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星月】平桥村安置房之行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玄幻奇幻
无破坏:无 阅读:3767发表时间:2018-11-14 11:50:40    草池镇原是简阳市的一个小镇,成都国际机场落户简阳市后,行政区域重新做了调整,现今草池镇已划入了成都市高新东区。因为机场建设,草池镇占用了好几村,而拆迁安置房落户在了草池镇平桥村。早听说安置房修得非常漂亮,在上个月安置房已经做了交付。   今天有空携妻回到老家,与老父亲在馆子里其乐融融地吃了一顿羊肉汤。午后,天气很不错,天空湛蓝,艳阳高照,河流山川都沐浴在一片冬日的阳光里,氤氲出了一份暖意。怀着惬意的心情,父亲兴致勃勃地带着我们去参观安置房。   平桥村安置房距离草池镇上约莫两公里左右,中间隔着一条绛溪河。我们准备抄近走一条通往安置房的小水泥路。出得街口,经过一座简易的小石桥,经过一块块碧绿的菜畦,经过一座座陈旧的民房……路上没有什么车辆来往,父亲解释说,安置房那边修了一条宽阔的大马路通往简三路作为主要的交通要道,这条路自然显得冷清了。   几弯几折后,一幢幢崭新而气派的高楼在我们的眼前拔地而起。在晴空下,一栋栋新楼端庄、妩媚、秀气,跃入眼帘赏心悦目。   我们迈着轻快的步伐,踏上宽阔的街道,心旷神怡。绿化带里都栽种上了一棵棵银杏树,一排排路灯笔直地挺立着。街道两旁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小汽车,还有装修工人五颜六色的摩托车和电瓶车,我们新奇地这里看看,那里瞅瞅。   安置房是十多层的电梯公寓,毗邻修建了菜市场和高新区幸福小学。现在几乎没有居民入住,菜市场里空荡荡的没有开业,但是学校已经开课了,操场上的一角,旗杆直立,鲜艳的五星红旗正在迎风飘扬。操场上,有几个学生在追逐嬉戏,从教室的窗户里,传出来一阵阵朗朗读书声,仿佛奏响的是一曲天籁之音。而小区的一角,已经用篷布搭建起来一排临街商铺,摆放着一排排木架子,聚集的都是卖建材的商户。不得不佩服这些商家啊,对于商机总是那么先知先觉。   我们准备进入一栋小区,门口的一位保安微笑着致意,却没有盘问。反倒是我主动起来,殷勤地递上一支烟。立刻,一支香烟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保安热情地与我攀谈起来。   从保安大哥的叙述中了解到,他和妻子以前一直在外地打工。修建机场正好老家拆迁,他在这里分得了两套住房,子女也在家门口读书。夫妻俩结束了常年在外漂泊的生活回到老家,保安大哥在小区里做了保安,妻子当了保洁。虽说工资不高,但是可以守着家,照顾老人和孩子了。   虽是冬季,但是小区里绿草菁菁,树木苍翠,健身器材五颜六色,崭新而靓丽。一些老人带着孩子坐在长椅上懒洋洋地沐浴着阳光,整个小区刚刚交付还处于装修的起步阶段,这些玩耍的人应该多半都是附近的农民。   在广场的一角,一男一女正在健身。中年男子倒是很熟练,使劲蹬着双腿摇晃着器材做着跑步;女子看起就笨拙了,上去蹬两下平衡不了重心,摇摇晃晃下来了,接着她又跨上去,歪歪扭扭蹬了几下似乎要摔倒,吓得她只能又下来。   “真的笨死了!”男的在埋怨。   “嫌弃我笨,那离婚得了!”中年妇女发飙了。   男子“嘿嘿”!   中年妇女没好气地:“笑个铲铲!”   我们靠近前,我马上递上一支烟。   中年男子下意识地伸手,女人嗔怒了:“你不是说了戒烟吗?谁给烟你就想抽。把你抽死了,我们孤儿寡母另外找一个男人过日子算了。”   中年男子立刻将手缩回,对我讪讪笑了笑:“兄弟,谢谢,我不抽了。真怕哪一天把婆娘娃娃抽没了。”说话间,他瞅瞅身边的女人故作委屈:“我家媳妇现在监督着我加强锻炼,还得要我戒酒戒烟,现在的日子越来越好,老婆想让我多活几年啊!”   接下来从叙述中了解到,中年男子两口子在草池镇瓦厂沟一直种地为生,从来没有出过远门,也没有想过哪一天能过上像城里人一样的日子。谁曾想到过,这鸡不下蛋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遇到拆迁了,而且他们也分得了两套房子。更让夫妻俩高兴的是,抽签选房竟然抽中了一套底层,现在正在紧锣密鼓地装修。