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天阶夜色凉如水(散文外一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代诗词

【天阶夜色凉如水】

夜色沁凉,如水。

一个人,行走在月亮岛环形路上。喜欢这样一个人的行走。

深秋的夜晚,橘黄色的灯光柔柔和和。树影婆娑,也染上一层柔和的橘黄色,看着舒心悦目。夏虫早没了踪影儿,它们倾心演绎的合奏曲仿佛还在耳边回响,此刻又化为了静谧的夜色。

月亮岛,绕岛一周约五公里。四面环水,绿树茏葱,草皮绵软。环形路两侧,香樟,合欢树绿色依然,间或有几片黄叶。香樟已结黑色豆状籽粒。合欢呢,倒挂一串串狭长干瘪的果实,如菜园里老态龙钟快要风干的扁豆,呈黄褐色。

小城的夜,灯光温暖,闪闪烁烁。近处供运动员休憩的帆船建筑,新铺了一面灯光墙,不时迷离变幻出七彩霓光。远方的新安大桥,双子星城,恒大御景湾一片璀璨。路上轮滑的孩子,牵手依偎的恋人,骑观光自行车的三口之家,摆摊的漂亮女大学生……处处有着祥和温馨的烟火气息。

一位推轮椅的老人,进入了我的视线。老先生缓缓推着轮椅,老伴安静地坐在轮椅上。老俩口七十多抑或八十岁了?看不出来。偶尔,老先生会停下来,和老伴耳语几句。老太太则一脸安静祥和的笑容。看到这样一幅画面,刹那间,我立住了,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本想打个招呼,留一张近距离的照片,可是,我忍住了,没有打扰。只默默从背后拍了两张。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前方,有几个年轻人,活泼欢快嘻嘻哈哈的笑声传来。“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一个歪戴着帽子,外衣系在腰间的嬉皮士,踩着轮滑呼啸而来,又在无所顾忌的吼叫声中摇摇晃晃而去。哦,青春真好,张扬、恣肆、奔放!这些孩子无忧无虑,快快乐乐挥霍自己的青春。

这样的时刻,我想起了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这部长篇小说,路遥耗尽了全部的心力。小说描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黄土高原上原生态的生活画卷。在那样艰苦的年代里,路遥笔下的每一位人物,都是那么温暖,那么美好。哥哥孙少安,因家境贫困辍学,性情朴实忠厚又精明强悍,用自己的双肩支撑一个烂包家庭。主人公孙少平,不甘沦落于农村,视野开阔,吃苦耐劳。兄弟俩都有一颗温柔善良的心。尤其让人难忘的是田润叶。他默默接济贫困的孙家,默默守望与孙少安的爱情。贫穷,巨大的门第差异,孙少安的自尊倔强,使得他们的爱情无果而终。阴差阳错,润叶和她不爱的李向前完了婚,婚后关系不和,两地分居。李向前因得不到润叶的爱,在郁闷中酗酒出车祸锯掉一条腿时,润叶又毅然负起了妻子的责任,去医院侍奉他,照顾他,他们的爱情从这儿开始开花结果了.润叶在我的眼里,有着圣母般的光泽。

路遥教会我们,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都要有独立的人格,都要心怀爱,善良,和悲悯之心。面对命运的不公,不要怨天尤人。遇到困难挫折也不要萎靡,坚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想我们每个人都该读读《平凡的世界》,倾听那些久远的声音。或许,在这个因欲望日益膨胀而扭曲的时代,我们的内心,能够坚守一些东西。

背着手,走走,停停,又想起今年上半年那件有点堵心的事儿。我的一位要好的同学,知道我清闲也有意做一点事,就准备帮帮带带我。这几年,他的事业已经初具规模。常州,有两处比较大的工地。本来说好了,无锡的市政工程,我们合伙来做,一切准备工作也就绪。可惜,做了四份标书也没有中。或许天命如此吧,我想,也没什么,还是过自己原来的安稳妥帖的小日子。

我的爱人,曾经是一名乡镇工作人员,可是不幸下岗。她没有气馁:打工,做窗帘,开面馆,跑业务……现在又组织闲人、陪读家长做婚纱加工。在她的生命词典里,没有“怨天尤人”这个词儿,永远的昂扬热情,风风火火。忙忙碌碌的日子,就这样,沿着既定的轨迹,平静而缓慢地向前延伸。

