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梦想征文】我想有个家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诗
在我受惊吓的时候   我会想到它   ……   每每听到人类间这首曾一度流行的歌曲时,我会禁不住潸然泪下,感慨万千!   我觉得,这首歌,唱出了我的心声。似乎,最能代表我自己。   我是一只被人类逼得走头无路的青蛙,眼下正饥寒交迫、心惊胆颤地龟缩在路边一块水泥板的下面,已濒临死亡的边缘……   我对天无语,一任泪水悄悄地滑落……   我不知道,我的生命,还能在这个世间待多久?   我内心充满了恐惧!   我心中的苦衷,究竟该与谁诉说?      我和我的伙伴们,以前,一直都生活在广袤富饶的原野上。那时每天的日子,沟河渠畔,田间草丛,处处都会看到我们活跃的矫健身影,时时都会听到我们激亢的笑语欢歌……   我们看东方第一缕升起的灿烂云霞。   我们听绿影娑娑中和谐的虫吟鸟唱。   我们赏田园风景里怡心的诗情画意。   我们醉呼朋引伴中浪漫的青春激情……   天是我们的天,地是我们的地。我们沐浴着太阳雨,身栖着黄土眠。捉害虫,护庄稼,打造着绿色的生活,修饰着田园的童话,与人类结为最亲密最信赖的朋友。   我们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家!一路欢歌铺满爱,一方世界遍地情!      不知从哪天起,一阵隆隆的轰鸣声,突然间打破了我们的宁静。我惊诧中看到,一辆辆庞大的挖掘机、推土机,排成长长的队伍,刹那间驶进了我们居住的田野,开始碾轧碎我们的家园,糟蹋着地里的庄稼。一个个像凶神恶煞,在田野里横冲直闯,肆意妄为……很快就把田野毁坏得千疮百孔,一派狼藉……全然搅乱了我们悠然的生活。   我们绿色的家园,很快就给破坏了,毁掉了。   我们被迫扶老携幼,举家外迁,向外边转移,逃生……   我们还得生活啊!   我不晓得人类这是怎么啦?那么好端端的土地,为啥放着庄稼不让生长?为啥置我们的家园于不顾,非要挖沟掘坑,逼我们出去?   我不解!   我困惑!   我心里好痛!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让我吃惊!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那一片片挖掘得支离破碎的土地上,居然疯狂般地矗立起一栋栋高楼大厦来。人类啊!竟然这般地狂妄,拿我们安逸的乐土做垫底,营建起他们自己栖息的家园。他们这分明是,置我们的生命安危于不顾,明目张胆地建立在我们的痛苦之上啊!   更令我费解的是,那一栋栋鲜艳夺目的楼房,闲着不住人,竟然明码标出价格,贴上卖身契,对外拍卖起来……人类,竟拿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盖起楼房当物品,干起了赚钱的勾当。   我的心,在打颤!   我觉得,人类这么做,是否变得太自私、过份啦?殊不知,无家的我们,还都一个个挣扎在生死的边缘线上,他们,咋就压根儿不为我们想想呢?   可恼归恼,气归气,生活还得继续啊!日子还得往下过呀!   我们被迫把家,迁到了一条草水丰裕的路沟旁边。每天的日子,有水喝,有虫子吃,生活还算过得去。然而,安下身子还不足三个月,意想不到的灾难,又发生了。   那一天,路边不远处的田地里,一座新建成的大型化工厂,隆隆开业了。从里面传出来的噪音,“嗡嗡”地刺耳,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吼响,扰得我们已不能正常地睡眠休息了。尤其是从那十几个烟筒里冒出来的浓浓的黑烟,散发着有毒的气味,扑面而来,窒息难闻……周围的树木、花草,都日渐枯萎啦!更可怕的是,那工厂里排出来的废水,竟不知何时,跟路沟里的水汇到一起,一下污染了我们生活的水源。不久,沟里的水便泛起了一层混浊的乳白色,随后就开始变臭发黑。   水中的鱼儿,挣扎着身子,一条条开始浮上来,在痛苦中死去……   更让我揪心的是,我的一个个伙伴,在喝了路沟里被污染的水源后,竟也一个个相继地死去……   我感到了一种震撼!一种恐慌……人类,这不是在往死路上逼我们吗?   我吓得再不敢到路沟的水里游泳了,更别说去喝了,天天忧心忡忡地栖息在一片草坑中。饿了,就侥幸逮些飞来的昆虫吃;渴了,就舔些每晚滴落在草叶上的露珠,勉强打发着过日子……可我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个法子啊!   我仰天长叹:哪里,才是我们真正的家?      