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风恋】森警老叶访故地(散文)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伦理小说

森警老叶,一辈子跟大山打交道,足迹踏遍全市的山山水水,孔子曰:“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老叶以山为乐,以林为业,日子也算过得滋润,业余除了爬爬格子,就喜欢喝上一口,老叶自嘲“这是祖传”。老叶好酒而不贪杯,闯荡江湖三十年,很少有人见他醉过,但偶尔酒逢知己,喝高兴了,还会用他那五音不全的嗓子吼上一句“共产党员,时刻听从党召唤。”如今,老叶老了,邻近退休前,他想到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去走走看看,会会老友。听说兴墩村最近几年“美丽乡村”建设搞得热火朝天,进山寻幽赏花的游人是车水马龙,老叶也想去他第一次出警的兴墩村重访旧地。

说走就走,一个秋后的周未,老叶驾车驶向兴墩村,越野车恰似一片漂浮在碧海上的落叶,随着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一会儿飘向云端,一会儿亲吻谷底,那一个急弯套着一个急弯的公路,仿佛是在荡开了的涟漪中穿梭。秋季的山区,虽然少了姹紫嫣红的野花,但林中的红枫却已悄然地泛红了笑脸,将层峦叠翠的山岗涂抹的五彩缤纷,车窗外不时传来溪水的潺潺声,秋虫的啾啾声,鸟儿的唧唧声,和着那轻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如同天籁,驱走了老叶一路驾车的倦意,思绪不由得又回到当年第一次去兴墩的情景。

三十年前,老叶刚刚穿上橄榄绿的警服,不久接到来信举报称:“兴墩村有人滥伐林木”,警情就是命令,老叶背上黄挎包与同事赶赴案发地。那时廿八都到兴墩还不通公路,15千米山路全靠步行,好在那时年轻力壮翻山越岭全不在话下,黄昏前就赶到了目的地,在几声犬吠声中,只见一条河卵石铺的村道旁,几十幢低矮的泥墙瓦屋,簇拥在一个山岙里,门前的粪坑猪圈臭气冲天,鸡屎狗尿等垃圾遍地。老叶扒了几口饭,便由村书记领着连夜走访相关当事人,那时山区的老百姓纯朴,见两个屁股上挎枪的警察进了村,真是人人敬畏,在村干部的协助下,一起滥伐林木案当晚就调查清楚,当老叶他们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老姜家时,他早准备好夜霄,老叶喝着苞谷烧,就着炒黄豆,听老姜聊起了兴墩的故事。

兴墩村深藏仙霞山脉腹地,脚踏浙闽赣三省,它背靠高耸入云的石鼓山,南望浙西第一高峰大龙岗,西傍乱石飞渡的浮盖山,四面群山迤逦,峰峦叠嶂,而村庄周围山势相对平缓,就像一只大木盆,四周高,中间平,形成一个方圆四十多平方公里的高山峡谷。而山下东有仙霞关,南有安门关,西有枫岭关,北有六石关,可谓关隘拱列,道路纵横,历来是个易守难攻的屯兵之地,周围留下许多军事遗迹。北宋年间,就有杨八妹“剿寇赐泉”的故事一直流传至今,近代,粟裕、刘英率领红军游击队在兴墩一带山区开展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与兴墩人结下军民鱼水情的事迹,已载入史册,抗战时期,仙霞关阻击战中,我军民同仇敌忾英勇杀敌的激烈场面,人们还记忆犹新。

老姜的故事讲完了,山村的夜色也更浓了,当老叶酒酣耳热起身准备休息时,老姜把自己的卧室主动让给老叶睡,但当老叶掀起被子的那一刻,看到被面上跳动的跳蚤,就像热锅里在炒芝麻,吓得老叶浑身起鸡皮疙瘩,但这里远离城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老叶与同事只好坐在卧室的竹椅上打了个盹,度过了兴墩村难忘的一夜。

