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丁香收获】迎新娘(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评论

前两天我表弟给娃娶媳妇,真风光,二十辆小车,婚车据说是价值几十万元的宝马什么的。这放在现代的农村,虽属不上第一, 也能算个第二、第三。

近四十席的客,杀了一头二百多重的猪,还另外割了二十多斤肉。鸡、鸭、鱼,应有尽有。据说这个娃,是一个什么包工头,这几年也发了,在西安买了房,这次结婚在农村老家待客。

新房屋里屋外, 包括院子、厨房收拾干净利落后,就讲究吃喝,这几年农村村民生活水平也提高了,吃饭、喝水、喝茶都挺有讲究的。人们三三五五议论着过去,品味着现在,嘻闹声、叫喊声夹杂着逗人的玩笑声充满了新房,飘向了整个院落,给婚宴增添了喜庆的风采。

早上的臊子面,带着温馨的芳香,酸香辣的味道,扑面而来,撒向了周围几百米的村庄, 钻进了家家户户的房屋、灶房。使人心旷神怡,整个村庄都陷入了温柔祥和、幸福美满的气氛中, 人们不得不想多多闻闻这诱人的香气。让五脏六腑也沾沾这难得的便宜。

吃过早饭,我和几个年己花甲的老人坐在一起,聊起了社会的变迁,聊起了新旧时代的变化,一位年己六旬的老哥,侃侃而谈他结婚娶媳妇的前后过程,令人感慨,回味万千。

房内炉子火越烧越旺,无烟煤在炉内串起了不大不小的火苗。炉子上两个不锈钢杯子,轮换着熬着、又些扑着主人家的龙井、碧螺春、普洱茶等高档茶叶。“好猫”烟味、茶的清香味笼罩着整个房间,使人感到春意浓浓。

这位大哥是八十年代初结的婚,那时农业社还没解散,他说:“记得在腊月二十左右,结婚那天,托关系找了一辆手扶拖拉机,连拉人带拉东西,这还算不错,那时许多人结婚都步行,陪的嫁壮用架子车拉着,就连新娘也和亲朋好友一起走路。”当时他还在一家小企业上班,眼看结婚的日子临近,就是没有一身像样的外罩衣服,老人满打满算家里钱还不够娶媳妇,并要外借几百元钱,那时人都缺钱,借钱相当困难,原打算买衣服的钱落空了。没办法,老人给他做工作,让把旧衣服洗干净,让裁缝用熨斗运展一下就行了。

“我看家里实在困难,心里难受。不甘寂寞,虚荣心极强的我又为新婚衣服伤起了脑筋。一天,我打听到单位有一位职工,买了一身新衣准备过年,我讨好的向他求借,让他回家给他爸妈说好,只借我穿一天,结婚后马上归还。还好,他爸妈同意了,我高兴的把这事回家告诉我父母,可母亲又说,借就借三天,咱农村有讲究,三天后归还,那怕咱就穿一天,也得在家里放两天, 这样咱脸上也有光气,这事也就终于这么定了。” 这位老哥滔滔不绝地讲着。

我瞪着吃惊的眼神,呆呆地望着这位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老哥,心想,结婚都借衣服,还别说吃的。那时人们的生活就是寒酸啊。我也知道,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出门吃饭要粮票,扯一尺布要布票,割肉要肉票,就连买一、二斤黑白糖都要糖票。

“那天早上也是臊子面,虽说是臊子面,汤锅的臊子能数得着,就连葱花、油炸豆腐都聊聊无几,更别说木耳什么的。客待了不到二十席客(那时六人为一席),只割了十多斤肉,二三十斤豆腐,不到十斤菜油。其它都是些不值钱的材料和自己地里所产白罗卜、红罗卜和白菜。”

这位老哥说到动情处,眼圈满是泪水,长长叹了一口气,又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我急忙用打火机把烟给点上,又拿起杯子,上了一杯茶,双手递了过去,我被那时的生活困境所感染了。心情久久回荡在那个曾云岁月的日子里。

那时没有服务队, 只请了一个厨师。端饭都是门份帮忙的人,上午吃的是菜,共计九碗,用一个大方盘一次端上。什么菜呢?说出来现在年轻人可能都不信:四碗豆腐拌方块白萝卜片,每碗上面扇三、四片切地薄薄的肉;两碗带汤的粉条,两碗绘白菜,中间一碗大杂绘菜,馍是自己蒸下的。这在那时是招待亲朋好友的最好佳斋。

那时人们生活艰苦,谁家有事,早就打听,图得是好好吃一下,改善一下生活。有些队上人来时,一人领一个或两个娃,菜往往不够吃,六个人座位,加上站立的小娃,大小七八个人。你说这够吃吗?又些吃完临走时又用馍夹上些菜也拿走了。娶媳妇是图得心情高兴,家里人也不管这些,一个劲地让客人吃好,喝好,菜吃完了再上。难得娶一回媳妇,热闹一场。

腊月的天气,天寒地冻。呼啸的西北风刮得天昏地暗,天慢慢飘起了雪花,就连树上的鸟儿也躲得无影无踪,大街行人稀少,偶尔一二声狗叫,给滴水成冰的冬天增添了几分寒意。人们在大门外燃起了大火,用各种木棒杂物烧着,驱赶着寒气,烤着双手和双脚。

听着老大哥一番发自内心的感慨之言,我笑了笑,带着安慰的语气说道:“你看也不过来了吗。你儿女不都有了满意的工作,外孙、里孙都上学了吗?”

表弟那中午上的菜是八凉八热,鸡是整条鸡,魚是-斤多重的大鱼,还有叫不上名堂的什么山珍海味,有些用筷子动一下,吃都没吃,看起来令人十分心痛。

老大哥吃着、看着,长长叹了-口气。是啊,现在社会发展真快。他眉色飞舞地又说:“咱们做梦都想不到,现在娶媳妇这么排场,吃的好,喝的好。就连过去想都不敢想的电话,都换成手机了,还分什么智能手机,手机上网,电脑什么的。有些咱们还真正叫不上名堂。就连电视机也变成了液晶的。”

同是娶媳妇,今非昔比,真让人感慨万千。

目前治疗癫痫病的药物都有哪些婴儿癫痫怎么治疗哈尔滨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癫痫的早期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