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看点】湘西人在闽南(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网游小说

皎洁的月亮好大好圆啊。这个日子,我家东山树梢上的月亮和它一模一样。这个节令,庄稼人正在收获着喜悦和幸福。

月光下,我的母亲用背篓背着满满的红薯,佝偻着身躯走在南山的山路上。我走在她的前面,一会儿看看月亮,又一会儿回头望一望。背着“山”的母亲一直盯着我,她的脚步有条不紊,走得是那么坚定。那条蜿蜒的小山路被我们母子俩不知道走了多少回。那样的情景一直持续到我离开红土坪小学。

十二岁那一年,我以全公社第一名的成绩考到了重点中学:大庸三中,即现在的张家界第三中学。由于学校和老家相隔十公里,我和母亲在月光下劳作的情景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但是,那样的画面深深地烙在了我的脑海里。

在学校,我如饥似渴地学习,成绩一直相当好,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浪迹天涯。

一阵清风掀起了兰花图案的窗帘,我回过神来。床头边高高的铁支架上挂着玻璃药瓶,药液一滴一滴地颤抖着往下掉,顺着米白色的细软胶管注入细长的尖针,再注入我手背上的静脉里,我的心里很平静。多年在外的磨砺,早把我身上的棱角打磨得齐齐整整。只有卑微像一只蜗牛,蜷缩在我心底的某个角落里,而心就成了蜗牛的外壳。

我之所以有这样的尴尬局面,是因为家里太难了。算上奶奶,我家总共有六口半人,每年的各种开支,像一条条绳子勒得我父母喘不过气来。时值建国初期,全国人民的日子都十分艰难。农村没有什么经济来源,我父母的身体又不太好。当父亲站在走廊里,望着西边的天空对我说,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我供上大学。我望着他那呆滞、茫然的眼神,我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

当高考临近时,上届高考考生结果的信息不断地向我传来,我想着家里的窘迫,再三权衡,决定放弃学业外出务工。我的这个决定激起了父亲强烈地反对,但是,丝毫没有动摇我要挑起家庭重担的决心。在邓公南巡那一年,我乘火车来到了闽南,与家乡相隔两千多公里。

从此,我与父亲开始了多年的“战争”。无论我向家里汇多少钱,老爷子从不领情。一想起那些闹心的事情,我的泪水只能往自己的肚子里流。

我黯然神伤地盯着窗外,任凭思绪像天马疾速穿过时空隧道奔向远方。都市灯火辉煌,月辉将万物照得空蒙。

我望着月亮上的图案,仿佛看见自己和母亲在那里面正在劳作,母亲挥着锄头不停地在挖红薯,我不停地抹掉红薯上的泥巴……

正回想着,陡然,由于内急,我翻身下了床,从支架上取下药瓶高举着入厕。当我回来刚躺下床时,怀着身孕的陈盈盈提着一个高档保温提锅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跟着活泼可爱的女儿陈雅婷,和一个员工张河源。陈盈盈微笑着对我说:“不好意思,来晚了,和我妈妈聊了一会儿。给你带了一些吃的。”她说完这些,再和我寒暄了片刻,便留下河源,向门外走去,陈雅婷拽着她母亲的衣角跟着出了门。

河源是新来的员工,对许多情况不了解。他见陈盈盈走了,便问我:“老板娘怎么对你这么好?”我微笑道:“她对谁都一样。”河源又问:“那个小孩是她女儿吧?”我说:“是啊。”

我一边同河源说话,一边望着窗外。接近医院的路上有一段小坡,从窗口就可以看见那里的情况。陈盈盈走后,没有多久,我就见她的小轿车打着大灯上了坡道,向东一拐弯就并入了国道,走了。我来医院时,是陈盈盈的老公陈嘉欣开车送的。这个时候,陈老板一定在和别人洽谈生意,联络感情。

我见陈盈盈的车消失在茫茫车流中,就回头望了望河源。由于以前我们的接触不多,所以河源有些拘谨。我见状,问:“你吃了吗?”他干脆地回道:“吃过了。”我又问:“你上什么班?”他说:“晚班。”我随口问:“小夜班,还是大夜班?”他说:“小夜班,老板娘安排我陪你。”我的心里油然涌出一股暖流。

输完几瓶药液后,医生拔掉了我手背上的针。我的手得到了解放,便打开了提锅,提锅里面顿时冒出热气,美美的香味儿直勾我的馋虫。但是,我一看提锅里面的构造,多少有点儿紧张。那个提锅有讲究,分上下两层;上层盛饭,下层装排骨汤。排骨汤同样有讲究,配料是排骨、瘦肉、萝卜、野山参、桂香皮等等。

