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春之意象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评论
摘要:如今,已过不惑之年的我,想起娘的笑脸,依然觉得很美,依然觉得娘的笑脸就是孩子眼里最美的春天。 北方的春天来得晚。江南才俊大力渲染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时候,我们还在尊顺着老祖宗留下的“吃了端午粽,才把棉袄送”。就算已经走在春天,也看不到春天的迹象。   在我还看不懂节气表的年龄,春天的意象是缥缈的,不确定的。只是觉得那风突然就像饿了肚子,听上去风声鹤唳,很唬人,扑到身上的时候,软绵绵了。再也不能穿过棉袄棉裤,冰冷地往肉里钻。就像娘那高高举起的手,看上去挺吓人,落在身上竟然不是那回事了。   我不知道是春天已经来了呀,周围的世界还没有一点变化。树上、地下都还是光秃秃的。只是觉得身上的棉袄和棉裤一天天重起来,穿在身上像盔甲般密不透风了。在胡同里刚刚跑几步,棉裤就绞到腿上,棉袄就贴到背上,脸红得像喝了一瓶老白干,头上有热气腾腾地蒸发,鼻梁上镶了一层亮晶晶的汗珠。   一切都还沉寂着,大地沉寂着,村子沉寂着,人心也沉寂着。突然,无边的寂寂中传来一个声音:赊小鸡来,赊小鸡——。声音随着变软的风穿过大街小巷,就像要唤醒什么。这不是春姑娘的声音,是一个苍老浑厚的男中音。百无聊赖的耳朵听到这个声音后迅速调动起我们的神经,我们欢呼着跑出家门,从各个胡同汇集到车子后面,追着跑。穿了一个冬天的棉鞋、棉袄、棉裤呈现出破败的老旧,随着七歪八扭的跑姿呼应着我们的兴奋。当我们跑得汗水涔涔就要丢盔卸甲时,赊小鸡的人才找个朝阳避风的场所,支好自行车,把盛小鸡的笼子搬到地上。笼子上盖着一块黑乎乎的布,我们围着笼子转圈圈,听到小鸡在布下“喳喳喳”叫得欢,却怎么也看不到小鸡的身影。有孩子忍不住偷偷伸出小手去掀那黑布的角,就会听到一声断喝:“别动手!快回家叫你娘去!”   围观的孩子顿做鸟兽散,呼啸着跑回家去,拖了自己的娘回来。   二十只毛茸茸的小鸡被娘赊(春天不用拿钱先养着,秋天算账)进家门,放到最东边那间的炕上。小鸡怕冷,要在炕上养些日子,等到室外气温稳定了,温暖了,小鸡抵抗力也增强了,娘才会把它们放进院子里。屋子里的光线薄薄的,小鸡的黄色更显得鲜亮,娇嫩。这是我家里最早的春色。小鸡的到来,我的世界顿时变得生动了,站在炕前翘着脚跟,眼睛越过娘堆在炕边挡小鸡的草帘,看着绒球一样攒动的小鸡,那一团嫩嫩的黄色挠得我心里痒痒的。娘看到我垂涎的表情就像猫看着鱼,及时做出提醒:“只准看,不准伸手啊。”   小鸡的身子圆圆的,脑袋圆圆的,屁股圆圆的,连眼睛也是圆圆的,身上覆盖着茸茸的黄毛,嘴巴不停地啄着炕上娘撒上的小米,两条稚嫩的小腿,走起路来一溜小跑,就像一阵踉跄。我扶着炕沿看小鸡,小鸡也瞪着圆圆的小眼睛看我,看我的时候将头歪着,就像边看边思考。   小鸡跑的时候喜欢扎堆,领头的向左边跑,它们就跟着往左边跑;领头的向右边跑,它们又跟着往右边跑,就像抢什么宝贝。它们在炕上忽地跑向这边,忽地跑向那边,一团黄色就像来回摇摆的旌旗。小鸡站立的时候也喜欢扎堆,身体你挨着我,我挤着你,就像怎么亲也亲不够。我看见有小鸡倚着同伴打盹,“扑棱”歪一下身体赶紧站好了,抖抖绒毛,装作没有睡着的样子。   我学着娘的样子唤小鸡,上嘴唇碰着下嘴唇,发出“啵啵啵”的声音,小鸡一窝蜂似地跑过来,互相挤压着仰着头看我。我侧过头看看娘不在屋里,伸手抓起一只小鸡握在手里。小鸡毛茸茸的身体很柔软,拿在手里轻飘飘的,这感觉让我兴奋得心跳都加快了。我小心地把小鸡放到草帘外边,把脸凑到它跟前,逗它玩。小鸡胆怯地站在那里竟有点发抖。听见其他小鸡在草帘里的叫声,小鸡着急地在草帘外游弋,想回到伙伴当中,对于旁边兴奋的我装作视而不见。我拍打着炕沿吓唬它,想引起它对我的注意,它惊恐地看了我一眼,就像看见了怪兽般仓皇地跑起来,看看实在无处可去,竟然一脸悲壮地跳下了炕沿。   小鸡摔死了,这让我很伤心,也很害怕。满心的喜欢它呀,却让它丢了性命,我瞅着它的尸体顿时不知所措。让我害怕的是娘恰巧走了进来,并且一眼看到了地上的小鸡。披着一身阳光的娘脸上的表情顿时结了冰。看到娘的表情,我感觉后背发冷,就像失脚掉进了冰窟窿。我把小鸡从地上拾起来,捧在手里,喃喃地和娘说:“不是我拿的,它自己从里面跳出来,‘吧唧’一声掉到地上了。”   “它自己能跳出来?还‘吧唧’一声?”娘说前一句话的时候是气哼哼的,就像冬天凌厉的寒风扑面而来;说到“吧唧”的时候她笑了起来,就像突然间看到了春暖花开。娘的笑脸让我感到突然,我正站在万分恐惧中仰视着她的脸,等待着一阵训斥或是说教。我猜想着娘会说:“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你知道一只小鸡能给家里带来什么吗?小鸡长大了会下蛋,蛋能再孵小鸡,孵的小鸡还能下蛋。你的新衣服,你想吃的糖,都是小鸡给与的。以后你别想再要新衣服和糖了。”或是直接严厉训斥:“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听话!说了不让你伸手,怎么就不记事呢?不挨揍记不住是不是?”或是更直接的拉过来照着屁股揍几下。娘没有这样,我的设想都落空了,但是,这样的落空让我感到高兴。我呆呆地看着娘的笑脸,娘的笑脸真美啊。我咧开嘴跟着娘没心没肺地笑起来,开心的就像不是刚刚摔死了一只小鸡,而是我做了无比光荣的事情。   那个午后,在那座一贫如洗的房子里,体弱多病被生活困苦着的娘竟然因为我的一个象声词(或是因为别的)原谅了我简单的谎言。娘的笑容是那么纯净、纯粹,连眼神里的疼爱也是由衷而纯洁。娘的包容胜过了所有的说教,娘的疼爱和豁达给予我宽厚的心性,给予我一颗快乐的心,从童年一直陪伴到今天。   如今,已过不惑之年的我,想起娘的笑脸,依然觉得很美,依然觉得娘的笑脸就是孩子眼里最美的春天。 哈尔滨看羊癫疯最好的医院江西哪里有好的癫痫病医院武汉癫痫病医院哪家效果最好吃什么会导致癫痫病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