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五毛(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代诗词

午后的售票大厅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着南来北往身在旅途的人。与儿子准备买票同乘一趟客车从市区回家,儿子去买票的时候,就在售票口的地上不知道谁掉了五毛钱硬币,看样子像是掉了很久,金黄锃亮地躺在那里,非常的醒目,在大厅玻璃天窗投射下来的光线照射下甚有些耀眼,发出一道金色光线。可是很多人无视地走过,眼睛不被他吸引。被人无视地践踏过后,我仿佛听到它的哭泣。

少年时,家境困窘,有那么一日,父亲给了我和妹妹五毛钱,也是硬币,那时候都是五分和一毛的面值,在当时,这是我和妹妹第一次拿到这么多的钱。中午我和妹妹没有回家吃玉米饼子,而是在学校旁边的供销社里买了一小块面包,那是我们姐妹第一次用巨款获得这昂贵的洋玩意。面包是被一小块一小块扯下来放进嘴里的,小到不仔细品尝都觉察不出来它的味道,小小面包没有喂饱农村人没有油水的草包肚子,却获得了满足的虚荣心,偏去人多的地方去吃这块“巨大”的面包,这成了多年后有趣的回忆,孩子彰显的虚荣心,是那个年代的贫穷匮乏,也是一种疼痛。但是却很甜蜜,那五毛钱带来的有悲亦有喜,这复杂的感情互相交杂。

在今天,经济飞速发展,金钱的加速累积也贬值了金钱的价值吗?那枚小小硬币被那么多人轻视或无视地目光掠过。

我对儿子说,看哪?钱,我提高了声调。儿子并不弯腰去捡,和我说,妈,很丢人,现在谁还要五毛钱?

我瞬间愣了,按他们的话语叫做——石化了。

儿子,你还没有赚钱,没有体现自身价值的时候,是没有权利嘲笑任何一分钱的。我对他这样说,依然没有打动他去拾起来的意念,我弯着腰在众目睽睽之下捡起五毛钱,即便是五毛钱也是劳动创造的。没有任何理由轻视它。

我想,我就不用交给警察叔叔了,搞不好叔叔会用目光秒杀我,嫌我妨碍公务。会认为我白痴或花痴,现在人都自我感觉良好的,他觉得他自己是帅哥也说不定。

三个小时前,去邮局邮递一封挂号信,兜里除了一张面额一百的,就剩下四块零钱,营业员说挂号的费用是四块五。因为五毛钱的零额为难起来,营业员建议我去别家商店破零钱。怎奈排了半天的队算是作废了。焦躁的时候,手插在兜里,就在那时手触碰到这枚硬币,我举着它在门口回转,我说,看,五毛,五毛耶,兴奋的声调有了孩子的傻气。

谁说五毛钱没有它的价值呢。世界上每样东西都有它存在的价值。永远不要忽略鄙视那些渺小卑微的东西。

这时,不能不让我想起五毛叔。

五毛叔生活在我过去的村子,人多地少加上作物种植总是不合市场规律,所以年年收成换来的票票是贫瘠的,家境紧巴巴源于手中那几张皱巴巴的钞票。身单力薄脑子也不是很灵光,总是弓着腰身很少说话的沉闷汉子,闲时给东家脱点坯西家抹抹墙,赚点盐巴钱,最是困难时,也给宽裕人家掏过茅房,这让他的婆娘觉得很低下,吵骂的时候贬低自己的丈夫,指着鼻子叫骂着,你个没能耐的老爷们,五毛都不值。汉子只是低着头不答话。五毛钱在我们小孩子眼里看起来是大钱,但是在大人眼里,她是很少很小的数目。

趋于自家的婆娘都这样作践自己的丈夫,旁人也无视起来,也唤他五毛,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娃娃抬起天真的脸问父母什么是五毛的意思。

母亲说,就是没价值没用的意思。

后来的一天,村子里的孩子去上学,在路上喊着五毛叔五毛叔,五毛叔也不生气,微微笑着。

就是那淘气的孩子,去学校入厕脚滑掉进茅坑里,正值五毛叔在旁边的田里锄草,众多人只是瞎叫嚷没有动跳进茅坑的心,捂扯着弄绳子家什什么的,只有五毛叔奔过来想都没想就跳进粪池,全然不顾它恶人的脏,把孩子拽了上来。

我回家问,妈妈,五毛不值钱吗?他婆娘说五毛叔连五毛都不值,可是他救了一个人耶,那些金贵又尊贵的人,都没有跳下去。

爸爸说,五毛叔的灵魂是高贵的,无价的。

不要歧视五毛,甚至五分,它们也有自己的价值,有它们存在的价值。连同这社会上的人一样的。

你还记得我写过的故事吗?

我讲过在一所寺院里,住持准备重新铸造一口新钟,就派弟子们下山去化缘,其中一个小和尚路遇女乞丐,女乞丐说:“我只有一枚铜钱,是我乞讨而来的,也是我全部的财产,我把它捐给庙里。”

小和尚有些歧视地看了看这枚铜板,轻慢地收入袖中,女乞丐转身离开后,由于小和尚贪玩,铜板从袖囊中脱落,掉进草丛里,小和尚心想,这么多捐助,不差这一枚铜钱,何况是一枚小小的铜板呢。

众师兄弟把化缘得来的铜器交给师傅去熔炼新钟,浇铸完成以后,还是在钟的边缘有一块铜钱大的缺口,大家都很惊奇,多年来的经验从来没有如此过,于是又重新熔炼浇铸。最后结果还是一样,往返三次都是一样的结果。

小和尚顿然大悟,下山去寻找那一枚铜钱,回来后放入熔炉重新锻造,出炉后是一个完美无缺的新钟落成。

这便是一枚铜钱的价值,数吨大钟没有他也是不行的,这也是善良的标语——善良从来没有渺小的。

在今天,社会经济提速,万事万物都开始提速的今天,要求高端人才,于是,无处不是精英,五毛价值的人却也比比皆是,永远不要忽略它们的价值。渺小的他们铸造起了庞大宇宙 ,各行其事国家才能正常运转,它们的价值又岂是数字估算出来的?

那五毛,还在发着光,璀璨金黄。

河北哪里看癫痫病好黑龙江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治疗癫痫病最好的疗法是什么癫痫病好治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