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痒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伦理小说
痒,是一种欲望。   疼,是一种教训。   人身上的伤疤,并不是每一处都是因为疼而留下的,更有那许多,是因为痒。      __题记         暮霭从地面冉冉升起,挟着一股巨大的,浓黑的浪潮无声无息地涌向四壁,把进入无我之境的雅怡载入深沉的黑暗,      “叮铃铃……”刺耳的铃声把雅怡从无边黑暗中拉扯出来。   “哎!我就回!”那头是雅怡老公。抓话筒,开灯,回话,一切都是那么心不在焉,一切都是那么有气无力。眼光碰到办公桌上一叠信,雅怡心中又莫名升起一股不安。   “唉……”她叹一口气,机械地抓起一封。这是封挂号信,大号的牛皮纸信封,很饱满。      雅怡:   别来可好?一别经年,还记得我林峰吧!   雅怡,我没你那么幸运,一出校门就进市直机关。我是蹲穷山沟的命!被分配到这个天高皇帝远的小山沟以来,我就陷入了无边的寂寞和空虚之中。唯一给我慰藉的是能想想过去的朋友,想想你和大毛。   说真的,我对不住你和大毛!   还记得吗?当系领导找我,你,大毛谈过话后,我做了些什么?你也许一点也不知道我的所作所为。那天系主任告诉我们三人的消息实在太让人激动:我们三人中将有两个可以到市委去当秘书!一个师范毕业生能到市委去干秘书工作,这将意味着什么,我们都明白。也许这是我一生中的关键,因此我不得不采取一切手段与大毛竞争。   雅怡,那时我是痴心于你的,你应该有数。一个人为我和你的未来构筑了许多美好的蓝图。这一次机会来了,我要想尽一切办法挤掉大毛。那样我就能和你永远在一起!   你不会忘记那次给冬生带来黑暗和痛苦,给大毛带来荣誉和前途的大山火吧。其实,真正的救火英雄是冬生,而大毛只不过是一个逃兵,一个真正的肇事者。山火是他的一个烟蒂引起,火起后他却忙着逃生,慌不择路而摔到悬崖下,这一摔,他腿折了,但成了救火英雄。给他带来了鲜花,带来了前程。冬生舍身救火虽也得到了荣誉,但成了瞎子,落下了终身残疾。伴随他的是一辈子的痛苦。这是多么不公平啊!   了解真相的我欣喜若狂,我找到了攻击的炮弹。在这个重磅炮弹的一击之下,大毛垮了。   而我也得到了暂时的满足和一辈子的悔恨。也许我很卑鄙,但除此以为我还能做什么?我没别的企求,只不过是想和你永远在一起!爱是自私的,我承认这点。因此,为了爱我什么都不在乎,我什么都愿意做!况且还有一个诱人的前程在向我召唤呢。   丧失理智的行为只能使人懊悔!但琳琅满目的药品柜里是谁也找不出后悔药的。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不该发生的也无可挽回,我只能对你和大毛说的是说对不起。   少年维特说过:假如我不是傻子,我将生活得最幸福,最美满!这句话对我同样适用。   生命中终将会错过一些人,一些事,我们应该感谢那些错过了的人和事。他们让我们明白了幸福的珍贵。同时我们也得好好反省自我,不要任由往事的缺憾占据痛楚的心扉。要珍惜今天!   我会努力工作,让自己过得幸福。   再见!祝你快乐!   林峰   X月X日   另:我闲暇河南医院癫痫病时学习书法,现随信寄作业一份,恳请指正!      随信条幅字体是欧体,雅怡很熟悉。读书时书法老师做过讲解。欧体的“严谨峭劲,不取姿媚之态”也为雅怡所欣赏。林峰条幅所录是欧阳修《玉楼春》,“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行灯又烬!”落款:玉真子学书庚午仲夏。字体入目,很是舒服。词句也很能勾人记忆,让雅怡觉得似乎有片羽毛从心尖轻轻拂过,心海里泛起阵阵涟漪!   落款也让人联想,玉真子?他在学道?这家伙该不会去学炼丹术,想成仙吧。不过道家的“修心练性,抱元守一”于养生是很有益处的。   信无力的从雅怡手中飘落,她不知是该捡起,还是任吃丙戊酸钠容易使人犯困吗它在那儿自由的飘。“林峰有什么对不起我?”雅怡实在想不起来。雅怡那时和大毛,林峰非常友好,走得很重庆癫痫病医院最新治疗办法近。林峰身材修长,帅气,白面书生,写得一手好诗,校报校刊上经常有他的朦胧诗。所以追求林峰的女生不乏其人。