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菊韵】草木记·踏雪寻梅(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青春幻想

一、用树的耐心等待一场雪的到来

雪落之前,空气里充满期待的沉默。

天空晦暗,带着犹豫再三的表情。一些雀鸟,陆续回归窠巢,偶尔落下几根灰色羽毛。

老房子的瓦顶,在久远的倾斜里,似乎又压低了一些,比平日多了重量。牛粗重的喘息,来自稻草垛的旁边,它庞大的身影在黄昏的模糊里闪烁着旧旧的微光。

下雪是一件大事!

整个世界都在这件大事的征兆里,村庄是暂时的,周围的旷野是暂时,即使是河流走向也在悬而未决里。似乎一切事物最终的样子,需要一场雪来确定。

围着村庄,我已溜达了两圈。从我家的青桐树开始,回到我家的梧桐树,我总共数了一百三十一棵树。杂树和灌木,全都忽略,被我计数的都是我熟悉的树。在少年寂寞的日子里,这些树不知道被我数过多少次,即使在冬天全都掉光了叶子,我也能够认出它们。

和我的焦躁相比,所有的树都显得非常安静。它们在冬天到来之前,早已主动落光全部的叶子。只有我家的青桐,还固执地保留着一片枯焦的黄叶。我认为,这是梧桐树故意安排的,它是想小小地调皮一下,为自己要一个无关全局的例外,或者只是想等雪来时再一起落下来。

总之这一切的事情,尽在预料之中,无须焦虑,无须催促,只需要在时间的顺序里静观其变。面对这些平心静气的圣人们,我感觉到有点羞愧。是啊,雪落之前,为什么就不能学学树呢?

于是,我回到一棵老桑树下,静静坐下来,慢慢调整自己的呼吸,慢慢让飘浮在高空的心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来。

我在等!我要用足够的耐心,等待一场雪的到来!

二、踏雪寻梅

雪是初雪,梅是腊梅。

但寻找,是相互的,梅用香来找我,我凭着香来寻梅。

在徐家土门转来转去,我否定了楝树,朴树,桑树,榆树,扣树。尽管它们想趁着这场风雪来冒充梅树,但我还是轻而易举地叫出了它们各自的名字。

关于树,我绝不会犯张冠李戴的错误。

在穿过了长长的巷子以后,幽幽的香气突然浓郁起来。感觉心在风里,像一片雪花,摇摇晃晃地飘浮起来。

我要找的腊梅,终于出现一栋老屋子的门前。树,不大,只有碗口粗细。但枝丫繁多,每一根枝上都缀满星星点点的花朵。

腊梅的黄,带着一种梦幻的恍惚,在簇拥的雪里,闪烁出的是一种让眼睛很舒服的哑光。摸摸它的花瓣,感觉指尖有点腊质的滑腻。心中感叹,给花取名字的那个古人,格物多么细致。

当我看腊梅时,雪花越下越密集。人和树,被裹在一团白颜色中间,越旋越快,就像要从大片的白色里独立出来。或许先来的雪,在不断地告诉后来的雪,这里有梅,有大家一直想要寻找的东西。

腊梅树下,适合回忆,适合朝着一个白茫茫的地方回转身去。

很多年前的旧事,带着熟悉的图案和情状纷纷扬扬地出现。时而是雪,时而是人,时而是梅,但更多的时候是三者之间的重重叠叠。

零碎的细节,原以为会被时间磨成齑粉,或虚无。其实,都只是在某一个幽暗处暂时沉睡。

这一切,如同腊梅树,平时静静等待,风雪一到,就会开出好看的花来。

三、下河湾的甘蔗地

下河湾的甘蔗地,是别人家的。但私下里,我把它当成是我一个人的。

在村庄,我无数次失踪,但母亲总能在甘蔗的深处找到我。她知道,这个最让她操心的孩子,喜欢做梦,总是贪恋着一切有甜味的事物。

因为喜欢糖,我也喜欢甘蔗;因为喜欢甘蔗,我也喜欢这片田地。因为喜欢这片田地,我也喜欢田地之上的疾驰而过的云和鸟群……

原来,喜欢是一种连带关系,当人爱上一种事物,就会不由自主地爱上更多事物。

和甘蔗们站在一起,总会有风,从田野的尽头吹过来。这时,我的头发不是头发,衣衫也不是衣衫,而是纷纷起舞的枝叶。哗哗的响声,被我当成情不自禁的歌唱。

当心慢慢静下来,就能够听见甘蔗吱吱拔节的声音。偶尔,还会听到身体的某一个关节处,发出的几声呼应。我在想,或许太阳忘记了我是一个人,照着照着,就把我当成一棵甘蔗来照耀了。

这样的想法,让我的舌根发甜,好像自己的体内,也在默默生成着一种叫糖的东西。

那一年,我的日记,几乎每一篇都写着甘蔗或者甘蔗地。我说,甘蔗地里的风,常常比其他的地方吹得更大一些。我又说,甘蔗的甜,其实分布得并不均匀。

围绕甘蔗的文字,总是像初夏的庄稼一样,蓬勃而茂盛。

我还说,甘蔗地的甘蔗从不说话,但只要坐在它们身边,人就得到了安慰……

四、让风停下来

不该起风的时候,却偏偏起了风。

三月天,正是花开时啊。我在花湾镇的入口,请求风不要这么大,这么急!

