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我想有个家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词歌赋
静寂的夜里,我又梦见家了,梦里的我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睡着了。当我醒来时,母亲却不见了踪影,只留下孤独的我。我拼命地喊母亲,母亲的身影离我那么近,又似乎那么遥远,我已记不清她最初的模样。母亲,您在哪里?我的家又在哪里?多少年来,我一直在做一个同样的梦,我想有个家,一个不大不小的地方,在我的生命里不能没有它。      一   在我七岁那年,我背起书包,和几个小伙伴一起沿着崎岖的山路,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到离家好几里外的学校去上学。放学的时候,我们几个一块结伴同行回家,我们一路上蹦蹦跳跳,打打闹闹的,我们的心情就像路边随风摇摆的花草一样快乐无忧。在一次的玩耍中,一个同伴被我激怒了,他骂我是野孩子,其他的伙伴见状也跟着一起起哄。从他们的嘲笑声中,我还有了另外的一个名字“小贵州”。我明明是有父母的,他们为什么骂我是野孩子呢?我尽管还小,可我还知道我身处的地方是福建莆田,这里就是我的家,不是他们所说的贵州呀,贵州在哪里?贵州有多远?他们为什么那样叫我?不是给我开玩笑的吧。我生活在一个贫瘠的小山村里,小山村里有我的父母亲,有我的家,难道这不是我的家吗?在脑海里我努力地搜寻着所有的记忆,我的家面前有高大的山,青绿的树木,甘甜的泉水,弯月亮般的石拱桥,我实在想不出来它们哪里不对。他们为什么叫我小贵州呢?难道我不是父母亲生的吗?平日里,他们对我很好的呀!有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都是先想到我,着实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尽管如此,我的心里还是对他们的话语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怀揣着沉重的心事,回到家里,我看见母亲正在厨房里忙活着一家人的晚饭,我走到她跟前,哭着问她:“我是你亲生的吗?这里是我的家吗?”母亲听到我的问话后,先是一愣,脸上有一点茫然的感觉,她言语有点慌乱地说:“你是我的亲儿子呀,怎么啦?谁欺负你啦?”我没有回答母亲的话,独自蹲在地上不停地抽泣。“一定是那几个调皮鬼,我找他们算账去。”母亲一边安慰我,一边向外走去,我蹲在那里依旧一动不动。现在想来,那次发生的事情,对我来说是意外,对他们来说应该是故意的,反正不管怎么说,我本来平静的生活被从此打破。      二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母亲是怎样找他们算账的?也不知道母亲对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从我的内心来说,我感觉这个家里的一切开始变得陌生起来,这个家的温暖,在我的心里也发生了一点异样的变化,连父母说话时,看见我在时都有点躲躲闪闪的。以后的日子里,我上学时,无论农活多忙,都是父亲负责按时接送我,风雨无阻。在学校里,那几个小伙伴也不再和我一起玩耍了,碰见我时也不说话了,我们好像陌生人一样匆匆擦肩而过。这一切的一切,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更是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在我的身上发生。我就这样打发着日子,时间不知觉地从指间溜走,慢慢地,我也似乎淡忘了那些尘封般的往事。那年夏天刚刚来临的时候,也是我即将小学毕业时,有次,我放学回来,母亲让我去街上买盐巴,刚到一条胡同的时候,一位中年人匆匆向我走了过来,他叫住了我,和蔼地对我说:“你的家就是贵州的,三四岁时被拐到这里的,被你现在的父母亲出钱从人贩子手里买了下来。”说完,那人转身就急匆匆地走了,我还没有来得急看清他的脸。我听了那人说的话,木然地站在那里,不由地想起过往里发生的那些事情,一幕幕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已经快十三岁了,我真的是一个野孩子吗?一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来自哪里?他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总之,他的话彻底地改变了我今后的生活和命运,我开始了无休止的流浪生活。   记得回到家,我向父母重复说了一遍那个陌生人给我说过的话,又一次地问他们,我到底是谁?我来自哪里?我的家在哪里?这一次,面对我的问话,他们显得一点也不淡定,一脸的惊慌失措。不用他们回答我,从他们的表情里我已经读懂了一切。“我要走,无论怎样我都要去寻找我的亲生父母,这里不是我的家。”面对他们,我坚定地说。他们的身份在我的心里也随之彻底地发生转变,由我心里认定的父母变成了我的养父母。养父看到我的态度坚决,不由分说地把我关进了小屋子里,还不让养母给我饭吃,我一点也不在乎这些,我一个劲地大哭,哭够了,我就向他们喊,不停地喊:“无论你们怎样对我,我都要走,去找我的家。”一天夜里,我趁他们睡熟的时候,我终于逃离了那个家,那个我生活了近十年的家。      三   我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只知道找家的机会来了,我寻找亲生父母和家的希望来了。我一个人,孤独地翻越着绵延不尽的大山。渴了,喝一点山涧的泉水;饿了,找几个野果子填充肚皮;累了,背靠着冰凉的山石睡一会儿。