我喜欢夜,喜欢在这样沉静如水的夜色中一个人行走。一任思绪翻飞,天马行空。我会想到乡下的爸爸妈妈,老屋老狗。我会想到空间里天涯海角的文友们。是你们给了我鼓励、信心和阅读写作的动力。曾经,我也抱着玩网的心态,和大家伙儿逗逗乐乐。现在的我,越来越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两个字:沉静。一如此刻的我。

近来,床头有一本《汪曾祺精选集》,时常翻翻。他主张“回到民族传统,回到现实主义”。在他的笔下,“五行八作中的能工巧匠、倒了运的农民、各种各样的小商人、邂逅的囚徒、见多识广的食客、淳朴的劳动妇女、亦僧亦俗的和尚、风流倜傥的名士”①……一个个人物活了起来,立了起来。他把自己的绘画与创作都归结为“人间送小温”。喜欢他作品中浓郁的乡愁和市井人物,喜欢他率性而为的天性,喜欢他淳朴自然、沉静内敛,质朴简约的语言风格。一个个夜晚,拧亮台灯,沉浸在先生那些他所谓“边缘化”的小品文中……

累了,坐在河坡草地上。眼前,水面波光潋滟; 抬头,夜空星星点点。想起杜牧的那首《七夕》: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杜老先生写的是宫女的寂寞与幽怨。此时此刻的我,感受到的,却是俗世生活的温暖与美好。

就这样,走走,看看,拍拍,想想。享受着这如水的夜色,清宁的时光。

不知不觉,月已中天。起身了,读书去。

注:①季红真:《在东西方文化的交汇处确立艺术的精神》

【一个人,寂静的黄昏】

喜欢散步,晚饭后,一个人享受黄昏的寂静之美。

六安的月亮岛真是个好地方。淠水从上游蜿蜒而来,在这里,迂回宛转,徘徊复徘徊。或许,是留恋这儿美丽的风景吧。

月亮岛不算大,可也不小。绕岛一周,约五公里。在全国大学里毫不起眼的皖西学院,却占据了这块风水宝地。月亮岛,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四面环水,绿意铺满斜坡,间或一些不知名的野花点缀其间,朴素而有趣味,像极了我记忆里的乡下女娃子。

从我的居住地,穿半道街 ,几幢楼房,过云露桥,即远远看见素雅古朴的“皖西学院”几个大字。学院以前比较高的门楼拆了,现在自动大门前是一块开阔地,有大花坛和一块巨石。常常,一群大妈在那里随音乐跳广场舞,扭秧歌。

往右,沿围墙外,即是林阴道。前方,一对老年夫妻缓缓前行,挨得那么紧。一位年轻的母亲牵着女儿的小手,不时说笑着。一会儿,小丫头像蝴蝶一般又飞远了:妈妈,妈妈,快来呀。童音在林阴道上传出很远。有大学生情侣或几个闺蜜骑着租来的长长的多人自行车,在马路上嬉闹,恣意飞扬。哦,青春真好。一位慈眉善目胖墩墩的老头儿,手里拿着收录机抑或是留声机吧,单田芳老师嘶哑而磁性的声音不可阻挡地入了耳膜,看他正微闭双目,陶醉着呢。一身运动短装的两位大妈晃晃悠悠在慢跑。一个孩子吹着欢快的口哨,轮滑在她们身旁一闪而过。

林阴道的左边,清一色的香樟蓊蓊郁郁,墨绿的叶子,芽尖泛着淡淡的黄。初夏的夜,晚风轻拂,空气里弥漫着若有若无的香 。

很自然的,我想到了宝贝丫头。五一放假回来,我和丫头散步去了学院里,专拣僻静处,找寻一些城里难得一见的小植物。我描述的一种有着肥胖块状茎的叫“爪爪胡”的野生植物终不得见,丫头却对叶片有着毛茸茸刺儿的“拉拉藤”有了兴趣,尝试着手指被刺痛的感觉。还咯咯笑呢。但愿她在以后生活里,遇到这样的“拉拉藤”的刺痛 ,也能淡然一笑。又转到了一处小小的莲池边,丫头静静地看着一池睡莲,夕阳柔柔地轻抚着她纯净的脸庞,我定格了那个瞬间。一棵巨大的香樟静静矗立在莲池边。不知为何,在和香樟合影的时候,总感觉它是一位慈祥的长者,我和丫头就那样安静地依偎它的身旁 。香樟的身后隐约可见“厚德尚能,博学创新”几个大字。回过神来,我想,眼前的这些香樟,是它的儿女吗?默默荫蔽着前来休闲赏玩的人们 。

