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路】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征文·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代诗词

“小风,姐姐问你,你愿不愿意做流年编辑?”

“雪姐,小风能力有限,可以吗?”

犹记得那年那月那天那个初夏的午后,意外收到雪姐发来的信息。似水流年,时光飞逝。转眼,我已经在流年呆了六个年头。

虽然我没有参与建团事宜,但前前后后、风风雨雨,六年的时光,我见证了几乎流年发展的每一个关键节点。这样说来,我也可以算得上是流年的元老了。

一、和谐的一家

记得前不久,流年编辑山地哥很有心的按照流年编辑年龄大小排了一次坐序,女生排到了十一妹。后来女生中又来了一位小润叶,被大家亲切地称为幺妹;男生排了九位。原本我排八哥的,后来被妖怪山编辑哥抢去了殊荣。其中,大哥擅长摄影;二哥擅长管理;很多编辑擅长书写散文;很多编辑小说写得好,流年,可谓人才济济,群贤毕至。

真真姐是继风姐之后,流年的第二代“老黄牛”,任劳任怨、贴心尽心。每逢社员有文章发表或者生日,真真姐总是第一时间发帖祝贺(事情虽小,情义无价)。我们流年文章公众号的推广,也大部分由她负责(完全是义务的)。虽然很多时候都不是她的文章,但她每次总是很真诚地向大家道一声,谢谢,大家辛苦了;同时,真真姐不仅文章编辑的出色(常常有作者指明她的编辑),写文更是又快又好。她不仅经常负责流年的许多事物,事无巨细的。更有,她还有自己的公众号,几乎是每天一更新……再加上一些现实工作生活中的事情,我真的很难想象她哪来那么多的时间和经历。在流年,真真姐有个绰号,大家都开玩笑地称呼她,真世仁;我经常私下里和她聊天,真真姐,这辈子你不当老师真是可惜了。的确,起初真真姐是因为照顾她儿子——大树的过程中,积累了许多教育经验,整理成文。她的公众号?很大的原因就是为了记录他成长的足迹。但在日久天长的写作和实践中,她的教育理论水平丝毫不亚于普通的老师……许多(主要是她儿子大树的)学校请她去演讲,或者以她的文章作为教育范文使用。

山地哥可以说是流年的“外交部长”了。无论是系统的最新消息或者是与其他社团间的协调工作,作为执行社长的山哥都做得井井有条、落落大方(也许这和山哥生活中本身就是领导有关);山哥对流年还有一项特别重要和独特的作用,就是引进人才,为流年注入新鲜血液。无论是作者、评论员,甚至社团编辑,许多人都是他介绍来的。当然,除了流年在江山响亮的影响力之外,更多的原因是大家非常信赖他的人品。山哥不仅文章出色,经常发表于国内外各种纸媒刊物,更是为人豁达,胸襟宽广,经常给予年轻的或刚入门的写手莫大的鼓励和帮助……喜欢山哥的朋友很多,大家私下里都自称“山粉”,当然也包括我。

真真姐和山哥都是流年的杰出代表,更是流年的骄傲。

我们流年有像“江楼望雨”老先生这样忠实的作者(也是从建团之初一直到现在)。江老也是老师出身,早年做过中学校长,不仅精通诗词古韵,散文、小说、杂文等文体亦不在话下。老先生已经年逾八旬,仍然笔耕不拙,美文频出,前不久还以一篇《栖霞风光赋》斩获了江山网的绝品文章;当然还有像“夏之樱”小朋友这样的明日之星。夏之樱是怜幽姐的女儿,今年只有12岁……但或许是遗传原因吧——妈妈都那么厉害,女儿自不必说,小姑娘的语言组织和想象力简直超出想象的棒,优秀,一流。尤其擅长童话故事,已在多处全国小学生类的纸媒上发表。当然,一个人成功的必要条件,除了一点点有限的天赋,更主要的是后天的努力。听怜幽姐说,小朱醒从小就喜欢看书,特别喜欢……有时大家出去游玩要叫上她,她说,我要看书。成功?不是无缘无故,没有原因的。当现在更多的小朋友沉湎于手机电脑的电子游戏时,想想别人在做什么?

如此说来,我们流年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社团,会不会更像一家人呢?

