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难以割舍的家乡情怀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感人的话
   我的老家在广东德庆县,我的童年记忆,尽管岁月离我远去,但那份故乡情怀,仍在心中挥之不去。爸爸在年轻时代,因为逃避国民党抓壮丁,就来到了邻县封开,我们就成了封开人。几岁的时候爸爸就去世了,从此,妈妈一有时间就带我们几姐弟回德庆寻根。   每次回家乡前一晚,总兴奋得睡不着,总盼望天快点亮,快点回到德庆家乡。那时候,天刚亮就到汽车站候车室等车,眼睛还带着惺忪,可心里是乐滋滋的。那时候的汽车坐椅是木制的硬底座,加上公路路面是坑坑洼洼的沙路,一路走一路颠簸到吐。好不容易才熬到德庆汽车站,下车吐一口长长的闷气,有种重获生天的感觉……   那时候交通工具不发达,在德庆汽车站到大同乡(姑姑家)还有十多公里,妈妈为了省钱舍不得坐唯一接驳的交通公具:三轮车(小时候我们叫它“三脚鸡”),只好拿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步行。对于我们自小在城镇长大的人来说,这十多公里的路程无疑就是二万五千里长征,何况当时我才几岁。离开窄窄的繁华街道,渐渐地靠近三元塔,塔下附近都是桑田,口渴了,摘下几只还不成熟的桑果,酸酸甜甜的味道,这是我初次尝到桑果,却能一辈子的回味。   走累了,总问大人路还有多远,每次总被哄着说前面就是家了,又戓者说:快走,到三元塔抓个小鸟给你玩。这样又被哄着走了一段路,大人拿着行李同样走得很累,其实到了三元塔还有一半路程,这是渐渐长大后知道的。很不容易到了河口桥,从左边拐弯进村子大概还有五公里。终于到了大同乡,整个人像散了架一样,有点一言难尽的样子,软软的提不起精神来。   到了姑姑家,姑姑总是喜出望外,而左邻右里不管大人还是小孩总是把姑姑家大门围个水泄不通。我们不是动物园走出来的怪物,当时心里想有什么好看的,原来平时乡里很少有外人到来,姑姑告诉我,乡亲们把我们当成香港客了(天啊)。姑姑将我们带来的饼干零食分给乡亲们,人群才渐渐散去。乡村的夜来得早,到处都是虫鸣蛙叫,好气派的大自然合奏,余音杳杳,以致,此后我的梦中蛙鸣片片。   山村的阳光来得早,稻田上的山间已是金光一片,吃完早饭快9点,因为农村干的是农活,所以早餐都以饭为主。我知道两个表哥准备上山勾松脂了,我也戴上家乡特有的自己编织的竹帽,跟着两位表哥蹦蹦跳跳的上山。一边走一边拿出勾松脂的工具,两位表哥很认真娴熟地在工作着,而我看得很神奇,松脂一滴滴顺着勾出来的痕流进薄膜胶袋自制的储存袋里。累了就地而坐,渴了喝口带来的稀饭,还有摘来一些我不知名的野果。说着玩着工作着,不知过了多久竟然爬到了山顶。山顶上有一个用白色塑料纸做的十字架,安稳的躺在空地上。表哥告诉我这是飞机航道线,所有经过这里的飞机都以此来导航。我立即想像到这个飞行员就是将来的我,我在飞机上招手,两位表哥在地面呼唤。忽然一位表哥说,这是大同乡最高的山峰,可以看到比邻的广西梧州,我顺着表哥手指的方向远看,只见一片云海什么也没有。这里该不会是传说中的天庭吧,此时的我纯粹是一只迷途小糕羊。在八十年代还不富裕的年代里,网络不发达没有手机也买不起手表,两位表哥看看天色应该正午了,于是我们老表三人慢慢下山,回到姑姑家已是下午两点。累了半天对我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喝了碗稀饭靠在椅子上,不知不觉睡觉了,迷迷糊糊中又回到了那座山顶。   刚想招手,忽然被另一只手狠狠抓住了,睁开眼睛一看已是黄昏,天色渐渐暗起来,乡村晚饭比我们城镇迟,八点后才可以吃晚饭,肚子一早就咕噜咕噜在抗议。晚饭后跟着表哥们拿起火把到田里抓泥鳅抓黄鳝,我这个胆小鬼总跟在表哥屁股后面。无论看到黄鳝还是泥蛇,在我眼里都是同类,还有那可怕的水蛭,这些家伙都是我童年的“天敌”。倒是那些有点颜色的小鱼们能引起我的兴趣,抓几尾放进玻璃瓶里多好看,游来游去好像是到了海底大世界,而我就是一位出色的潜水员。一晚下来收获真不少,有泥鳅、黄鳝、小鱼还有意外收获的田鸡、田螺什么的。但我不喜欢吃无鳞软骨体的东西,总觉得它们身上带着一种褪不去的泥土腥味。   又是一个合不拢眼睛的夜,看星星闪烁听微风缓缓吹过,听姑姑和姑爷讲远古的故事,猜民间小迷语。家乡童年的乐趣总是意犹未尽。几天过去后,带着不舍的心情回去第二故乡封开。如今我长大了,家乡的变化也挺大,到处是高楼大厦,姑姑家也盖起新房,交通、通讯发达。九十年代就有了通往各个乡村的公共汽车,现在也可以来个简单的摩旅,不过才一小时。对于家乡的回忆充满着童年乐趣,一山一水,一花一木,都倾注我往昔的甜蜜,又仿如一个电影故事在心底流转。 哈尔滨癫痫病人能结婚吗武汉哪里治疗癫痫好癫痫病人平均寿命是多少呢沈阳看癫痫哪个医院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