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心灵】儿时的小景致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丝路风情
无破坏:无 阅读:2294发表时间:2014-01-23 16:16:06 摘要:现在回想起来,昔日的记忆依然清晰,如今的校园却已改做它用,变成了村里的幼儿园。园中一丛修竹,金竿翠个,葱郁清雅。幽篁侧畔,时常传出稚嫩的儿歌声。聆此童音,就再一次勾起我对这魂牵梦萦的小校园的回忆…… 【一】小校园   小校园是我心目中最美的景致。虽然离开已经二十多个年头了,对她的思念却从未停止过。   比起现在建筑精美的学校,她显得太小巧了。小巧得甚至感觉不像是学校,倒仿佛农家小院。   学校由一座古庙改建而成。灵巧的校园布局幽静典雅,是一方真正的风水宝地。校园三面房屋,一面院墙。南面墙根的一排米杨树,挺拔苍翠,耸入云天,遮云蔽日。暮春时节,米芒会随风摇曳;夏秋之际,树叶则刷刷作响。墙外是一眼常年不涸的水井,供用着村里人吃水。井边的石墙上篆刻着古体字,有人说是“万”字,有人说是“寿”字。古井只有一人多深,挑水的人用担杖就能打上水来。连汲水的辘轳都不用,显示出水井的宽容敦笃,就像村民一样仁慈厚道。井沿的大青石板被岁月打磨成光溜溜模样,井底流出的清泉沿着墙根逶迤向西,形成一条溪水长流,引致得上学的孩子常常忘记了上课的钟声。直待老师从院墙花墙上探出头去大声吆喝,这才急忙抽回伸在水里小心翼翼地想捉鱼的手,急急忙忙跑向校门,惊得鱼儿“扑隆”一下打个漩儿赶紧跑掉。   校门有高大的门楼,旧式的飞檐翘起,两扇朱红木门威武厚重。大门两侧是两个精美的抱鼓石,虽然不是石狮把门,同样显示出昔日庙宇的庄严肃穆。只是门口一大簇茂密的蔷薇,爬满整个门楼,繁枝碎叶,素花朵朵,散发出扑鼻的香气,早已冲淡了佛教建筑的凝重,使校园闪耀着点点活泼,正与叽叽喳喳的孩童相映配。校园三面的房舍,总共六大间教室,由西而北,呈拐尺状排列。西侧两间是一年级的教室,然后向北一踅,坐北朝南一溜四间。可以想见,坐落正中的这排房子肯定是当初大殿的位置,只是不知道供奉的是什么神仙。老师的办公室在中间位置。窗子下面有长方形花池,植有生长茁壮的芍药。每年初春,万木仍处肃静时,芍药早已露出胖胖的紫色嫩芽,如小小梭子模样,敦实饱满,给人强烈的勃勃生机之感。而花朵盛开之时,则花瓣叠叠,雍容华贵。烂漫的花盘与孩童的笑脸同样灿烂,二者互照,相映成趣。院内西侧,三三两两的苹果树,叶茂枝繁,只是果实从未见成熟过。倒不是果树懒惰,只因苹果刚刚如山楂大小调皮的孩童就开始偷偷摘尝,根本不让它长大成“果”。树阴之下,有水泥板搭起的乒乓球台,用砖头排成球网。现在看来简陋至极,那时却是全校“著名”的体育设施。课间暇余,挤满学生,你推我挡,倒也培养了不少乒乓爱好者。   校园的东侧,有单独一间大屋,坐落正东方位,记得一直作为四年级的教室。这样就使校园形成了规规矩矩的结构,仿佛想透露出原先宗教场所的方方正正。如果你只走到这里,似乎觉得校园有些规正呆板。