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烟(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写景散文

(一)烟灰缸

爸爸蹲在墙角,一口烟呛到了他,咳得很厉害,可他还是拼命往肚子抽,不停地抽。

“爸,你的烟灰缸。”

妈妈为爸爸把那个透明的枫叶烟灰缸洗干净了收藏在柜子里,我翻出来递给爸爸。

爸爸那时候很穷,没钱,妈妈说他总是背着家里辛苦种来的米去到邻家小店里换几根香烟,妈妈说,那时候爸爸最喜欢抽“大前门”,几分钱的,一口袋米也只能换那么几根,爸爸总是慢慢地抽,今天抽半截,明天再抽那半截,抽完了再拿米去换,家里没钱,爸爸除了拿米去换,没有别的方法了,可是家里的米也是有限的,换完了就没米吃了。

于是爸爸戒烟了,爸爸对妈妈发誓一定把烟戒掉。

妈妈每天给爸爸做不同味道的菜,今天红烧萝卜,明天萝卜汤,后天炒萝卜,只想让爸爸那因为没有烟抽而乏味的胃口能够改变过来。

可是爸爸没几天病倒了,没钱看医生,只在家耗着,妈妈趴在床头看着正在发烧的爸爸,问他想吃什么,他摇摇头说:“我只想抽根烟,哪怕半根都好”。

妈妈听人说,烟抽习惯的人,突然戒烟会生病的,起初妈妈不信,后来信了,妈妈只好拿出自己当初嫁给爸爸时外婆陪嫁的手镯去小店换了三包烟。

爸爸病好了,又有烟抽了,对于那个没有饭吃的年代,爸爸那么爱着烟,爸爸爱抽烟,爸爸烦闷的时候就抽烟,爸爸想事情的时候也抽烟,总之,对于爸爸来说,不能没有烟。

后来,改革开放了,爸爸和妈妈的日子好过了,爸爸不再背着米去换烟了,爸爸是拿着大把的票子去买烟了,爸爸的烟也从一天一根到一天一包了,那时候爸爸不抽“大前门”了,换成“红塔山”了。

妈妈不再劝爸爸戒烟,因为有钱了,不愁没有米吃了,爸爸的身体也硬朗朗的呢。

妈妈给爸爸买了一个烟灰缸,是透明的,在那个时候很值钱的,像一片枫叶,漂亮得很。

爸爸爱不释手,天天朝那个烟灰缸里放烟灰,妈妈就天天往垃圾堆里倒烟灰。

妈妈病了,睡在家里很久,大概有三个月了吧,妈妈心脏不好,胸闷,医生开了很多方子,要妈妈坚持吃药,爸爸每天陪在妈妈身边,可是只要爸爸一抽烟,妈妈就咳嗽,只要咳嗽气就难喘。

爸爸为了妈妈戒烟了,这次是真的下定决心戒烟了。

妈妈说:“不要了,你会生病的。”

爸爸握着妈妈的手笑笑没有说什么。

后来爸爸真的把烟给戒了,这一戒就是八年。

爸爸看着我手里的烟灰缸,哭了,烟抽到了肺里,爸爸咳嗽了。

妈妈走了,可是妈妈给爸爸买的烟灰缸,还干干净净地躺在柜子里,妈妈每年都会拿出来洗洗干净,就怕爸爸哪天又想抽烟了,突然找不到烟灰缸了。

爸爸拿着我递给他的烟灰缸,坐到妈妈二十年前照的那张照片跟前,妈妈对着爸爸在笑,爸爸却在哭。

“对不起,我又抽烟了。”

我为爸爸点上一支烟,也为自己点上一支烟,看着那烟雾在空中萦绕,要是妈妈还在,一定会打我的头,可是妈妈已经走了一个月了。

我问爸爸:“爸,这烟灰缸几年了?”