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那是一天晚上,我突然被一道道忽明忽暗的灯光搅醒,只见有四五个人,人人身上斜挎个大皮袋子,一手提个雪亮的矿灯,一手拎根末端系着网套的长棍子,踏着沟边的草丛一路走来,正扑捉我们呢!不明真相的伙伴,一见这突来的阵势,吓得跳起就跑,正好中了他们的圈套,被他们用网套一罩,立马捉去……   我吓得大气不敢喘,小气不敢出,躲在一片稠密的草坑中,一动不动,侥幸躲过了这一劫。   我不晓得人类,这是演的哪一出?为啥晚上又来捉我们?莫非是良心发现,知道我们无家可归,知道这里的水源被污染,不再适宜我们生活,是来拯救我们?是来把我们再集中送到另外一个安全的地方去生活?   等到翌日天亮,令我始料不及的是,这种美好的祈望,竟然是一场噩梦。   我看到那几个捉我们一夜的人,一个个身上挎着个涨鼓鼓的皮袋,大摇大摆地走到了不远处刚刚开张的一家叫“夜来香”的豪华酒楼跟前,高声吆出老板,指着身上的皮袋,开始讨价还价起来……   我变得瞠目结舌,原来他们把捉来的伙伴,卖给酒楼做菜肴啊!他们这是在拿我们的生命,来明目张胆地卖钱啊!   我的心,开始在滴血!   我不晓得,他们咋变得这般的惨无人道!没有人性!      就在我愤懑交加、食寝不安时,血腥的悲剧,还在上演……   记不清是哪一天的傍晚,我伏在一块高岗处,和其它剩存的伙伴们,正盯着匍匐在水沟里的幼崽们焦虑,正为它们的生存处境担忧。突然看见两个骑车的中年男人,驮着鱼网,匆匆驶来,在我们跟前停下了。   我慌忙缩居在身后的草丛里,惊恐地窥视,心生纳闷:这水沟里的鱼儿,早已被污染的绝迹啦!他们这又是来干什么?   就在我疑惑不解时,只见那两个人,很快麻利地将车上的鱼网,一摞摞搬下来。接着拿起一个网,两人各持着一端一拉,竟然是一个长长的圆筒形鱼网。   他们两人也不说话,很熟练地就把一个长筒鱼网,放进了我眼前的水沟里。每隔10来米放一个网,放完后,便匆匆离开了。   翌日一早,那两人便又骑车匆匆赶来,开始收网了。让我万万没料到的,也是让我最最无法忍受的,网中网住的“鱼”,竟然全都是我们的幼崽……只见他俩将网住的幼崽们,很熟练地倒进了旁边备好的几个塑料桶里。   我听见其中的一个人,一边忙着倒我们的幼崽,一边狰狞个笑脸说:“哈哈!这回卖给养鸭厂的鸭子吃,我们又赚了一笔。”   我恍然大悟,他们,这又是在拿我们的幼崽,换钱啊!   我浑身的血液,直往头上涌。   我气得大脑快要崩溃啦!   我简直要发疯啦!   他们真是太卑鄙啦!太暴虐啦!我要是有力量,一定跳过去,非揍死他们不可!   我可怜的孩子们,你们太不幸啦!爸妈给了你们生命,却没有能力呵护你们,关爱你们,让你们在这个世界里幸福安逸地生存。你们还没有长大,便惨遭人类暴徒的厄运!   我们实在为你们伤心啊!   我在心里怒骂着,他们连我们的后代都不放过,简直是惨无人道、丧尽了天良啊!   他们是真想让我们,从这个地球上消失啊!   我恼怒至极,我不明白,人类啊!咋变得这般的心狠手毒,利欲熏心?仅仅为了几个臭钱,就不择手段,滥开杀戒,让我们无家可归,把我们几近杀绝!是什么,让他们变得这么的凶残暴虐?以前,他们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回望我们蛙类的家族,我们是一种益虫,从不与人类抗衡。世世代代,总是与人类结为好友,默默为人类奉献,维护着大自然的生态平衡,促进着大自然的绿色和谐。对人类有利无害,我们并没有做什么对不住人类的坏事啊!   我越想越多,禁不住又哭啦!   我默默为逝去的伙伴们,为逝去的幼崽们,虔诚地祈祷……      我把家又迁到了一块水泥板的下面,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在这世间待多久?   我已变得身心憔悴,不堪一击。我叹然,诺大个地球,竟容不下我安逸的一席之地?   我感到了一种悲凉,可我又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   我还是理性地请求人类:别再对我们进行血腥的杀戮啦!请珍惜土地吧!关爱绿色的生命,维护自然生态的和谐,还我们一个健康的家园,其实就是在拯救、保护你们自己!人类啊!该好好地想想啦!   天气变得愈来愈冷,按照以往,我马上就要吃饱喝足,幸福地钻到地下舒适的家园,进入冬眠啦!可现在的我,连个真正的栖身之地都没有,哪里才是我的家?   我不禁又潸然泪下——   我想有个家   一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   在我疲倦的时候   郑州癫痫病定点医院癫痫患者口吐白沫的原因武汉看小孩癫痫哪家医院好郑州在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