雅怡也确实知道林峰一直对自己好,但当时她心已属他人,根本没理会林峰的迷恋。   看看窗外,一片寂黑,原先的那三两颗星星也不知溜到了哪个角落。   “会有一场雨。”雅怡想。   她又拿起另一封信。      雅怡;   从朋友处得知,你已如愿分配在市委当秘书,甚感欣慰。几次想出山见你一面,叙叙别后情怀,但几次都放下了这个念想。我明白,不能再来搅乱你的生活!   雅怡,我现在过得很清闲。这个地方民风淳朴,风土宜人。我虽不能如陶公种豆南山,采菊东篱,但也可领三五弟子,诵子曰诗云,种两畦菜,喂几只鸡,其情其趣,却也盎然。   老子云: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人之快乐与忧伤又何尝不是如此?也许是我和自己过不去,恬然自得之余,总是苦苦反省。二十多年的摸爬滚打,却说不出所成有几,而令我摧脏的事却历历在目。   我永远饶恕不了自己对林峰的那一拳。我对不住林峰。昔日的好友,临别时却以拳头相向,多么滑稽!   你可能不知道我打林峰的原因。雅怡,那天我只不过是想出一口气,“谁叫他在学校领导那儿揭我的老底。”就是我打他的理由。是的,他把我的老底,我的过去都抖搂出来,使我这个预备党员,优秀团干,救火英雄一夜之间就变得一文不值,也使我进市委当秘书的愿望成了一场空……,全能的主知道,当一个人面前摆着那么可爱的东西而又不能伸手去攫取时,他心头该有多么难受。于是我失去了理智,伸出了拳头。   林峰被打的鼻子不会永远流血,而我和他之间的裂缝却会因这一拳头而永远存在。我常深深的忏悔,只求能使我们仍如过去那样亲如兄弟,可惜,那些已成为了过去!   其实林峰所说,全都是事实: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逃兵,一个怕死鬼,一个纵火犯!但我不敢坦白,虚荣使我丧失了做人的准则,成为社会大舞台上一个不光彩的角色。我对不住冬生,让冬生落下了终身残疾,使他再也回复不到过去的青春活力。也对不住林峰和你!   雅怡,你见过一种寄生的植物吗?它的生长全靠它所依傍的树木。树能长多高,它就能爬多高。其实人也是一种寄生的动物。因为每个人都有颗心,而心是无论如何必须有所依恋的,如果一无依傍,他就活不好,即使活着,也是没滋没味的,毫无意思。我真后悔那时为什么不接受你的爱,其实那时我也是爱你的!   好,不多谈,后会有期!      大毛   X月X日      大毛的信雅怡看了又看,却记不起他谈了些什么。她打心里看不起大毛,看不起他的虚伪,看不起他的无情无义。有人说,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淡漠,淡漠意味着心里不再有对方的位置,而不再想起,没有深情,也没有余恨,更没有力气和心思做哪怕多一点的纠缠,所有剩下的,都是无谓!   确实,雅怡对大毛没有恨,只有无谓。   是的,曾经全身心地爱过大毛,可那已经过去。记得有这样一句话:爱或者曾爱过,就够了,不必再作其他希求!   还有什么希求呢?也许生活总是有缺憾,或者也就因为有缺憾生活才显得如此美好!   记得当初雅怡向他表露心迹时,他是怎样对待的。那是雅怡一生的耻辱,永远不可忘记的耻辱!一个女孩,死皮赖脸去追一个男孩,这本身就足以表明女孩的勇敢,可他呢?无情的抛过一句“我爱的不是你。”全然不顾雅怡的感受。难道这公平吗?她是学校的校花,追求者大有人在。这样伤自尊的事雅怡也是第一次碰到!   “轰!”一声惊雷从头顶滚过。窗外又被一道雪白的闪电照得如同白。雅怡赶紧捂住双耳,紧张的等待着随闪电而来的雷声。   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   六月天说变就变,可人呢?大雷雨后太阳仍可以重新照耀大地,而对于一个人来说,小小的一次挫折也可以改变他的一生。假如当初大毛接受了她的爱,雅怡将不会是现在的雅秋。也许正和大毛在那小山沟里接受着雷雨的洗礼,过着一种现在无法想象的生活!   也许这就是命运,使人啼笑皆非的命运!   雅怡把大毛拒绝她的爱看成是她的挫折,但这个挫折已完全改变了雅怡的命运。   雅怡不相信命运,但有时却不得不以此来安慰自己。雅怡把自己爱上大毛归结为命运的安排,也把冬生爱上自己看成是命运的捉弄。   