爸爸看着眼前已经缺了一个角的烟灰缸说:“十八年了。”

“你看,这个角,就是你妈妈有一次不小心碰掉在地上给摔掉的。”

我从爸爸手中拿过那个烟灰缸,看着那片枫叶上的一个缺角说:“哦,可真结实啊,就破了一个角。”

爸爸看着我,摸摸我的头,拿过他的烟灰缸回了他的房间。

晚饭时,我喊爸爸吃饭,走进他的房间,爸爸睡着了,没有盖被子,我为爸爸盖上被子,看见床头柜上那个枫叶烟灰缸,里面已经满满的,全是烟头。

我捧着爸爸的烟灰缸,走到垃圾堆跟前,向垃圾堆里倒了下去,看着满满的烟头全部倒了出去,便走到水池边帮爸爸洗他的烟灰缸,水哗啦哗啦在响,吵醒了爸爸,爸爸推开门,看着在洗的烟灰缸,点起了一支烟,蹲下了,流泪了。

我突然觉得手心刺痛,转过脸,才看到自己的手被烟灰缸那缺了的一角给划破了,我端详着烟灰缸,这么结实,我想,爸爸和妈妈的感情比它还要结实吧。

我再次蹲在爸爸跟前,递上了爸爸的烟灰缸,刚刚擦干净的烟灰缸,先后滴落了两滴泪,一滴爸爸的,一滴我的......

(二)燃烧的烟头

独坐床头,夜,如此静悄悄,世界早已入眠,连墙缝里的蟋蟀都已进入梦乡了。夏日的夜,是绚烂的,树叶在微风中的魅影,透过我微微留下缝隙的窗,肆意地在我头顶的墙面上来回晃荡,有点慵懒,又有点轻狂。

起身,走出我这片小小的天地,打开心门,一个人踱步在无声无息的黑色里,脚下被这夜的甘露打湿了,感觉到了丝丝的甜意,一阵烟从眼前掠过,愕然发现,原来那支点燃的烟,还在手中微微颤抖着弱弱的晕圈,我竟把你带出?

也许烟抽到肺都疼了才能想通,烦恼原来是生活的一部分,有时候的孤独并不能代表寂寞。这孤寂的夜里,静得让人窒息,或许,这才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没有多少人能够生存下去的世界,然而在这样的世界里,却存活着无数的心灵,仿佛夜空中的星星,闪烁着无限的光明,这不是谁都能够体会,也不是谁都能遇见,也只有那种心的宁静才能与之相遇,才能与之融为一体。

恨别愁时雨惊心,两鬓未斑人却冥,残枝败叶欲何修?远山近水亦无灵。再美的诗句,都无法诠释这静夜的迷离。烟,就这样在指缝中慢慢随着空气消散而去,它的寿命仅此而已,只为满足短短的私欲,当泯灭的那一刹那,一切都将结束,不再有任何意义。

独坐西楼,望长空,万里苍穹,语何休?此时此刻的风景只有自己能懂,只有这手指紧紧捏掐的烟头还在陪伴我享受这无尽的夜空,为什么你依然在燃烧?你心有何不甘?不想残忍地灭掉你,在这漆黑的夜里,或许想让你陪伴我度过这漫漫长夜,永远不要熄灭。

直到烟头烫手,心却依然迷惑,不知该何去何从,也只能这样淡淡地看着远方,让烟头的温度在手中慢慢变凉,慢慢燃尽它仅有的生命,让我陪伴你走过这夏夜宁静的小道,点点星星,零零碎碎,都是曾经,都是过往,又将从何时何地拾起?

心,空洞后的迷茫,在烟头的残光里,一点一点慢慢离去......

(三)淡淡烟草味

河畔响起层层水波的回音,石子在荡漾的涟漪中,慢慢归于平静;手中幽幽的星火,还在不断缠绵着记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带着这淡淡的味道,一起走进相思。

漠然的竹林,夹杂着静谧的诡异,在身边萦绕着丝丝歉意,仿佛对这幽暗亵渎着孤鸣,是夜鹰?还是心境?深深嵌入思绪里,难以平复那波澜的迭起,似远冗近,扑朔迷离,有点仿若隔世,远离了喧嚣,独自躲藏在宁静的云烟里,就像那烟草淡淡的清香,袅袅升起在眼前,带走了多少孤寂,留下神怡的心情,有点慵懒,也有点安宁。

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这幽蓝潭边,点上一支烟,掐捏在手中,看它燃烧,看它在手指中慢慢生活,慢慢闪烁着点点的忽明忽暗,从指缝中绕过青烟,腾升在周圈,环绕着孤独,包裹着伤感。

