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荷塘】过年(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散文诗

元月一到,路边店打折的喇叭声,市场里熙熙攘攘的采购声,门窗外稀稀拉拉的鞭炮声,已经把年拉得很近了。说起过年,我就会想起儿时过年的情景。

那时的年总是姗姗来迟,叫孩子们掰着手指望眼欲穿。一进了元月,到处喜气洋洋、张灯结彩,小孩们追逐嬉戏、燃放鞭炮,大人们出出进进、忙忙碌碌,门里是红烛高照,门外是对联生辉。过新年,我们小孩可以吃上平时吃不到的好东西,可以穿上新衣服,可以打着灯笼,可以看见舞龙玩狮,最高兴的事就是攥着妈妈给的压岁钱翻来覆去地数个不停,虽然只有数毛钱,大都不到一块钱,那也是天大的喜事!

欢喜的过年气氛,从腊月就开始了。腊二十三,拿把扫把绑在竹竿上,从屋里到院落都仔仔细细打扫一遍,腊二十八就开始煮肉、炸鱼、炸年糕……小伙伴们聚在一起,提前品尝各自炫耀的食品,那夸张搞笑、自吹自擂的欢喜神态,现在想起也忍俊不止。腊月二十九下午,是贴对联的时间,不管大门小门,就连单出一处的猪圈门上门框上都贴上小对联。

年三十,是亲人团聚的时间,那一天忌讳也特别多,我们小孩不许随便说话,像“死了”、“断了”、“少了”、“没了”……等等都不能说,大人说是怕得罪了老天爷和老祖先。三顿饭都要祭神拜祖,要把吃的都摆上桌,在饭桌的下首烧香、供酒,最后是一家人轮流磕头,其中动作最标准的要数我母亲了,只见她先作揖弯腰、双膝跪下,双手按地做匍匐状,甚至额头都贴到地面上,慢慢站起的时候双手合十,从头至尾口中念念有词,整套动作既庄重又神圣,那一刻,天地是安静的、凝固的,所有的东西都显得那么的肃穆,我呆呆地看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过年,在我们孩子眼里就是“吃最好的”。大年三十的早饭,按我们家乡风俗是炖鸡挂面加汤圆,汤圆里包了为数不多的硬币,据老人们说,能吃上汤圆里包的钱,一年就会顺顺当当,做什么什么成,是吉祥如意的象征。一开始我们姐弟四人就争先恐后地抢着多的汤圆碗,害怕让别人先吃出钱来。大家各端各的碗,有站着的、有坐着的,都低着头一个劲地吃着,小弟时不时地还跑去看看锅里的汤圆,把剩下的一半汤圆放到碗里,用眼瞟瞟这个再看看那个,然后快速地拨到另一个碗里,害得小妹直叫“妈妈”……大多数情况下是姐姐先吃到钱的,等到我吃着钱,小弟开始就喊着闹着,“妈妈真偏心眼,咋把有钱的汤圆都给了我姐我哥啊!”说完再也不一个一个地咬着吃了,而是用筷子一个一个地试着,最后,我们每个孩子都能吃到一个包着钱的汤圆,可是,这么多年母亲一次也没有吃到,我就很纳闷,稍大后才明白,原来包钱的汤圆母亲都作了记号,为了小弟多吃点,母亲总是最后一个给他。当我有了孩子以后,才真正理解父母那更深层的心愿:他们希望我们每个孩子都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长大成人。每每想起,心里一阵阵酸楚,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年夜饭是过年的核心,是一年中最丰盛的一次,其中有些菜一年中只有当晚才能吃到的。那时候没有电灯,年三十后半夜一家人就围坐在火堆旁,唠着家常讲着故事,坚守着年关最后的时刻。我总是熬不过守岁,困卧在火堆边,被母亲抱到床上睡了。新年初一天还没有亮,鞭炮声就劈劈啪啪响个不停,我会在睡梦中被惊醒,一骨碌爬起来大声嚷着要穿新衣服。新衣服其实早就准备好了,我就时不时地一次一次地在胸前比划,但绝不会穿,一定等大年初一才穿将出去。大年初一吃过早饭,镇的小街市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孩子们不是来买东西的,而是来炫耀来攀比的,比谁的衣服好看。新年初一,也是放炮的时间,多数男孩左手拿着香右手拿着炮,找一块稍大的地方点燃后丢在空中越高越响,小伙伴们高呼声就越大。每年我的炮都很小,是从挂炮解散后一个一个拿来放的,自然引不起大家的注意。每次都是“黑蛋”最出风头,他拿来的炮虫又大又响,特别是他在点燃后稍等片刻后再扔会更高更响,引得小伙伴们惊叹欢呼。记得有一次地面上到处泥泞,“黑蛋”的大炮虫没有在高空爆响,而是落在烂泥里爆炸,把我的新衣服溅满了泥点,我哭着喊着叫他赔……最后在得到他两块水果糖先期赔付而收场,我哭哭啼啼回家后穿着姐姐的花衣服过了新年的前三天。