不仅仅在线上,大家的友谊也延伸到了线下。

14年的时候,社长纷飞的雪组织了大家“桂林之约”。在那里,大家一起畅谈友情、一起游山玩水,喜欢厨艺的女士们还会亲自下厨,在亲人面前大胆展示一下自己或好或坏的厨艺。当然,除了社长雪姐,大哥申酉作为东道主亦尽心尽责,悉心安排大家的食宿和合理的旅行路线;16年的时候,大家去了青岛……这两次聚会,因为身体的原因,我都很遗憾没能去。每每看到大家在群里分享的图片,我都艳羡不已。有一种感觉叫“哭了笑笑了哭”,我想,当时自己就是这样的感觉。

今年夏天,大家本来安排去云南聚会,也为了见一见流年的五阿哥——山地哥。但由于大家工作生活脱不开身,行程被迫取消。当雪姐无不遗憾地在群里发布这个消息时,我发了个“偷笑的表情”……雪姐误会了,觉得我在幸灾乐祸。呵,怎么会呢?我笑是因为大哥在那时恰巧叫了雪姐的小名。我记得,在流年成立一周年的时候,我就在文字里组织了一次流年大聚会——有那么一天,那是我的一个梦,一份情。也许,我更应该为没能参加流年聚会而默默流泪,才对。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没有成形云南之旅,包括之后的港澳之行。但雪姐还是组织了玫瑰姐、春光姐和琉璃姐一起参加了港澳自由行……而且如果没有记错。其中玫瑰姐与春光、琉璃两位姐姐还是第一次相见,但她们表现出来的感情似乎是久别重逢的故友。这,再次诠释了一个道理,流年一家亲,和谐的一家。

犹记得在群里,大家为每一位编辑的孩子考上大学的消息,纷纷祝贺;大家为八哥意外住院,真挚祝福;大家为雪姐头痛发烧叮咛嘱咐……这样的细节很多很多。还记得前不久我看到的一句话,特别喜欢,“最温暖人心的莫过于不是亲人而胜似亲人的关爱了。”

二、旅途的驿站

人生若只如初见,很多人都喜欢的一句话。犹记得,第一次编辑文章的骄傲和自豪;第一次接到来自上海雪社长娃娃音的兴奋与喜悦;第一次在流年过生日的感动与温暖。

诚然,初见的美好,初见的心情,初见的那份记忆,每一个画面、一点一滴的记忆都让人怀念、留恋。但是今天我想说,现在相见亦温暖。如果凡事都停留在过去;如果感情不经历时间的检验;如果我们没有遇到现在更美好的自己,那又何尝不是一种悲哀呢?

就像我们的流年,从最初的默默无名到系统第二名,第一名……直到现在的第三名,雪姐曾经开玩笑地说,“生活第一,工作第二,流年小三”。这,与山地哥的理念,“快乐写文,写文快乐”相一致。

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累了,写文;闲了,编文,倦了,群里聊聊天,开几句玩笑,甚至吐槽一下工作的不满。

当然,既然说流年是休息的驿站,我们当然也有喝茶品茗的地方——风来水榭。这里,有我们最热情的老板娘——琉绿影琉璃,又名天上雪,有名的岭南才女(看看她的文集便知道了);幽默博学的店小二——江南才子江凤鸣。“如果觉得自己的文章太短,不符合投稿要求,又不忍丢弃,那么大可以在我们的论坛以发帖的形式共赏共论”。而且,流年论坛的发帖不只限于我们的作者。评论员和编辑,但凡是网站的会员都可以。当然,前提是积极向上,符合法律规定的内容。

总之,这里就是旅途的驿站,停屡歇足。生活之外,工作之余,大可以来到这里与来自天南海北、各行各业的朋友海阔天空,谈古论今。或者,即使不说话,默默的聆听?也可以。

三、心灵的港湾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

高山流水觅知音。人生,有一个懂自己的知音是每个人最向往的事情。但,遇到一群志同道合、秉性相同的朋友,亦何尝不是人生一快事?

在流年,点兵大哥喜欢喝酒;风姐生活中是一位教师;申酉大哥喜欢摄影……各自有各自的爱好,人人有自己的生活,但大家都不无默契的在流年不期而遇了。而且,拥有了一个共同的爱好,文字或者文学。同时,大家聚在一起,也诠释了另一个浅显却又深沉的道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大家都是有爱心的人。爱,是人间最美丽的相逢。

古人云,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我们大家虽然很少人能称得上是位鸿儒之士,但至少都不是白丁……大家聚在一起,可以相互交流,共同提升。

最后,真诚祝福流年:流年不老,逝水长流;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武汉中医癫痫医院拉萨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个哈尔滨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