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别忘了走过的路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微散文
一路车颠,大巴哼哧地绕着林莽山道翻上跌下,公路如一条弯七拐八的纽带,在尽头抛入奔流的沅河清波里。面对横亘眼前的沅水刹了车,我们一行站在终点的仙人溪,回顾以往锲入两山林木中的一条简易沙砾公路,忆及那矮小茅房的村居像乱了盘的棋子,点缀在荒疏的悽惶里。如今已是新颖成片的村居,交织各异的楼房、商场、超市、酒肆,组合得即热闹又具乡村古典情调。
   以往的沅水在急浪险滩的咆哮中桀骜不驯,一泻千里,特别是在春逢雨季,洪流滔天,溢满河床,贻害沿岸农田庄稼。河流弯弯曲曲地流经我们小镇,紧挨常德的----周溪。它如仿佛跑累了的老人,疲惫地躺在了这个S型的,水深浪阔风平浪静,似乎静止的河湾里得到了歇息。而后在这儿整顿精实,再以充沛的精神闯入洞庭湖归顺长江。特殊的地理环境,使得小镇成为天然的水运码头,上至云贵,下到江浙的竹木农副产品,均在这儿成交集散。拓展了小镇的市场经济,繁荣辉煌了南北人脉,在数千里的沅水流域中,周溪----遂成为颇有名气的一邑巨镇。
   在现代化的整形中,沅水已失出了原生的野气桀狂。往昔漫江的白云樯林,船运,簰筏的号子声已一去不返了,远古的岁月离我们越去越久远。凝目眼前温驯的碧波潺流,心中不觉就有了点儿恋古的惆怅。
   武老习正一脸得意的,一个劲儿地拨打手机。那干枯多皱的脸上多次失望后,陡听他惊狂地叫着:“哎,哎,你老何呀,我,我老习哩!”把一脸精光四射的狂喜传递给我们。我们不知对方怎么讲的,他挂线后得意地道:“老何叫我们在这儿等着哩,他的游船马上就过来。”一脸小人得志的神气。
   几十年前老习作为知青,一颗红心两种打算的下放到这儿,但没有扎下根,在知青大返城时离开了。我们来前,他大话喧天的说人情关系熟糯,到了这儿吃饭喝酒不用掏腰包。大家听得甚是心欢。现在站在渡头观风景,闲磕牙的等游船。在水漾波光里,一艘艘游船热情地招揽客人,以最优惠的服务和我们打着招呼。因已和老习的朋友有约,想着比他们更便宜的船价,惋言的谢绝了邀请,目今社会,蠢货才不会砍价钻便宜哩?
   我在许久以前,就听得青龙街乡变化大,以目前形势的发展在我意料之中。但说到开发了一个叫“怡望溪”的水中景点,就不得不由我起了疑窦。七十年代末期,我在这儿支援竹林水电建设呆了一年多的时间,周围情况基本了解,从没听说有什么景点。更没听说过“怡望溪水心寨”这个名称。只知有一条蓄水小溪从电坝下循流入沅水,溪河两岸竹笼青翠如玉。夏日竹篁里一簇簇的野花,绽放苏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得艳丽夺目,一群群的小鸟轻婉歌喉,一股淡淡的馨香和青草气息在空气中弥漫,使得整条溪河静谧幽雅,风光诱人。电站就通过溪流利用沅水的循环蓄水发电,排涝,抗旱。怡望溪这个景点我虽持怀疑态度,但在本地电视媒体和网络中,确实看到在沅水的江心,有那么个岛屿样的山头。岛屿突兀直插青天,峰峦在云遮雾障中墙宇飞檐,亦隐亦现,似如蜃楼海市。四围波光闪烁,山青林秀,竹影怱郁。鹭鸟亮翅,翱翔和鸣,风光旖旎多彩,确实是个游玩的好出处。