越野车在盘山公路上转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像孙猴子一般“嗖”一下钻出云端,眼前豁然开朗起来,老叶下了车,一块硕大的“长寿兴墩、养生福地”的景观石,告诉游人兴墩到了。向前走,一个颇为精致的花坛,花坛里种些五颜六色的鲜花,像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村姑,站在村口含笑迎接慕名而来的旅客。早先的河卵石村道,换成一条色彩斑斓的花径,那些带着岁月沧桑的泥墙瓦屋,现改建成别墅式的楼房,整个村子白墙红瓦鳞次栉比,小桥流水风光旖旎,兴墩像一把珍珠被散落在大山的碧波里。“这就是兴墩么?”老叶正疑惑间,与之有约的老姜远远地在村口就叫开了“老叶,老叶,终于把你盼来了,难得,稀客……”老姜迎上前来又是握手,又是点头,热情度之高,就像一个刚从火堆里扒出来的红薯——又香又烫。老姜比老叶年长几岁,想当年,老叶是护林的警察,老姜是做木材生意的个体户,两人不打不成交,一晃几十年过去,老叶还是个大头警察,老姜却在商海里如鱼得水,赚了个盆满钵盈身家千万,前几年被当地政府当作能人请回来担任村支部书记。现在虽已退居二线,但对村情、村史和近几年“美丽乡村”建设带来的变化如数家珍,这次自然成了老叶的义务导游。

老姜自豪地说;“如果说廿八都是一个遗落在大山里的梦,那么兴墩村,就是这个梦里的精彩故事”,他带着老叶在村里一边游,一边介绍着各处的风景。兴墩村人口1379人,全村土地面积15516亩,其中,林地面积13315亩。山林面积占了85.81%,因此,兴墩人靠山吃山,这几年“美丽乡村”建设风生水起,高山民宿与旅游业搞得热火朝天,靠的就是野生红豆杉群这块金字招牌。据《儒家墩戴氏宗谱》记载:红豆杉早在宋代时由戴氏祖先从福建汀州带过来栽种的,千百年来,兴墩人认为古树是有灵气的,不能触犯,正是得益于树神的庇佑,村民才能安居乐业。上世纪八十年代,曾有客商看中村里的一棵古柳杉,提出交换的条件是给每户一台电视机,但村民却不为所动。如今,这些百年树龄的红豆杉,高大挺拔,遮天蔽日,散落在沟沟坎坎山路两侧,苍老而又遒劲,树干直冲云霄,成了兴墩最靓丽的风景。“老叶你看,前面就是浙江省唯一一个以南方红豆杉为主要树种的野生植物保护区,这些古树能保存下来,也有你们森林警察的一份功劳呢”,随着老姜的大手往前一指,那些散落在村民房前屋后山坎上的参天大树顿时亲近起来,老叶不由地加快脚步来到古树群中,用双手一棵一棵地轻抚着粗壮的树干,仿佛又见到久别的亲人,脑海里浮现出当年警民共护红豆杉的情景。红豆杉集聚区内立着的一块锈迹斑斑的保护牌,就是最有力的见证。

老姜说起红豆杉情有独钟;在兴墩村境内,散落着野生南方红豆杉树100多棵,其中树龄超过百年的有49棵。树龄超过200年的有18棵,一棵560年的衢州柳杉王,需要四五人才能合抱。2013年国家林业局、教育部、共青团中央联合授予兴墩红豆杉集聚群“全国生态文明教育示范基地”称号。为了适度扩大红豆杉种群,今年又投资40万元,准备在红豆杉集聚区内补植4000株十年生的苗木,目前已种上山2000株。近年来,红豆杉引起游人越来越多的关注,有人慕名特地赶来和百年红豆杉合影。有几十对恋爱男女结伴相约在“夫妻”树下,共同见证他们忠贞的誓约。

老姜相告,创建“美丽乡村”的路怎么走?兴墩人的答案是:“千年的传奇要续写,古树名木文化要传承,村民生活生存环境要改善,旅游服务经济要提升”。为培育好这块金字招牌。兴墩村把“幸福乡村”“美丽乡村”“三改一拆”“五水共治”等工作有机结合起来,先后投入200多万元,对村里的民居,古树,山景、游道、水源、遗迹等景观进行了全新的规划和改造,拆除了有碍观瞻的猪圈牛棚,鸡鸭鹅集中圈养,清淤山塘,疏浚水源,目前已初步建成了“村口景观工程”“夫妻红豆杉广场”“健身百寿步道”婚纱摄影基地,薰衣草篝火演艺、野生红豆杉群保护等一批项目。为积极创建国家级生态文明教育基地,加快旅游业发展提供良好的资源支撑和生态保障,让游客在“寻梦之旅”中获得自然美和人文美的体验与享受。

