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数学课上的文学梦(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评论

我正沉浸在文学杂志的世界里,任思绪飞扬,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那畅销书的作者,文学杂志的优秀撰稿人,名满天下,嘴角逐渐浮现一丝弧度。此时,数学老师那熟悉的身影很不切时机,大煞风景的残忍的将幻想打碎撕裂蹂躏,我最头疼的数学课上了。

不是文科生,不知数学苦。曾经无数次迷失于那一道道的函数图象,复杂的圆锥曲线,逆天的数列中不能自拔,悲催到了一种境界,试卷上可怜的分数就是明证。

数学老师在神采飞扬的讲着习题,我却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我真佩服他的旺盛精力和灵活头脑。不过,在佩服过后仍然执迷不悟,我拿出数学演算稿纸开始写未完成的小说,继续我的文学梦。

文科班的数学课堂那可谓众生百态,有睡觉的,有玩手机的,有像我隔位女同桌一样跟着数学老师疯狂叫嚣的,有看杂志的,有假装听课的,有冥思苦想的,我属于后两者,假装听课,时不时抬头应和几声,说几个答案,然后冥思苦想我的小说中的人物该怎样组织,徜徉"文学梦"。

什么是文学呢?我也在思考着我的梦想。文学在字典上的解释是用文字来反映社会现实的艺术。我对它的解释就是有关文学的艺术,或许太浅薄,或许无厘头。文字可以反映社会现实,可以表达情感,可以温暖人心,可以启迪心灵,可以寻求寄托……这就是文学。

追溯起我的文学梦,时间应该定格在三年前中考失败的那个夏季。那个夏季是乏味悠长,孤寂忧伤的,我与自己梦想的学校失之交臂。作为我们那所初中的尖子,这不叫别的,就叫奇耻大辱。在暑假里,爸爸给我报了高一预读班,一所在西郊的私立学校,叫成功学校。看着它的标语和口号,我苦笑着,成功是什么?在这里我是否能成功呢?在这里,我写下自己的处女诗作《那时花开》。那是语文老师布置的一篇作文,她说写诗可以,我就写了。文学梦的再次茁壮发展在高二时期,那是我的理科成绩一落千丈,加上本身就不喜欢物理化学,语文英语成绩还不错,我就开始写小说,诗歌。后来我爱上这种形式的生活,莫名的情愫悄滋暗长,文学梦正式诞生。再后来,我转了文科,数学课理所当然的成了我文学梦的温床。

文学和数学可能就是天生对立的,没听说过哪位先哲文学数学都精通的。我身边的人呢,要么擅长晓风残月,要么擅长三角函数,我也是如此从众。我对数学深恶痛绝,又把文学当做自己棒打不散的情人。现在写着小说的我对数学老师神采飞扬的讲解和隔位女同桌的叫喊表示反感,因为他们打断了我的思绪,可能我的行为也影响了他们的情绪,呵呵,不管了。为了照顾一下现场气氛,我昂起头,将稿纸翻过一页,然后无比虔诚又充满无辜的眼神,望向黑板,望向数学老师……

我们的座位是三座九组,所以我有两个同桌,一男一女。女的就是隔位女同桌,在另一边,我在这一边,中间一位男同桌。女同桌数学很好,语文很差,我正好相反,男同桌两科水平差不多。女的因为书本破损严重,翻摆胡放,被我和男同桌送一"雅称":邋遢。男同桌说长大后要当国家主席,我笑了笑说,对,郭家主席(他姓郭),然后就被邋遢听了去,然后的然后,我们就仰天大笑,他们说我的我就不说了……

往往在数学课上,他们就开始奚落我。邋遢说我对不起她,我就奇怪了,我怎么对不起她了。郭家主席说我毒害了他,说我不好好学习数学,弄的他有时也堕落。我睥睨一笑,切,你们懂什么?这是我的文学梦。他们就说别在数学课上乱搞了,我回,只有在数学课上我才有灵感。他们无语,我一挑二,完胜!

可能是由于干的事也如数列一样逆天,一个不好好学习,报效祖国的高中生写的东西去投稿,至今没有一篇在公共刊物上发表问世。高考结束,离一本线差10分,我真无语。我蹲在家里反省,无聊的日子好无聊,失望之后无所谓失望。后来转念想想,何必强求?文学,我的最爱,只要我因它快乐,因它满足,就写自己的东西,足矣!

梦一夜满园春色缤纷群莺欢叫,度一生自由随性随缘万福即到!

文学是能让我快乐的东西,写着还是读着,心总是安静欣慰,有说不出的玄妙。高三是高考准备的,数学是为高考准备的,我不是为数学准备的,所以我就得再准备一次。

邋遢走了,527,高一本24分,够她上个好大学。郭家主席,跟我差不多,和我报了一个班。他又说是想走。反正我估计我是走不了了,太差了,我都不好意思走。这几天在家反省,顺便写点东西。

刚才做了一个梦:熟悉的身影在讲台上苦口婆心,邋遢依旧引领潮流,郭家主席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文科班的数学课堂,争奇斗艳;我昂起头,翻开一页新的稿纸……

为什么儿童患癫痫郑州哪里能找到一个好的医院治疗癫痫?西安有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吗左乙拉西坦都有哪些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