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消逝的童年游戏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评论
无破坏:无 阅读:1423发表时间:2016-06-14 00:30:00 摘要:北大荒童年的游戏离我们越来越遥远了,滑冰板、折飞机、单腿拐、老鹰抓小鸡、过家家、打游击、弹溜溜、窜果园,偷瓜地,掏麻雀,捞小鱼……不知道这些算不算民俗的一部分,这些曾给了我们童年欢乐的游戏,给我们留下会心微笑的回忆,正悄悄地离我们远去……    一、踢盒子   还没等晚饭端上桌子,小健抓起半个馒头掰开两半,从碗里挖了半勺子酱抹在夹层里,双手用力一按,紧接着啃了一口,撒腿就往外跑。娟子看见小健跑了,哭咧咧地找娘:“妈!您看我哥,他又不带我。”娟子娘爱抚地摸着娟子的头发,说:“傻丫头,你哥是男孩子,这大晚黑的出去疯,让狼叼了去,咱不去,吃了饭,娘陪你“撺嘎啦”。   小健一口气跑出家门,月亮已经升高了。高大的杨树在晚风中“唰唰啦啦”地响,远山黑魆魆的只剩下一个轮廓,偶尔传来几声鹿鸣。连队食堂门口的空地上早已聚集了好几个半大小子,连他最讨厌的花丫也来了,后面跟着他的哥哥。   北大荒的夏天很凉爽,劳累了一天的大人吃过饭很快就会休息。那个时候电灯还没有普及,家家点着昏黄的煤油灯,如今看来倒是民俗风景。   孩子们的心是飞翔着的,满脑子的英雄故事,随时随地地调皮捣蛋。上树爬山,砸玻璃掏鸟蛋,一刻也不得消停,弄得鸡飞狗跳,他们落得哈哈大笑,常常害得大人在后面追赶,恐吓,他们则跑得老远,站起了呐喊:“没打着,屁老姚,吃鸡蛋,长白毛……”   白天孩子们在学校,晚上的天下是他们的,领着弟弟妹妹,牵着狗的出来“踢盒子”。做“盒子”的道具什么都有,罐头盒、瓶盖子,只要踢一脚“仓啷啷”有声就行,   几十个孩子凑齐了,把一个孩子眼睛蒙上,其他的孩子则分散开躲藏起来,等藏好了就喊一声,蒙眼睛的孩子开始找,抓到一个就算一局,然后把抓到的这个孩子眼睛蒙起来重复刚才的故事。被蒙眼睛的孩子的任务不仅仅是抓到一个替罪羊,他的任务还要看守家园,那个“盒子”是不能被偷袭踢出响声的,否则,他就要继续被蒙上眼睛等待下一轮游戏的开始。   小健不喜欢带妹妹,她才六岁,走路都不稳当,何况一哭一闹自己也玩不好,他可没有花丫的哥哥那么有耐性。   “踢盒子”可以作弊,蒙眼睛的围巾,帽子之类不是很严实,透过仅有的缝隙隐约能看见月亮下的恍惚身影,被盯上那位的藏身之处很快就会被发现,然后就是吵闹着说:“你偷看,你偷看!”   小健今晚运气好,不是他藏得有多隐蔽,而是他躲得远。这让他有些不快,总是躲藏也不好玩,看来躲不是办法,还要去“踢盒子”呢!今晚的盒子让花丫她哥哥踢了,这让小健忿忿不平:“哼!都是文革这个笨蛋!”心里想着也不敢吱声。   被小健称为文革的这个孩子比小健他们都大,脑子不够使,呆头呆脑的。考试从来不及格,可是老师不敢拿他怎么样,因为这小子有羊角风。他发病那些年,整个连队不得消停,不是这家孩子被他打了,就是谁家玻璃让他砸了,一天到晚鼻涕拉下跟屁虫一样跟在大孩子后面闲逛撩闲。听大人说:文革他爹妈不是亲的,有好吃的都是偷着吃,任由文革在外面瞎跑胡闹。   “踢盒子”每次都是他蒙眼睛,他喜欢捉弄小孩子,又不敢惹他,他要先谁也没办法,孩子们都知道蒙眼睛就属他偷看得多。