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又忆儿时端午节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激情小说
摘要:其实,许多小吃里面都没有肉,但在那个年代、在我们儿时,这些带着妈妈味道的小吃,吸引着我们的味蕾,象一股股暖流穿过我们的心田。 当黄梅细雨还没有诉尽缠绵,第一曲蝉音还没有引起共鸣,我就想起了端午节,思念妈妈的味道。清晨,当第一缕暖阳轻轻拨开薄雾,微风吹来阵阵粽香,我满街寻找着和妈妈包的形状相似的粽子,终于在西街寻到,买了几个,里面的配料丰富多样,可是松松垮垮的,味道也比妈妈做的差远了。在这个思念的季节,我又想起了妈妈包的粽子,又想起了儿时的端午节。   妈妈不识字,不知道端午节的来历,更读不懂我文字里的忧伤。妈妈只知道清明节后就开始为端午节准备,因为每年端午节除了包粽子,妈妈还要给我们买一斤肉和几块方糖,妈妈还要买一些雄黄沿墙边洒,因为我家住在半山腰,毒蛇常出没。为了让端午节过得富足些,妈妈提前就得多攒一些钱。三月,妈妈上山采茶叶和金银花卖;四月,妈妈上山去挖草药。到了端午节那天大清早,妈妈早早地泡好大蒜酒,就去山上砍艾叶草,砍回来后插几枝在门上,其余的铺在屋前的坪里晒,妈妈说用艾叶熬水洗头洗澡夏天能少生痱子。妈妈说用艾叶来熏蚊子既省了蚊香钱,又不用闻蚊香的气味。春夏季节,是山里多蚊虫的季节,小时候,我们只觉得去山上好玩,可是,多年以后,却忘不掉皮肤易过敏的妈妈痒得难受的表情。   端午节前一天,勤劳的妈妈去山上采了一大捆粽叶回来,选了一些长一点宽一点的,一片片洗净,圈围着放在盆里泡。妈妈连同还采了一些棕叶,也用水泡着。妈妈取了一把干稻草,烧成灰,等灰冷了后,倒在一个贴了纱布的筛子里,下面放一个脸盆,过滤的水就是用来包粽子的碱水,然后把泡过一个多小时的糯米泡在碱水里。大约一个小时后,妈妈把糯米和粽叶端出来放在门口,准备包粽子,引来村里小朋友的围观,几个年轻媳妇搬了小凳子坐在了对面。妈妈把一朵扇子般的棕叶架在椅背上,撕成细条。妈妈取了两片粽叶叠加,围成漏斗状,舀了一些米放进去,用手压紧,再加一些米,再压紧,然后左手稍微弯曲,弯成山状,然后把米团稍加挤压形成三角状,数次翻转,接着两边手指再往内压,让中间圆突起,最后裹紧,用棕绳扎紧。一串粽子包好了,就像十几个三角形大青果,干净清爽,像翡翠,又像一群围着妈妈的小朋友。包好了的粽子放进水里,冒气了小泡泡,透过水,粽子在水里晶莹闪亮。妈妈一边包,一边讲解,然后手把手教村里的年轻小媳妇。村里的女人都习惯了来我家门前包粽子,妈妈也习惯了一家家查看。妈妈还帮不会包的人家包,一包就是一整天,忘记了时光。包好后妈妈和媳妇们把家里的大锅搬出来,架在临时灶上,然后添满了柴。火苗舔着锅底,映红了小朋友的脸。煮了一阵后,就用小火慢慢焖,大家都睡了,留下妈妈守着。妈妈一边看着锅子,一边给我们做布鞋,时不时侧着身子闻闻、听听。熬到半夜,粽子煮好了,妈妈才睡,她自己却舍不得先尝一个。   第二天,院子里弥漫着粽子的芳香,沁入一缕粽香,我如痴如醉。在那个时候,几乎全院子的人都吃到了香喷喷的粽子。妈妈拿了一个粽子,拈了拈,压了压,小心翼翼地解开棕绳,轻轻地褪去粽叶,晶莹剔透的粽团就露出来了,一阵香气扑鼻而来,妈妈微笑着闻了闻,轻轻地咬了一口,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把粽子递给了我。