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心灵】七日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官场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2777发表时间:2014-07-30 09:47:40 摘要:曾经一度以为那些“过不去”的“过去”,一旦成为“过去”之后,你才悟彻:生活中的每一个苦难,都是上帝给人类最仁慈的提示。 写下这两个字,心里感到一阵轻松,终于闯过这一关。   曾经一度以为那些“过不去”的“过去”,一旦成为“过去”之后,你才悟彻:生活中的每一个苦难,都是上帝给人类最仁慈的提示。      第一日   【一】   端午节假前的一天,我记得这样清楚。   以前,任何日期都会被淡忘或混淆。   上个周末,刚从会议室出来(周五是单位里开例会的日子),边往外走,边问身边的宝儿:明天是不是我值班?气得她大庭广众之下伸出胳膊勒在我脖子上,逐渐加重力道,声称要致我于死命——刚开完会,明天一定是周六,我却忘得一干二净。   记住这一天,因为她的一句话。   早上,她走进屋子,没像往日那样,在打开屋门时欢快地说:“姐姐们,我来了。”也许只是因为打开屋门时,看到只有我一个人在,所以没这样说。   她安静地走进来,肩上的小挂包没有放下来,走到我身后停下——双手扶在我的肩上,身子前倾,下巴抵在我头发上,轻轻磨蹭,像只驯良的小狗那样温顺,我动一动头,伸手在她手背上拍了两下,算作回应她。抬眼向后,看到她光洁的额头和一双含笑的眉眼。   她无声的站在我身后,看我电脑里的文字,水壶在安静的房间里发出吱吱声响,这时,我们不必语言交流。      【二】   每天清晨,我往往早到,从楼道拐角处水龙头那打来凉水,烧上,等她和安到来。拖地板,清理灰尘这样的事,她和安长时间以来形成默契,抢着去做不容我插手。从开春到现在,网球肘一直与我死缠烂打,大有随季节无限延伸的趋势,干一点力气活,胳膊就会酸麻肿痛苦不堪言。打封闭,贴膏药都已尝试依然不见好转,对于她们的关照,我虽心有愧疚,也只能欣然接受。   她在我身后沉默地看了一会,离开。走向自己的办公桌时,用手弯过去敲打后心部位,漫不经心地说:要是有一天,突然看不到我,姐会怎样?   我怔怔地看她,半晌说不出来话来。用目光询问:怎会这样说?她笑笑自语:从昨天夜里开始,后背疼得厉害,有不好的预感。我对着地板“呸”了一声,便不再理她。心底却因为她这样无意的一句话,慢慢升起抑郁情绪。一层雾水由心底悄然升至眼窝,整整一个上午,无法得到释然排遣,她只当我沉浸在自己的思路里——沉默寡言。   她是办公室里最小的一个,三十几岁的年纪,机智,活泼,风趣幽默,心地善良,是善解人意的女子,我一向遵守‘同事之间难为朋友的原则’,对她有着刻意的疏远;这样的情形在相处不到两年之后,得到改变——我不得不彻底沦落在她温情暖意的陷阱里——不再尝试回避逃离。到这个单位之前,她是一名幼儿园的园长,亲昵时喜欢叫我一声“宝贝”,这样的称呼,只有从她的嘴里叫出来才显得真诚可爱。受到她的影响,我也跟她反馈学习而来的表达方式,叫她一声“宝儿”,渐渐地,不再称呼她的姓名,“宝儿”成了我对她的专用名称,继而,得到大家的公认。      【三】   宝儿好像无事可做的样子,我在忙,她不好意思和我说话。我们的业务是针对成人教育,还不到忙碌的季节。她在电脑上看一会资料便轻轻带门出去。我以为是去医院做检查了。大约半个小时光景,气喘吁吁回来:脸颊泛起潮红,额头上冒出细微汗珠。这么短的时间不会是去了医院,她是各方面都能打理得井井有条的性格,我想,上午不去,下午一定会去。这个我自可不必过多操心。有时,我过多的叮嘱也会招致她的厌烦,情绪不爽时会嫌我啰嗦,不再对我说温柔软糯亲昵死人的话,表现得像倔驴一样,骂:“老婆婆一样的大婶”!我知道这一句,应该是从哪部韩剧里学来的台词,骂人,表达反感都带有特殊的亲密,嘻嘻,我懂。所以,很多时候我要克制一下自己,尽量做到“好话不说二遍”。   十点左右,相约着去了一次洗手间。以往,总是三个人一起去,办公室里还有另一个人,安,今天,她在门卫轮值。   ——好像路程非常遥远,需要结伴而行才不至寂寞。   洗手间在三楼,需要走过长长的楼道和几十级台阶,我终于在去洗手间的途中,不失时机嘱咐:下午记得去医院看看。一边走,一边用左手在她单薄的后背上轻轻拍打,一路拍至打开厕所的门。   她点头:知道了。好像不怎么疼了。说着,又用手在后背那敲了敲。   也许是岔气了呢,我说,别乱紧张。   