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文章 > 文章内容页

【荷塘】一面海木源(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古代文章

受邀参加新干海木源漂流暨采风活动,颇为欣喜,从脑海第一个蹦出的是“漂流”,想想都新鲜、刺激!

新干文人就是热忱,为了这次采风创建了个群,长长的名单里,沈志平、李梦星、曾绯龙、安然、刘东生、邓小川等大儒赫然在列,不敢马虎,第二天起了个大早,驾车到达新干县城,很快新干作协的杨璐老师一身汗津津地来了,接着与陈主席、郑馆长相继会面,我不太善于与人打交道,幸好娟子与他们熟稔,有她的叽哩呱啦,尴尬也就遮掩过去了。为了打发无聊,我拉下长长的名单瞧上一瞧,里头大多都是吉安文坛泰斗级人物,顿感高山仰止。

来了!来了!我们不由自主朝车围过去,指望会有个下车握手寒暄什么的,结果车直接转身朝东而去,我们不敢懈怠,赶紧跟在后面尾随着。

这不是前往麦斜、潭丘方向吗?二十多年前家曾经在麦斜驻足停留,今故地重游,物是人非,一种莫名的情愫潜滋暗长。

景区早已是人山人海,无处泊车,被景区工作人员一路“撵”着,最后在离景点有三里路程的村子寻着一个位子。一下车,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强烈刺激着味蕾,那是熟悉的味儿,是儿时家的味道,是娘亲的味道,是儿时母亲酿酒的味道。是家酿,也是佳酿,不由贪婪地再深吸了一口,它带着一股子酒劲,直泌心脾,直入脑门,好不惬意!

步入酒坊,一个个酒瓮排列着,散发着醉人的幽幽馨香。记得儿时逢年过节家里会酿上一缸,糯米蒸熟后倒入缸里,盖上盖子,再铺几层稻草,几天发酵后就香气四溢了。闻着酒香,姐弟几个谗得不行,偷偷掀开,瞧着那浮起的白白的酒糟,伸个小指头往里面一点,沾上吮着,有些甜,更有冲鼻的爽劲。大人想喝时,放个筲子压一压,过滤出酒来,用竹筒勾出来美美喝上一大碗,既解乏又添力。

酒是粮之精华,是有灵性的。这儿的酒是用玉米酿的,酒携带着北方的粗犷和豪气,又有南方的水的婉约与灵秀,甭说喝了,就是闻闻都能健脾醒脑。

折回景点时开园仪式早已开始,戏台上歌手一展歌喉,下面掌声如潮,接着又是方言说唱,土腔土调的,诙谐幽默,很是搞笑。戏台下挤得水泄不通,各种民俗表演好不热闹。一片竹林恰到好处点缀一旁,遮天蔽日的送来荫凉,里面坐满了小憩的游人。在这里终于见到了市里的文学大伽们,他们围坐一桌,神态各异,肆意畅谈,大有“竹林七贤”的况味。我在一旁拣个位子坐下,目光逡巡半天,独独没见沈总。沈志平是我的老部长,很有才情的一个人,我非常敬重他。直到出发时,才见他背着双肩包步履轻盈地从那边走过来,我有些木讷地上前打招呼,沈总笑笑说道:“我在名单里注意到你了哦!”

与大佬们的见面总算完成了,开始将注意力放在欣赏景区上。一条窄窄的游步道逶迤着,牵引着游客向未知的领域跋涉,时逢部分游客返程,交错时逼仄处须得侧身而过。路经一段鹅卵石铺就的甬道,一小孩小胳膊小腿的大模大样走在前面,还撑着一把小伞,嘴里嘟嚷着:“妈妈,不是说不走回头路吗?怎么掉头呢,是不是前面有怪兽出现,他们打不过是去买装备了吧!”童年的世界本就奇幻,而这条几乎由凤仙竹交错搭出了穹顶,围成天然的长廊,向前延伸而去,恍如童话,亦真亦幻。文友们个个驾轻就熟,不停挑选角度拍摄,捡拾着沿途风景。看着他们忙活的身影,突然想到一句话:世上本就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放眼望去,只见一架吊桥横空跨过山谷,欢声笑语夹杂着尖叫声,正是源自桥上的游人。来到桥上,晃晃悠悠,本来有些恐高,但这个高度不至于让我尖叫。或许是受娟子兴奋的感染晃了几下,就找到荡桥的节奏和感觉,索桥大幅度晃动起来,有的游客吓得脸都不成色了。一边晃一边天马行空想像着,下面如果是硬地,那可是“吧唧”一下彻底玩完了。

返回就餐时,令我惊喜的是就餐的地方就在酒坊旁边,饭菜很丰盛,摆的是些家常菜,关键是上了垂涎了一上午的酒。开坛,酒香四溢,哗啦倒上半碗,啜一口,醇厚清冽,直透五脏六腑,吧唧一下嘴,回味无穷。就着农家菜,喝着家酿酒,细细嚼,慢慢品,酒劲仿佛将全身穴位经脉打通了,浑身通透,倍儿爽!趁着爽劲起身敬酒,豪气干云。归座后细品慢饮,半碗酒下肚,宛如水火淬体,汗水早已湿透衣背。如不是担心下午的漂流,非得再痛饮半碗,来个酣畅淋漓才敢罢休!

顶着一身馊味,内心期冀着能早点动身。漂流是公认的主打项目,大伽们很快就下了桌。游览电瓶车载着七拐八弯来到漂流源头,大家下饺子似的入池。同行的潘文勇与我错开了方向,只剩下娟子了,我一身腌臜踟蹰犹豫着,幸好新干的郑剑平正好落单,俩人相邀一起,反正都是大老爷们,自然无所顾忌了。

眼前这小小的水沟溪流,是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是打小光屁股戏水玩到大的那种,只不过原来坐的是木脚盆,现在是坐在皮划子上,自己都觉得很滑稽。

水不管你矫情不矫情,向着下游直奔而去。在下一道隘口,一冲奔到谷底,一个回旋浪打来,鞋裤全湿了,来了个彻底的凉爽。

至舒缓河段,干脆放下桨任其自漂。望着身穿救生衣、头戴安全帽由父母守护陪伴着来漂流嬉戏的孩童,顿时想起儿时嬉水的情景,不禁莞尔一笑。

漂到人多处,有些拥堵堰塞,一童趣十足的孩子抬起水枪不管不顾就朝我们飙射,冷不防无辜中了一梭子水弹,小孩样子酷酷的,那架式仿佛是在说:“叫你们装,叫你们不开心,我就射你了,咋的?不服你们也可以射我呀!”

我们俩个爷爷级的大人朝着这个孩子展颜一笑。

即将归程时突如其来下了场急雨,将车身、路面好一番濯洗,烟雨蒙蒙中开了车灯,想来海木源款款的深情,不禁回眸凝视着……

荆门有没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治疗的好?有什么治疗癫痫的方法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