我咬了一口,酥酥软软的,又很紧致,油而不腻,糯而不滑,糯米的香味里已浸入粽叶和棕绳的香味。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我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家里半年都要靠吃红薯和土豆度日,我常常饿得心慌,端午节包粽子算是打牙祭。可是妈妈却大方地送出去,她自己却舍不得吃完一个,我们姐妹还可以连续几天吃粽子。   从初三起我开始寄宿,妈妈每年端午节都托人带一串粽子给我,常常被同学们抢光了,妈妈也不在乎。其实我上小学四年级起妈妈每逢过节心情都不好,因为爸爸出外做生意亏了,很多年里很少回家,妈妈只好一个人独自撑起整过家,三姐常常生病,为了给三姐买药,为了给三姐增加营养,本来就不够吃的稻谷还被妈妈卖了不少。妈妈总是在红薯锅里放一个盆子蒸饭给姐姐吃,我和妹妹忍住不吃,偶尔改善伙食的时候,米饭妈妈只吃一点点,连过节时肉和鱼妈妈都不吃。为了给我们凑学费,妈妈常常挑豆子和蔬菜去七八里以外的集市上卖。三姐最后还是微笑走了,去世前她说此生无憾,因为遇到了一个好妈妈。我想她的灵魂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情景:在她摔断腿的那几个月里,妈妈常常独自一人背她去十几里外看医生,还每天背她上下学。可是坚强的妈妈从不在我们姐妹和村里人面前流泪和抱怨,只是我有时半夜听到妈妈偷偷哭。每逢过节妈妈就会很开心、很热心地教村里人做好吃的,并大方地把自己做的送人。光阴婆娑,岁月不待人。现如今妈妈两鬓现在已添了不少白发,腿也有风湿,但依然精神很好。妈妈带大了我们姐妹,带大了姐妹的小孩,还照顾过村里不少小孩和老人。   如今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可是我们又离妈妈很远。妈妈依然保持每年端午节包粽子的习惯,一到端午节,妈妈说她就和婶婶伯母一起包粽子,送给不包粽子的老人和留守儿童。每年暑假我们回去,妈妈都要包粽子,还要亲自磨豆腐,因为在妈妈眼里,儿女回家就是过节,因为在妈妈眼里,家乡的味道最好。其实妈妈包的粽子里依然什么配料也没有,妈妈说村里老人还是喜欢吃碱水粽。我和老公,还有儿子也都吃得津津有味。我也学过几次包粽子,可总是包不出妈妈包的粽子的精致形状和纯纯的味道。   除了端午节包粽子,其他时候妈妈也带村里人做很多好吃的。比如黄雀肉、夫子肉、夫子辣椒、猫耳朵、米豆腐、豆腐等。妈妈还会给大家唱上几段花鼓戏,年轻的时候,妈妈身段和声音都很有韵味。如今老态龙钟了,声音还是没变。没上过学的妈妈还喜欢用成语,现在发现,妈妈的成语有太多用得不贴切的地方,但在农村,给大家带来了许多乐趣。哪有有妈妈,哪里就笑声阵阵。其实,这些小吃里面都没有肉,但在那个年代、在我们儿时,这些带着妈妈味道的小吃,吸引着我们的味蕾,如同一股股暖流穿过我们的心田。   在这个思念的季节,我想起了妈妈那熟悉的笑容,想念儿时母亲的疼爱,那些岁月,我将穷极一生去铭记、感恩。光阴流转,岁月更迭,哪怕光阴老去,还可以感动自己。经年里的那些温暖,我都将铭刻心底! 安徽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中医治疗癫痫效果如何河北癫痫医院地址癫痫是如何形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