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秋日的河滩(散文二题)

    一、秋日:河滩的牧人这个标题充斥着田园的,诗意的气息。但是,假如我全身心写出脑海里幻想的那点虚伪的诗意,我想,这篇小文字的命运只有一种,矫情或失败。那天,我带着相机走向河滩,...[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海蓝】霓裳轻舞醉晚晴(散文)

    当下崇尚全民健身广场舞。一时间遍布大连的大小广场都被霸占了去。我们老虎滩杏花小区最震撼的当属佳木斯健身操团队,壮大得成了正牌军。服装一套套的不说,连手套都是“嘻唰唰”的新。四...[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断层》系列随笔:老娘的书和花瓶

    现在,我还隐隐约约记得曾外祖父的模样:紫铜色的脸庞,乌黑的棉衣,乌黑的旱烟袋。听老娘说,曾外祖父曾经开有几十家作坊(备注:作坊,就是现代的小型加工厂。)几十家商铺,买了几百亩...[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偷鸡曲”(散文)

    上世纪六十年代未。在东北一个叫老头沟的山村里,插队落户来了五位女知青。可别小看初来时的上海“娇小姐”模样,不出半年,无论插秧锄地,还是赶车砍柴,都不比男知青逊色,她们的“吃大...[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三十六岁祭(散文)

    俗语云:喜的三十六,忧的三十六。意思是三十六岁是人生的分水岭,成败得失已经基本定位!不知不觉我也过了三十六岁,人生七十古来稀,不管怎样,有必要检阅一下自己了。从什么地方开始呢...[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绿野】参加上海知青回访团(散文)

    办公室工作比较难干,很难满足各方面的需求。刚起步就迂遇到一些“革命”难题。我为自己安排了工作思路,即以县委、革委中心工作为重点,尽快适应办公室很强的综合性、平衡性和服务性。那...[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记 忆 大 海(散文)

    我对大海的感觉从来就没有完整过一次,都是零敲碎打的,若干年就突然有了那么一次机会,那么短暂的一种感受。所以大海对于我来说,就变成了记忆中的碎片,就只能一点一滴地去追忆……【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感悟山寺(散文)

    黄金山1999年10月我接受了领导安排的特别任务,就是去当一回“长老”。具体任务就是负责看守团堡镇后山那座属于州级文物保护的石龙寺。这坐古庙已经有740多年历史,虽然破旧不堪,但是总算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军警】不想和你说(散文)

    离开故乡的第五个年头,我第一次回到了日思夜盼的家。初春,一枝桃花爬过我农家院的围墙,与我军帽上的红五星打了个照面,引来村里很多前来看望的乡里乡亲。“当兵的王峰回来了!”孩子们...[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遇上是缘,守望是歌(散文)

    遇上,是千年修来的缘,并非阴差阳错的偶然,而是三生石上的约定,更是锁定今生的必然;守望,是共擎风雨、迎接彩霞,在锅碗瓢盆交响曲里,小吵小闹中,渐渐地,奏响百年好合的经典老歌。...[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