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村小说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江南】三月的樱花(散文)

    这样的夜晚,十里樱花在溜沙河两岸,隔着小河,轻轻的把我呼唤,月光从村庄的山路徘徊而来,轻轻地覆盖在三月的樱花瓣上,妆得惊艳了雪花。我从梦里披衣起来,忘却漫漫长夜的冰冷,顺着月...[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那不曾久远的小人书往事(散文)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事了。一个春雨蒙蒙的早晨,姐姐领着我来到小学校门口,把我交给班主任孙老师。这是我第一天上学。孙老师以前是姐姐的班主任,后来姐姐和同学们上初中了,她又改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pk大奖赛”】一个没有文字记载的治河工程(散文)

    在沈吉铁路线上乘列车或驾车行驶在沈吉高速公路上,路过北三家乡,遥望南山脚下,浑河绿波荡漾,紧依着长长的河堤如一条碧绿的锦带向西飘去;东半部分人工培育食用菌大棚排列有序颇为壮观...[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暗恋(散文)

    四十年前,我和她是同班,她叫林婉。那时,我曾说,她是我心中的一朵“红玫瑰”。而四十年后,当我第一眼看见她,我想说,她像一朵雍容华贵的“红牡丹”,更像一朵天生丽质、不染尘世浮华...[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边锋】我也曾单纯过(散文)

    不要说我变了,我只是不再按照你想要的轨迹行走了而已。——题记不久以前,我也曾单纯过,那时的我像一个十七八岁的白衣少女,渴望着一个纯净的世界能容纳和接受我这颗弱小的心。湛蓝的天...[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军警】东北乡村粉旋子(散文)

    眼前是一口直径不大、有窄沿的铝制平底的浅锅,在东北被称为粉旋子。在朋友这家东北民风民俗博物馆的一角很是不起眼,它静静的躺在那里,表面蒙着薄薄的灰尘。朋友走过来轻轻拍着我的肩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家园】这个冬天还会冷吗(散文 外一篇)

    《这个冬天还会冷吗》冬日的风,带着季节的浓烈,摇曳着成熟的厚重,更夹杂着凄凉,素颜的小女人,仍旧以独特的方式,淡泊的守在时光的彼岸,用念想丰盈自己的纯粹,把一份不安分的牵念,...[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故事】二牛石(散文)

    一、黄二牛死的时候三十四岁,但他的人生却只停留在了二十三岁……那年,他深爱着的姑娘采英嫁给了别人。从此,他的人生就停止在了那一年——准确地说是在采英出嫁的那一天。据说那天二牛...[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与梦共舞(散文)

    时光飞逝,转眼间春节在即,如水的时光真的让人感受到时光老人的脚步匆匆了。年轮周而复始的循环,有时也会让人流连于曾经的梦里追忆过往。回忆昨天,我们也是有故事的人!正视现实的今天...[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青衣】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31)

    摘要:当我们因为过程的漫长和艰辛而感到枯燥难耐的时候,我们就要通过不断地发现路边的风景,转移我们的注意力来减轻压力了。每一个不断发现风景的人都是最先登上山顶...[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