从厕所出来,两个人在水龙头那冲洗双手,洗过了,她用力甩着水渍,举着双手,边走边在楼道里做菊花绽开似抖动,进到办公室手就干了。把我的身体在手里扳转过来,使后背对着她,开始了差不多每天的项目——在我的后背上敲敲打打——砰砰砰,啪啪啪。只一会功夫,我的后背被她打的麻酥火辣起来。偶尔,我也会帮她拍打几下,她总嫌我缺少力气,更喜欢用我为她和安缝制的沙包——一只装在高弹裤改制的细筒里的沙包——沙包被固定在一头。坐累了,我们会用它敲打后背。最近网球肘难受异常,不适合我使用。她和安往往自己拍打结束,会把我从电脑前拽起来,给我一顿巴掌。我也不怎么表现喜怒,默默受了。呵呵,谁让我好脾气呢?!谁让这小女子人见人爱的?!被自己喜欢的人敲打两下就当调节情趣算啦!我乐得受用!   中午宝儿要接孩子,比我早退十几分钟,我出来时,发现自己可爱的自行车不知被谁擦洗一新,鲜亮光洁一尘不染!   ——谁这样好的心肠?安在门卫值班,难道是她闲着没事,助人为乐来着?就我这驾坐骑从买回来到现在,大概只有老天普降甘霖的时候享受过雨露恩泽。跑去问安,安说,上午,看到宝儿下来,给电动车充电,然后,从屋里打来清水,浸泡抹布擦洗的。   她时常做出这样的举动来考验我的抵抗力,我一次次警告过她:不要这样对我啊石家庄哪家医院适合治疗癫痫?!我警告你呦!我的感动在沉睡——你休想吵醒她!呵呵,她就是不信,一如既往——在平常的日子里,随手乱扯几把暖如阳光的光焰晃我眼目。      【四】   那天,胳膊打了封闭,胀痛得动都不能动,我是对疼痛太过敏感的人,抱着胳膊情绪低落到极点。   正是周末,见到她在线上,用左手敲出“痛哭图片——简直残了!”发给她,她发了一个疑问回来,多亏这么多年,我习练武功不曾偷懒,这双手敲击键盘的绝技依然炉火纯青,片刻之间左手两根指头上下纷飞:“不小心我浅粉色的珍珠项链断了,周一还想臭美呢”发了出去,我实在是胳膊难受,不想独自郁闷难捱,和她没话找话说,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而已,没想到,她那边快速敲打出两个字:“等着”便匆匆不见。   我没明白“等着”是怎么一回事?是说她那出现状况,让我等一会再聊?还是怎样?便傻愣愣的等在电脑这边,半天不见动静,又问:去哪里疯了?干嘛不理我?发一串大哭图片过去,还是没人理。按照以往风格,就是再忙也得回我个绿色小人“抱抱”呀,西安比较好的癫痫医院今天,却半天没了动静,整个人都郁闷中了。   差不多二十几分钟的时间,我正独自抱着胳膊在屋子里转磨,百般无聊,楼下传来门铃声响,这个时间谁回来敲门?中午快要做饭的时间?没预约,也没人打来电话,看来,又是哪家邻居的孩子嫌防盗门不好开锁,麻烦我来帮忙了。只要我在家的时间,无论早晚,哪怕午睡,邻居们懒怠开门的人,都会很不客气的来按我的门铃,这令我非常苦恼,却总不能狠心冷脸发出警告,比如说:不要再按我的门铃!如果是在午休,门铃一响,就休想再睡着。想说一次拒绝的话想了很多年了,就是不能冲出喉咙。   今天该着这个人倒霉,谁让我胳膊疼得心情不爽呢!我决定做一次实质性抵抗,门铃响过六遍,我才从阳台窗口探出头去问:谁?!声音冷得要结冰。   宝儿噌的一声从楼门底下跳了出来,高声说:你说谁?开门!   天!怎么跑来了还?!   我一溜小跑去开门。   原来,让我“等着”是要赶到我这里来呀。   我立马想:干嘛来了?   屋门大开:不是项链断了吗?老太太!!宝儿一脸贱笑:天热的要死,你满大街上瞎跑什么?   我立即反驳:也没打算跑呀!我大她十岁,在她眼里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   在她从我身边经过进到屋子里时,我不失时机在她单薄的后背上重重拍了一掌,“咚”的一声,仿佛腔子是空空洞穴,那一声回响居然吓了我一跳:我勒个去,没带内脏呀?!   她笑着躲闪说:还敲!敲散了谁去给你修项链?修不好,上班还怎么臭美?!   我不肯拿出来交给她,做执拗抵抗状。   她一副无赖嬉皮嘴脸,晃着手里的太阳镜当武器威胁我:“乖乖的拿出来,别让小爷我费事儿。”看她那副匪徒加低级无赖的德行,我只好乖乖就范!跑进里屋翻抽屉拉盒子一通翻找,小心翼翼双手奉上,反正也不值钱。呵呵,拿去就拿去吧!   ——要人吗?我嘻嘻笑道。   ——不要。她一脸鄙夷,就你老这等姿色小爷缺少勇气和力气,走了。   来如风,去如影。挥一挥衣袖,只留下防盗门声在楼道里嘭嗙回响。      【五】   上班族最新幸福观出现更新:上班遇到好单位摊上好领导,有融洽愉快的人际关系……,我说怎么总感觉哪里不对呢?!