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流年】 苏醒的声音(味道征文·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丝路风情

沿着时光的小径回望,总有一些东西让我们念念不忘,而让我们难以忘怀的并非是我们可以说出具体时间的时光,而是因为某些人某些事或某个物带给生命中永远的感动,才让我们铭记着那段时光,

在我记忆的海中,那只鸭子与那只蚂蚁一直是最美最耀眼的两朵浪花。因为对它们,我一直心有愧疚,心存感恩,和它们有关的事才会经过光阴的发酵,变成我内心深处无法驱散的滋味,不经意中,沉寂的旧时光里,它们生命固有的声音,就会苏醒过来。

1、鸭子的眼泪

母亲从集市把它带回来的时候,它和它另外三个小伙伴蜷缩在垫了软草的竹篮里,褐色的嘴褐色的脚,浑身毛茸茸的。只有它用一双黑豆似的眼睛看着世界看着我,丝毫没有惧怕的表情。

我想我和那只鸭子是在那一刻认识的。

它比较幸运,是四只鸭子当中唯一存活下来的一只。

一个学期还没有结束,它的体型就已经翻了好几倍,从前那嫩黄嫩黄的茸毛也已经被灰褐色的羽毛所代替,所以我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小灰。

我从来不知道一只鸭子的智商能与人类忠实的宠物狗相媲美,因为它能像狗那样识别主人,特别是对于一直在关注它的成长的我。每次我放学回家,它若是在院子里,一定会跑来围着我的脚打转,并嘎嘎叫着。若它不在院子里,一定是在我们家门前一个叫“死塘”的池塘里和它的同伴们玩耍,忘记了回家的时间。

童年里印象最深的声音,乡村里最温暖的声音是黄昏时分炊烟升起的时候,母亲们呼唤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每一个母亲的声音与语调都不同,有的尾音拖得长长的,生怕在远处玩耍的孩子听不见;有的在呼喊的时候带着责骂的口吻,怪他们玩得太野,天快黑了也不知道回家,但不管是怎样的,母亲们的出发点都是关心。

我也学着母亲呼唤我的口吻去死塘边呼唤小灰。

死塘之所以叫死塘,是因为它的水色是浑黄浑黄的,且没有一丁点水草和藻类,也没有鱼虾,有的只是一些很小的浮游生物。即使是这样,小灰以及其他一些鸭子也很喜欢腻在死塘里,不时头朝下脚朝上地在水中寻觅,或是和伙伴们玩起捉迷藏,一个猛子扎下去,不一会儿在别处窜出来。

小灰能听懂我的声音,我只要站在池塘边,呼喊几声“小灰!小灰!”它一定会向同伴们告别,然后以直线的姿态游向我,并上岸和我一起回家。我已然不记得小灰是在具体的哪一天和我配合得如此默契的,但是我能够叫着一只鸭子的名字,将它呼唤回家,这是一件神奇的事情,除了父母,整个小村的人都说这是件神奇的事情。

每次看到其他的乡亲为了赶鸭子回家,必须两个人拿着长长的竹篙,一个在池塘这边,一个在池塘那边,将鸭子赶上岸的时候,我都能感到一股自豪。比乡亲们总是夸赞我考第一时更为自豪。

小灰开始下蛋的时候,我看出来了它的异样,它的屁股因为蛋的重量而下垂,走起路来左右摇晃,显得更为笨重。羽毛也变得更为光洁,甚至连它的叫声和眼神都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就像女孩和恋爱中的的女人的区别。

母亲说小灰下蛋了,要增加营养,蔬菜和稻谷已经满足不了它的需求。于是我放学回家的路上,总会随身携带一个塑料袋,从弯弯曲曲的田埂上走过,会盯着水田边仔细搜索螺蛳的踪迹。小灰很爱吃螺蛳,一枚枚鹌鹑蛋大小的螺蛳被它吞下,我看着螺蛳在它的食道里慢慢向下蠕动,直到它胸前的食袋被填满,变得浑圆。我一直很好奇,外壳如玻璃般坚硬的螺蛳壳,鸭子的胃是如何将其消化掉的?

小灰来到我家,陪着我度过了三年的时光,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与它分别。这或许是人类的通病,我们在正拥有的时候,从来不会认真地去考虑失去后的事情,所以一旦面对失去,就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那是万物萧条的冬天,远在大城市的姨奶奶和表姨突然造访。父亲和母亲面对好几年才来一次的姨奶奶感到很荣幸,于是想以最好的来招待他们。只是天寒地冻,集市离我们家还有很远的一段路程,时间上不允许。母亲提议说:“不行杀了那只鸭子炖汤招待他们吧!”

