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回忆】明大爷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歌词曲
明大爷,84岁,五天前走了,也不知啥时辰。当他兄弟给他送饭的时候,发现他趴在锅台上,已经硬了。   小时候的明大爷,我没见过;年轻时的明大爷,我也不记得。我只记得明大爷在中年时的某一年,突然从村子里消失了。由于两家关系不是很近,我又小,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一个人,其实是很渺小的。偌大个村子,好几百号人,少一个半个,根本就无足轻重。   在我的印象中,对明大爷的父亲没啥印象,似乎不曾存在过。而他母亲,我叫她奶奶,精精干干的一个小老太太,梳着典型的中国妇女的发髻,每天快速地挪动着三寸金莲,忙里忙外,做饭织布。即使这样,家里的日子依然艰难。   明大爷弟兄五个,下面的三个都结婚了,老五不是自己做了出格的事,也早儿女成群了。可是,作为老大的明大爷,没有结婚,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你猜吧。   在我读高中的时候,明大爷在村子里的身影多了起来。问父亲,原来明大爷回村里居住了。这个时候的我就多了好奇心,问了父亲,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当年四十岁的明大爷发现再也没有女人愿意嫁给他时,在媒人的撮合下,到邻村一家做了后爹。这是一种既不是倒插门,也不是拉帮套的婚姻。据说,明大爷打听到,那户人家的女人还能够生孩子,他不想不给老家留个苗儿,那样死后不能有脸见祖宗。   老天有眼,第二年,那女人就给他生了个大胖儿子,取名叫宝儿。明大爷心里美滋滋的,往日的所有憋屈都烟消云散。   这样一个男人,在陌生的村子里,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家庭里,明大爷的心里是多么的压抑。街坊邻居无论用什么样的眼神看他,他都觉得是在蔑视,是在嘲笑。整天除了家里,就是田里。村里有什么集体活动的时候,他也只是站了一个空间而已,没有他的声音,就像一片从空中飘落的树叶,静静地插在人群里,谁也不曾理会。在明大爷的心里,只有胖乎乎的儿子,一想到儿子,就不再孤独,不再抑郁,偷偷地挺了挺腰板,嘴角现出一丝笑意。   一转眼,儿子十岁了。明大爷有了回村的想法,跟老婆一说,老婆很同意。她明白,跟前夫生的是俩丫头,丫头嫁出去也就没有根了。儿子的根应该扎在父亲的老家,不然,外来户的命运并不怎么样。   回村之后,明大爷起了四间房子,虽然不是多么高大,但毕竟是自己真正的窝,躺在炕上,明大爷觉得现在才有个男人的味道,老婆有了,儿子也有了,家也有了,不知足都不行。   院子里新种了一棵无花果树,枝叶青翠,明年就可以吃着甘甜的果子了。明大爷躺了一会儿,忽然觉得哪儿不对。是啊,怎么能躺在炕上呢,大白天的?   老婆前夫的女儿都跟来了,大闺女是个读书很好、高考很差的学生,复习四年了,就是考不上。班主任老师一年又一年骑着一辆破自行车来做工作。说是,这孩子考不上学天理不容。老师唾沫星子乱飞,明大爷一声不吭。他明白,四年了,要是干活挣钱也能挣一大堆了;他也明白,自己这个后爹不能偏心。今年是第五年,但愿吧。   明大爷扛起锄头,要到自留地里除除草。明大爷没别的本事,只能靠种点儿蔬菜卖个钱儿,三个孩子的学费,一家人的油盐酱醋,都得从这里出。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并不是明大爷的生活。在明大爷的生活中,似乎没有休息的概念。   每天天刚亮,别人走到地头的时候,明大爷的裤脚早就被露水打湿了,地里的草已经除干净了。吃过午饭,在下地的路上一边走一边打盹,到了地头,嘿,醒了。明大爷说,这是跟马学的。当年明大爷曾喂过马,赶过马车,他说,你见过马躺下睡觉的吗?晚饭后,不是搓草绳,就是编条框,或者磨一磨明天割草用的镰刀……   暮去朝来,冬来暑往,大闺女大学毕业留在了北京,小女儿远嫁他乡,儿子读书不济,留在了村子里。   明大爷其实很高兴,儿子考不考学不重要,重要的是儿子在身边,就觉得有底气。抻着腰筋,从牙缝里挤出了一笔钱,给儿子盖了房子,娶了媳妇。   这年,明大爷才偶尔睡个午觉,做个美梦,梦见孙子一大圈,梦见儿子给他递过一碗鲅鱼饺子,梦见儿媳给他买来一件新衣裳……梦着梦着,明大爷笑出了声……   不知哪一年开始,明大爷患上了严重的肺心症;不知哪一年开始,明大爷变得有气无力,再也没做过美梦……   一年前,老伴离他而去。守着空空的房子,明大爷心中无限的悲凉。一年365天,大闺女只在过年的时候回来三四天,小闺女一两个月过来看看,儿子比闺女过来的次数多不到哪里去……   院子里的无花果今年也没结多少果实,枝叶也变得枯黄。明大爷瞅了瞅老伴的遗像,一行老泪止不住流下来……   前些日子,明大爷对儿子说,我好像病得很厉害,是不是带我到医院看看?   儿媳在一旁说,你要是有钱你就去看……   河南癫痫病医院最好武汉看儿童羊角风医院甘肃癫痫病医院解读癫痫发作的原因癫痫是靠什么诊断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