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看点】粉红色的毯子(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化资讯

去年暑假,妈妈来我家里住,带来一条粉红色的毯子。

这是一条旧毯子,四角各有一朵牡丹花,中间有一朵大牡丹花。妈妈说它是父亲从东北带回家的。父亲十八岁当兵,三年服役两年志愿兵,每月津贴从三元涨到五元。孝顺的父亲一分不留全寄给了奶奶,帮他的老母和四个哥哥贴补家用。五年的军旅生涯,父亲唯一给自己买了这条毯子。

父亲没舍得铺它,把它珍藏起来,和母亲结婚时,这条毯子成了他们唯一的奢侈品,有了它上面那怒放的牡丹,狭窄的土房木床,便添了浓浓的喜气和富贵。那时农村都用人工纺织的,花格粗布单子。妈妈非常珍惜这条漂亮的毯子,在它上面铺一层粗布单子,还生怕孩子们尿湿,索性揭下来洗好藏在箱底。那年冬夜,三岁的弟弟呕吐不止,妈妈把毯子拿出来,双叠两层,把弟弟包裹得严严实实,父母亲轮留抱着,跑五六里山路,硬是没冻着弟弟,连医生都惊奇。妈说它是弟弟的救命毯。

妈妈把毯子当成宝贝,把它洗得干干净净的,还特意铺在了客房的床上,见到它的人都会称赞:“这毯子色真正,是个好东西。”我们兄妹几个中午会偷偷地跑到客房,争着躺在毯子上,美得像躺上了龙床。长大后的我们,像小燕子飞出了家门,这条包裹过每个孩子的毯子,静静地陪伴着父母亲。妈妈曾含泪说:“还是毯子好啊,它不会跑没影儿,也不会害我们牵肠挂肚地操心。”听得我们心里酸酸的,都尽量挤时间回父母身边。日月如梭,渐渐老去的妈妈,有一次把洗好的毯子叠了起来,她问父亲:“人老了邋遢,我都洗不动它了,咱就不再铺它了吧?”父亲不高兴地嘟囔说:“毯子不铺床,留着它当画看啊。”妈妈就笑着把它重新铺在了床上,又在上面铺一个单子,他们会坐在床边轻声说话。偶尔母亲会埋怨父亲:“嫁给你操不尽的心,做不完的活,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你自己说都给我买过啥?”父亲理直气壮地挥舞着右手说:“买了毯子啊,你看看村里谁像你这么有福,能铺上大东北的毛毯。”这时候,父母就会相视而笑,毯子见证了二老相濡以沫的情义。

后来,父亲得了脑梗塞,活动不方便的他总觉寒冷,妈干脆揭了床单,让父亲直接躺在毯子上面。躺在毯子上的父亲,会忘了抽烟,满面胡茬的脸上露出惬意和满足。我和妹妹无论谁回家,都要把毯子仔细洗好晾干,平平整整地铺好。贤惠的嫂嫂特意为老人买了两条柔厚的新羽绒棉褥子,可是老人还是爱铺旧毯。俗事缠身的我们无法长伴双亲,毯子就是二老的宝贝孩子。

父亲病逝后,妈妈就一直铺着它。无论去哪个儿女家住都要带着,和它形影不离,有好多次我看见母亲,一动不动的凝视着它,浑浊的双眼竟亮起来,里面似有露珠在滚动。

去年母亲来我家住,走时说先搁这儿吧,也许是她还想再来女儿家。也许是冥冥之中,要给我留下念想,回家一月后妈妈就旧病复发,再也没有睁眼看她心爱的儿女一眼。我把她留下的毯子洗净叠好放在床头,就当是母亲陪着我。不料去年郑州做事回来,发现可恶的老鼠将毯子两个边咬的凹凸不平,我怨恨老鼠为什么单单咬了它,却无可奈何。

此次南阳之行,我把它带上,一来它厚实细腻,二来它虽旧却色泽清丽,三来觉得它被咬破了,用了就丢下,省得来回拿行李。但早上收拾东西时,却还是舍不得了,我仿佛看见父亲惬意的躺在毯子上面,母亲弯着腰,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它短短的绒毛,我的泪水流了下来。

此刻我拥抱着它,就好像依偎着母亲,时光难以倒流,何处能寻慈颜,就让毯子延续母爱的温暖,我要用毛线把破的地方,绣成漂亮的花儿,让它永远绽放在我心中!

山东专治癫痫的医院在哪哈尔滨手术治疗癫痫卡马西平治疗癫痫疾病有用吗武汉的癫痫病医院哪里能把病情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