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有奖金征文石头和老船外二首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9-17 分类:随笔散文
《石头和老船》
  
   石头老了
   是老有所依,还是老有所为
   抑或老有所乐,老有所累
   老船我从不拷问,亦不考究
   现实是
   这厮从我的视野消失有年
   让我几度抓狂几度迷茫
  
   荆门最好的癫痫病医院直到那天
   一张刀斧凿痕的老脸嵌入老船老眼
   才知道老石头碶入了大上海
   以投奔女儿女婿的半拉子厨艺
   以撂下半个世纪石匠营生的代价
  
   于是乎
   一盅一盅老掉牙的故事干杯了
   一缸一缸沉睡多年的泥浆水苏醒了
   一杆一杆旗帜飘红的水利工地叠现了
  
   那年月
   一茬茬年轻的老茧皮与荷尔蒙
   纷纷扬扬洒上今天的酒桌,洒入
   雄风不再、老当不了益壮的酒囊饭袋
  
   摸一摸彼此的酒盅都烫手
   石头说谁叫你我的往日都在酒里
   你我的青春至今还赖在血液里
   你我的心事百年不遇也甭想逃过彼此
  
   啥时候你老船朽了,沉了
   你可别怪罪我老石头哦
   生生世世磨砺不去棱角不是我的错
   错就错在你始终载着我划向永恒
   既然沉船是宿命,到时咱俩沉醉永恒吧
  
   《你欠我一片沙场》
  
   你欠我一片沙场
   一笔高歌凯旋的旧时光
   抑或成为
   一抷战死边塞的黄土
  
   我不可能一笔勾销
   但更不可能指望你能偿还
   就算把鲜花铺满
   更远更宽广的郑州羊角风能治愈吗更多明天
  
   你说若是放我去沙场
   广阔天地于你只是一孤岛
   我说守土戍边男儿事
   岂能耽溺在儿女情长田园诗
  
   你长跪闪闪红星首长前
   让你一道跨上边塞长风万里行
   无奈你心比天高身子薄
  北京哪家的癫痫病医院好 过不了体检关,泪花飞袭过关的我
  
   哎哟喂,九头牛拉不回的我
   被你一只小白兔拉回了
   半年后你舍身饲虎饲洪水
   就为了替换突发疟疾的我
  
   我的天空塌陷了
   所有的洪水都是我溃堤的泪水
   我的眼窝干干的
   泪水都是心底的泉涌
  
   这些年我循着月光寻访你
   天上人间自有幽梦交会处
   稻田棉田永远是青春的琴键
   四手联弹,却是无关田园的边塞曲
  
   你嗔怪我总那么小气
   我欠你的沙场,谁欠我的沙场
   我在天上星沙凑合着驰骋吧
   你把人间事儿了,到时上天咱俩一块嗨
  
   《我是一笔风》
  
   我是一笔风
   从太阳包罗万象的网眼里出走
   由大气与潮汐共同起草
   在乌云与雷电的磨砺下
   逐渐成形,大写小写横写斜写
   所有笔触无痕,飒飒有声
  
   我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空气流动
   我常常做客一个硕大无朋的梦境
   笔笔写意碧野蓝天绿树繁花
   把渗透梦涎的诗意播撒苍茫大地
  
   我也曾与白鸽絮语
   蘸一笔如水月花跃过梦的飞檐
   回旋在大山怀抱
   乏了,躺卧敦厚松软的林莽
   竖起耳朵,四处打听村庄漂流的秘密
   然后幽幽书空 ,投递常来常往的
   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