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冰心】一帧照片的随想(人物速写)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网游小说

接到彦颖老师的诗文集,不知因何与别的文友赠书的感觉完全不同,虽然一册书的份量也不足斤把重,可我捧着她却是沉甸甸的!深怀敬仰地看着淡雅的封面,一枝腊梅花傲然绽放,心里由衷地感动,眼里同时有些酸涩……

这部作品是她忙里偷闲,积聚一生的心血之作,诗文共计八十篇。彦老早年间在《人民日报》、《新民报》、《天津日报》、《大众诗刊》发表过若干诗文。无论是诗还是文都记录着当时的人文精神,印记着作家的审美情趣,诗文的品别充满了率真、本色与崇高的理想主义色彩。阅读时常常会被诗文中的热情、活泼、扑面的生活气息所感染。从她本人创作的意义上讲,作品是少了些。然而,这部作品却能激活晋中市所有写作者的记忆,并且同仁们绝不会反对我以《乡土文学》的“母亲”这个称谓来涵概彦老师。说她是母亲,她首先是女性,这是本身的意义,说她是《乡土文学》的母亲,是本质的意义。

彦老的人生历程可说是一溜向下滑,正与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俗语来了个大对抗。她抗日战争投身革命,曾在晋冀鲁豫边区北方大学文学院就读,解放前夕经过新闻培训被分配到人民日报社就职,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国人民讲话,彦老及人民日报社的同仁们,站在金水桥下亲身经历了这历史的一幕。1951年到“中央文学研究所”(鲁迅文学院的前身)第一批学员班学习,1953年结业后,自动要求下放山西工作,先后在“太原画报”、“山西文学”、“火花”任职。1961年晋中领导向省里求援,彦老听从组织安排到晋中建设文学队伍。当时办的是一张小报《习作园地》。为培养文学人才,给作者提供学习资料,彦老自己动手刻蜡版、推磙子复印。小报出版后,凡属于本市的相关单位和作者都是她蹬着自行车一一送到手。可以说,晋中市的第一张文学小报,第一批文学人才都是彦老亲手操作与培养起来的。

“文革”时期,文联机构完全坍塌。1977年恢复文联工作,只得从头再来,又是彦老苦心打捞文艺人才,召开了二百多人的文代会,之后她和刘思寄先生着手编辑内部刊物,其时已有两名编辑周山湖与张廷秀到位,取名《晋中文艺》。这册新出笼的刊物,送到山西省文代会代表手里一片赞叹,晋中文艺做了榜样,并走在了全省的前列。随着写作队伍的增多,编辑力量也不断补充,彦老又有新想法,决定更新刊名,办出特色性质,经过酝酿后,据说是散文家温述光先生提出了“乡土”二字,由此,1984年刊名改为《乡土文学》,曾经争取到了公开发行刊号,而且销量可观。

彦老是《乡土文学》的母亲,《乡土文学》是母亲手中的摇篮,她以女性独有的哺育能力,找资源,办培训,哺养出了一些文学幼苗的出土,给晋中文学创作这块园地奠定了基础。著名作家郑义、柯云路、周山湖,诗人潞潞等等,初始都曾踏着《乡土文学》这块园地,经过自己的努力功成名就了。

我之所以撰写这篇文章,是看到彦老文集里的一帧照片“陈亚珍作品研讨会合影”有感而发,我没问彦老为什么要把这帧合影放在她的文集里,但我猜想,这也许是“母亲”的情怀,她在看着“女儿”的成长感到欣慰。这也许是一个“种植者”的满足,她看到自己的耕种有了微的效应而自豪。我不知道我是晋中市的第几茬树苗,但我知道我是彦老手里种下的幼苗。1983年我的处女作《花王》在《晋中文艺》发表,之前彦老手下的编辑张廷秀先生,不会骑自行车,步行到单位找我谈稿件修改的事宜。

据知,张廷秀先生十八岁开始写作,被彦老发现后,从平定县一个村庄里挖回晋中文联任编辑,当时张廷秀还是个生产队队长,后来他不仅事业有成,而且成了《娘子关》杂志社的主编。他不厌其烦地找我改稿,他的工作作风无一例外承接了彦老的风格。可惜英年早逝,在此我谨向英灵致敬!

1984年晋中文联散文培训班我是正式学员,如果当时我不被及时打捞,在没有任何文学氛围的土壤里生活的我,也许早就自生自灭了。时至今日虽然长势不算茂盛,但还没有枯萎,同时也没有旁枝,随着主杆的生成不断填充自己,力求探索与创新。记得2002年彦老参加了我的作品研讨会后,对我说:“你是咱晋中文学界的骄傲,你很成功”。

我当时很羞怯地脸红了。我知道,任何一个行当都有成功一说,唯独文学终其一生的劳碌都不敢妄谈成功,世界上每一天都要淘汰不知多少无价值的东西。一个人的作品获得暂时好评没有长时间的效应不行,有长时间得不到永久效应仍然不行,何况我还正在路上行走。

可彦老却像一个农夫,摸着下巴,欣赏着自己的庄稼,特别显眼地展览在她的文集里,这是母亲最有效的鼓励!

