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远去的旱烟袋(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奇幻玄幻

说起旱烟袋来,现在的年轻人大多都没见过。它的组成很简单,有一根长度大约在二十至五十公分之间、直径大约一公分的木制烟管,顶端安着一个带拐脖的铜烟袋锅,尾部安着一个石质的烟袋嘴,分绿、黄、白色不等。用这种烟袋只能吸旱烟,故名旱烟袋。当然,也有把烟卷嘴插到旱烟袋锅上吸的,也有把烟卷包装纸撕碎取出烟丝放到烟袋锅里吸的,那就另说了。

在我的印象中,用旱烟袋吸烟的都是农村老人,旱烟袋成了农村老人的专利。

吸前须先把晒干的烟叶用手搓碎,搓成旱烟丝装进烟包里,再把烟锅插到烟包里按上一小撮旱烟丝,用拇指均匀地抚平,就可以将烟袋嘴放到嘴里,点燃起旱烟丝便开始吸了。

从我记事起就认识了旱烟袋,因为我祖母就吸旱烟。我见过各种姿势吸旱烟的,有坐在炕上盘着腿吸的,有在大街上坐着小板凳或马扎子一边拉呱一边吸的,有在坡地里干活歇息坐到地堰、地头上吸的,还有的闲着没事,把吸烟当成了一种乐趣,吸了满满一口烟,紧闭着嘴,再仰起头张圆了嘴,用喉咙把握着呼吸的节奏,吐出一个个漂亮的烟圈儿。见着一个个圆圆的烟圈儿在空中袅袅升腾、盘旋起舞,我觉得特别好玩,啧啧地赞叹吸烟者的功力。

记得祖母有一根短小的旱烟袋,儿时的我好生奇怪,怎么女人还吸烟?随之渐渐长大,我也就习惯了。从祖母吸烟的姿势和习惯看,她的烟龄已经很长了。无论干什么,旱烟袋总是伴随在她的身边,成了她的爱物。闲着没事盘坐在炕上想心事的时候,她就会很自然地拿起旱烟袋,从特意做的精美木质大烟盒里用手捏出一小撮烟丝,安在烟袋锅子里,抚平、点燃,猛吸上几口。祖母吸烟的姿势优雅大方,就好像她生来就该吸烟似的。我叔伯姊妹六个都是祖母看大的,祖母在看着我们的时候总是不忘抽烟。当我们不听话的时候,她就会举起烟袋锅子打得木烟盒“叭叭”响,这个方子还真灵,一个个都老实了。祖母给我们讲故事的时候,讲到动情处,会不由自主地用烟袋锅子敲几下木烟盒,我们顿时精神一振,听得就更加入迷了。炎热的夏夜到街上乘凉的时候,祖母也不忘带上她的旱烟袋,她一边和邻居拉着呱,一边吸着烟。有时经不起我的缠,还给我讲故事,《牛郎和织女的故事》就是祖母边吸烟边讲给我听的。

说起旱烟袋,我想起了一位叫乔正所的老人,按辈分我应该叫他爷爷。老人似乎没有别的爱好,他的爱好就是吸烟、讲故事。我见识了他的吸烟,听了他讲的故事。老人无论干农活还是乘凉总是旱烟袋不离身,都别在腰上。他吸烟吸得有滋有味,两片嘴唇还不由地“叭嗒”几声。他的故事讲得津津有味、有板有眼,曾听他一边吸着烟一边讲《呼延庆打擂》《杨家将》《岳飞传》《孙膑装痴》……我和小伙伴们听得入了迷,听了一个又一个。老人要吸烟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都争抢着给他装烟、点烟。老人觉得累了的时候,我们都缠在他身边嚷嚷:“爷爷,再讲个吧!再讲个吧!”老人会幽默地来上一句:“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老人的旱烟袋伴随着故事一直装在我的心里,后来老人因病去世了,我一看到旱烟袋,就想起了这位憨厚幽默的老人。

我忘不了老家那个叫“割长沟”的地方,旱烟袋里冒出的袅袅青烟总是在上空荡漾着。那个年代,我所在的第二生产队的土地大都在那个地方。生产队里有四五位老人都可称为庄稼把式,耕耩耙耢样样在行,这几位老人还都是吸烟好手。每当生产队长分配农活的时候,总会把他们安排到一起,有耕的,有耙的,有耢的,搭配得很合理。他们上坡干活的时候,都不忘把旱烟袋别在腰上,到了干活累了歇息时,都爱凑到地堰、地头坐下。这时候,每人就会拿出别在腰上的旱烟袋装上烟丝,一边装着一边聊着,“你尝尝我这烟丝怎么样?”“我这刚买的,你也尝尝我的。”记得有一次我跟着老人去清理耙出的杂草,到了歇息的时候,老人要吸烟的时候,碰巧都没带火石,“割长沟”是有名的火石头多的地方,我和小伙伴们都争抢着给老人们去捡拾火石头,很快就为他们点上了烟。只见一个个“小浮炱”冒起了烟,在田野的上空缭绕着、盘旋着、升腾着。如今,这几位老人都不在了,他们那几根长长的旱烟袋还留在我的心中,那旱烟袋冒出的烟还在我心中升腾着,还有那抑扬顿挫的“叭嗒”声……

我与旱烟袋还有一段特殊的情缘,在我十二三岁的时候,老师让我们四个同学演节目《大实话》,扮演四个“小老头”,道具就是大长杆旱烟袋,自个儿回家找。这可愁怀了我,找普通旱烟袋有的是,可大长杆旱烟袋就不多了,可学校非要找这样的,怎么办?就得想方设法找了,我打听着没出五服的一户地主家里有,我就到他家里去借,这家大伯很爽快地把他的大长杆烟袋借给了我。到了学校后有同学问我:“你在哪借的?”我说明了原委,这个同学就说:“你怎么能到地主家去借?”我说:“其它家都没有,我实在没办法才借他的。再说了,烟袋与他的地主成分有什么关系?”这个同学被我说得没话说了,不过经他一说我心里始终疙疙瘩瘩的,直到节目演出后赢得了全村上千人的掌声,我心里才释然了,后来取消了成分论,我心里就更释然了。

如今,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人们都深知“吸烟有害健康”的道理,抽烟的越来越少了,旱烟袋更是渐行渐远了,它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不过,旱烟袋留下了时代的印记,在我心中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

用苯巴比妥来治疗婴儿癫痫能不能治好?天津哪看癫痫看的好癫痫怎样可以去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