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集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美】那棵香椿树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全集
又到香椿树发芽的时候了,许多事又在脑海里成了一条河。   那棵香椿树在我自己的家和妈妈家的中间地段,长在外婆的院子里。   每次去看妈妈,穿过那道跨村的沟壑,走上坡垅时,最先看到的总是那棵枝繁叶茂的香椿树,然后是外婆坐在大街石凳上的身影,最耀眼是她的一头白发,接着是她佝偻的腰身,她坐在那靠近村口的大石上,一动不动的样子,总给人雕刻石像的感觉。再慢慢走近,才是她慈祥的脸,时常又带些卑微的讨好的神情,再然后就是她手里的一成不变的紧攥的一包或两包,她的儿女们送给她的补养品。看我走近,她赶紧起身,猫腰,抬头,看着我再伸手摊开,那些东西是她心里的语言。接下来便是一番推让里我接过那些东西,扶着外婆,颤颤微微的,我们一起走一段路,在她咿呀的小木门前,我看她走进院子,看她走近那棵孤独树,她看我又走出她的目光,走向妈妈。回返,再在她的目光里走向回家的路。她的目光和那棵香椿树会随着我的脚步再次穿越那道沟壑,伴我走进我自己的家门。   外婆去世前的四五年,我们一直都保持这样的一种状态。   我一度怀疑外婆是否有千里眼或探测仪,要不,为甚么无论什么时候,只要经过,她都可以在那个石凳上出现,跟那棵树一样的不变姿态。这几天看到一篇生物钟之说的文章,我才知道那根本不是千里眼,它是一种本能的天然生物钟之链,“爱的锁链”,跟那棵香椿树有所不同的是,树会开花发芽,而外婆只是会一天天的衰老枯竭。   外婆一生身世堪怜,七岁就死去了父母,一个人靠四处捡讨度日,十一岁有幸遇到一户善良的人家养她到十二岁,便做了外公的媳妇儿,还好外公是个性格温良的男人,他们生养了五个儿女,孩子们都还乖巧听话,但生活的压迫是可想而知的,孩子们成人后,积劳成疾的外公在大家的嘶声呼唤中,一个人去了那个叫天堂的地方,只留下那棵树来陪伴凄苦的外婆。   过早的孤寂让外婆的性情有点孤僻,不善跟人交流,再后来年老的外婆就有了老年痴呆症的症状。小舅语重心长的站在我面前拜托我帮助照顾外婆时是那样的无助,他拜托我帮他照顾外婆,因为外婆的老年痴呆不是每个人他都可以放心让来照顾的,也因为他的哥哥姐姐们都已病弱,可自己的工作又真是难以离开,外婆也难以离开她的小院和那棵树。于是我便有了跟外婆和那棵香椿树朝夕相处的那段日子。   “外婆,你在干嘛?   “我在给你做饭……”   “外婆,拜托你不要乱动,好好坐会行吗?   “我没有不让你回家,你别告我行吗?我都说了让你回去,让你回去,你不回,是你自己不回,你可别告我,好吗?我给你做好吃的,我给你做饭,好吗?这个世界就我们俩了吗?月儿……”   “不是的,舅舅和妈妈不是刚走吗,你又糊涂了,来,你这又是干什么呀?”   “我在剪花呀,我儿子喜欢花,女儿孙女们也喜欢……”   那段时日总是重复这样的对话。外婆清醒地时候,糊涂的时候,她总会拿着一堆花花绿绿的布条来剪花,还时不时的会用孩子的眼神盯着我,问好不好看,漂不漂亮,清醒的时候,她会催我回自己的家,糊涂的时候,她会把雪白的馒头泡在冷水里给我做饭吃。但每次都忘不了给那棵树浇水,树总是默然不语……   “月儿,你外婆怕是过不了几天了,你要不过去看看她……”   我刚刚从医院的手术台爬下来,听到妈妈这样说时,心里竟有种解脱,外婆终于可以走了。她终于可以不再受苦了。本来想到外婆离开,我一定是不要哭的,因为我希望她离开,很迫切。太苦了,她的生命。可是看到那棵树时,我是那么强烈的被痛感压迫着心肺,看到外婆的透明的身体,看到她努力的不想离开,我止不住的眼泪奔流,不由得大声大声的嘶喊,“外婆,求求你,你走吧,走吧!好吗?”她的身体因为根本不能进食,已经通明透亮了,那细细的胳膊和腿都是液体的流态在晃动,狰狞而刺人,我不知道她苦苦撑着的是什么,为什么不走。看着她的微弱,我用颤抖的手一遍一遍给她揉额上那一道道紧缚皱痕,哽咽着:“阿婆,阿婆,你的月儿来了,我来看你了。”我的话音刚落,外婆突然就展眉一笑,就再没了声息……   那是那年的正月十五,那棵香椿树在外婆展眉离开的那年也没有再醒过来……   喜欢树,无论挺拔与伟岸,靠着那挺直的笔杆,心里的温暖与安静总会悠然自生。现在,每次再重复那条路,心里的那棵树从来也没消失过,我知道它一定和外婆在用另一种方式注视着我,恍惚中我仿佛总能看到一棵树和外婆在向我挥手问好…… 伊春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鄂州那家看癫痫病好癫痫病人预防和护理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