我小心翼翼地将圆饭盒从提锅里面取了出来,一边吃饭,一边想着心思。在闽南务工,第一次,我是在陈盈盈娘家开的工厂里上班,之后才去陈盈盈那里。那两家都开着建陶厂。

多年来,陈盈盈一家总是关照着我。陈盈盈的母亲叫蔡阿香,她做的饭,我吃了两年。蔡妈妈做的饭不是纯白米饭,配料是白米、小虾米、鸡蛋、粉丝、红萝卜丝等等。蔡妈妈煲的汤,和陈盈盈煲的汤倒是很相似。

在那两年中,我生过两次病。陈盈盈的父亲叫陈俊德,在我生病时,他总是像我的父亲一样,带着我就医,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

后来,我离开了陈俊德先生,去了他女儿的工厂。陈俊德先生看女儿时,也会来看看我。

在所有的职工当中,能够受到特殊的待遇,我是唯一的一个。

我之所以受到礼遇,里面的原因比较多。

第一个原因。现在他们虽然都成了富豪,但是,起家都受了苦。解放前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蔡妈妈常常背着小盈盈走街串巷,做些小买卖。陈俊德先生当过农民,干过石匠。

当地与建陶业的渊源很深。改革开放后,建陶业的发展势头迅猛,陈盈盈的夫家和娘家像别人的家里一样,也搞起了建陶业,才有了工厂。

第二个原因。以前,沿海一带的居民和全国人民一样,日子过得十分艰苦。富有冒险精神和开拓精神的闽南人,很多人去了香港、澳门、台湾、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等地,成了侨胞。由于是同祖同根,血脉相连,各地经济多有往来和援助,逐步形成了特殊的团结友爱的大环境。

第三个原因。闽南人的宗教信仰不仅流派多,而且十分浓厚,尤其是妈祖文化对当地人的影响极其深远。

第四个原因。我喜欢看有字的东西,因此得了一个雅号,叫“书呆子”。另外,我常常往报社、杂志社里投稿,得过一些稿费。这些信息在盈盈家族的关系网中流传比较广,所以让人对我高看一眼。

第五个原因。在务工人群中出现我这样的人,是罕见的,自然成了许多人的焦点。

当然,还有其他原因。

受到那种环境熏陶的陈盈盈,尽管家资丰厚,在人前却没有一点架子。无论你是达官显贵,还是普通百姓,陈盈盈都一视同仁。她从不过分打扮自己,混在人堆里,谁都不知道她手中真真切切掌握着金库上的金钥匙。

陈盈盈天生丽质、精明,八面玲珑。夫家、娘家,生意场上的朋友等等,庞大的关系网被陈盈盈运作得天衣无缝。我受到她的礼遇,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河源见我吃完了饭,便主动将提锅拿去清洗。回来后,我俩渐渐地聊顺了,我才得知河源也是湘西人,我的心里暗暗感激陈盈盈的细心和贴心。静谧的月夜里散发着只有我知道的芬芳,那是以心换心绽放出了温馨的花朵,我始终无眠。

我深知工人对公司的重要性,次日早晨,我就打发河源回去了。中午,我一输完药液,不顾医生的唠叨,就毅然决然地回到了公司宿舍。

我进门不久,陈盈盈就提着一堆香蕉、苹果送了进来。这样的情景,我已经记不清楚重复了多少次。我的心里除了感动,还是感动,报恩的方法就是努力工作。

球磨坊的罐子已经停止了运转,再过一个小时,流程就到了装罐。我赶紧做饭,吃饭。之后,我拿着账本向球磨坊走去。

仓库门口、窑门口,各停着一个集装箱,陈盈盈正指挥着工人们装货。她一边指挥,一边计算,她那在空中挥舞的手指,像专业点钞票员的手指一样灵活。以前,她叫我代替过她,可是,我搞砸了。做那种事情,不仅仅要会,而且需要速度,没有历练过的,初次上岗自然会发懵。

为避免尴尬,我急忙往前窜。陈盈盈早瞧见了我,莞尔一笑,我也报之一笑,赶紧上了球磨台。球磨组的工人已经开始装斗车了,一车一车的配料不断地送上磅秤。我一边过磅,一边和他们叙旧。有人问我,老板娘给你送了什么好吃的,我只笑不说。

三个球磨罐,总计二十八吨,装料装到了傍晚。此时,陈盈盈一手提着一袋檀香和祭品,一手提着一张小桌子,到球磨坑边的油压机旁祭祀。

我一边过磅,一边和球磨台下的陈盈盈聊天。鸡毛蒜皮的事情扯了一堆,有一件事情,我却不敢说。她那宝贝儿子陈子良和他姐姐陈雅婷学僵尸,向前一蹦一蹦的模样,我想起来就好笑。陈盈盈好像把我的心思看穿了,让我改日教书,指导她的孩子怎么学习。我以为她开玩笑,谁知道日子一翻篇,她就动了真格。

