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敬仰敖包(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激情小说

凡是有蒙古人聚居的地方都有敖包分布,祭祀敖包的习俗延续至今。敖包虽曾在风霜雪雨中经历无数创伤,但是敖包始终屹立在蒙古族人民的心中,维护着大自然的阴阳平衡。敖包,是山的灵魂,连接着大自然的气脉,蒙古人的风骨;敖包,世世代代令人膜拜,令人敬仰……

——题记

据文化纪录片《敖包:对话苍天》获悉,在北纬40度——50度之间,在长达21000公里的欧亚草原带,遍布着无数大大小小的敖包,见证着蒙古民族热爱自然、敬畏生命、追求生态文明的历史轨迹,成为草原的绿色守护神。

敖包,蒙古语意为“堆”,指凸起的自然石峰或在高处用石块堆积而成的顶尖底圆的石堆。敖包是蒙古人的精神家园,也是一种特殊的图腾。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曾经采访辽宁省阜蒙县地域学研究者暴风雨,问他:“敖包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石块堆起来的山,为什么会在蒙古人心目中有如此神奇的魅力,以至世世代代顶礼膜拜呢?”他听了,笑而作答:“很多不了解蒙古文化的人,心里都有这样的问号,而当你真正了解了蒙古文化之后,也就不难理解了。”

祭祀是华夏礼典的一部分,更是儒教礼仪中最重要的部分,礼有五经,莫重于祭,是以事神致福。祭祀对象分为三类:天神、地祇、人鬼。天神称祀,地祗称祭,宗庙称享。祭祀有严格的等级界限。天神地祇只能由天子祭祀。诸侯大夫可以祭祀山川。士庶人则只能祭祀自己的祖先和灶神。敖包,让祭祀文化走进平民百姓,走进千家万户。让平民百姓和达官显贵一样,在敖包前找回平等、尊严与博爱。

据《蒙古秘史》记载,成吉思汗在布尔罕敦山被300个篾儿乞人包围脱险后,把帽子挂在手臂上,对着太阳行了九跪九拜之礼,并发誓说:“布尔罕敦山啊,您用茂密的树木庇护了我弱小的生命,使我这如虱的身躯未受伤害,护救我于仇敌之手,保佑我躲过劫难。高大尊贵的布尔罕敦山啊,为感激您如天的恩德,我将天天祭您,月月祭您,世世代代祭拜您!”从此,蒙古人就有了祭祀大山的习俗。没有山的草原上,人们就从远处运来石头,堆成山状来祭拜,逐渐形成了敖包文化习俗。

蒙古人最初祭祀敖包的习俗与原始宗教萨满教密不可分。在蒙古国境内的布尔罕敦山上,共有三处敖包,分别位于山的底部、中部和顶部。顶层敖包的祭祀要由萨满主持。萨满教起源于原始渔猎时代,在各种外来宗教传入之前,萨满教几乎独占了蒙古高原各民族的古老祭坛。萨满教信奉万物有灵,崇拜对象极为广泛,在布尔罕敦山的祭祀中,它表现的是对圣山的崇拜和敬仰。与很多祭祀活动相似,在祭祀仪式之前,来自于各个寺院的喇嘛们就聚集在布尔罕敦山脚下,开始诵经,为的是唤醒山林,唤醒万物,体现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物我合一的宗教观念。

敖包从3000多年前的远古走来,逐渐成为草原上的地标建筑。敖包,有独立敖包,也有十三敖包。十三敖包是当年成吉思汗为祭祀其十三世远祖而建,沿袭至今。十三敖包是以一个大敖包为中心,周围有十二座体积相同的小敖包,布局形状可以变化排列。随着历史的发展,人们赋予敖包不同的思想内涵和用途,每座敖包的始建,都有其历史和文化背景。或为祭祀祖先,或是一个部落被调遣到新的牧地,需要一处人与天地心灵沟通的场所,或是作为外出征战的点将台,庆祝兵士凯旋而归,或是纪念民族英雄,或是纪念功绩卓著的战马,或是缅怀母亲、思念孩儿、情人相会、护路平安……

蒙古人认为自然界的石头,是最坚固的物体,是永恒不变的宝物,不仅拥有久远的情感记忆,而且拥有传递、储存情感信息的功能。修建敖包的石头,是裸露于地表的明石,这种石头自开天辟地以来,历经风雨磨练,吸纳日月精华、天地灵气,蕴含着亘古的信息。

敖包保存着远古的气息,既有可触摸的质感,也有不可知的神秘。在茫茫草原上,当牧人们以石头敖包为载体,作为地界、航标、图腾,我感受到牧人们因地制宜、就地取材的创意和智慧,石头敖包升腾着情感的温度,当过往的行人游子自觉地俯身拾起石头,添加到敖包上的时候,敖包渐渐高耸起来,越来越接近蓝天,于是敖包便有了魂,成为牧人的精神家园。