这时,只要你从东屋的山墙往里一看,则是另外一方天地。里面一个小小的院落有围墙与外边的大道隔离,几棵高低参差、错落有致的香椿和梧桐,倚墙而立,与正北边的第四间北屋,将小院整体围成一个三角形状,庭院深深,愈加清静。我猜想这里肯定是当年和尚居住的地方。虽则出家修行,住处总得与正殿的端庄区别开来,神仙也得食人间烟火。   小学时光就在这里度过。那时的冬天比现在冷。每个班级都得学生轮流生炉子。班级拾来成垛的柴火,堆在教室的门旁。然后就在门口内侧盘一座炉子。需要学生从家里带来砖头、石灰、炉条等材料以及铁锨、瓦刀等工具,在老师的指导下同学们共同造成。盘炉子需要较高技术,有的炉子旺,有的则不行,全在个人的经验。所以学生的“杰作”有时就往往点不着火,从而不得不几次返工,好在最后总有成功的时候。给炉子生火由学生完成,要每天早上提前熔好,以上课前炉子烧得旺为准。学校大门从来不上锁,夜里只是从里面插上门闩,有专门的校工负责。按规定是天亮才能去生火,那时校工早已开门。但猴急的孩子谁也等不到天亮。生炉子的顺序按照值日排定,往往两三个人一伙,一天一换。无论轮到谁,都是早已盼望着,期盼的心情不亚于等待过年。一宿往往会激动得睡不着。那时大多数同学家里都没有钟表之类计时的玩意,对于时间只能约摸着。为了不耽误早起,实际上更是盼着早起,一夜会起来看好几次。望望天上的星星还在眨眼,或者大大的月明仍挂在高天;听听打鸣的公鸡怎么还不起叫,以至五次三番地起来躺下,惹得自家的看门狗倒生起气来,对着睡觉的窗子“汪汪”两声,像是对你说:“自己不好好睡觉,影得俺也睡不着,真是讨厌!”   实在等不及了,还是早早就来到学校。大门未开,就自己想办法。门闩是大块长条木头,用削铅笔的小刀一点一点慢慢拨动,费劲很大,到底能把门拨开;有时实在拨不开,就爬上东面的围墙,通过围墙与北屋山墙形成的夹道,顺着墙壁慢慢下到院内。有些胆大力壮的孩子,就手脚俱张,四肢并用,贴紧墙壁一点一点蹿下来。这样的动作在后来的武警表演中经常见到,可见难度之大。我不敢如此哈尔滨儿童羊角风哪家医院好,只能从墙上慢慢爬下。再不就站在墙头上一使劲,抓住梧桐树的枝杈,从树干上溜下来。很快,教室里就升腾起股股浓烟。因为生炉子并不是件容易事,特别对小孩子而言,有时一直到学生到来要上课了还没有熔好。这时往往满屋烟雾呛得大家没法进门。结果越发急躁,越是生不好,错过上课的时间也是常事。而负责点炉子的值日生都得弄得灰头土脸,夹着汗水一抹,像极了戏台上的大花脸。在同学们嘻嘻哈哈的取笑中,加上没完成任务的羞怯,他们只能无奈地笑笑,脸一下子就红了。   现在回想起来,昔日的记忆依然清晰,如今的校园却已改做它用,变成了村里的幼儿园。园中一丛修竹,金竿翠个,葱郁清雅。幽篁侧畔,时常传出稚嫩的儿歌声。聆此童音,就再一次勾起我对这魂牵梦萦的小校园的回忆……      【小菜园】   小菜园实在太小了。   一横一拐,呈角尺状,说巴掌大的一块地,毫不夸张,只不过比巴掌大了一点点。但与我八九岁的年龄比起来,确是十分相配。   菜园倚在大坝边,是在河滩上挑土垫起来的。在河滩垫地,可不容易,因为河滩没有土,只有大大小小的石子。   