老叶与老姜一路兴致勃勃地谈论着对古树名木的保护与传承,开发与利用,游了一上午也觉累了,便拐进柳杉王旁一个依山傍水的茶吧,这里原是山民舂米的水碓旧址,石头砌的茶室,石条叠的茶桌,陶土烧的茶碗,简朴而精致,四周古木森森,流水涓涓,翠竹临风,藤蔓缠树,薄雾缥缈,茶香袅袅。老姜见老叶一副陶醉的样子,不失时机地又炫耀起兴墩的长寿经:“在兴墩这个1300多人的小村子里,目前80岁以上高龄者68人,约占5%。这一数字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三倍。长寿的资本,就是这青的山、绿的水、不带一丁点儿尘嚣的空气”。是啊,数字最有说服力,兴墩森林覆盖率达到了94.5%,森林覆盖率比全省高33.5%,比全国高72.87%,这里每立方厘米空气中高达1.4万个的负氧离子。按照业内的说法,负氧离子含量1000-2000,即可以称为清新空气;2000-5000,可以令人神清气爽;5000以上,足以让人心旷神怡。这里是天然氧吧和世外桃源。

离开茶吧,已近午餐时间,老姜领着老叶跨进了“熏衣香舍”,看菜谱上尽是些“攀龙附凤”“珍珠蕨菜”“凤肝猴头”等菜名,吓得老叶不敢开口点菜,老姜看出老友的窘态,便哈哈大笑地接过菜谱丢在一边说;“不要被它吓着,这全是巩汉林与赵丽蓉唱的双簧”,这里烧的都是山里种的青菜萝卜、土鸡土鹅、瓜果竹笋。”小顷,几盘热菜上桌,老姜拿出“薏米烧”,两位老友推杯换盏对饮起来,待四两“薏米烧”下肚,老姜的话匣子,又像坏了的水龙头,再也关不住水了……。

“近几年,兴墩能锦上添花,还得夸夸姜彪与他的熏衣草,”老姜眯缝着醉眼滔滔不绝地称赞说:在首个国家休闲区试点落户衢州的大背景下,江山于2013年8月出台了旅游业“二次创业”的政策并制定了三年行动计划。计划的重要内容之一便是大力推进旅游招商选资,提升乡村休闲游的水平。2014年4月,一直在杭州做外贸的姜彪去了一趟兴墩村。那里的红豆杉群让他目瞪口呆,姜彪敏锐地意识到兴墩这片古树名木的价值,他断定“以此为卖点发展乡村旅游一定大有可为”。他的想法与兴墩村委一拍即合,于是,他转行投资打造高山旅游,租下村里的泥墙屋搞特色休闲民宿。在村庄平缓之处。包下了100亩山垄田种植薰衣草。并为薰衣草基地精心设计出一句广告词“兴墩,在薰衣草香中等你。”红豆杉中的紫杉醇,薰衣草间的爱情鸟,吸引越来越多的休假团、老年团、情侣团、暑期团等络绎不绝地走进兴墩,在此享受熏衣草带来的馨香、浪漫、多情、爱意、陶醉……,人们漫步在红豆杉下,哼着小曲,品着香茗,聊着闲天,广场上舞姿翩跹,篝火晚会上尽情欢唱。他们很多人操着“吴侬软语”,沐浴着尘世间的心灵,留恋着千年积淀的文化。连离开兴墩三十多年的老知青,在退休后又重返故地颐养天年。

在“美丽乡村”建设的推动下,原在外地打工的人回来了,外地赚来的钱用在当地投资,村民开起了16家农家乐,用都市的精致,乡村的实惠,为游客提供舒适整洁的客房120多间,村里滞销的土特产也供不应求,给这个远离都市的山村带来了滚滚财源。老叶听老姜对兴墩的“美丽乡村”建设赞不绝口,不由得又悄悄地问起当年自己处理过的砍树人:“小戴现在好么?”“好,也搞农家乐呢,去年就有七八万元的收入,村民的精神面貌提高了,滥砍乱伐,破坏森林的违法行为已经杜绝,赌博等不良行为基本绝迹,现在兴墩人把精力全用在实现中国梦的追求上。”……

“醉了,醉了,真的醉了!”老叶推倒酒杯,拉着老友,踉踉跄跄地向村中心走去,爬上村文化礼堂的舞台,扯开五音不全的嗓门又吼起了:“共产党员,时刻听从党召唤……”(本文有删节)

卡马西平癫痫病怎么预防郑州到哪治癫痫比较好?武汉医治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