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木马】话说“脸面”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纪实文学
老外学汉语之所以比我们学外语要艰难得多,皆因为我们的汉语言博大精深且变幻莫测。不要说有各种各样的方言,即使是纯粹的标准汉语,一句话、一个词乃至一个字,因为时间的不同或地点的不同或对象的不同或语气的不同等等,都会表达不同的意思,甚至与原意风马牛不相及,还可能南辕北辙。      例如:脸,作为人体的重要组成部分来说,人皆有之;并且因为它是一个人外貌特征最显著的标志,所以也是辨识人身份的重要根据。据说,唐朝之前,“脸”只指两颊的上部;到了唐宋时期,“脸”才表示从下颚至额头的整个面部。于是,脸就是面,面就是脸,不分你我,混为一谈,如白居易《昭君怨》中的“满面黄沙满鬓风,眉销残黛脸销红”就是如此。      然而,不知从何时起,“脸”和“面”组合到了一起,就变成了另外的意思。凡涉及到“脸面”一词,变成了大众认可、社会地位的寓意,其隐藏在背后的即关乎到人格的尊严。这样一来,事情就更复杂了。即使两个字再分开,“你要不要脸啦”,说的也不是原来的那张脸;“这是给你面子”,也不是原来的那个面。是什么?一两句话说不清,理更乱。      自古以来,中国人特别讲究脸面,其实际是争得做人的尊严。用俗语说,就是“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宁愿不要性命,也要保住脸面。最极端的例子,要数明宣宗朱瞻基和他的二叔朱高煦。在明代众多皇帝中,朱瞻基是个性格仁厚、做事宽厚的一个。想当年,听说他要当皇帝,朱高煦在侄儿赶往北京登基的途中设兵伏击,朱瞻基没有计较;他当上皇帝后,二叔又鼓动诸王造反,朱瞻基也没有想杀二叔。反而,在朱高煦被软禁后,朱瞻基不仅没有为难叔叔,而且经常去看望他。某日,皇帝又抽时间来看二叔,叔侄俩在院子里并肩散步。忽然,一口恶气从朱高煦心中腾起,就想给侄子出出丑,让他丢丢脸面。于是,他伸腿便给皇帝使了个绊子,令猝防不及的朱瞻基结结实实地摔了个大马叉。这会儿,宣宗皇帝终于发怒了:你可以杀我,也可以推翻我,因为那是挑战的皇位,是一个职位;而今天,你挑战的是一个皇帝的尊严,一个人格的尊严。于是,朱瞻基令人将一口三百多斤重的铜缸罩到朱高煦身上,周围再堆积上小山般的木炭,然后点燃木炭,烧化铜缸……      作为生活在新时代的人来说,大可不必对脸面这么执着。然而,因为我从小受的是传统教育,再加之咱既没有多少钱,也没有多少权,碌碌无为走过了这么多年,只剩下这张老脸。所以,在日常生活中就养成了好要脸、讲面子的习惯,是属于“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那种人。于是就有时委屈了自己、成全了别人,于是就私下里发狠、场面上又妥协。说到底,基本是与自己过不去,这也决定了自己终身成不了大事。凡成大事者,均不顾脸面,也可以舍弃尊严。比如越王勾践,就是一个很好的榜样,被万世传颂;比如你身边的某某,尽管没有成大事,但过得肯定比你好。      但回过头去想,比起那些不要脸的人,还是咱过的心安理得。      您说是吗?   癫痫病人发作时的急救措施洛阳哪家医院看癫痫病较好手术治疗癫痫疾病效果到底怎么样呢贵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应该怎么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