河滩的石子,经过岁月与河水的磨砺,已棱角全无,但层层叠叠,密密麻麻,数不胜数。只有将一层层的石子去掉,露出沉底的细沙,然后在上面垫一层薄土,才能栽种蔬菜,成为所谓的小菜园。   那时候,只有生产队里有菜园。看到地里长出的黄瓜茄子,竟鬼使神差般想垫地种菜。对父亲说,他竟不屑,说你能干啥。于是自己干了起来。拖拉着大人干活的铁锨和铁耙,在河滩靠坝的地方,用树枝画了一个圈,就算是开工奠基了。然后把大的石头掀走,耧走小石块,慢慢开出了一片小小的地盘。这就是第一个菜畦。   有了地方,从哪弄土呢?远处土场运输困难,近处没有。想了好几天,偶然发现公路旁边,堆积着村里人倒出的一堆垃圾。好在那时的垃圾,没有现在的白色污染。厚厚的土堆,只是人们打扫院子挑出的埚垴。经历了多年的腐蚀沤烂,已经形成了腐殖质,俨然是肥沃的黑土。   真乃天助我也。赶忙找来箩粪的筛子,斜支在垃圾堆旁,过滤掉掺杂在土里的碎草烂布,就是细细的一堆好土肥。用荆条架筐挑到河滩,扬撒在整好的沙子上,堆积到十公分厚度,估计能扎下菜根,一畦菜地就完成了。   有了菜园,马上播种。菜畦中间,首先种的南瓜,四周则栽上向日葵。南瓜由两瓣肥厚的子叶,慢慢茎叶蔓延,或喇叭黄花,或长瓜垂钓,或方瓜盘坐,孩子的童心得到满足,干活的劲头亦随心中的喜悦不断扩张,小菜园就慢慢变大。于是各种菜蔬陆陆续续安家落户。尽管每个品种都极少,甚至三棵五棵,却花花绿绿,甚是鲜艳。韭菜与茼蒿正比赛谁的颜色更绿,向日葵早已垂着脸盘随太阳起舞了。猪耳朵扁豆偷偷地沿着墙根,钻着石缝,直接爬到了大坝上。   种芸豆,栽黄瓜,就得扎架。第一次扎黄瓜架,只找些树枝治疗癫痫病的药插上,风一刮就倒了。不得已,叫来父亲帮忙。用木棍,秫秸,铁丝,横竖交叉,捆绑结实,成了黄瓜稳稳当当的家。开始,把瓜秧的须子轻轻捋到秫秸上,不出两天,长须就紧紧地缠绕了树枝。黄瓜架旁,还栽上指甲桃子花,据说能防蛇。管事与否,没人知道。但指甲桃子花,或粉或红的花朵,配之茁壮的枝叶,精致好看得很。尤其是那尖尖的果实,用手一捏,啪的弹出,种荚立马卷曲,像花儿般漂亮。此等尤物偎在黄瓜架边,也不失为一道风景。   种菜,离不开浇水。河滩垫的地,土层薄瘠,而且土层下是沙石,存不住水。好在小河距离不远。每天早晨,找两只小铁筲,用担杖挑着,来回挑水浇灌,然后再去上学。下午放学归来,再浇一遍。虽然辛苦,也能勉强支持。瓜菜长势谈不上喜人,也算生长正常。难在初春天旱季节,小河干涸,只有到村后的水井去挑,路远水少,就不能满足蔬菜生长了。白天南瓜叶子总是打蔫。我就想到了打井。哄来弟弟,在菜畦边上,帮着挖出大坑,逐渐加深,直到见水。周遭用石头垒砌,作为井壁,坍塌多次,终于垒到了地面。整理好后,也是像模像样的水井。挖了水井,浇菜方便多了。在菜畦头,刨出一条条水沟,用担杖钩着水桶,从井里提上水来,往小水渠一倒,清水就直接流淌进菜畦。便捷倒在其次,关键是蔬菜能够喝足了。   有了水,小小的菜园,就呈现出勃勃生机。初春韭菜碧绿,秋末白菜结实。芸豆挂满了架时,南瓜则爬满了秧。秋天种上大蒜,陪莴苣苗一起过冬。开春掀开覆盖的碎草,就能见到最早的春色。仔细察看长出的嫩韭,叶片扁厚,色泽紫绿,掐一小段,韭香馥郁。