林阴道的右边,是一种我不知道名字的树,开着一种伞状的如蒲公英一样毛绒绒的花。摘下一朵,把玩半天,花冠柔柔的粉紫色,花茎乳白,轻轻一搓,如一把飞舞的紫色小伞。

“阿姨,这是什么树?”情急之下,问一位匆匆疾走的老人。“合欢 树。”她微笑,并未停下脚步。

草地上,随处可见一蓬蓬桂花树,一根分枝三五棵的那种。银杏,刺槐,法国梧桐,红叶柳……开阔地上,竟然还看到了一丛丛美人蕉,墨绿而阔大的叶片,花开时,将是热烈而浓艳的那种。花丛里,躺椅上,不时可见喁喁私语的亲密恋人,在这鲜花五月,尽情享受爱的甜蜜。不远处,是一帆船样的建筑。六安的淠河水质清澈,这两年,承办了亚洲青年赛艇锦标赛和全国沙滩排球这样的赛事。这帆船建筑是供运动员裁判员临时休息场所。

选了一块干净地,坐下来。静听草木的声音,花开的声音,草丛里虫子偶尔的唧唧声。对岸的凉亭,河坎,咖啡会所,“六安图说”文化长廊,远方的新安大桥,闪闪烁烁的灯火次第亮了起来。橘黄色,温暖而美好;淡蓝色,浪漫而迷人。抬头,星星不知何时偷偷跑出来,微笑着呢。胆儿小的,时隐时现。

一轮明月悬于空中,淡淡清辉洒向人间。坐在月亮岛上看月亮,想起仓央嘉措那首著名的《东山诗》:

从那东山顶上,升起皎洁月亮。

未生娘的脸庞,浮现到了心房。

后来,歌手谭晶深情演绎了《在那东山顶上》:

在那东山顶上

升起白白的月亮

年轻姑娘的面容

浮现在我的心上

啊依呀依呀拉呢

玛杰阿玛

啊依呀依呀拉呢

玛杰阿玛

谭晶的演唱,表达了人们对于自由爱情生活的向往和礼赞。西藏作家、藏族文学翻译家萧蒂岩先生在其《仓央嘉措及其情歌研究》中以“东山诗”为例,说明了他的解读方法。萧蒂岩先生指出:“未生娘”是该诗的诗眼,可作两种解释:一是姑娘,一是未出生的阿妈。先生以为作者着意在于后者,暗指一个既不争权夺利、又不尔虞我诈,真正幸福、安康,像皎洁、圆满月亮那样的“西天乐土”。

答案到底是什么呢?仰望明月,希望它能轻轻告诉我;低头沉思,希望仓央能轻轻告诉我。

想起去年散步时,广场上几个练太极拳的老头儿老奶奶,神态端详凝重,和谐自如;动作自然流畅,收放随心。我停步,忘神,迷恋这样的优雅。丫头说,爸爸,这太极我在学校学过的,要不,我教你两招?我笑笑,想说:丫头,这优雅,现在你是无论如何也学不来的。

不知为何,想起了杨绛老人,想起她优雅、坚定而迷人的气息。老人的女儿钱媛先她而去,继而老伴钱钟书先生驾鹤西去。九十岁以后,生命的最后时光,我们看看老人做了哪些事:写了两本书,翻译了一本书,口述了一本书。把丈夫钱钟书7万页的笔记,整理成178册英文笔记和20卷中文笔记分别出版。她在人生一百岁时感言:“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人生淡定、优雅若此,夫复何求?

2012年夏,和女儿、同事游无锡灵山大佛,在赵朴初先生题字下留了影。这样的寂静的黄昏,蓦然想起当时题写的一行字:

优雅并非与生俱来,它是经岁月沉淀后的一种质感。

北京癫痫医院可以治癫痫吗托吡酯治疗癫痫疾病会有什么副作用沈阳看癫痫哪个医院较好北京治疗癫痫病要去哪里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