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江南】远去的乡村(散文)_1

    1、芝麻开花时的高度,那棵重六十二斤的蘑菇,就生长在我们西屋。消息传遍乡野,城市,人们蜂拥来,挤破了篱笆门。怯懦的父亲没见过世面,脸红一阵,白一阵,说话语无伦次。才知道,改革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穿过果林的几个片断(散文)

    1.果花名称中带“绿”字的小餐馆,狭窄低矮,空气浑浊,没有一丝大自然的气息。女老板小巧玲珑,靠在柜台边,好像没有听客人交谈,只顾翻看账册,计算收入。三个人,三杯酒,还有三种牌子...[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烟(散文)

    (一)烟灰缸爸爸蹲在墙角,一口烟呛到了他,咳得很厉害,可他还是拼命往肚子抽,不停地抽。“爸,你的烟灰缸。”妈妈为爸爸把那个透明的枫叶烟灰缸洗干净了收藏在柜子里,我翻出来递给爸...[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两岁的你(散文)

    一人生就是一场旅途,一个过程。就像日出东海、日落西山的太阳,又像春夏秋冬的轮回。每一个点,每一段路、每一个时间,都有精彩的故事发生,或都有新的生命诞生。两岁的你,就是我人生旅...[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北部旅行散记(散文)

    2013年盛夏,与朋友一行五人自驾游,绕着祖国的心脏转了一圈,途径宁夏、内蒙、山西、陕西、甘肃五省区,行程3180公里,塞上江南,千里大草原,三晋风光,延安遗韵,庆阳一瞥,各地的风土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我的岳母去了(散文)

    一十月二十七日,当早晨六点多,老家的小舅子来电话,低哀地说:“妈不行了。”“啊?”我霎时呆住,脑中一片空白。我立即把脸转向妻子,妻子已经嘤嘤地哭了起来,喃喃自语地念叨:“前两...[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家园】时间去哪儿了?(散文 外二篇)

    【时间去哪儿了?】春晚一曲《时间都去哪儿了》引发很多人的感叹,也令我深思。细想一晃我都五十岁了,十六岁那年从家乡考大学进城,至今已三十多个年头了,我的时间都去哪儿了呢?我的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散文)

    一晃眼,二十载余年悄然而逝,但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儿,却深深的烙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题记1.捅马蜂窝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周末盼来了。我的几个小伙伴不约而同的聚集在我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雪舞红尘,遇一株梅开,等一个人来(散文)

    是听到了冬的呼唤,还是看到梅在迎风招手?一场雪,在冬天的早晨悄然而至,虽路途遥远却未显半点倦意,轻盈地从天空中飘落下来,落上了屋顶,挂在了树梢,钻进了衣领,铺满了地面,淹没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酷帕滋】时光嫣然·花开如你(征文)

    杜嫣然从没想过再次回到S城时,第一个看到的会是陈言,他就站在机场的出口,背对着大厅,颀长的身影在冷风中有些单薄,身上蓝色的西装制作精细,杜嫣然浅浅笑了,他还和从前一样,生活一丝...[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