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母亲 我心中的长河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儿童文学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母亲就象一条长河,伴着我的岁月悠悠在荏流。   而我唯一能做到的却是带着愧疚,简单地记住她的好。   可这一记就是三十余年,岁月的蹉跎早已平添心头几许不安。   年月的低眉间,管不住那些日久荡漾在心头的不安,把心一次次地撺紧。   偶然带着惊醒,轻声落到心底的,是一笔笔没有日期,没有人向你追讨回的账目。   说到底,自己还是怕不善于言表而辜负了母亲的付出。   终不觉自己是幸或者不幸着?   但仔细一想,自觉还是可言幸福的,毕竟还能不断汲取身边的幸福点,还能不曾淡忘:“母亲,我心中的长河”。   既然有着母亲这条深埋内心的长河的滋养。想想,还有什么不值得庆幸的?   它曾化解过多少我步入世俗年轮所面对生活几经干涸的想法,延续过多少促使我活在当下的自信。   不止一次,幻想着用现有源源不断的自信建立起一斗之室,熏陶来自心涧崇尚的一份简单的美好,它可以简单到择细涓而流的同时能有个人在一旁,默默地一路扶持着你。   或许,直至有一天当你品尝过翘首已得的良田百亩独有的清泉般的甘甜后,面朝大海回首美好时,是不是才依稀记起:“那些良田百亩是否还印记着——儿的成长,母亲的汗滴垒成。”   来自母亲长河的引流,是事无巨细的,哪怕只是一丁点的耳濡目染。   记忆中的母亲,是江南女子特有的瘦小,但内心却是相对很强大的。   一直喜欢把“韧性”这词用在母亲身上,自觉很贴切。   母亲是我在田地里见过唯一一个笔直着肩膀,挑起重量近两百斤稻粮的村妇。或许,这辈子我都不可能体会到这种艰辛与操劳。   我知道,这是在那个特殊年月所谓的“守得一分田地,就守得一分家的承担。”   其实,那时在不识丁卯的儿子眼里,母亲操持的何止一分?八分,九分,乃至十分都不为过。   母亲虽堪比不上古人所称道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和“披星戴月”这两者。但她的骨子里是闲不住的,终日繁忙。可能她一直引以为傲地认为:替子女操劳才是一辈子最大的幸福。而按母亲的原话:“幸福不是某个人的附属品。”   直至现在,记忆犹新的仍是母亲那句:“只有懂得慢工出细活,才能真正称得上庄稼人。”这句话从侧面携带出,母亲是一位想过精致生活的人。   生活中母亲的言语是精粹的,虽然她已经和田园相守了半辈子,但仍有许多人被她的言语所打动,直言她是个教书匠。我知道她的内心是窃喜的,谁不想过着体面的生活。   其实,母亲那会完全有这样的机会,因为姥爷就是个教师匠,已经临近退休,那会也正流行着父职子女顶替的风俗,而母亲那纸高中毕业证,正是有力的敲门砖。   可惜,母亲记挂着家里几张靠她张罗的嘴,还有父亲虚弱的身体,不得不选择放弃。   只记得父亲说了一句话:“惠由心生”。就不得以压抑的心情结束了那段陈年往事。   如今事过境迁,我所能用到的词眼却是:“秀中慧外”。我认为母亲是凭借自身具备的优秀品质,来饲养她的聪慧的。   在母亲面前,我们永远属于大“家”,而她自己却只能是小“家”。在她弱小的内心一定安放着一把属于自己的天平,但它却不止一次偏向家里的点点滴滴。   家里偌小的屋里屋外,在母亲勤劳的点缀下,透着浓浓的温馨。我们四个小孩从来不会为了多分半个苹果的事而红过脸。   而在三代群居的大家庭里,祖母也是有点偏袒于母亲的,因为母亲的粗细活都做得好。   母亲与祖母一样,都是喜欢优而学的人。或许,这是祖母喜欢母亲的另一个原因。而对于母亲,可能只是暗藏着把梦想寄托于下一代的一个小心思。   据说,母亲读书时文章写的好,经常是班上的范本。这可能是母亲唯一一直埋在心底,却没有被宣读过的亮点。   我入学后成绩也不错,母亲从此更加欢喜我。后来,我喜欢写些文字,可能真的离不开母亲的影响。以致母亲给予我的教诲与期望,也是四个孩子当中最多的。   母亲从来不轻易许诺,因为她知道诺言有时实现不了,就会对被许诺者造成一定层次的伤害。   相对许诺的谨慎,母亲对于年老的乞讨者,是向来不吝啬的。与别人不同的,母亲每回给的都是热饭热菜。   或许,这就是母亲经常给我们讲的深层次的:“吃亏是福”。   有时想想也对,一个人要想被别人爱戴,他首先得做到爱惜别人。   这些年,在自己的生活圈子转了一圈又一圈,见证了许多人,经历了许多事,但在深夜虑过一遍遍的前尘往事之后,浮现脑海最多的还是母亲的支言片语,虽堪比不上字字真言,却也句句成玑。   或许多年过后,仅存愧疚的心里仍会燃起一份希望:儿子哪天想归家的时候,母亲那条长河可否依旧横在我的心涧,悠悠地荏流而过。 石家庄哪个医院治癫痫病好呢武汉癫痫能自愈吗武汉看癫痫病上哪家医院更好吃什么能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