   我们一行六人,在当地朋友老何的陪同下逆水上游。轮擎轧轧,船头犁开碧波,浪花欢腾跳跃,轮尾波翻涛涌拖曳出长长的涟漪。在波光粼粼的晾影里,我立在船头,两岸青山动画似的在眼里隐退。这情景似有一种身同感受的错愕,脑子里倏然涌起一股久逝的情潮。上世纪七十年代来这儿支援电站建设,由于陸路交通闭塞,我由周溪乘船逆水上朔,就如眼前一样的置身在轮机的“轧轧”声里。我钭偻身恣窥觑舱外,河风雾霭里碧波掀浪,沿岸洇湿在雾朦的模糊里,红得猪血似的太阳吊在半空,圆溜溜的毫无光泽。五个多小时的水路行程,在刚历冬逝的河风里,带着清新的寒潮旋转着钻透周身,似鞭子般的抽打着面颊……
   那年代的社会主义建设,没有现时的机械设施,全靠肩挑手扛笨拙的艰苦付出,坚持着‘吆喝’的人海战争。那是一个充满了自信沸腾的火热年代,虽然穷困,但心里不累,感到有奔头,在人们的心灵深处,社会主义信仰胜过金钱名誉。做人的道德标准,理念,就是为人民服务,在社会主义阳光沫浴下活得踏实。是目前的经济概念无以比拟,没法理解的。说得直露点:现在的社会思维,是以经济为中心。在许多人的眼里,漠视历史的价值观,模糊了时代的概念。把那时的艰苦奋斗,努力付出的社会主义建设,说成是穷折腾,蛮干。试想:没有那时的艰苦创业打下基础,改变了中国百年的穷困,没有国企工业,你拿什么资本去改革?拿什么本钱去开放!不要以为把原生态的街道拆了,建成钢筋水泥的仿古建筑,美其名曰为‘修旧为旧’的开发,这几十年来的开放,在大多数人的心里究竟多大的份量?!
   现在热搞旅游开发,多冠以原生态的古典文化景观,顾名思义;就是原貌地传承历史道德文化,修复和保护具有历史意义的名人古典景观,和远古名镇。古典生态的理念开发,原本无可厚非,但要理清这个概念;要继承认可,先辈们在各个历史时期,为推进社会的进步所付出的艰苦创业精神,尊重千年的历史的沉淀。
   须不知眼前有些盲目的折腾,无形中毁灭了历史的精髓,更有甚者;漠视历史的价值,嘲笑先辈创业者的艰辛,崇拜权势和金钱,鄙夷理想和志向,这似乎成了某些人的时尚……他们忘了根本,迷失了走过来的路!
   作为农业大县的陵源,以往历届县委注重水利建设,他们懂得:水利是农业的根本,是命脉。搞不好水利设施,粮食保产,农业丰收,就是一句空话了。在这种职能的精神指导下,陵源县的水利建设一直名列全国前茅,在钱正英当水利部长时是全国的先进典型。须不知现在许多乡镇吃的自来水,都是那个年代水库里的水。在目前生态不生,环保不保,雾尘污染的情况下,许多河流整成了黑龙江,小溪变成了臭水沟。没有那个时期艰苦努力的水电建设,恐怕有的地方吃水都很困难了。
   船傍水心寨,我们握铁索攀缘而上。一身细汗后,屹立山端,顾不得背心沁凉,在清风徐来里放眼远眺,似觉:
   水心秀峰擎天立,仙山蜃阁接云庭。峰转水涏疑无路,竹翠鹤鸣又一村。
   我感叹着;在旅游开发的热潮时代,历史的荒岛变成了一道靓丽的景观。浩淼的沅水在眼底如一条蠕动的溪沟,我努力在一片混沌的脑子里搜寻着,卡马西平治疗癫痫患者管用吗对老何道:“呵呵,我以往在这儿呆了一年多,怎么就没听说有这么个好出处啊。”老何嘴角浮起莫明的讥笑:“哎,那时是什么时代,革命加拼命呐,忙得脚板拍背心,哪有闲情玩喽,再说谁又玩得起哩!这地方本就是个荒岛,吃多了撑不过呀!”五十多岁的老何,偏瘦的身材,留着小分头,发丝开始泛白,脸颊浅现的褶子里和风细雨,一口浓重乡音的打趣着。
   “哦,电站离这儿多远呐?”