记得我出版了第一部长篇小说《碎片儿》,彦老看后很高兴,说你入了省作协会员没有?我说没有。她说赶紧写个申请入会,以便得到更多的培养。我可以给作协打个招呼,应该吸收你入会,这么年轻能写出长篇还不多。那时我并不知道“会”与“不会”和创作有什么关系。只觉得作家协会是个高不可攀的山峰。彦老后来跟当时的文联领导呼吁,说女作家本来就少,亚珍长篇都出了,应该积极给作协推荐。

此时想起这个细节,我就更觉彦老永远拥有母亲的情怀,母亲的心没有厚此薄彼,哪个孩子该吃奶该补养她都牵挂在心,同时我也更觉彦老是个典型的“种植者”,在种植者眼里不容任何一颗幼苗遭到旱情,须得像四季的禾苗适时浇水施肥。可这时的彦老离退多时,只能左右呼吁。

而我呢?好像天生就是生长在贫瘠土地上的一根耐旱的槁草,没有花的福气。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会生逢好运,乳养丰富,也并不是所有的树苗都能及时得到施肥浇水的好时光。阳光再强也有照不到的地方。作家的生成本就各有形态。如果彦老不是甘为人梯,她便是建国以来的第一批女作家,凭着旺盛的生命力也会是著作等身了。然而,没有绿叶的滋养,也便没有红花的艳丽。彦老一生做着叶的贡献,企望红花遍地。因而,有“母亲”的苦心陪伴,女儿永远不孤独,有“种植者”的目光张望,再瘦的树苗也不会枯萎,也许在薄土上、石缝里生长起来的树苗,生命力会更强。文学本质上就是坎坷、苦难、失意者的产物,“富贵”是文学的天敌。

而今,我已承接了彦老的“哺养”工作,比起彦老我惭愧之极,好像我更痴情于“花”的骄傲。我记得我和彦老交谈时,她有这样一个观点:

“培养一个作家不能只看写作才能,还得看其人品,一个作家没有好的品质,只有一点写作才能,终究不成大器”。

我当时觉得此观点有些“左”,一个能写出好文章的人,就如同一个瘦鸡下了个肥蛋一样,吃着爽口就行,还管他是个什么样的鸡?可是数年后,我越发感到了此话的真理性!一个有天赋无德行修养的作家,也许会很快解决技术层面上的问题,而技术与天赋总有用尽的一天,写到一定程度就是比拼思想与品质。作家的品质就是良心,心即是善的容器。一个教徒拥有“博大”,才可有普度众生的能力,一个作家拥有“博大”,才可对众生有着一视同仁的同情与怜悯。而一个攻于心计,私欲膨胀,善于投机钻营者,也许会迅速成为八面玲珑的外交家,名声大噪,但很快丧失掉作家的真本色。写作这行当是一种回归生命的心灵运动,太“聪明”的人往往写不出真文章,很容易流于世故,太过世故即会丧失真性情。人云亦云的作家不会有发现,没有心灵与外物的强烈碰撞不会有创造,就像一个和尚念得是善经,对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之事,有过之而无不及,又如何得道升天呢?而文坛时有混混、懒汉、伪君子故作姿态,时有为老不尊者沽名钓誉。没有伟大的人格,难以成就伟大的作品。没有是非的标杆,便没有尊卑之分。

从彦老身上我看到了老一代文人的真性情与真生命。她不慕虚荣,始终本色。她很少在乎自己的名利,却始终关心文学事业的发展,她每次参加文学笔会,看到新面孔都会说:“我很愿意和年轻人在一起,看到你们真高兴”。

在我的感觉中,在和她共过事的人嘴里,从来没有听说过彦老真正怨恨过谁,嫉妒过谁。有道是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度与风度。据知她在职期间,不怕吃苦,不争待遇,她曾为家境贫困的同事让过三次工资晋升级,至今谈论起来仍然不后悔。她今年八十高龄,做过癌术,身患严重的腰疾,但还在断续写作。每次见到彦老,她都是面带微笑,非常健谈,丝毫看不出她重疾在身。她独立、顽强、豁达、坦荡,她的一生可用四个字来形容“种植、奉献”。把自己的才华慷而慨之地奉献给作者,自己的田地却任其荒芜。这一本不足三百页的“诗文集”,再现的不是她的创作成果,而是一个“母亲”的人格外化,母亲的心是宽厚的,她只知奉献不事索取,只要儿女成群,各有千秋,便是她最可观的收获。彦老的品别真如封面上那一枝坦然绽开的傲雪红梅,凝视她,我的眼睛一再潮湿……

武汉看癫痫那里好南宁能治癫痫病的医院北京治疗成人癫痫病的医院陕西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