第二天上午,陈盈盈就在仓库门口摆了一张桌子,让两个小孩儿恭恭敬敬地坐在那里等我。当我一经过那里,陈雅婷就乖巧地对我说,我妈妈让你教我们读书。我的心里不禁起了嘀咕,陈盈盈那么多金山银山,为什么不找一个专业人才来教?可是,我一看孩子水灵灵的眼睛,顿时没有了考虑的余地,真打算指点一二。

于是,我拿起了雅婷的作业本看了看,不错。我又看了看她写的日记,措辞准确、生动,语言流畅、活泼,层次分明,脉络清晰。总之,雅婷很有慧根,她的基本功扎实,我很高兴。陈子良则仰着天真的小脸,神情专注地“研究”着我。姐弟俩的面前都放了一本书,我就给他们讲了二十分钟的课。之后,陈子良这个小家伙坐不住了,我见机放了“羊”。晚上,我对雅婷的学业写了点评,交给盈盈。盈盈如获至宝,郑重其事地从我手中接过纸条。我顿时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心里很感慨,哎,可怜天下父母心!

翌日凌晨四点,我在睡梦中陡然听到工厂里的窑后面,有铁器家伙打的响声,知道窑孔里出了故障,急忙起床赶去帮忙。与此同时,拉货的、送配料的几辆大卡车,一起在工厂里面轰鸣着,盈盈穿着睡袍走了出来巡视。她在工厂里转了一圈,然后骑着摩托车拉了一箱矿泉水回来,放在窑后,才去休息。

待到东方泛鱼肚白时,窑孔清理完毕,我去过磅,盈盈在办公楼的阳台上晾被套。晾好后,她又骑车出去买了一堆菜回来。我真佩服她充沛的精力。其实,盈盈聘请了一个小姑娘协助。但是,她给助理放权不多。

有时候,我想,如果有一天盈盈有事耽搁了,她老公可能要饿肚子了。

实际上,还真是这样。一天的早晨,盈盈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在办公楼前办事,刚巧看见陈老板正在厨房里磕鸡蛋。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陈老板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品品茶,抽抽烟。我一笑而过,不料被他逮住了,要我给他到店子里拿几包“七匹狼”香烟,夹带四瓶啤酒。

十点左右,盈盈匆匆而归。我到她公司很多年了,她家里总是风平浪静。这一点,我很惊奇。这一次会怎么样呢?我有意无意地瞅着楼里的动静。只见两口子走出了门,盈盈从车库里把小车开了出来,陈老板站在空地上指挥。两口子练了好一会儿,才将车入库。

我陡然想起自己生病那天晚上,到底是谁在开车?莫非是陈老板在开车?不对啊,如果是陈老板开,怎么会让有身孕的妻子送饭?一想到盈盈挺着个肚子还为自己忙碌,我的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如果她有啥意外,我想想都后怕。

长期以来,陈老板似乎都很悠闲,而盈盈比国家领导人还忙。我和盈盈聊天时,有时候,不免多嘴。盈盈笑道,他是门面,是家庭的柱子,我只能打打杂。不过,她想到感慨处,就对我说,哎,生女儿总是差一点儿意思。我爸爸来看我时,他在亲家公这边,只能当陪衬。我听了这些话,不知道拿什么来安慰她。

六月六,是盈盈的亲弟弟陈兴恺满十六岁的生日。到了这个年龄,按照当地的习俗,就要举行成人仪式。陈老板两口子一人开着一辆小轿车,早早地出了门。据说,那个仪式花了三十万。

盈盈回来之后,仍然按部就班地忙碌。有一次,我无意中见到她在办公楼外倒药渣子,我的心里不是滋味,便找了一个机会劝导她。我说,你太累了,像你这么有钱,完全没有必要拼命地忙。她微笑道,只是睡不好,神经衰弱,小毛病。我开玩笑地说,要不,出去旅游放松一下?我们红土坪山青水秀,鸟语花香,如果你去了,我带所有百姓夹道欢迎。你们这里唯一的好处就是钱多,但是,我对你们这里的环境实在不敢恭维。盈盈微笑道,去年到外面玩了一趟,公司里的事情多,离不开。

是啊,公司里还真的不能没有她。她夫家有公婆,有两个弟弟,还有一个小妹,一个弟媳。她丈夫是长子,负责镇守家里,其他男丁各分布在西安、青海、香港做生意,小妹和弟媳偶尔过来看一看。有时候,我想,如果盈盈没有掌握大权,也许要轻松得多。

休闲的时候,我很喜欢去泳莲寺的后山山丘。那里是当地的制高点,站在山顶,整个都市繁盛的景象一览无余。从公司到泳莲寺后山并不远,八月十五那天晚上,我就去过。

陕西癫痫科权威医院咋样癫痫病对青少年有什么危害?西安市到哪里看羊角风吃药治疗癫痫效果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