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在路上(散文)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伦理小说

【一】

龙游商帮,这个名称的涵义太深,覆盖面太广,我不知道多年以前我在大连旅行时碰上的在那里经商的几个龙游人能不能解释其一二,但我分明记得那天,大连的繁华闹市里,当我们用龙游方言戏谑着这座城市和眼前这个有一定规模的店铺里某种熟悉的气息时,我看见了店主人眼里闪过的惊喜,然后,他飞快地走过来,对我们笑着,用方言说:真好,又碰到老乡了。那一刻,连空气也开始亲切起来。

“遍地龙游”,是我听到的关于龙游商帮在民间流传最广的一句俗语,年少时候不懂事,也根本不知道商帮是一个怎样的概念,初听大祖父说时,懵懵懂懂,以为真有龙在遍地游着,腾飞着,睁大了眼睛看他,也看他挑着的杂货担,特制的大箩筐里装满了各式新奇的、常用的货品,竹扁担被磨得光滑透亮,货郎鼓的声音高低错落,叮咚悦耳。那时候,我并不经常见到大祖父,他一出门总是十天半月,回来时,杂货担里琳琅的商品已经所剩无几,我看见他的面容疲倦,但是他脸上总漾着的笑,慈祥而温暖。

我喜欢跟在大祖父的身后,或干脆坐在他的膝上,听他绘声绘色地说他的天南地北,那时候还很陌生的地名:福建,安徽,或者江西,也听他说他的伙伴,他们一起餐风露宿,一起翻山,一起越岭,摇晃着的拨浪鼓是他们随行最动听的声音。那时候,我知道了外面有个很大很大的世界,那个世界里,有很多像大祖父这样奔波在路上的人。无限憧憬时候,记住了他们的走南闯北,也记住了他们走过的深浅不一的足迹,大了,才知道这也算是龙游商帮,连同很多年后在大连遇见的老乡。

追溯起来,这实在过于浅显,它只能从某一方面说明龙游人用敢拼敢闯的精神出发去做些小本生意。前几天查资料,温州籍陈学文教授在《龙游商帮研究》中说:龙游商帮萌发于南宋,鼎盛于明清,衰落于清光绪以后。龙游商人走南闯北,足迹遍于宇内,正如万历《龙游县志》所云:“遍地龙游”。一批像书商童佩、丝绸商李汝衡、布商胡筱渔的龙游商人,秉承脚踏实地、志在四方的志向,远走他乡、无远不届的勇气,敢于创新、诚信为本的理念,实现了“遍地龙游”。

一次又一次看到“遍地龙游”,开始感慨起来,原来我所生活的这个小城,早在明清时候已经辉煌一时,姑且不说龙游有着“四省通衢汇龙游”的优越地理位置,只看它在那时候作为惟一以县域命名的商帮,实质也融合了衢州、金华某些县份的商人,进而能够位列徽商、晋商等明清十大商帮之中,已经太不容易。

要去探访吗,关于龙游商帮?那些散落在乡间的马头墙上能不能找到一丝当年他们辉煌的痕迹?我的心开始向往起来,凝眸处,仿佛有龙游商帮远行的商旅,正在路上。

【二】

三门源,有些偏僻,我在冬日的午后抵达时,暖阳正好,风清冷。举目满眼青翠,村子在群山怀抱里,有山间蜿蜒而至的小溪轻盈地穿过村庄,溪上有石桥,或简单成一弯弦月,或苔藓藤蔓依附着自由生长,绿得开始苍茫起来。沿溪旁路向上,随处是烟火气息,年迈的阿婆一边翻晒着地瓜条,一边叮嘱一旁嬉戏的孩童,有妇人正在溪中洗着衣物,尘世的喧嚣在此刻散去,抬头,恰遇上右侧的石碑:三门源叶氏民居。

我差点忘记我就是为寻访这座古朴而深邃的宅院而来的。据资料记载:“龙游商帮犹如徽商,在致富后不惜巨资,竭其所能在故里大兴土木以显赫门庭,光宗耀祖,于是一幢幢装饰豪华、气势恢弘的宅第建筑在三衢大地落成。龙游三门源叶氏建筑群、江山廿八都姜家大院、龙游大街傅家大院、龙游湖镇黄家居、开化霞山郑宅大院堪为诸多建筑中的杰作。”是怎样的建筑,足以让它代表着一个商帮曾经有过的辉煌?我站在“芝兰入室”门楼前,只一抬头,已经开始惊叹起来:全青砖砌成的重檐结构,上面清晰地雕琢着各种花纹图案,渔樵耕读、八洞神仙、福禄寿喜,以及琴棋书画,还有更精彩的是吗,那些叫得出叫不出的戏曲砖雕,譬如《四平山》,《打金枝》,《双鞭会》,《貂蝉拜月》等,每一块都镂空镌刻一出婺剧曲目,生动的造型,精湛的工艺,直让人叹为观止。入内,三进两明堂,天井和厅堂明亮,厢房精致,楹柱粗壮,鸳鸯桌典雅,砖雕,石雕,木雕,随处可见,窗棂和走马楼结实,并雕刻着各式花纹,诸如亭台楼榭、山水花鸟,栩栩如生、极尽奢华……