时间长了,大家心里有了数,就想办法折腾他,害得他瞎猫一般乱闯,就是抓不到人。文革会抽烟,偷着抽,怕他家大人看到揍他,有一回在厕所里抽烟正好叫他爹碰上,被他爹一顿大棒子削,脸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变成了黑五类。   小健聪明,不让我蒙眼睛,故意被你抓到还不行啊!就这样小健过了好几回瘾,可是,今晚他不想被抓,他们商量好了,再藏的时候都跑回家睡觉,让文革自己和自己玩吧!   连队的狗早就不叫了,孩子们的笑声也突然消失,小健悄悄地跑回家,脚也不洗就钻进了被窝……   二、“撺嘎啦”   娟子她娘说的“撺嘎啦”是北大荒女孩子的游戏。几个女孩子围坐在一起,一边叽叽喳喳地说话一边不停地忙活,看得大人们笑眯眯的。   “嘎啦”是偶蹄动物后腿关节的一块骨头,“嘎啦”以羊骨为好,俗称“羊拐”,玲珑小巧,轻巧好玩。四只“嘎啦“为一副,每个“嘎啦”有四面,四面四个模样。那时连队有羊房,每到冬天冻死不计其数,特别是小羊羔子死伤更多,尸体统统扔到山沟里喂狼。   有哥哥的女孩子会央求哥哥帮着弄一副“羊拐”,这帮臭小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提溜个斧子大呼小叫地进了山。野够了,“羊拐”也弄回来了。   哥哥们把“羊拐”上的残肉剔干净,那个仔细劲要是用在正地方大人不知道会有多高兴,这是皮小子们最安静的时候,看来认真还是要兴趣的,关键是喜欢,哄妹妹天经地义,树立形象呢!   “羊拐”收拾干净再用沾了水的红纸包裹了上色,一副漂亮的“嘎拉”就做成了。女孩子手巧,找四块不同颜色的花布头,裁成大小四五公分见方的布片,用针线把四边连起来缝成一个武汉看癫痫病到哪家医院口袋,里面灌上苞米或杂粮,北大荒的女孩管这个布袋叫“籽湖北得了癫痫怎么办儿”,一切齐备,就可以游戏了。   “嘎啦”有四个面,站立的两面:一面叫“肢儿”;’一面叫“轮儿”。躺着的两面:一面叫“坑儿”;一面叫“肚儿”。“肚儿”特别形象,如同躺着睡觉的弥勒的肚子,圆滚滚的发亮。   “撺嘎啦”有讲究,女孩子大多围在热乎乎的火炕上坐着,一把四只“嘎啦”经过纤纤玉手在炕席上曼妙地一划拉,“嘎啦”便四散开来。每只“嘎啦”相互之间不能太近,紧贴着也不行,否则捡拾的时候会碰到另一个,这样算来就输了。又不能太远,远了捡拾起来会够不到,也是麻烦。“撺嘎啦”讲究眼明手快,迅速地抓起,或小心翼翼地拿捏,大气都不敢出的滋味,笑翻了看热闹的。   “撺嘎啦”关键是一手抓,“籽儿”抛起来落下之前,要手掌轮儿紧贴着炕席,虎口张开向前急抢,迅速抓起,这样能得到较高的分数。   “撺嘎啦”每抓起两个一样的得一分,三个一样的得十分,四个一样的得二十分。撒开来的“嘎啦”不会随你心愿,要按规则逐个摆过,抓“肚儿”的时候,必须在“籽儿”落下之前摆弄过,以此类推,面儿的朝向一样的才能抓起。四只“嘎啦”四个面分数最多,抛撒的时候要仔细斟酌和掂对,跟买彩票差不多。   女孩子在漫长的冬季里除了女红便是“撺嘎啦”,每家的炕头上见天哗啦哗啦的清脆。笑声透过窗缝溜到大街上,随着西北风奔跑,叫来了乡邻的伙伴。热气腾腾的火炕上,炕头是“撺嘎啦”的女孩子,炕梢是缝补衣裤的女人。   北大荒漫长的严冬挡不住人们渴望春天的向往,桃花水下了,冰凌花也就开了。这个时候小健就会领着娟子看溪流,溪流里有小鱼,青草儿就要绿了。