工资没见涨,每天上班跟抽大烟似的上了瘾,即便身体小恙也不舍得耽误,原来,因为幸福着呐!要不怎么会有人说“身在福中不知福”呢!原来这两项我都占了呀?!      第三日   【六】   电话向他汇报,一个遥远的不受我遥控的家伙。   ——天亮,动身去北京接小德回家。学校明天开始放假,儿子小德终于苦海无边,抬头是岸——要在家待考了。高考对我们全家来说是件需要严肃对待的大事,尽管当事人小德这小子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我还是希望远在西藏的他,尽一点做父亲的责任——在考试的这几天赶回来,陪在儿子身边。有他的陪伴,对小德和我来说,都是最好的支持和安慰。就知道这样的愿望将会一如既往的落空,还是在电话里提了出来,问:你回来吗?他一丝余地都不曾留,果断回复说:回不来的,单位太忙走不开。   如果一个人,事先不对另一个人或事报太大的期望,也就谈不上失望了。对他,我和小德就是这样的状况。没关系,我们能行。我再一次宽宏大量地说。好像,他不能回来还需要我的安慰一样。      【七】   我们之间很少能够进行平和顺畅沟通。他少言寡语,性情无趣,平时语言接近吝啬,嘴巴除去吃喝之外,似乎尚未开发其他功能,与我是这样的情形,也许,只是限于和我之间才会这样,也未可知。   他,是十足的伪君子一个!这是十几年来我对他一针见血的评价。多少年来,在我面前他一味伪装深沉,时时表现沉默本领——实则匮乏无状。随着生活中亲密程度不断延展,才渐渐看清他的庐山真相,很有上当受骗的感觉,可惜为时已晚。最近几年,总在寻找清算的机会,却也无从下手,也只好静待时机,总有一天,嘿嘿,我要让他——“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亏欠我的给我补回来……”!女人要是计较起来,是没有人性的呦!这是哪位张氏作家说的呢?说得真好!我也这么说!我这么跟他龇牙咧嘴说了很多次了,他连眼皮也没眨一下。   ——他工作踏实认真,为人诚恳,完全凭靠自己吃苦耐劳、诚实守信,和对家庭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在职场站稳脚跟,业绩出色不说,与人相处也算融洽得当,他身边时常会有新分派去学生,拜托他请我帮忙鼓捣各类文字,人脉不行,人家会理他吗?很多时候我都在思考:他怎样和身边的人进行愉快交流?我是很难听到来自他的宽解和安慰的。失落之余,常常进行反躬自省揽镜自照:我从小受党多年教育,这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精神继续发扬光大着,要怪就怪咱爹咱妈没给生就天生丽质貌美如花的俊俏模样,使他不能在亲近钢筋水泥之余产生怜香惜之心,每每和我,成年人得了癫痫怎么治话不投机半句多。   曾多次警告,再这样对我熟视无睹,将要准备步入发展一个男闺蜜或地下情人的世俗红尘之中,权当对他的责罚!他听了,只管发出淡淡冷笑,大意我也能明白个八九不离十:像我这等纯属“近地”类型的“丑妻”,有他勉为其难收了,实乃慷慨之举——等同于救我于苦海无边。吼吼!每每被他笑得锐气大减,不再做任何瞎想,万一被他言中,岂不连原有的阵地也沦丧掉呢?!每天工作、生活、尽量保持得体姿容,宽厚温良贤淑端庄,做到女人喜得接纳,男人偶遇,不至于落荒而逃也就罢了。   走在上班路上,心思还是难免随风飘飞:说不准哪天,哪刻,天意巧合,与哪个天外来客,电光火石猛然相撞,一见倾心,携手天涯而去!这样想,并不觉得罪恶,一道报复般快感,由心底升腾而出,仿佛梦想就在眼前!——而我依然奔跑路上!只是,时光匆匆如白龙脱缰,二十年眨眼而过,那个打了牛皮纸灯的人,连个鬼影子还没见到,于是,自哀自怜一番继续走好脚下的路,一步不敢分心。      【八】   宝儿昨天临下班还在嘱咐:打出租车去接小德,费用超过三四百就算了,让她老公请假亲自去接——不要破费。她质朴的想法,完全为我考虑的节省方案,尽管我也觉得可行,还是不能做到欣然接受。虽然拒绝,依然会为她的真情暖意感动于心。在浮华劣质的现实生活海洋里沉浮,有她这样热诚真心待我的女子游走身边相伴左右,时常如沐阳光似润雨露,心情如太阳下盛开的葵花金灿灿的舒展,于我,作为回应,努力让自己创造出一种接近有情有义的生活姿态——阳光自己,暖亮周遭众生。呵呵,可惜,我又不是观音菩萨。 共 16274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5)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