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希望】套牌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官场小说
腊月二十七,快下班时候,小罗在锦华办公室浇花,忽然提起澳洲酒店陈老板,说快一年没去那消费了吧。徐锦华也想起来了,对呀,你不提起来我还真有点想不起来了。正好晚上有个饭局,安排几个老同学,没选好地方呢,就到澳洲酒店吧。   酒店老板姓陈,外号大角瓜,跟徐锦华过去是铁哥们儿,徐锦华每次来吃饭,必点一个炒角瓜。在一次民主生活会上,有的同志开玩笑,你别总上人家饭店炒角瓜,当心有一天让角瓜给炒了。但是他自己却会解嘲,说上酒店炒角瓜说明咱为官清廉。   小罗先给陈老板打电话订餐,六点钟时候,客人到齐了。因为刚刚接到省纪委通知,节日期间严禁公车私用,徐锦华更谨慎,开着自己的私家车黑色途观来到酒店之后,打电话告诉司机小马再把车开走,喝完酒再来过来接。   菜上齐了,真的上了一盘肉片炒角瓜。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兴起之间,陈老板过来敬酒,因为都是镇上的名人,也没用引见。激动的心、颤抖的手,老板给客人敬杯酒,不喝好了谁也不许走,席间高潮迭起。借徐锦华上洗手间机会,陈老板悄悄地在耳边私语几句,徐锦华笑了特别开心,说这事儿交给小罗安排吧。   因为来到年了,大角瓜想贴近贴近老朋友,虽然这位朋友官不当了,但是花钱照样好使,哥们儿感情还得处着。店里了点档案酒,专门为哥们儿留的,小罗也不是外人,照样是兄弟,一点心意,每人送两瓶,用手提包装袋装着。怕服务员拿差了,包装袋上都贴了签。酒都说是一样的,陈老板话是这样说,但小罗不知道,别看外包装是一样的,但里面可有蹊跷。   看看喝的差不多了,小罗拨通司机小马电话,让他把车开到酒店门口来。小马应了声说,几分钟就到,小罗拎着两兜酒在门口等着,不到5分钟,从青云大街方向开过来一辆黑色途观,停在酒店门口。车里的人看不见,车牌号小罗认识,正是徐锦华的私家车。在外往里看,什么也看不见,小罗向司机摆了摆手,示意把后备箱打开。见后备箱开了,迅速地把两兜酒放进去,关上箱盖,向车招了招手,转身回到楼上继续侍候酒局。小罗上了楼,黑色途观也随后开走了。   5分钟后,黑色途观又停到了会馆门口,司机小马等了半天也没看见罗秘书出来,就在门口找了个停车位,等了约40分钟,徐锦华由几个客人的搀着,走出酒店,直接上了车。小罗结帐后,自己才叫了出租车回家。   徐锦华喝了不少酒,到家里脚都没洗,倒头就睡了,直到早晨9点多钟才醒过来。忽然想起酒店陈老板送给的档案酒,于是亲自下到负一层车库。自从去年出事儿之后,徐锦华做事更精细了,这年头,后备厢可绝非“酒”留之地呀!就连他的私家车都上了心思,虽然说是自己的,但却是用司机小马落的籍。徐锦华打开后备箱一看,嗯?档案酒没在里面。车箱前后座也找找,也没有。酒呢?是小马送上楼了?急忙返回楼上问夫人,昨晚小马把酒送上来了吗?夫人说没看见啊,你昨天喝多了,小马扶你上楼,两手空空呀!   是小罗放到别的地方了?他让夫人打电话问小罗,小罗说放到车后务箱里啦!   夫人又给小马打电话,小马回答说不知道咋回事啊,没看见小罗往里放东西呀!   什么?这可出了怪事了!徐锦华从沙发上坐起来,早餐不吃了,赶紧到单位把二人叫到办公室问怎么回事。   小罗说在酒店门口亲自把东西放进后备箱了,一共两个手提袋,当着小马的面,小罗没说带着纸签的事。小马说绝对没有的事儿。在徐锦华办公室里,一罗一马,吵了起来。   徐锦华气的冲着两人直喘粗气,谁也别吵吵,从头查,你们俩儿一起到酒店调监控,还他妈出鬼了?   罗马都闷着口气,谁也不理谁,各自开车一前一后,来到澳门酒店。