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看点】那个让我敬重的四川女人(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诗词歌赋

这是一个让我敬重的女人,也注定会是让我无法忘记的四川女人。

我第一次看到她时,心里就产生一种本能的怜悯。这个平凡的乡下女人形容枯槁,头发枯黄稀少,黄瘦的脸上布满密集的皱纹,眼眶深陷,双眸黯淡无光。这个身体瘦小得让人心疼的女人,身高还不到一米四,而且双腿残疾,走路时,一瘸一拐的。这样的她,让我在潜意识里认定她是弱不经风的。

可我到底是小看了她,别看她身子如此瘦小,且行走不便,她照样能背起几十斤重的酒糟高一脚低一脚地走回去。她常常在赶场天就从乡下步行到镇上,来我们的酒坊买酒糟喂鸡鸭,偶尔也打几斤散酒招待来客。一来二往,我们之间也算是挺熟络了。

她在和我们打交道的过程中,一直是本份守信的,即便偶尔会在买酒糟和打酒时欠我们一二十元钱,但不会拖欠太久,不需要我们问起,她就主动还给了我们。

对于勤劳质朴的人,我们有一种本能的信任,所以某天当她向我们表示家里正在修房子,请了师傅和小工,要打酒给他们喝,但由于手头紧张,想向我们赊十斤散酒时,老公没有过多纠结,当即就爽快答应了。

就这样,她欠了我们一百四十元的酒钱,从三月份到如今,已有大半年之久。这期间她也来过我们的酒坊,但只说手头拮据,暂时还不能还掉欠下的酒钱。我们见她说话诚恳,也就没多说什么。

又过去了几个月,我们再没见她露面,老公对我说,估计那个女人不会把钱还给我们了。我们夫妻两人都不知道她到底住在哪里,也不会为了这区区一百四十元钱而四处打听她的住址,上门向她索要欠款。作为在四川南充谋生的湖南人,我们根本不知道那些来我们的酒坊打过酒的乡下人住在哪个旮旯,所以也不可能去花精力和时间寻找她的住处。

一想到她的样子,脸色蜡黄,一身上下瘦得皮包骨头,尤其是双手皮肤皲裂的伤口让人不忍多看,从未见她穿过一件像样的好衣裳,我就知道她生活得很不容易。这样的女人生活在经济低迷的农村,靠着从地里刨食,变卖那不太值钱的农作物,或是靠着喂养几只鸡鸭,待鸡鸭下蛋后换点油盐钱,又能有多少收入?再说这种身体残疾的女人,出行、劳作比健全人更不便,一切的一切,说来也够可怜的。她这样的人欠我们的一百四十元酒钱,若能还给我们,自然是好事,若她不还,那就随她吧。

我们夫妻都这么想,于是再也没提起过她这个人。

有些人事,总是会在某个时刻出人意料,让人震撼之余,不得不重新下结论。

这么久没有见到她出现,我们夫妻俩都以为她不会来还钱的,也不再碎碎念。我们本来对这件事已经无所谓了,可她偏偏又出现了。

今天上午,正当我们夫妻低头看手机时,她背着背篓一瘸一拐地走进了我们的酒坊。看到她突然一脸微笑着出现在我眼前,我挺吃惊,忙不迭用手指捅老公的背部,告诉他那个女人来了。我也说不清是为什么,反正她并未开口说话,我就估计她是来还钱给我们的。

果然,她边笑着喊我们,说是来还钱了,边放下竹背篓,一双青筋暴露的枯枝般干瘦的手在身上的口袋里摸索着,拿出了一个包包,从包里掏出两张簇新的百元人民币郑重地递给老公,连声说:“欠你们的钱欠得太久了,我都不好意思见你们了。今天特地来取钱还给你们。欠了这么久,你们别怪我哈。”说话间,她脸红了,有点尴尬地笑着。

老公看见了她从银行取钱的凭据,知道她没说假话。老公微笑着一再表示这没什么,找钱给她后,我们目送她出了门。

听她曾提到“取钱”二字,让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几个月前,我们夫妻俩和她的邻居,也是常到我们酒坊买酒糟的老婆子闲聊时说到她,老婆子对我们说过,这个女人家里正在修房子,还找老婆子借了两千元钱,但她从不会赖账,她不是那种人,她确实是手里暂时没钱,要等低保金下来,领到手后才能还账。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酸,看着她还钱后如释重负地一笑,看着她高一脚低一脚地走出我们的酒坊,顷刻间,我觉得她原本矮小瘦弱的身子里其实储存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能量!

女人离开后,我不由得想起去年遇到的那桩闹心事,想起那两个头天在我们酒坊赊了一千多元的散酒后,第三天就在电话里矢口否认的男人。他们穿着光鲜,脖子上挂着粗大的金项链,一脸的傲慢。这两个成天混迹于茶楼与酒店、貌似有钱的男人,这两个四肢健全、衣冠楚楚的男人,却在我们意想不到的时候做出了让我们痛恨不已,又鄙夷不屑的事。

有的人,仅仅只是为了活着,就像是在沼泽泥淖中挣扎,使出了全身力气。可这样的人即便活得如此苦累,也会拚命守护她惜之若命的东西!

那个瘦小的女人,那个平凡到让一般人不屑一顾的女人,让我们夫妻俩肃然起敬!

癫痫病哪里能治好武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太原专科癫痫医院好吗奥卡西平可以治好癫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