等到盛夏,蔓爬的南瓜开花,朝开午谢,招引蜂蝶飞舞,这花也是蝈蝈的美食。细观花心,连蚂蚁也在品咂花蕊。掀开碧绿的瓜叶,或长或圆的囊瓜,盘坐叶下。你刚想伸手抚摸,一不小心,旁边就会跳出一只青蛙。这时,淘气的弟弟,就会撵着逮青蛙去了。      【小河】   从村中流过的小河,紧挨我的家,简直就是家的一部分。孩提时代在它的旁边度过,最难以忘怀的是清澈的小河带给我童时的欢乐,一如浓浓的乡情久久在脑际萦绕。   河小到没有正式的名字,人们提起它时总是叫它“小河沟”。但它的“无名”一点也不妨碍我对它的想念。   小河十分美丽。它从山腰的一眼井中涌出,顺流而下,逐渐形成一道溪流。然后从村中纵穿而过,将村子分为东西两片。且不说它的欢笑与清脆,只是弯弯曲曲、顺流而下的模样,就很是惹人喜爱。小河到达我家附近,地势下陷,形成瀑布。不知道哪代的先祖,将下陷的地方进行了整修,铺上整整齐齐的青石板。石板有两米多宽,水流至此,便形成一挂齐整整的白色帘子。小的时候,每当听老人们讲起孙悟空钻水帘洞的故事,会马上联想到这里。帘子里面是不是也是“洞天福地”,那时也曾好奇了多年。   水帘往下三五米处,便是河上的一座小桥。桥像河一样美丽。桥呈拱形,全部用石块砌成,现在看来不但造型灵巧,并且是纯天然的。我访过老年人,无人知道哪辈哪代建造,但这并不妨碍后人祖祖辈辈从桥上走过。我想,这也许就是前人修路造桥的初衷。   小桥下面,是孩子们的天地。那时的河里,有无数的鱼虾、螃蟹、青蛙、蝌蚪……掀起石头,最多的是一种叫“大头孙”的鱼,样子极丑。短短的身子,头却很大,乍一看仿佛只有一个大大的头,很不协调。其性格最懒,不爱游动,即使你用手去戳它,它也只是瞅瞅你,稍微挪挪窝,又趴下了。所以往往是三五岁的小毛孩子最容易摸逮的对象,大点的伙伴是不稀逮它的。乡亲们取其又懒又笨的习性,叫它“大头孙”倒也十分形象。   孩子们最愿意逮的是小虾。河里的虾都不大,小的只有一二厘米,大的也不过三四厘米。小虾通体透明,长须飘飘,在水里一蹿一蹿地跳着游动。每一跳,都像抓挠孩子的心,惹得你心里痒痒的,不由自主就会去追逐它。而小虾大都极机灵,不等你伸手逮它,只见“扑楞”一蹿,早已拐到另一个方向去了。攥起拳头看看,既有滓泥,又有水草,就是没有早已期待的小虾。偶尔碰到一条大点的,颜色就与小的不一样了,没有了小虾的全身透明,反倒变成了周身的灰黑色,头上的须子和身上的细腿也更长,逮它的难度就相应地更大了。只有小心翼翼地把手指兜起,瞅准小虾前窜的方向,急速下手,迅雷不及掩耳般截住虾的去路,慢慢松开拳头,连泥带水的手心里就有了一治疗癫痫疾病用拉莫三嗪条活蹦乱跳的小虾。小心地倒进旁边的罐头瓶子,小虾又在里面游来游去了。如果积攒得多了,就忍不住想过过解馋的瘾。拿回家去,让母亲给煎煎吃。只见母亲把虾放进碗里,快速倒上开水,小虾一下子就变成了通红颜色,原先的透明和灰色全不见了。好奇的童心也曾促使我探讨一番,用小刀割开虾的红皮,却发现里头的肉仍是白的,多年以后疑问还耿耿在心。 共 773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