每天两口子都会过来监工,生怕师傅们在哪个环节疏忽了。夫妻俩美滋滋地告诉我,底层计划着用来开超市或麻将室,我笑问不怕生意难做吗?中年妇女信心满满地说,虽说以前的老屋拆迁了,但是现在楼上楼下住的还是以前的老邻居,相信大家会给我家抽起的(方言:支持的意思)……   中年男子仔细地听着妻子的话,附和着频频点头。   突然,两口子反应过来什么。会意地交换了一个眼色,有要走的意思,男的轻声解释:“出来有一会儿了,我们得进去盯着那些师傅了!”一边说着,他一边用手朝我前面的楼栋一楼指了指。   走出几步远了,中年男人回过头补充:“兄弟,我的房子装修好了,你要过来喝茶打牌哈!”   虽然我不打牌,但是茶还是经常喝的。我微笑着朝他点点头。   “哎!当初我们那里闹得最凶,要拆要拆的,结果周边都拆得差不多了,我们老家却没有一点反应......”父亲的话语里明显透着失落。   我知道,父亲是羡慕这些乡亲!父亲已经七十岁了,他希望在他有生之年也能分上一套这样光鲜的房子,可以开开心心地住进去。   继续往前走,我们看见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正在阳台前,摇摇晃晃地站在一条老式木凳上晾衣服,真让人捏了一把汗。   妻子马上喊:“婆婆,小心点,别摔着了!”   婆婆耳朵倒灵,听见我们喊话,马上抬起头望了望我们,立刻缓慢地从凳子上下来,使劲朝我们招手。   我们懂婆婆的意思,武汉哪里治疗小儿羊角风盛意难却。我们走向单元楼门口,左拐有一道门虚掩着,我们推门就进去了。   婆婆热情地挪出几条破旧的竹椅,一边招呼我们落坐,一边念叨:“家里就我一个人,老头子啊每天下午都要出去喝喝茶打打北京看癫痫病比较专业的医院是哪家?牌。”婆婆解释着。   父亲倒不客气,一屁股坐上去,椅子跟着“吱呀呀”响起来。   “老大姐,日伊春癫痫病医院哪个最好子还过得吧!”父亲笑眯眯地问候。   老婆婆一边抖了抖围裙角,一边笑眯眯地回答:“好过,好过!占了老房子赔了钱,分的新房子不要钱,国家还给我和老伴发退休工资了呢。”   妻子拉着婆婆走去了阳台,意思要帮着婆婆晾衣服。一会儿传来她的叮嘱:“婆婆,以后别这样晾衣服了,花几块钱买晾衣叉就行了,挺方便的。”   我踹手踱步围着屋子走了走,一套三室的房子,很宽敞。虽说是清水房,但是早就听父亲说过,国家在交房之前,屋子的墙壁都抹了白灰,更主要的是厨房和卫生间已经铺了瓷砖做了装修,如果要求不高,是可以拎包入住的。   一间卧室里,摆放着破旧的老式的桌子和木板床,还有堆满的破旧棉絮,破旧衣服。另一间卧室里,堆满了破旧的背篼、箩蔸等竹编用品。一些脏兮兮的粪桶,还有锈迹斑斑的锄头、镰刀罗列在一旁,望着我有些神思恍惚。新房和这些破旧的农具如此格格不入,可事实上,它们又真实地结合在一起了。   突然,传来婆婆低低的啜泣声。我赶紧折回客厅,看见妻子正在搂着婆婆安慰着她。   “闺女啊,你说我两个老的要这么大的房子干嘛?不就希望儿子儿媳带着孙子回来生活吗?可是他们坚决表态了就是不回来,说我们这个穷卡卡(穷地方)再怎么折腾能和大城市比吗?回来不喝西北风才怪。”婆婆一边说一边抹着眼泪。   父亲在一旁连连摇头叹气,我的嘴唇翕动了几下,想安慰一下婆婆,终没有开口。   其实我很想和婆婆的儿子通一个电话,和他好好地聊一聊,聊聊父母对他的思念,聊聊家乡的改变。   我知道,有些人面对日新月异的生活反而不适应,也会茫然,甚至质疑,但是我相信,他们终将尝试着调整自己与它接轨。   这次平桥村安置房之行,让我深深感受到了成都天府国家机场落户老家带给家乡的深刻变化,这种变化深刻地冲击和改变着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的生活。打破一个旧世界肯定就会建立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的伟大之处。   乡亲们,你们正如沐春风前行在美好生活的路上,愿每一个人都懂得知福和惜福!   祝福您们!   2018年11月14日于成都      共 299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0)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