最好能马上停下。

如果一定要吹,就请去吹青石山,去吹黄土岭。满山满岭的石头,有的是抵挡的力气。

至于万花园就不要来了,九百棵玉兰树,正好选在这个早晨开花。花湾镇的花事才开始,正在到来的芳华,怎么可以就此终止!

至于开在昨天的桃花和开在前天的梨花,就更不要来惊扰它们。

让红着的殷红,让白着的洁白。

美,来得多么不容易!

如果大风,实在不能停下,就来吹河坡上的我吧。

扯围巾,或者抢帽子,甚至可以把我的外套吹到河的那边去……

只是,要留住树上花!千万别吹散了树下这些看花的人!

五、请你看含笑

月色盛大。

风吹在衣袖上,不大不小。

拨通电话,我说,含笑花开了,你快回来吧。

好啊,这就动身,马上,立刻!

你的欢喜,像刚起一场风,过了石头桥,跨过花湾河,在我的耳朵边发出簌簌的声音。

这是四月十五日,月光如水,弥漫了整个花湾镇。但除了松竹街,除了35号,哪里都不去。

我们约好了,一起看含笑!

我们看花的花瓣(这么多精致的嘴唇),如何抿着,如何嘟哝着,如何在展颜一笑时突然打开,如何把甜蜜的香气释放出来。

自始至终,含笑都是笑着的,但不会笑出声音。

而看含笑的人,容颜灿烂。

花和人,都在春天的欢喜里,彼此心领神会。

四月十五日,喝的是白开水,但因为含笑花开,我和你大醉了一次。

六、沿河路的槐花开了

沿河路的槐花,说开就开了。

一天到晚,风都在不停的吹它们。被白云簇拥的河水,总是反复地离开,又反复地到来。

正如此刻的河东街。

它用一街的阳光,让一个人消失,又让一个人出现。

我知道,槐花开放之后,屋顶上的鸟群就可以径直地飞进夏天。

而河水,将按照自己的意愿,不停上涨。鹭鸟,将在天空盛开成白色花朵。

更多的阳光,雨水,树木,还有声音,将会重新来临。

我也将去旷野,把我爱过的事物用心再爱一遍。

七、在山野里游荡

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游荡!

背着背包,包里装着食物和植物图鉴,在山野走走停停,看似没有目的,实际上是由草木决定着我的行程。

在别人看来风景全无的荒处,我却能寻寻觅觅数个时辰。如果不低下头,怎么会发现通泉草开出花朵没有?假如不蹲下来,怎么能够看见涂抹在地锦叶上微微的红晕?

在陌生的植物的面前,打开书本,我一页一页查找辨认。确认时的惊喜,查找无果后的叹息,都让我像一个孩子。

用流水洗完手脸,然后坐在光光的石头上,看着小溪蜿蜒流去,心里到底想了一些什么,并不去追究。只是觉得很舒服,于是就很随意地享受这种舒服,并不需要给情绪寻找相应的词语。

在山坡上行走,光滑笔直的青禾遮住了大半个身子。风来,绿色的波浪就来,我喜欢这样的起伏,喜欢草叶和我轻轻重重的触碰,似乎所有的草都打马前来和我相认。人和草,在波涛起伏中建立了亲密的关系。

累了,就找靠着一棵松树坐下来,闭着眼睛,感受它的沉静和安稳。听着远远近近的松涛,慢慢有了倦怠,有了睡眠,甚至还做了一个关于山林的清梦。

醒来之时,我发现满山都在落着松针,和夕阳暗红的光线。

八、琵琶花开

匆忙的脚步,在一棵暗绿的树前,突然停留下来。

我看见了枇杷花开。

五个花瓣的花朵,被枯褐色的花萼簇拥着,很不起眼,但朵朵清新可喜。

枇杷树,并不理会冬天迅速地来临,对栾树惊慌失措的落叶也视而不见。

叶片深绿厚重,枝干坚劲有力,罔顾时间的锋刃。北风的意义,似乎只是为了让它更加焕发精神。

久久凝视这些花朵,忘记了寒冷。

我感叹造物的神奇!