我的家乡辽宁省阜新地区的蒙古人习惯称自己是蒙古勒津人。后来,蒙古勒津这一部落名称一度演变为地域名称,曾建有蒙古勒津旗府。这里现有蒙古人20万人,占全市总人口的11%,主要集中在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境内共有敖包和敖包石堆遗迹500余处4000多个。1637年,蒙古勒津部落在首领善巴的带领下,自内蒙古呼和浩特城西部徙居阜新以后,就把草原文化带到了这里,他们在关山顶上建旗敖包,使旗敖包、地区敖包、村敖包、家族敖包、寺庙敖包在这五行俱全的土地上巍然屹立,令蒙古人崇信敬仰,虔诚祭拜。后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这里所有敖包被毁,近年才得以重修。

关山,位于阜蒙县城东20公里处,这里有枫树、柞树等天然树种,有人参、白芍、文冠果等十几种名贵中草药材,獐狍、野鹿、狐狸等野生动物成群结对地出没于林间,还有吉祥鸟等几百种飞禽宛转啁啾地歌唱,是个美丽富饶的“人间圣山”。多年流传的东蒙短调民歌《关山颂》里曾唱道:从西面看哟/多么奇美的关山/成群的野鹿和獐狍哟/茁壮成长的关山/从北面看哟/多么秀美的关山/羊群和牛群哟/云朵般浮动的关山/从东面看哟/多么壮美的关山/奇花和异草哟/繁茂地生长的关山/从南面看哟/多么俊美的关山/各种各样的飞鸟哟/啼鸣欢唱的关山……如今,人们在关山上,不仅供奉着敖包,还供奉着玛尔沁贲巴、翁衮神。2011年7月,成吉思汗祠在关山落成,我随阜蒙县民委的同志们去内蒙古鄂尔多斯成吉思汗陵取火种,圆满完成了圣火的传递。随后,关帝庙又在这里落成,使美丽的关山更加灵光再现。

千百年来,敖包有的巍然屹立,有的已倒塌,即使倒塌的敖包,也以海不枯石不烂的姿态,静静地仰卧在群山怀抱中,仰望着蓝天白云,护佑着这片风水宝地,倔强不屈地保存着人类与天地与自然对话的印记,在星移斗转中,见证着阜新地区从游牧到农耕到城市化的发展进程。把一个民族天地人和、福瑞吉祥的祈愿立体永恒地传达给长生天,我想这远比平面文化活色生香。

阜新也是一个蒙汉文化相互碰撞之地,小时候,我只听大人们讲过敖包祭祀的事,但从未见过敖包。直到2002年9月,因为外出开会到内蒙古通辽市,顺便随大家去罕山,沿途见到有一座敖包高高耸立在茫茫草原上,于是停车前往祭拜,学着别人的样子顺时针绕敖包三圈,每绕一圈拣起一块石子掷于敖包之上。但见敖包顶端,苏鲁锭高耸,直插蓝天,这时敖包就成了蒙古民族与长生天对话的祭坛,仿佛万物都有了灵魂。

九十年代初,辽宁大学民族学教授乌丙安来阜新讲学时说到:“蒙古人没有自己民族的节日,我们可不可以把敖包节作为节日?”受这一说法的启发,阜蒙县委县政府的决策者们积极听取离退休老干部的建议,决定把敖包文化节作为蒙古勒津人的节日,每年农历7月初二这天都要举办敖包文化节,使这一节日由民间转为官办。进入二十一世纪,阜蒙县大板镇衙门村敖包在过去喇嘛们休闲消夏之地白泉寺率先被修复,每年由民间举办敖包文化节。2009年,关山旗敖包随之被恢复,一年一度在这里由官方举办敖包文化节。2013年夏,王府镇烟台营子村敖包也被修复。其中,最大的也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敖包就是关山顶上的旗敖包,是蒙古勒津旗第一任旗长善巴执位时修建的,后在“文革”运动中被毁。今天,重新修葺的圣魂敖包,中央大敖包底座直径36米,高18米。

人们通过祭祀敖包,表达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生活富庶的美好愿望,体现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和谐共处的精神内涵。近年来,阜新地区通过举办敖包文化节,使之成为打造民族文化品牌,传承民族特色文化,发展旅游业,提高人民幸福指数的重要措施,深受社会关注。同时使这一古老民俗与现代文明相适应,赋予时代特色,又不乏神奇魅力和浪漫色彩,也是文化多样性的展示,成为民族文化保护工作的一大亮点,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敖包文化节本着群众性、娱乐性和民族风情游相结合的原则,除了祭祠活动中为民祈福内容之外,吸纳民间歌舞和传统体育竞技等项目,亮点迭加,异彩纷呈。