那是怎么样的一个秋天,我从父亲手中抽过那半支烟草,凑近自己的唇边,学着父亲的模样,一口一口吸进心田,父亲用他那幽怨的目光扫射着我的无奈,他彷徨着走出我的视线,却没有拽下我口中的香烟,任随那徐徐升起的青烟,在我年轻的脸庞肆意地盘旋,我知道,父亲也在心疼,心疼这承受的苦痛和悲哀。

母亲离开我们已近两年了,从那一刻起,父亲戒烟八年的历史被颠覆了,他重新狠狠爱上了烟,而我也成了他身边小小的倚畔,可是,我却更多的喜欢掐捏那烟草的滋味,看着它在手中从点燃到燃尽,这一整个过程,就像生命的消逝,那么无助,那么淡薄,也许一切都是宿命,所有的情怀,也只能像那淡淡烟草的味道,轻绕着心怀,难以释怀。

有点迷乱了,心情或许在归于平静的时候,总会开启曾经的记忆,就算模糊,就算想要去忘记,也还是缠绕在心头,所以,微笑着,看着烟在眼前的灰烬,慢慢浮现出淡淡的身影,追随着那温热的气息,挽留不住甜蜜,却可以再次唤醒相思,思念那人生重点的皈依,虽早已失去,犹如那烟头的色泽,从心中从鼻尖,慢慢消散,慢慢变淡,慢慢不再有回味,可是它燃烧过,那手中淡淡烟草味,足以证明,它真的燃烧过,也足以倾诉,生命真的存在过,也许,顷刻间,便以荡然无存,可那份拥有却真真切切,无法忘记。

我想生命就如同那淡淡的烟草,不曾划破长空,如云彩曼妙过美梦,在心间,在感念中徒留下色彩,或幻化美丽,或变幻盛情。可那淡淡的味道,却似流水,滋润着心田,潺潺渡过那河的涓涓,流淌着多少深邃的情怀?在每一丝每一缕升起的瞬间,便夹杂着尘世间所有的悲欢,所有的离合,随着那四处飘散的烟雾,散尽,懈怠,让所有都成空,都成为过去,成为过往,不再有任何意义。然而,看着那青烟,慢慢散去,不经意间,却深深感触,那拥有的甜蜜,尽管短暂,却也美丽。

站起身,抖掉身上的烟灰,手中拿捏的力度,还是没有改变,我一口没有吸进那淡淡的烟草味道,只随着它的清香游离在这暗色的时代,弹指挥去手中的烟头,看着它在潭中孜孜发殇,慢慢泯灭,有点舍不得,舍不得它身上散发的味道,让我神游,让我怀念,那是一种孤独时的陪伴,仅有它才能够安静地听我宣泄,伴我想念,只有它才会懂得我的孤单,随我走进自己的世界。也许,它没有语言,也许它不懂安念,可是它却真实地读懂我的一切,在我迷茫,在我孤寂的时候,它燃烧的火焰,可以给我希望,给我重新燃起信念的希望。

很多朋友,从我的文字中感觉我对烟情有独钟,那一点也不假,很多人问我,烟龄多大?我只是一笑而过,因为我不善念烟,我不会去吸进它的残念,当初也只是冥冥中的孤独。如今,只剩下掐捏烟草,看着它淡淡燃烧的习惯,觉得很安逸,很绵延。那个时候,心很平静,很舒服,就如同一个老朋友,在安静听我的心声,虽然从未从口中悼念出任何的辛苦,却从深心处,过滤了所有的烦躁和迷蒙。我喜欢那种感觉,那种和淡淡的烟草味道伴舞的滋味,有它,我便不会孤独。

转身,离开这静夜的潭塘,看着那还有青烟淡淡散软的烟头,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悄悄地地告诉它,我该走了,留你一个人静静躺在潭中,也许,你会慢慢腐化,或者你会随波逐流,不管怎样,请学会一个人走。因为,独立是必须的生存理由。

湖北医院治疗婴儿癫痫病黑龙江最有效的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家洛阳在哪有专治羊癫疯的医院癫痫治疗的费用贵吗