   “呵呵,没多远,你看。”……大家顺着他手指方向望了过去,只见一条青白色的细流,从沅水分支钻进绿茵的青怱里,道:“沿着这条小支流穿过去,就到了电站大坝下喽。”
   老习碘着个苦爪脸钻了出来道:“嘿嘿,从那儿过去最多也就二三里哩。”大家把目光转向老何,老何首肯地点点头。
   “呵呵,不相信呀,这地方我呆了近十年哩。”老习一脸不宵,深恐别人轻看他。
   “哈哈,相信,相信,哪个不相信你习老呀!”大家打着哈哈。我瞥了他一眼,心里有点厌倦他的自以为是,回眸凝视着那线条似的支流,思绪连接到了电站的那端,翻涌起那个难忘的岁月……也不知他们还胡咧了些什么?
   那里是个非常偏僻的小山村,四围环山,满山的竹子青翠欲滴四季如春。村子里田土不多,那时代竹木特值钱,许多家用工具,和建筑器材离不开竹子,茂盛的竹产富裕了这地方。外面还沉浸在春节的喜庆中,春的信息就很浓郁的催醒了这儿尖尖小荷的满山竹芛,人们扛着锄头肩负背蒌的上山挖芛,收获着开春的第一笔收入。
   竹林电站,是一座中型的综合性水电站,是县里七十年代末期的主要建设项目,那时候的建设多以农村劳力为主。这个闭塞的僻壤小村子里,一下子聚集了几万的贫下中农。他们不计较个人得失,每天吃着南瓜,罗卜,肩挑手扛的工作十余小时,干着有生命危险的强体力劳动。用共产主义诚挚的信仰,意气风发的为社会主义谱写青春,奉献力量。以滾烫的热血筑起了受益于子孙后代的水电站。在整个工程建设中,还有人把生命搭挂在了那儿。
   我是以竹林电站设备制造厂家的身份,去那儿支援指导机械安装。去时刚好春暖花开,三年的建设计划已是最后的一年,工程进展已接近了尾声。有人和我说:在工程的高潮期间为抢时间争任务,民工不分日夜的奋战,拼的是劳力,靠的是精神。由于生产工具落后,安全保障不到位,在瞬息万变的施工中,常有工伤和死人的事故发生。在攻坚导流洞的工程中,有砣碗大的石块从几十米高的山头滾落下来,从第一个人的头上落下,连着砸死了三个人。死了人一付简易的棺材安葬,按照共产党人的即定方针,开个隆重的追悼会。在肃穆沉痛的场面中悼念,使死者心安,死得其所。生者悲痛,在悲痛中接受教训,激励斗志。死人本是悲伤的事情,但使悲痛转化为力量,激发更大的社会主义建设热潮。这就是那个时代的社会风尚,人们虽然过得贫穷,但活得硬朗,有底气,心里感觉踏实有奔头。
   我们走进水心寨,那在远远眺望中的,似仙山蜃阁接云处的神秘建筑。映在眼前却是一座像庙似庵,两进的仿古建筑。两个似僧非僧,道又不像道的,贴切地说,倒有点像小伙计式的仿古出家人,给人似有做戏的感觉。受世风的偏见,我们懂得现在的菩萨同样爱财,在功德箱里随了缘。两道长的脸上豁然明亮了许多,拜了塑造粗俗的菩萨后,在其中一道长的陪同下,他絮叨着向我们神化着庙宇的久远历史。我们不以为然,这样千篇一律的杜选太多了。为了经济利益,积极开发旅游资源,不是历史,不是古典,编造得比真的还传神。用庸俗的神化典故异导人们的思想情感,我真忧心哪天玩疯迷了,不知‘我’是谁了?失去了真正的自我!出得庙来,屹立前庭,一阵风过,扯动一片武汉哪个医院治癫痫有名春色,飘逸壮观,人和树罩护在清爽甘甜中,在满山的风光里疯笑着下了山。