一路上餐风露宿,忍饥挨饿受冻的我,任无情的山风吹痛我的脸庞,任无边的黑夜蚕食着我无依无靠的心灵,我一点也不在乎,我一定要到贵州去,我要找到我的家,还有在家中苦苦等着我的父母亲。   历经千辛万苦,我终于到达了贵阳火车站,由于我被拐的时候年龄太小,我对亲生父母和原来的记忆都已经模糊不清,所知道的有关家的信息更是少得可怜,当地公安部门也显得无可奈何。茫茫人海,滚滚红尘,我像一粒尘埃,漫无边际地游离在空气里,好像哪里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地,我成了名副其实的流浪儿。为了生计和生存,我不得不沿着铁路线乞讨生活,一刻也不忘向过往的行人打听在那年那月有谁家丢了孩子,就这样的日子,我一直在贵州腹地流浪了四年。   有天下午,我正在乞讨时,一位好心人过来说他有我家的线索,让我跟他走,涉世不深的我也没有多想,听信了他的话,就跟他走了。我们先坐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汽车,大概深夜的时候,又步行了好长一段路,接着又下了一道河沟,坐上了一条小船,小船上还有好几个人,在恍惚间,我们坐船来到了河的对岸。等天明的时候,我和另外的几个人来到了一个采石场,采石场里有不少的人在不停地干着活。环视四周,看着他们,我这才明白过来,我被那个所谓的好心人骗了。再后来,我知道了我被骗到了缅甸,成了一位不明身份的异国人。在采石场里干活,时刻都会有危险的,不时会有大石头从山顶上滚落下来,我不知道目睹了多少工友被大石砸伤致残,没有一点利用价值了,到最后被工头无情地抛弃而自生自灭。在那里,我感受到了人性的残忍和现实的残酷无情,这更激起了我想家寻找家的强烈渴望。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该怎样逃离这个人间地狱。也许,像那句名言说:“当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你要相信它会给你打开一扇窗。”和我一起干活的有一个缅甸的工友阿六,在停工或者吃饭时,我们常坐在一起聊天,由于他长期在中缅边境一带谋生,他的汉语说得还好,我们交流上没有太大问题,同时我也跟他学了不少的缅甸语。阿六有一个妹妹叫阿梅,经常来给他送好吃的饭菜来,阿六对我很友好,每次都会让我和他一起吃。阿梅总是坐在一旁,脸上挂满笑容,看着我和阿六吃饭,我和阿梅的交流也随之增多起来,不知不觉中,爱情的火花点亮了我们的心灯,我和阿梅开始了异国他乡的热恋。随后,我们就住在了一起。不久后,我们就有了爱情的结晶,阿梅为我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异国的爱情,女儿的出生,我一直流浪的生活算是有了一个暂时的归宿。就这样过了几年,我还是不能忘记寻家的愿望,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愿望愈加的强烈,时时地折磨着我的心,常使我彻夜难眠。阿梅看着我难过的样子,她就鼓励我回国去继续寻找,一定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她说她和孩子会等我的,会为我的寻亲祝福加油的。阿梅的支持和理解给我带来了无穷的动力,我们约定好,在每年的新年第一天的中午,在中缅两国的界河两边隔河相望。      四   在阿六的帮助下,我顺利地返回到贵州境内,重新开始了我的漫漫寻亲路。通过好心人的指点,我来到了省级报社,向社领导诉说了我的过去,社领导非常同情我的遭遇,立刻安排在报纸上刊登了我的寻亲启事。随后社领导又推荐我参加了一些公益性的寻亲活动,在那里,一些和我一样寻亲的人帮我把资料登录在“宝贝回家”寻亲网站上,同时,国家有关部门免费为我检验血液,检验结果录入到了基因库中,等待着亲人们的比对。不久后,就有了不少线索过来,一番的对号核实后线索又一次次的中断,在一次次的希望中,随之而来的又是一次次的失望,我的心就像汹涌的海浪一样不停地翻滚着,一会被推上了浪尖,随后又坠入波底。无论何时,我都不会放弃寻找家的脚步,永远都不会的。   新年来临,是家家户户团圆的日子,是举国上下欢庆的时候。随着年龄的增长,特别是传统节日的到来,我对亲人的思念倍加强烈。在我的内心深处,我真地很怕过节,每次过节,我的心情都是痛并快乐着,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和父母亲一起快乐地生活,看着孩子们散发着青春阳光气息的笑脸,我的内心就有一种难言的痛楚。当我和远在异国他乡的妻子,女儿隔河相望的时候,我的心莫名的疼痛,我们相互间挥着手,久久地相望着,不忍说再见,却终要离别,因为我还没有给她们带去找到父母的好消息,我还不能给她们一个完整的家,只有我的家,我的父母找到了,我们的家才算真正地完整了。我想不明白,不知道到底是谁剥夺了我快乐的人生,剥夺了我拥有双亲,拥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的权利。在我的内心,我永远不能原谅那个拐走我的人。让我难忘记的是在我寻亲的路途中,遇见了那么多的好心人,热心人,他们给我带来了寻找亲人的信心和勇气;难忘记,收容站里的李阿姨灿烂的笑容,无微不至的照顾,给我了家一样的温暖和关爱。难忘记,国家有关部门开展的一次次打拐行动,人贩子们纷纷落入法网,得到应有的严惩,让我受伤的心灵得到极大的安慰。真的不能埋怨什么,我深信我一定会苦尽甘来的,希望总在前方。   我的手机铃声再一次响起,一个新的线索又来了,又一次点亮了我心头新的希望,我将踏上新的寻亲之路。我的家在哪里啊?我真的想拥有一个家,有家就有爱,有爱就幸福。 江西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病怎么样河南最佳的治疗羊癫疯的医院山东癫痫病医院使用手术治疗怎么样哈尔滨癫痫病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