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在路上(散文)_1

    【一】龙游商帮,这个名称的涵义太深,覆盖面太广,我不知道多年以前我在大连旅行时碰上的在那里经商的几个龙游人能不能解释其一二,但我分明记得那天,大连的繁华闹市里,当我们用龙游方...[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暖】你好,夏晨(散文)

    一说到夏,可能你便会想到燥热或炙烈的阳光吧?其实,夏季里的清晨与夜晚,才应是你最值得记住的惬意和美好。因夜晚常会有蚊虫的侵袭,美好也便逊色了几分,所以,夏里最美的时光,便毫无...[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书香童年(散文)

    六·一儿童节到了,作为大朋友,该是为少年儿童小朋友们写点什么的时候了。想来想去,还是从我的书香童年写起吧。无论是伟人或凡人,都有过自己的童年。童年的无忧无虑,童年的天真无邪,...[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风恋】森警老叶访故地(散文)_1

    一森警老叶,一辈子跟大山打交道,足迹踏遍全市的山山水水,孔子曰:“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老叶以山为乐,以林为业,日子也算过得滋润,业余除了爬爬格子,就喜欢喝上一口,老叶自嘲“...[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暗香】风(散文)

    夜幕的绒毯落下时,风在山的臂膀中驰行。晚风是温柔的,每一个叶子都顺着风的心思跳动。风抚顺了猫头鹰的羽翼,也吹动着千家万户正滋生着的美梦。风从哪里来?群山之北,沧海之南,天之彼岸...[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八一】一月后回家(散文·家园)_1

    雅康高速堵车,堵了一个多小时。从儿子工作的大山县城回到老家,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我和爱人没有直接上楼,先到儿子的新房子,帮他们收拾房间。离开一月,家已经不能住了。开门,一股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海蓝】你该想想今后了(散文)

    你都二十五六岁了,玩得也差不多了。这么多年,你没少吃苦,也赚了一些钱,可是,到目前你还是一个纯粹的无产者。就你那没有什么特长的父母,累折了腰,又能攒下几个钱?还不是得主要靠你...[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军警】绿韵,在季节转换中回旋(散文)

    三棵南瓜凌霜而起,数条藤蔓开展新绿。生命有涯,生机无限,在这绵绵无尽的绿韵铺陈之中,因缘却总是如此的不可思议……“春耕、夏耘、秋收、冬藏”这句耳熟能详的话语,不仅代表着中国古...[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 味蕾上绽放的花朵(散文)

    穿衣吃饭,对家庭而言虽说是大事,而父亲是不管的,我们家是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内。母亲崇尚“鲜衣美食”,母亲的理论自然是有道理的,以衣帽取人是一种由来已久的社会风气,积恶太深,很难...[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军警】梦(散文)

    梦(散文)我从小充满好奇,喜欢跑动。整天想像着山外的景象,盼望那天能走到路的那头。经常做梦,曾祖母瞧我手舞足蹈的傻样总是笑:“小孩做梦,呱达驴腚!”我生在战争年代,家乡解放早...[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