   当坐在傍岸临水,竹篱木屋的农家酒肆时,多有游客嬉闹。凭栏观水,清澄的绿波里人影幢幢,别有一番风光。在悄然兴起的农家乐旅游热中,逐步形成了一个以吃为主的特殊热点,增添了一道舌尖文化的靓丽,农家客舍热闹得;
   狗欢迎客鸡唱鸣,仙人溪碧鱼艳肥。山妹传菜歌改革,农家酌酒为朋悦。
   须臾,酒菜上桌,自腌的腊肉炖鲜笋,溪岩深处的黄鲶鱼煮农家豆腐,各式辛辣盐干菜,鲜艳时新小葱蔬,那清新的味儿直往鼻孔里钻。老何与酒家糯熟,和店老板交换了眼色后,笑问大家:“呃,要多少酒呀?”初始只我和老习要了半斤,哪知那酒一上桌,香气儿把人馋晕了头,你尝一口,他品一下,待我们两个要酒的还没张口,那酒就完了。酒是山里人自酿的,一口抿在嘴里扯动每根经络,爽在了全身细胞里。这样的肉美,鱼鲜,伴土药自酿的美酒,街市哪儿得有。我感叹着:乡山美酒藏深涧,溪舍壁屋隐酒幡。
   那伺酒的山妹,见到我们那好酒的傻乎样,已是脸含春色,嘻嘻哈哈欢快地忙着添酒。那漾开的笑脸,迎往的轻盈,离去的背影,一下子吸住了我的眼球。心里一楞,怎么那样的眼熟闪目,即遥远又逼近,即热乎又陌生。我傻呆似的搜寻着逝去的记忆,折腾得脑袋里嗡嗡作响……倏然,一个同样花期的女孩子蹦出我的脑子,她们有着同样的窈窕的身恣,一样甜美温馨的笑脸,但似觉又有点儿不一样。前者流露得自然,甜美,清纯,带有几分真挚的雅气。后者!我用力在脑子里琢磨着,她那笑意……怎么比拟呢?啊!像似一件粗糙的工艺品,同样甜美中失却了细腻感,似觉虚虚的有点别样……
   我在青山电站,在指挥部食堂吃饭,住在招待所里,作息时间也较随意。有次我偶感风寒,去当地大队卫生所扎针。那个扎针的姑娘,清纯得似原生态的溪水,绿茵得没有丝毫污染杂质。我们都在青春成长的驿动期,我猛一见,不由得心旌摇动,无形中有种慌乱的拘谨。只觉把个屁股翘在个陌生姑武汉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娘面前,且还是个冰清玉洁的二八佳人,内心就很觉羞怯,有种说不出的颤跳,一脸难以为情的尴尬,别扭。她满面笑容热情的接待了我,很负责守职的为我扎针。
   去得次数多了两人一熟糯,就去掉了心中的垢病,事毕后也扯几句闲谈。在她羞怯的只言片语连缀中,城市在她心里天堂般的美好,她羡慕我八字好有个好的工作,口气里常常感叹农村的悲哀。我明白她的心思,不知什时候起,我心里挂记上了那儿,喜欢上了她,喜欢她的美貌清纯,花样的笑容。此后,她的身影,甜蜜的笑貌总伴着我,纯美无邪的真挚印在了我的心间,镌刻在了我的脑子里。但我克制着不敢深入进去,那时城乡差距的联姻如同天上的银河阻隔,没有鹊桥是行不通的。我在那儿一年多的时间,我的青春感受到有个女孩子惦记的甜蜜。更感动着中国农民的伟大,他们像老黄牛一样,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在艰难困苦的工作环境下,为了社会主义建设作出了突出的,无私无畏的奉献。

共 657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