陈老板不用说了,一起看监控。看着监控,首先是小马惊呆了,画面显示9时07分15秒,小马的黑色途观出现在酒店门口,因为灯光通明,车牌号十分清晰,果然是小马的车;就见小罗从里面出来,拎着两兜东西,站在车外,随即掀起车后备箱,把东西放进车箱里,之后转身回到楼上。   小罗长出了一口气,怎么样,是不是你给弄丢了?   画面清晰,小马却似坠入无底洞,冥思苦想,怎么一点印象没有,难道是自己一时失去记忆?小罗站起来,走吧,回去好好想吧!   小马搭了着脑袋,刚要起身,忽然,画面自动的往前跳动了一下,等等,小马说快看:9时08分5秒,门口的黑途观沿着青云大街,离开了画面。   到9时12分10秒,从黄河路方面又过来一辆黑途观,停在了酒店门口,车牌号和刚才的一样。直到9时51分21秒,徐锦华从会馆出来上了车离开,这辆车一直没离开画面。看到这里,小马差点蹦起来,扯着小罗的衣袖,看看、看看,这是我开的车!   小罗对小马的反映有些不顾,说,这能说明什么,这只能说明你在离开那几分钟把东西转移了。自己回去跟领导解释吧。说完,甩下小马,自己开车走了。   小马虽然年纪上比罗秘书年轻,但车龄可不小,十五、六年了,而且竟给领导开车了,除了文化低点,社会上的事儿可一点不差。他问陈老板,酒店还有别的监控吗?陈大角瓜说,室外监控还有三个点,可以监视的更远一些,小马说,都打开把几个画面连起来看看,怕自己看不清楚,小马给在交通队的熟人刘副队长打电话,让他过来帮仔细查查。刘副队长也是徐锦华的朋友,不大功夫,开车就到了。因为警察身份,很容易调齐了附近几处监控,中午11点钟,问题查出来了,画面上先后出现的两台黑途观,不是一台车,先出现那台是套牌的。   小马还没有回到单位,就在电话里把情况报告给了领导。徐锦华一听,这个气呀,小罗没看见人就把东西放在车里了,这事让他办的,窝囊。小罗平日里本来因为在领导面前争风吃醋就和小马面和心不和,这次撇清了责任,正一边在家置备年货,一边暗暗的幸灾乐祸,静等着看小马笑话。忽然徐锦华电话过来,刚一接通,电话那边徐锦华开口就是大骂,一顿粗口,让小罗大脑完全断了电路。渐渐的才听明白是他把东西送给套牌车了。这下确实坏了,包装袋上还有带着名字的纸条。小罗怕这事闹大了,电话里赶紧把纸条的事儿汇报给领导。   徐锦华原本骂了半天,也差不多了,来到年了,别因为这点小事弄的底下人尴尬,放错就放错吧,可是万万没想到包装袋上还带着标着自己名字的纸条,这可了不得。   必须最快的找到套牌车,徐锦华向交通队的哥们儿刘副队长打电话,无论如何必须今天找到。刘副队长跟徐锦华也是十分投缘的好哥们,满口答应,这事包在他身上。   运气也真好,刚过了下午6点多钟,套牌车在高速路口截到了。   20分钟后,徐锦华出现在刘副队长办公室。这位前县委常委,现在仍然是副处级的正主任科员、机关后勤组长,竟失了常态,一把拉住刘副队长的胳膊,比见着久别的媳妇还激动,差点抱过来亲一口,“刘队,你动作太及时了,现在车主在哪儿,是个啥样的人?”   “按你的吩咐,我还没做询问,但是看上去这小子不太老实,不服。”   “没关系,刘队,你帮大哥个忙,跟你实话说,昨天一个哥们儿送我两瓶酒,阴差阳错的现在他的车上,我必须拿回来!不过这事我不好出面,一切还得老弟你出头帮我摆平。”   “好吧,大哥,这不算事儿,对付套牌车,兄弟最拿手,10分钟,拿下!”   “兄弟,你先别提套牌的事。至于为什么,这个过后再说。”   刘副队长从三楼办公室出来,直奔一楼车管科办公室。套牌车主胡三坐在询问室的凳子上,一点不服的样子,跟两名干警黑子和小路吹胡子瞪眼,看见刘副队长进来了,更像打了鸡血,腾的从凳子站起来,“哟呵,这不是刘队长吗,这大过年的,给我整这来了,啥意思啊?”   