我大喊着不同意,父亲将我带到厨房里,耐心地向我解释这样做的原因。我和父亲僵持了很久,甚至动用了我的眼泪。只是最后我仍旧是输了,输在了我是个听话的孩子这个弱点上,特别是对父亲的话。

我拖着沉重的步伐去死塘边寻找小灰。短短的路程,我用了很长的时间,因为那一路上我都在想怎样解救小灰的办法。故意延迟时间,只要过了饭点小灰就会得救;还是将小灰藏起来,说丢了?这些想法只是在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我终究是个循规蹈矩的孩子,没有勇气做欺瞒父母,对长辈不敬的事情。

不知是不是太冷的原因,那天的池塘里竟然出奇的清净,除了小灰并没有其它的鸭子。小灰或许是预知到了一场灾难的来临,它孤单地漫无目的地在水中漫步。

我蹲在在池塘边,看着小灰,我的喉咙里有一股干涩,阻止了我呼唤小灰。只是小灰竟然也朝着我游来,上岸之后,我刚伸出手试图去亲近它,它配合地蹲下身体卧在地上,等待我的抚摸。

那一刻,我的手僵在空中。我的眼中是否有泪,时隔二十年,我已然不记得了。我只清楚地记得这样的一幅画面:那年冬天的风在吹,池塘里涟漪四起,一只鸭子和一个小女孩蹲在水边,眼中含泪,彼此深情地凝望着……

失去小灰的那天,是我童年的最后一天。

2、蚂蚁的征途

我坐在花台的边沿,像一只掉了队的蚂蚁在拥挤逼仄的火车站,看着形形色色,面部表情或冷漠或焦急或愤怒的人们,强烈的压迫感和窒息感就像一张无形而密不透风的网压顶而来,而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慢慢向我逼近,却不做任何反抗。

我的手边有一本书,时隔多年,我已经忘记了那本书确切的名字,或者那是我写了三年的日记也未可知。我的手中还攥着一片无名的树叶,那是我在等公交的时候在站台边随手摘的,我一直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在带着那么多行李的情况下,还攥着一片树叶去长途跋涉。难道这是命中注定的,我摘那片树叶就是为了等待和那只蚂蚁邂逅?

那只蚂蚁和我一样,是一只掉队的蚂蚁,但显然它比我更容易随遇而安。它悠闲地爬到了书本上,在墨色的字迹间穿行,我想象着,如果给蚂蚁的身体上蘸上墨水,它爬行的轨迹是否是一个字体的模样。

我不想放那只蚂蚁走,因为它的到来,将那张想置我于死地的网打破了,给了我一个可以呼吸的洞口。我想是上帝派它来解救我,并陪着我度过那绝望而痛苦的时光。

我索性拿起手中那片已经有我掌心温度的树叶,将蚂蚁从书上引渡到树叶上。然后在我、树叶、蚂蚁之外,画一个无形的圈,阻隔我们仨以外所有的喧嚣与烟火。再将树叶凑到面前,盯着蚂蚁的反应。

起先它有些慌乱,我甚至听到了它呼喊上帝的声音。连呼吸声都表现出惊恐、焦灼、畏惧,那四处乱窜的样子,像极了我从前第一次站在大都市时慌措的感觉,所以我懂它。

稍微镇定后的它,开始亦步亦趋地行走,那两只小小的触须一直有节奏地带领着它的步伐探寻树叶的方圆。爬到边缘的时候,它整个身子有一半都悬空在那里,发现前方无路后,又迅速地后退,重新开辟一条路,继续爬,爬到边缘时再后退,如此反复。

于它而言,这片树叶是悬在空中的牢狱,它的同类不曾涉足过,它必须像一个开创者一样在这个牢狱中寻找一条生路。

树叶是一个牢狱,我是囚住它的始作俑者。

这让我想到自己。人生又何尝不是一个牢狱,命运是囚住我们的始作俑者。我们逃不出牢狱,但是可以视牢狱为无形,摆脱命运的束缚,活出自己的姿态。

只是,我能做到吗?

蚂蚁不知道在边缘处折回多少次之后,它终于发现在叶柄处还有一个不一样的所在——我的手指。在它即将到达我手指的时候,我用另一只手拿捏住树叶的另一端,不让它爬过来,我承认我有些卑鄙,利用它的不气馁的坚持精神,反复捉弄它。

再一次爬到树叶边缘的它开始一动不动,甚至那不停抖动的触须也安静下来,它是太累了吗?就在我想着要不要释放它的时候,让我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它猛地往下一跃,落在地上,翻滚了一下后,很笃定地朝着人群密集的方向继续爬行,没有慌乱、焦灼,更没有畏惧,像一个打了胜仗凯旋而归的勇士,去征战更为广阔的世界。

终究,我和树叶都囚不住这只顽强而勇敢的蚂蚁。

似乎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涌动:它比你更有资格去面对整个世界。

这是2013年5月12日,我在广州,唯一记得的声音。

黑龙江有哪些治疗癫痫好的医院固原市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成年癫痫病的治疗有哪些方法治疗癫痫病方法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