想不到冬生敢爱上自己!到现在都不相信。      冬生太平常了,平常得近乎让人忘记他。一米六四的个子,一身黑黝黝的皮肤,找不出任何让人可爱的地方。这样的人,雅怡在那时是不会多看一眼的!可就是这个人却向她发起了攻势。他一封封热情洋溢的情书,像一发发炮弹在雅怡头上狂轰滥炸。   她深感苦恼,被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爱着和爱着一个不爱自己的人,都是令人痛苦无比的。   偏偏这两者她都在经历着。那时的雅怡真有苦海无边的感觉。   不知何时,窗外已是雨的世界。乱七八糟的雨点起劲地敲打着玻璃窗,留下一些奇奇怪怪的图画。一道道雪白的闪电像锋利的剑器乱劈乱砍着,似乎要把整个宇宙撕成碎片,也似乎着意搅乱人的思维。   端起桌上那杯早已凉了的茶,喝一口,顺手拿起另一封信。      信封上的地址是冬生的。记不清以前冬生曾经给自己写过多少封信,这也许是第九十九封,或许更多。以往,冬生的信她是从来不多看的,往往未看完就丢进了纸篓。他的感情是火热的,言辞也是火热的。但雅怡实在不愿看他那近乎乞求的话语。她知道,火热的言词后面往往掩饰着一个人虚伪的灵魂,何况自己本来就不爱他!   冬生受伤前写的最后一封信,雅怡还记得他曾引用过《简.爱》里罗彻斯特的一段话:“你难道认为,我会留下来甘愿做一个对你来说无足轻重的人?你以为我是一架机器?——一架没有感情的机器?难道就因为我一贫如洗,默默无闻,长相平庸,个子瘦小,就没有灵魂,没有心肠了?——你不是想错了吧?我的心灵跟你一样丰富,我的心胸跟你一样充实。要是上帝赐给我一点姿色和充足的财富,我会使你同我现在一样,难分难舍。这是我的灵魂在跟你对话,就恍惚我们两人穿过魂墓,站在上帝脚下,彼此平等——本来如此。”   这段话给了雅怡很大的震动。但她明白,爱情不能随便,不能同情。尽管对冬生有愧疚,也不会扭曲自己而迎合冬生。   这封信后不久,冬生受伤致残,还没办好分配就回了乡下。此后也没有再写过信给雅怡。   今天又收到冬生来信。      这封信雅怡看了不知多少遍,可始终也没法看懂。那些稀奇古怪的盲文,在她眼里只不过是一些点的集合,除此而外,她不能明白这封信中更多的意义。也许信中仍是那些乞求的话语;也许是他找了女朋友特意写信报喜的,实在无法猜测。她甚至怀疑这满纸的符号代表着所有的咒骂之词。她希望冬生能骂一顿,把心中的怨气发泄出来。那样自己也会舒畅些。可冬生不会那样做,绝对不会那样做!雅怡虽不爱冬生,但还是了解冬生,他是那种没有半点花花肠子,说话直来直去的角,和人交往绝不玩虚伪。   雅怡更佩服现在的冬生,一个双目失明的人,却仍如明眼人一样孜孜以求地追求自己所喜爱的东西。流多少汗,摔多少跤,都不在乎,实在难能可贵。他身上透着一股强烈的男子汉气息。对什么都是那么执着,特别是表现在对待事业和爱情上,他执着得近乎有点倔强!男人是得有点犟劲,不然称得上什么男子汉?   雅怡突然发现丈夫缺少的正是这种叫“男子汉气息”的东西。结婚以来,丈夫对雅怡百般逢迎,把家里一切都包揽过去,他倒成了真正的“贤内助”!雅怡为丈夫感到不安。他完全不应该把自己拘囿于家庭,他其实也很有才,他应该去开创另一片天地。当初为什么没发现丈夫身上的这个缺陷?是被他的英俊和才气蒙骗?也许是丈夫太爱自己,所以心甘情愿的生活在她的身后,默默的为自己做着一切。   头发沉,摇摇,雅怡觉得自己已被疲劳包围。看这些信似乎已耗尽了雅怡的精力。   “真想好好睡一觉”。雅秋想。   “叮铃铃!”冷落一旁的电话又在响。雅怡捶捶发紧的额角,站起来,没去接。她知道,那边是对自己关怀备至的老公!   把飘散的思绪收拢,取过包,雅怡离开了办公室。      风吹着雨点不断的敲打着玻璃窗,在上大同有哪些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面留下它们的足迹,宛如盛开的一朵朵鲜花。倏开倏合的雨花是在诉说一个永远的故事,还是在慰藉一颗凌乱的心灵?它们明知自己终归要回归泥土,可为什么还要在这作短暂的停留?——因为被风赶着,不得不这样!      一九九0年十二月于岳阳南湖边   共 468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