在这个县城,你可以不认识县委书记,县长,但是绝不可以不认识刘副队长,除非你不养车。   “啥意思,没事能找你吗,自己啥事赶紧交待,不老实的话给你送刑警队!”   “我有啥事?违章了吗,拿证据来。不会是莫须有吧?”   “你小子别装蒜,没证据我能找你吗?”刘副队长向来不怕谁跟他玩硬的。他向身边的干警瞅了一眼,“黑子,给他看看!”   按照刚才刘副队长的吩咐,黑子已经准备好了套牌车主胡三的两年来的违章打印单子:   从2016年2月份到上月底,黑人生观先后违章17次,其中超速13次,违停4次,欠缴罚款4400元,扣78分。   “不是……这个……”,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刚才还盛气凌人的胡三拿过违单翻上翻下足足看了5、6分钟,消消停停的坐到凳子上。   “这咋这么多呢?刘队,这不可能啊,我这车有几次违章我知道,但是也没这么多呀?”   “你知不知道我们盯着你多长时间了!你小子挺牛啊,是不是打算在学习班过年呀?”   “刘队,你等会儿,我打个电话,这些违章有的可能是我的,有的可能是朋友开车发生的,我得问清楚了。等我整明白了,该咋罚我认。”   “你先别打电话,我问你,昨天晚上有人往你车后备箱里放了两瓶酒咋回事?”   “这事儿他都知道?”胡三心想,看来这小子真抬举我呀!昨晚上胡三在朋友家喝酒,老爷子来电话,说是让他到澳门酒店接他,等他刚到了酒店门口之后,老爷子又打电话说不用接了。这时候见一个男的拎着两个小兜,向他摆手,示意他把后备箱打开,胡三以为这是老爷子安排的呗,也没下车,在车里打开了后备箱,然后见那个人把东西放进后备箱后,开车就离开了。   见刘副队长问起这事儿,心想,问这事儿我还怕你吗。   “你问东西呀,给老爷子啦!”   “老爷子是谁?”   “你管老爷子是谁,咋了,这事跟我开车违章有关吗?”   胡三没敢说出老爷子,刘副队长心理在想,老爷子是谁呢,胡三这小子如果不是有违章记录,可不像是个软茄子。于是也没再往下问,转身出去了。回到了楼上把刚才这些情况跟徐锦华详细的汇报。   徐锦华一听这事儿有点麻烦,这酒怎么能要回来呢?   “这事儿也不难办,他不是套你的牌照了吗,你让小马跟他见面直接谈,就说把他的违章都记在小马身上,让他把酒送回来。”刘副队长实在是经验丰富。   “唉,不能那么办!刘队,我那车牌照是咋回事你还不知道么?那不是从你手里整的吗,这事闹的,假李逵撞上真李逵了。”   “艾玛,是这个吗?我都忘了。这可麻烦,开可别让他知道,反告咱们。这样我再去跟胡三谈”。   刘副队长回到了车管科。胡三这时已经和外面通了电话,但找的人不是他说的那个老爷子,他不敢。见刘副队长回来,胡三也不像先前那阵牛气哄哄的了,从凳子上赶紧站起来,并且十分礼貌的说:“刘队,省驾校的李校长给您打电话,您关机。”   “李校长,你们什么关系?”   “那是我大舅,您忘了,去年在我大舅家,我也在那就了呢。”   “哦,好像有点印象。”   刘副队看了眼黑子和小路,二人明白,站起来出去了。办公室里就剩他们二个人,胡三又拨通了李校长电话,然后把电话递给刘副队长,刘副队长接过电话,   “啊!李校长啊,你好啊,大哥,提前给您拜个早年……啊……嗯、嗯……他也没说呀……好……好,一定、一定……那必须的……不用、不用……谢谢……好、再见。”   放下电话,刘副队长的态度瞬间就180度大转弯,冲着胡三,瞪了一眼,“你怎么不早说呢?看你刚进来那牛哄哄样子,认识我还那么冲!”   “对不起,大哥,我向您道歉!我开始也没敢认。”   到底要怎么预防癫痫病的发作昆明专治癫痫病比较好的癫痫医院武汉羊羔疯哪家医院治疗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