面对同一个冬天,栾树,杨树,榆树,还有梧桐树,急于脱去满身的叶子,留下光秃秃的树枝。而,枇杷则选择开花,选择用最柔弱的部分与冬天最尖锐的力量针锋相对。

这样不同的选择,是来自怎样的物理,或道理?还是源自不同的个性和智慧?

枇杷树不回答,它只是开花,自自然然地开花,开有幽幽寒香的花。直到该去上班的时间了,我才转身,随着一阵大风匆匆离去。

九、树和树的关系

有时,我会站在两棵树之间,久久揣摩一棵树和另一棵树的关系。

好像都是各过各的日子,谁也不搭理谁,不交谈,也不交流。

可我就是不相信这样表象式的事实。

当一棵树摇晃了,谁能肯定它不是在和另外一棵树点头示意呢?

风来了,一棵树哗哗作响,另一棵树也絮语不息,谁能说它们不是在讨论这一场风呢?

在春天,这么近的两棵树,一棵树选择早晨开花,另一棵树选择在傍晚开花,怎么能够排除它们不是商量好的呢?

在秋天,一棵叶子黄了,另外一棵树的叶子红了,尽管颜色不一样,但谁能说这不是它们各自的美学选择呢?

人们不喜欢重复,树肯定也是。

因此,我固执地相信,树和人一样,也会有自己的偏好,同时也会彼此心领神会的应答和呼应。

在它们的关系里,可以放置清风明月,可以容纳白云蓝天。

十、茉莉花总共开了十一朵

一大早,我还在被子里留恋依稀的余梦,就听见妻在阳台上喊叫。

茉莉花开了!

有这么快吗?昨天还白里泛绿的骨朵,每一粒都三缄其口,像是死守着什么秘密。

我正在嘟哝不可能,就有一股细弱游丝的花香飘进来,似乎特地要为妻的话作证。真的是茉莉花香,幽幽的,雅雅的,细若一段飘忽的韵律。

于是,赶紧起床,趿着一双拖鞋往阳台跑。果不其然,茉莉花开了好多朵,在星星点点的花蕾中显得特别洁白耀眼。

总共十一朵,妻说她数过。她蹲在花盆边,样子就像是母亲在看一群好看的孩子。

这是我家的第一盆茉莉花,买回来还不到四天,当初妻特意挑选了花蕾最多的这盆。妻是花痴,看花心急,几乎一有空闲,就往阳台上跑。现在花开了,她的期待也开出了明亮的笑容。

我家阳台在三楼,在一棵广玉兰树顶上面,可以望到松竹街和街对面实验小学的大操场。因为是周末,眼中所见都是空旷和大面积的安静。天空蓝蓝的,云白白的。金色的阳光中,偶尔响起一只斑鸠的叫声。

整个上午的时间,我们哪里都没去,几乎都呆在阳台上。妻编织毛衣,我翻着一本书。

我偶尔俯下身子,看看茉莉开出了新花没有。时不时有小小的南风吹过,花朵们随枝叶摇摆,沉醉着时光的安静与美好!

十一、紫蓟花开

紫蓟花又开了。

我在一里地之外,就可以看见弥漫在松林岗上的紫雾。越往前走,就越真实,一朵一朵的丝绒球状的花就清晰起来。

但疼痛的记忆提醒我,不要去采摘,这些花都被软软的刺守护着,随时准备给冒犯的人一次教训。

用不带企图的目光,静静打量,发现紫蓟花原来如此好看。它细细的花丝,其实是一小朵一小朵的花。绣球状的花托上,大概聚攒了一百多朵。因此,我说一朵紫蓟花,实际上说的是一群花,在说一个数量众多的集体。

伸出手指,从花上轻轻拂过,心里掠过丝丝缕缕的温柔。我发现,凡是外在强悍之物,必有柔软至极之心。

紫蓟花是超越季节界限的花。

无论在春天,在夏天,还是在秋天,都可以看到它特有的紫色。甚至,在冬天,我也看到过它闪烁在山洼处的身影。

在松林岗,我曾在一丛紫蓟花旁边感叹:松林岗的冬天和春天一样美丽。

十二、和银杏叶共舞

无数次,我把悲秋的情结强加给了树,给了千万片纷飞的落叶。大风吹时,我在银杏树下叹息,叹息山中最灿烂的宫殿正在被捣毁。

我替银杏树说它的忧伤和无奈。

几乎每一次,我都能够一如所愿地让树和树上的云朵都变得沉重无比。

可这一次,站在钱冲的山谷里看落叶,发现固有的思想被彻底颠覆。心不仅暗淡不下来,反而变得金黄明亮,甚至有一种欲与随风飞同舞的雀跃。

我为我内心的变化感到诧异。

而银杏树叶,全然不理会这些。它们像金色蝴蝶一样,飞扬着,旋转着,坠落着,用无数金色的弧线里,勾勒出各种各样好看的姿势。

黑龙江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里江西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西宁小孩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