我赞叹道:你的散文里为什么没有这样的场景呢。他转过脸微笑地看我一眼,停止了这样的描述。文章还删除了两千多字呢,他若有所思地说。   此刻回想起他这个下午的讲述,我觉得美妙之处就在于我不自觉地浮想起了曾经的爱情感觉——由他的个人经历,及他所读过的我的作品。但是我说他那个初恋的故事很好的时候,他却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在我看来,这可能正是他心里莫可名状的羞涩的表露,正是欲盖弥彰,假如真是像他说的毫无价值的话,他就不会有讲述的冲动。一下子就进入婚姻生活的人,爱情往往不会一帆风顺。   他的话语并非那么随意和率性,从他对于大学校园和教室的描述中,我明明感觉到了一种铺垫意味。他的爱情故事,肯定是要在一个浪漫的意境中诞生的。是的,诞生,并非碰到,遇见。爱,是一种神性的感觉,不是神圣,而是精神性。   每一个爱情故事的具体情形,其实都无关紧要,也必然会归于平淡,甚至每一对男女的爱情体验都无甚差别的。然而任何一个经历过爱情的人,他那一番荡气回肠的爱,都会在他生命中历久弥新。   我不知道他下一句将是什么,除非他预告了。他讲述自己的爱情故事之前还是之后描述了那一段阳光下的水杉,我记不清了。但在讲述故事的过程中,他是肃穆的,我是认真的,这之间应当不会有什么停顿,来让他完成这种从容的描述,那么上面那段诗意的描述,正是他在漫不经心地寻找故事的切入口。   曾经有过一段擦肩而过的感情。   他的讲述就这样进入故事里。他这时不再抒情,只要事实就足够打动人心了。他说他有很多年都把自己放在阳光背后,像喜阴的菜青虫。这句话唤起了我对于他的散文的阅读记忆(他对于死去的很爱他的姑姑的负罪)。我很喜欢第一人称的爱情故事,所以请让我为他抹去细节,而保留第一人称吧。   读大学时与一个女孩约定去西藏。两人各自筹备了千多块钱。我去了女孩的学校却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她,就立即悔约了,叫她送我回去。她什么都没问,把我送上了南下的火车。在车上我什么也不说,只一直盯着她,看她不停地没话找话说。回来后我就和现在的妻子谈恋爱。后来我们还通过一封信,最后我还去看她,两人抱头痛哭,问她我们还有可能吗,她说,龛也未扫,何以神为。从那以后不再相见。   透过他那篇曾使我潸然情动的散文,我渐渐能够清晰地为他阐释这段经历:他一直不愿意相信爱情的魔力,以为是自己劝慰姑姑时焦躁的态度把姑姑推入绝望的深渊,所以自警的沉重的负罪感,使爱情在他心里变了味。爱即是死,这就是他的姑姑在他面前展示的人生。爱情并不能拯救他,而只能使他更加负罪,当他感觉到了爱情,就毅然决然地逃开了。他当时想的是什么呢。他说,明明说好了只是友情,怎么能变呢?我乍一听,哈哈大笑:天真的人啊,任何感情(除了感谢)都可能导致爱情——这是一位外国作家的名言啊!爱情啊,真是太过分了,怎么能要一个人的命呢——这才是他心里的症结,才是他本人也没有完全明了的内心隐秘——既然爱我,姑姑怎么能爱别人呢;再进一步,既然我活着,姑姑怎么能去死呢!   谁将帮他扫拂神龛呢?另一个女人么?是他自己。文学作品、哲学书籍之类,是他的拂尘之扫。他心里是不甘的,他多少年也不能放下无法实现的爱,从姑姑到女孩,都是如此。唯有光明的婚姻可以帮助他绕过内心对于爱情的敬畏。可是为什么要在心里反复纠缠呢。他说出反复纠缠四个字,我再一次捧场似地哈哈大笑。因为纠缠二字出自我的文字,听上去有故友重逢的快意。我已经明白他讲述爱情故事的思想背景,就是我和他的两篇散文。   回到他的女孩那一方面,我在想:那时候的爱情,到底是怎么了?那么地自我,唯美,极端。爱是不能等待的,爱是不能回头的,似乎爱唯一的命运就是被放逐,在想象里存在,轮回,像一场又一场短暂地来过却难以长夜逗留的春雪。   一个人的生命是有形的,不但要承受客观世界的压力,还要承受无形的精神压力。天若有情天亦老:情是笼罩一切的无形之力。没有爱,就没有人性。人的快乐来自于爱,人之禁锢也是出自于爱。很多时候,我们处于爱与恨的矛盾之中,爱于是不可说,只说出了莫道天凉好个秋。      四、菜青虫:喜阴 共 1008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