此刻,阳光下的叶氏民居有些落寞,我实在想象不出来,一个半世纪之前,眼前有着怎样的繁华,有着怎样的峥嵘岁月,它的主人,叶庆荣,叶鹤夫,他们经历了怎样的商海和宦海沉浮,要耗费多少财力、物力和精力,才能在这样的山深处,建一座让后来人震撼和惊艳的宅子?我抬头凝视,驻步皆景,高高的院墙和马头墙日渐斑驳,雕龙附凤的门窗美轮美奂,陈旧里,是古典,是优雅,是一代儒商留下的品味和文化。我看着那些旧家具,它们携裹着经年不散的气息,隔了几百年依旧扑面而来,我可以去想象吗,这里曾经有过的辉煌?

这是龙游商帮中很典型的一个例子,他们斥巨资,建豪宅,展示的不仅仅是一个家族的兴旺发达,也是一个时代经济的发展。当我再取道去龙游民居苑看傅家大院的时候,我看见的是1842平方米的恢弘古建筑,三进五开间,精美的牛腿,布局合理的厅堂厢房,无不透露着这个家族当年的雄厚财力。还有吗?还有汪氏宗祠、滋树堂、爱日堂、永锡堂……

有些感动,这些散落在民间粉墙黛瓦的明清建筑,承载了多少历史烟云?我行走着,感受着,之中凝固着多少龙商的繁华和落寞?白花花的银子运回来,建了这么多高大而古典的宅子,可以怀旧,可以豪情,可以激烈后人,让我们铭记着他们曾经怎样不辞辛劳地奔波在路上,风雨兼程。

【三】

闲时,我喜欢走在龙游的街头巷尾,看小城的日新月异,也看小城依然颓败古旧的角角落落,经过西湖沿时,常常有片刻的停留,什么时候呢,这里是龙游城的正中心,聚集着数以千计的商贩,他们在这里经营着各式各样的商品,热闹,兴盛。只是,彼时的繁华,此刻的荒凉,所有的都随岁月跌落到那一池墨色的水中了吗?“我宁愿时光流转,几世轮回,我是前世这池塘边对镜梳妆的人,敷了薄薄的胭脂,涂了鲜艳的口红,然后漫无边际地等待我那出门在外经商的丈夫,他带了最奇妙的东西来哄我,然后再让我无限地等待下去。又有什么不好?”

这是《无梦到徽州》里的一句,读到时,有片刻的恍惚,那时的龙游大地,是不是随处都有这样的女子在漫无边际地等待?一边守着深深的庭院,一边死死地盯着门前的路,是不是有熟悉的人来了?是不是终于等到要等的人了?脑子里只一个劲地想着,念着,望眼欲穿了,站成雕像了。

转眼沧海桑田。历史的云烟散去,今天,我只是个寻访当年踪迹的女子,满怀了兴致。或者行走的过程本身愉悦而舒朗,更何况这一次,是为寻访龙游商帮而来的。我走着,看着,看山川田野间一座座白墙灰瓦的房子,看潺潺溪流上破败却结实的古旧石桥和小亭,也看依旧鲜活地存在于记忆里的鸡鸣书院旧址,想起书中只简单记载的“山麓有鸡鸣书院,今废。”突然开始伤感起来,想起一句:“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这一句,也可以形容龙游商帮吗?鼎盛时,“多向天涯海角,远行商贾,几空县之半”,“挟资以出守为恒业,即秦、晋、滇、蜀,万里视若比舍”,没落时,“心中再无当年远走天涯的锐气和气吞山河的雄心”,“只凭着祖先遗留的资产,安逸守旧,不思进取过日”,之后,思想的束搏,战事的困扰,水上交通的失势,便慢慢开始衰败了,枯竭了,弹指间,奢华烟消云散。这样的结局,让人感觉如同电影的散场,明明结束了,还坐在那里,呆呆地,一边回想着,一边,只有叹息着。

前些年在单位着手省著名商标续展工作时,接触了龙游本地很多企业,才知道龙游商帮曾经的辉煌虽然已经落幕,现代龙游,依然有着腾飞的后发优势。古老技法的传承,地域文化的沉淀,商帮精神的发扬,涌现出了一大批著名商标,诸如寿牌、德辉、铜鸟、方山、001、尼尔迈特等。每个品牌的崛起、发展,都带着龙游商帮敢为人先的拼搏精神,他们敢于面对商海的变幻莫测和激励竞争,跌宕起伏里,傲视着,腾飞着,谱写出了一曲又一曲动人的乐曲。

笑。这是多么让人欣慰的事。终于有这么一天,我们不用再对着先辈们所遗留的叹息不已了,那些断垣残壁,那些残砖破瓦,那些牌楼,那些宗祠,以及曾经极致辉煌的深深庭院,都在此刻,如枯枝般发了新芽,之后,便是漫长的路,我们会一直走着,脚步铿锵。

如同当年的龙游商帮,一直在路上。

南宁癫痫较好医院拉莫三嗪能治疗外伤性癫痫吗在饮食上癫痫患者要注意什么呢福州怎样找到好的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