以“相约敖包和谐家园”为主题的第四届敖包文化节隆重举行。8月的关山,正是天高气爽,硕果飘香的季节。山脚下,香雾缭绕,云蒸霞蔚,梵音袅袅,鼓乐升天,就连小鸟都停止了歌唱。人们穿上鲜艳的蒙古袍,聚集这里,兴高采烈。安代舞、歌会、那达慕大会、好汉三技(赛马、射箭、摔跤)等项目的表演,吸引着来自八方的宾客,人们还可以在这里品尝肉粥、蒙古馅饼、烤全羊、喇嘛炖肉等地方美食,可谓好戏连台,而且与经济挂钩,引来商家参与,收到预想的效果。

只听《玛尼歌》随风飘来,人们不禁望去,原来是民间组成的团队,他们个个穿着藏红色的喇嘛服装,双手合十,踏歌而来:“乌恩玛尼巴德玛弘,乌恩玛尼巴德玛弘……”每当这时,祭祀活动就开始了,1500人的安代舞表演,千人的马头琴表演等节目紧凑跟进,引得山林里的野兔也竖耳恭听。人们一起高喊“呼瑞,呼瑞……”这聚集福瑞,恩赐吉祥深刻内涵的呼喊,使山林为之震撼,回音震天。

敬仰敖包,我听见山谷中回荡着那久远的动人心魄的“呼瑞”声,看见祭祀敖包的壮观场面乘着历史的长风,从远古奔向今天。祭祀敖包时,所有人都怀着憧憬的心情,向永恒的长生天,向河流山川,向祖先成吉思汗虔诚膜拜。人们相信通达神灵的敖包会向天地传递自己最虔诚的心愿,为人间万物恩赐福瑞吉祥。德高望重的祭师左手端着盛有鲜奶的木碗,右手拿着翠绿的松枝,神态庄重、肃穆虔诚地边用树枝蘸着圣洁的乳汁敬献敖包天空,边用古老苍劲的腔调,吟诵那如诗如歌的祭词:

九十九重蓝色长生天

清新纯洁浩瀚而高远

威猛无穷之神力无边

福瑞吉祥恩德之源泉

以阳光雨露滋润人间

使绿色原野生机盎然

愿大地草木茂盛苍翠

愿多彩生命繁衍生息

愿人类安泰聪慧好运

愿天地亲情永远默契

让邪恶远离广袤莽原

让万物生灵和谐依存

让吉祥拥抱每个生命

让天堂草原地久天长

呼瑞——呼瑞——呼瑞——

祭师每当唱完一段祭词,总要高呼三次“呼瑞”,众祈祷者举起手中象征性的食物,也跟着齐声高呼三次“呼瑞”。以期唤醒护佑这片山水的神灵,达到天人合一、万物和谐的境界。满都麦先生在《蓝色敖包》里提到:欢呼“呼瑞”,决不是希望天降福禄于个人,而是为了支撑草原勃勃生机的所有生灵都能够分享长生天的恩泽。这种超脱人类自我意识的无私追求,正是塑造蒙古民族宽宏大度、高尚致远的民族性格的根本因素。

“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哟,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我等待着美丽的姑娘哟,你为什么还不跑来哟嗬?”过去,敖包也是情人相会的地方,青年男女谈情说爱不可能像今天这样开放公开,只能在敖包祭祀时看上几眼,姑娘们和心仪的小伙子还没能说上一句话,就得随家人回家。他们在这里相识,以后就在敖包的庇佑下相会,定下终身。在那个封闭的年代里,敖包成全了多少人圣洁的爱情。敖包文化节这天,耄耋之年的著名蒙古族作家玛拉沁夫应邀光临,由他创作的歌曲《敖包相会》,这一富有浪漫情调的民族歌曲响彻蓝天,记录着蒙古勒津部落人的沧桑历史,昭示着蒙古勒津人更加幸福美好的明天。

敬仰敖包,敬仰长生天,思想与吉祥鸟一起飞翔。沿着仰望的视线,我看见8000年前,中华文明的曙光从查海遗址中冉冉升起,“中华第一龙”腾飞的图腾如敖包耸立在这片热土上,热烈奔放的安代舞如火焰燃烧激情,阜新特色美食香飘万里,平安、和谐发展的阜新,如鲲鹏展翅,福瑞吉祥……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凝神仰望了,敖包牵着我的目光向高远飞翔,向蓝天飞翔。我一向认为自己是一个很有文运的女人,生长在地上地下富含文化宝藏的地方,滋养我生命的敖包文化气息,就这样在长期的耳濡目染中,一点一滴渗透到我的血液里、情感里,怎能不让我心存感激,为之讴歌呢?

武汉癫痫病好的医院?贵州癫痫医院昆明癫痫病专业治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