青草绿了的时候,娟子又长高了一点,跳猴皮筋的时候她可以飞得更高了。   三、猴皮筋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女孩子是跳着猴皮筋长大的。那个时候,操场上、大门口、杨树下,到处都是他们翩翩的舞姿。可爱的小辫儿随着轻快跳跃的童谣上下翻飞,到处都是他们的歌声和欢唱:“小皮筋,踢呀踢,马莲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猴皮筋和猴皮没关系,至于为什么是这个称呼,至今无从考证。皮筋有伸缩性,可长可短,弹性好。一根长长的皮筋把两头接上变成一个圈,两个孩子一边一个套在腿上,挂在腰间,形成两条平行的线。另一个女孩便在这撑起来的平行线上翻飞,花样百出,翩跹起舞。   跳皮筋要唱歌谣,要有节奏感,欢快而向上,无忧无虑的情怀和童真才能体会那份快乐,童年就该和童谣一起长大的啊!   皮筋的材质有很多种,最好的就是胶轮拖拉机的后轮内胎。宽厚、结实、弹力大,但是,能搞到这个东西的人那是真不简单,除非你的父兄是开这种车的。那时候,“55”、“28”非常少,每个连队也就那么一两台。再说,那时兴节约闹革命,一条内胎若是漏了,要用“皮错”打磨伤口处,然后涂上胶水压实继续使用,后来有了火补胶。能有一副宽厚的皮筋是每个女孩子的梦想,好在大家有自知之明,不可为就不为,反正要大家一起玩,至于归谁所有那是另一回事。还有就是自行车的内胎,可是,买得起自行车的就那么一两家,谁舍得给你铰了做皮筋,除非男孩子偷着拿它做弹弓,否则,几十年也不带换一条新的,自行车的内胎发红,比胶轮拖拉机的内胎鲜艳,只是弹力没那个好,稀松。   最简单的皮筋就是女孩子的扎头绳了,她们管它叫皮套,细细的一小圈,可以套在手脖子上做装饰,五颜六色的都有,大概两分钱一根吧还是一分钱两根。女孩子把这些皮套串联起来,也很好看呢,关键是方便,占地儿小啊!装书包里一点也不显眼。   跳皮筋分两种方式:一种是跳筋;一种是蹦筋。跳筋要边唱边跳,一只脚勾在皮筋上,和另一只脚倒换着跳跃,总之,脚脖子挂着皮筋上不能离开。蹦筋就简单了,双腿用力,从地面弹起,两只脚要同时勾住皮筋才算。一个人在皮筋之间蹦进去,跳出来,不亦乐乎。   跳筋是女孩子的专利,蹦筋男孩子也可以参与相。同的是,最初皮筋的两端是从脚脖子开始的,升一级往高抬一点,脚踝、关节、腿根、掐腰、齐胸、脖子、一直到头顶,都跳过了算一个回合,两伙或三伙比赛,看谁先跳完一个回合。   跳皮筋的歌谣有很多,大多都记不起来了,在街上看着身穿蓝白色运动衣校服的小女孩,看着她们背着大书包无精打采地赶路,不免神伤,脑海里就会有穿着花衣翻飞在皮筋上的小姑娘:“一二三四五六七,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四、丢手绢、找朋友   物质生活匮乏的年代,精神生活却不贫穷。自娱自乐的方式有很多,大人们打扑克、滑冰、编排文艺节目。男孩子们满街疯跑,喂狗打架。女孩子跳皮筋、撺嘎啦,各人有各人的乐趣,互不干扰,自得其乐。   常看到一群小孩子面朝里蹲成一个圈儿,不许后看,圈外一个孩子边跑边唱,蹲着的孩子拍着手打节拍:“丢啊丢,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边,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   与“丢手绢”类似的游戏是“找朋友”。