辞岁也是我们家乡一种习俗,吃完年夜饭后,相邻村庄都要相互走动,不问是否亲戚,只要认识的,就相互辞岁相互问候。到了别人家,不管是长辈还是平辈,都会说:“过年好,我来给你辞岁了!”主人就会象征性给你一把炒年货,有花生、瓜子、地瓜干、爆米花、蚕豆……都是农村自产的,从商店买的现成食品就很少,例如水果糖、饼干就没几家有的。因为走的人家太多,衣服上的小口袋早早地装满了,个个神采奕奕的。最热闹是到邻村去辞岁,成群结队浩浩荡荡很是壮观,走在队伍前面的是手提灯笼、斜挎小花包、走路连蹦带跳的娃娃们,后面是年龄稍大一点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最后的最后是妇女妯娌们,她们总是叽叽喳喳嘻嘻哈哈的。到了邻村,前面的小孩进了屋门,争先恐后说着辞岁的话,敞开小包得到炒年货后迅速转身准备到下一家,此时后面的还没有进屋门,甚至有些妯娌还没有进院门。进了院门的,有可能被出门的小孩们推着搡着往后退,有的连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就得转身走了。偶尔谁家给了一个水果糖,一些聪敏的娃娃就会在门外等一会儿,跟下一拔人去再讨一把,虽然收获微小,只为一个水果糖,但也是欢呼雀跃的。

喜庆的灯笼是过年最好玩的了。一开始,没有小妹和小弟的时候,我的灯笼是村里小伙伴中最好的,是用竹条编制而成,特别外面是用红绸缝的画着美丽的画面。做灯笼其实很简单,找一截稍粗的竹子,在顶部纵向破成双等份,如四份六份八份,扎紧顶端,中间用几根相等的小木棍相对交叉撑开,外面用薄薄的油性红纸糊起来,再开个小门里面点上蜡烛就完成了。还有一种更简单,拿一个空的罐头瓶,用猪蹄扣系法系住瓶口,为了好看在瓶外贴上红纸剪成的字或图案,点上蜡烛用小棍挑着,这种罐头瓶灯笼,透光性不好,只能跟在小伙伴后面走,所以我们都叫它“臭屁灯笼”。

从我记事时起,爸爸工作在宁夏,回家过年几乎没有,姐姐总是留下陪妈妈,出门前主动地帮我们拿好灯笼,小心翼翼地点上蜡烛,并告诉我见到了谁谁转告他们今晚姐姐不去辞岁,明天一早去给拜年。出门了,姐姐不放心地叫着我们小名,注意哪里有沟哪里坎,走到墙角拐弯处,我一回头,借着屋里的灯光,看见姐姐还站在那,摇着手还在说一些注意灯笼蜡烛带好弟弟妹妹的话。那时想是因为姐姐没有灯笼,只好留下帮妈妈,现在想起,姐姐是为了我们这个家而丢掉了好多本该属于她的快乐。

过年最热闹的是看舞狮高跷队的表演了,正月十五晌午时分,那流动的舞狮高跷队就会从村头奔涌过来,那场面就像赶集一样,铜锣远远地一响起,人们像潮水般地朝一个地方聚拢。我们这些小孩子就钻在人群里,像小梭鱼儿一样前后左右穿梭着,看完一场接着一场,随着队伍的移动,一会儿窜到前面,一会儿溜到后面,不知疲倦地奔跑着。我就在这奔跑中,一年一年地不知不觉地慢慢长大,大到为了生活、为了家庭,离开了学校,离开了伙伴,也离开了有着浓浓乡土气息的故乡。这一走就是二十年多年,再回首已白了头……

现在,很多人不愿过年,说过年越来越没有意思,年夜饭没有多大吃头,春节晚会没有多大看头,就连穿新衣服都没有了兴头。再看我们父辈对待过年,总是那么热情如故,虽然物质匮乏,但精神却是充实的,而我们呢?物质富裕了,到头来发现,心却是空的。

让我们向前辈们学习,每年过年都要有新的意义、新的展望,过出新的内涵、新的希望,过得一年比一年更丰富、更精彩,这不仅是长辈们的愿望,更是我们既当儿女又当父母的责任!

河北治疗癫痫病那家医院比较好郑州治疗癫痫的医院常规治疗癫痫使用的药物秦皇岛哪里有专治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