也是手拉手面朝里围成一个圈,一个孩子在圈里蹦跳着唱歌谣,当然大家一起拍巴掌一起唱,很有节凑以配合圈内的孩子跳跃:“找啊找啊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敬个礼,握个手,你是我的好朋友,再见!”找到他认为合适的,就敬个礼握个手,互换位置,继续游戏。小孩子不大,但知道男女有别,跳到异性面前的时候,即使节奏正好也要继续跑下去,坚决不握手,居然有跑累了找不到合适朋友急哭的孩子。小小年纪,哪里来的那么些个故事啊!   五、跳格子、打瓦   跳格子男女孩通玩。找一块平坦的地场,捡一截树棍儿在地上画出两条竖的平行线,平行线之间再画上横线,分成七个格子。游戏的时候要先把一只“撺嘎啦”用的布口袋丢在第一个格子里,然后单腿站立弯腰捡起来蹦进格子里,挨个格子蹦到头再蹦回来升一级,然后丢第二个格子……   “打瓦”是男孩子的专利。“瓦”要钢铁的才好,过去的汽车和拖斗才有钢板,运输的货物超重了或者时间久了,就会断裂,去修理厂找熟人要一块四方的回来,不知道看红了多少双眼睛,羡慕,自得,眼红,妒忌,啥心理都有。   “打瓦”有点类似保龄球,远远地撞击,程序比较复杂,先画一条横线,横线上立着一块砖头,所谓“打瓦”就是拿手里的“瓦”打它,不知怎么的,叫法是反过来的,“打砖”才对啊!   “打瓦”很费鞋子,有个过程要单腿踢着瓦片前进,向那块砖头进攻。顺序一环扣一环,什么抛瓦,甩瓦,陶裆,头顶,后尅,很是繁琐,几局下来,总有一只鞋的前面露出脚趾来,回家免不了挨顿胖揍,杀猪样地嚎一场,明天又继续。   六、跑台湾、胜利格   “跑台湾”和“胜利格”一个性质,区别在于画的格子不同,至今想不通那时候怎么很多游戏都是画格子的。   “跑台湾”的格子画得大,一个大大的方框,一头开个口再画个葫芦样的头。方框是大陆,葫芦是台湾,两伙皮小子在方格子里摔跤,攻方的目的就是攻进葫芦,守方的任务是阻止他们前进,规则是不准用脚踢,只能摔跤,一方把另一方摔出线外就算赢。一个大大方框里就如一个角斗场,两伙不共戴天的对头武汉哪个癫痫病医院权威,斗得尘土飞扬。   游戏的时候可以休息,一只脚只要踩在线外,另一只脚在线内就算“告假”,不需要裁判,约定俗成的规矩,谁也不能破坏,是不是很像现今的拳击赛,只是没那么野蛮罢了。   胜利格就简单多了,一个大大的长方格子里再横着画上可供人行走的四个小长方格,如同旱地的阡陌平面图。每一条池埂子上都站一个守军,守军不能出格,攻击方要冲过四道关卡就算胜利。   胜利格是微缩了的跑台湾,只是变摔跤为拍击,守方碰到攻方的衣服就算杀掉一个敌人,空间狭小,获胜的可能和成功守城胜算各占一半。   攻也想胜利,守也想胜利呢!   七、抽冰猴、滑爬犁   北大荒的孩子管陀螺叫“冰尜”或“冰猴”。数九寒天,外面刮着寒风,零下三十几度,露天的冰面上经常有成群的孩子在玩耍,不说是鸡飞狗跳,也得是狗皮帽子满天飞。一个个冻得小脸通红,通红的脸上有汗水北大荒的孩子是“抗造牌”的,裂着怀,流着鼻涕,袖子抹得发亮,皮帽子的耳朵秃噜反杖的,别提那皴了的手背了,口子里渗着血,造的跟藏族老乡似的,就是不能耽误玩儿。 共 656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